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第二百七十九章

推荐阅读: 穿越进化OVERLORD快穿100式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末日蟑螂无限装殖会穿越的外交官天书进化末世重生之桃花债诸天谍影东北山野秘闻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魇醒地球纪元七根凶简智人末日逃亡末世大回炉我有一座恐怖屋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寒生一行一路向着那座巍峨高耸的大雪山而去,山势越来越险峻,遥望雪峰,云雾缭绕,一道弧形的彩虹横跨天际,沿途经过的高山湖泊清澄明净,湖边生长着葱郁的森林,各种奇花异木和野生的小动物随处可见,笨笨和黑妹兴趣盎然,总想着追进树林深处去。

高原的夕阳格外的色彩丰富,湛蓝的天空,金黄色的阳光,白云已经染成了火红,边缘呈淡青色,十三座雪峰笼罩在雾霭之中,折射出十三道若隐若现的小彩虹。青翠的草地,一汪碧水如蓝宝石般镶嵌在雪山脚下,野牦牛在悠闲地啃着青草,一群的黑色大乌鸦站在岸边饮水,大自然的静谧和谐构成了一幅宁静安详的画卷。

“这就是梅里雪山,真的是神圣庄严啊。”寒生禁不住的赞叹道。

吴楚山人默默地望着夕阳下的雪山,轻轻说道:“寒生,青山虽好,却不是久恋之地啊。”

寒生闻言明白山人叔叔的意思,禁不住的叹息道:“山人叔叔,我曾立志要做一名悬壶济世的好医生,可是世事难遂人意,《青囊经》一出世,便带来了血腥的杀戮,寒生和兰儿痛失亲人,无意之中又卷入了丹巴老喇嘛的遗嘱事情里,结果被一路追杀到了雪域高原。寒生只想和兰儿安安稳稳的过生活,这样颠簸流离的日子,究竟何时才可以结束呢?”

吴楚山人点点头,道:“寒生,丹巴喇嘛的那张旧羊皮背后隐藏的东西干系极大,有人不惜代价的要夺取到手,恐怕将来知情人都会被灭口,所以我始终担心着你和兰儿的安危。”

“可是如今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寒生无奈的说道。

“办法是有一个。”吴楚山人沉吟道。

“什么办法?”寒生急切的问道。

“公开,只有公开那张旧羊皮所有的数字,让更多的人都知道,你和兰儿的危险也就解除了。”吴楚山人说道。

“可是丹巴老喇嘛临终时嘱托不要让别人知道,而且我已经答应了他。”寒生为难道。

吴楚山人默默无语,他知道寒生的秉性,宁可自己有危险,也不愿意背信他人。

“看,雪山脚下的松树林里有房子,而且还有做饭冒出的炊烟呢。”兰儿手指着前方,兴奋地说道。

“像是一座寺庙。”金道长眯着眼睛向山脚下眺望着。

“我们今晚可能要在寺庙中借宿了。”刘今墨说道。

“今墨,我馋酒了。”老祖不惧高原山风,依旧是袒胸露乳。

吴楚山人微微颌首,快步向绿树掩映的那所寺庙走去。

黄昏的天空中出现了一群黑点朝着他们飞过来,越来越近,“吱吱”,一阵急促的鸣叫声,竟是那么的熟悉……

“汪汪!”大黄狗笨笨昂着头朝天大声叫了起来,引起了兰儿背篓里面的小狗宝宝们一阵乱吠。

寒生惊呆了,目不转睛的盯着天空。

首领系着骑马布,惊喜的向他俯冲下来……

夜幕降临了,松树林中已是漆黑一片。

“寒生他们终于到了。”黄建国长吁了一口气。

“不可思议,吴楚山人和刘今墨这两个植物人竟然被寒生治愈了,建国,这两个人可是老江湖了,不但处事机警,而且出手狠辣,且不可小觑了。”黄乾穗担忧的望着儿子说道。

“爸爸,”黄建国微微一笑,道,“尽管他们人也多,武功又高,力量对比悬殊,但是对方在明,我们在暗,这就提供了先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他们根本料不到在这偏僻的梅里雪山,我们会埋伏在侧,俗话说‘大意失荆州’,历史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例数不胜数,您就看建国的。”

黄乾穗赞许的望着自己的儿子,看着他强敌面前淡然自若,指挥若定,已经基本具备了入主中原、君临天下的那种领袖气质。

“你准备怎么做呢?”黄乾穗问道。

黄建国说道:“爸爸,首先要进行敌我分析,他们里面最重要的人物是吴楚山人、刘今墨和金道长三人,既机警武功又高,必须先要除去。那个不男不女的老祖胸大无脑,小侏儒更是没什么能水,寒生丝毫不懂武功,其他的如兰儿和两个婴孩则可以忽略不计。”

“明月和那个干瘪的耶老不可不防。”黄乾穗提醒道。

黄建国嘿嘿一笑,道:“明月头脑简单,起码使其处于中立是不成问题的,她断然不会与儿子为敌,至于那个耶老,疯疯癫癫的无非是个棺材瓤子而已,不足为虑。”

黄乾穗点点头,他相信儿子的判断能力。

“等一下,我会借着夜幕潜入寺中,直接到厨房的水缸中下毒,他们肯定会在寺中吃晚饭的,氢氰酸是世界最毒的毒药,一克便能够杀死千人,考虑到水缸水的稀释效应,扔进去七八粒胶囊,保准他们一个也活不了。关键是,如何保证别把寒生给毒死,否则就毫无意义了。”黄建国说道。

这的确是个棘手的问题,黄乾穗寻思着。

“还有明月,毕竟初恋过一场,我不忍心毒死她。”黄建国幽幽说道。

“得设法把寒生调出来。”黄乾穗自言自语道。

黄建国沉吟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你的意思是……”黄乾穗疑惑的望着儿子。

黄建国从口袋里取出那只金属小盒子,揿开盖子,从里面捡出八粒氢氰酸胶囊,揣进衣袋里,余下两粒连盒子交给了父亲,冷冷的说道:“我投完毒之后,便去找明月,设计诓出寒生到寺外,等我们返回时,那些人都应该已经死翘翘了。”

“建国,恐怕你会有危险。”黄乾穗不放心的说道。

“不要紧,建国会随机应变,我也带了把防身的手枪,你们在寺外准备好接应。”黄建国摸了摸腰间的那支枪牌三号小手枪,这还是原先岳父送给他的。

黄建国望了望夜空,说道:“时间到了,我要开始行动了。”

塔巴林寺与大多数藏传佛教寺庙一样,四周并无院墙,大殿与房子错落的散布在树林的边缘,这与当地的民风淳朴有关。

黄建国认准了一栋联排几间的大屋子,烟囱里面冒着炊烟,这肯定就是厨房与餐厅了。

此时月亮还没升山头,四下里一片朦朦胧胧的。

厨房间里微弱的油灯光下,有两个红衣尼姑正在做饭洗菜的忙碌着,黄建国闪身进了房内,眼光一下子盯在了灶旁的那只大水缸。

“施主,你是要喝水么?”一个红衣女尼发现了黄建国,遂热情的问道,她以为这个男人就是傍晚入寺那伙人中的一个。

“对,我渴了。”黄建国索性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拿过一只碗,到水缸里头舀满了清水,放在口边慢慢啜着。

红衣女尼继续忙碌着,黄建国趁她们不注意,悄悄地将衣袋里的氢氰酸胶囊抓出丢进了水缸里。

“师父,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啊。”黄建国客气的询问道。

红衣女尼走过来向锅内舀水,同时回答道:“快了,汤好了就开饭。”

黄建国道谢后离开了厨房,心道,原来下毒竟是如此的简便啊。

前面的一座大殿内人声嘈杂,黄建国想寒生一行人可能就聚集在殿里,于是正了正衣襟,挺胸昂头的径直走了进去。

绿度母大殿之内,寒生等人都在这儿暂且休息,明月和耶老也都在。

望着山门走进来的这个秃顶且无眉毛的青年男子,众人都愣住了……

“黄建国!”寒生万分惊讶道。

老祖袒胸露乳的一下子从凳子蹦了下来:“啊!你就是黄建国?你这个秃头坏蛋竟敢跑到这里来送死…”

吴楚山人、刘今墨及金道长则大吃一惊,心道,坏了,对方终于还是追来了,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黄建国把手一挥:“慢,我是一直跟着明月而来的,”他将目光望向了明月,大声说道,“明月,我不管这里的其他人怎么想,我对天发誓,黄建国今生定要娶你为妻!”

黄建国突如其来的气势一下子把大伙震住了,吴楚山人和刘今墨相对使了个眼色,两人身影一闪来到了殿外,金道长也随即跟,但见四下里静悄悄的,并无埋伏,他们又到四周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异常。

“难道这小子真的是一个人追来的?”刘今墨狐疑道。

吴楚山人沉吟道:“目前情况不明,我们守在殿外以防不测。”

刘今墨点点头,两人遂隐身殿侧,金道长纵身跃房顶,大家各自注意倾听和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殿内,明月轻轻的站起身来,走到黄建国的面前,忍住内心的愠怒,一板一眼的说道:“黄建国,我已经同你说过了,我们之间的事已经完结,明月今生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干嘛苦苦相逼呢?”

黄建国的眼眶里掉出两滴眼泪来,悲愤的说道:“明月,你忘了我俩在无名庵前的海誓山盟了么?我知道,你已经移情别恋了,求求你,看在我俩纯洁的初恋份,回到建国的身边来。”

“你胡说什么?什么移情别恋?你不要侮辱我……”明月涨红了脸怒道。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那个人就是他!”黄建国将手一指寒生,然后显得万分委屈的说道,“明月,你爱了寒生,你瞒着我和他好了,还了床……”

“黄建国,你血口喷人!”兰儿气得两眼圆瞪,牙齿紧咬,怒不可竭。

“黄建国,你是一条疯狗乱咬人,明月毕竟与你相恋过一场,你竟然这般羞辱她,简直是禽兽不如。”寒生亦是气愤不已。

“寒生,你敢当面与我对质么?说实在的,以明月如此漂亮的女人,哪个男人会不动心呢?”黄建国理直气壮的叫道。

寒生平静的说道:“好,你要如何对质,寒生问心无愧。”

黄建国心下窃喜,哼,论口才机谋,你们谁能及得我黄建国?

他拿眼睛扫视了殿内诸人一圈,说道:“这事涉及到明月的名誉,最好是我们三个人私下来谈,我看我们还是出去到殿外僻静之处,如何?”

钟声响了,“开饭啦。”中年尼姑卓玛前来唤众人前去晚餐。

“大家走了一整天,滴米未进,你们先去吃饭,我们就留在殿内私下谈一谈。”寒生让众人先去吃饭,众人陆续走出了殿门,兰儿不放心的望着寒生,寒生点点头,要她别担心。

一切如计划顺利的进行,只要吴楚山人他们中毒而死,殿外殿内反正都一样,黄建国寻思着,嘴里则不住的冷笑。

寒生转过身来,对黄建国说道:“你可以讲了。”

明月忿忿的盯着黄建国,而黄建国则假装不见,心中道,明月,我此番是救了你的性命,可你自己却还蒙在鼓里呢。

“寒生,你说说,你是不是看了明月?”黄建国说道,他在尽量的拖延着时间。

寒生正色道:“黄建国,你纯粹是在胡说八道,寒生已经与兰儿有了婚约,怎可背信弃义,另觅新欢?”

黄建国微微一笑,道:“这说明你还是新近喜欢了明月,只不过是受了婚约的束缚而无法公开,是么?”

寒生见黄建国强词夺理,禁不住的火冒三丈,他本生性憨厚,甚少心机,怎及黄建国口齿伶俐,信口雌黄,闻言竟面红耳赤,一时语塞……

老祖领着两个婴儿,兰儿拎着盛有狗宝宝的竹篓,小翠花和耶老,还有笨笨黑妹等均站在殿门外数丈远的地方等候着,谁都没有心情先去用餐。

他们听见了殿内传来激烈的争吵声,眼泪顺着兰儿的眼角缓缓流淌下来。

“兰儿,我相信寒生的清白。”小翠花善解人意的安慰道,并轻轻的拉住兰儿的手。

“我也相信,你瞧,等一会儿,我会一掌拍死那个胡说八道秃脑瓜子黄建国的。”老祖忿忿不平道。

“快来人啊!”厨房那排房子突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呼喊声,撕裂了宁静的夜空。

兰儿等人一愣,老祖松开了两个孩子,一马当先的跑了过去,其他人相对一视,也匆忙跟了去。

餐房内,数十名红衣女尼东倒西歪的伏在了桌子,脸色如常,像是睡熟了一般,而饭菜则撒了一地……

卓玛脸色苍白,口中不断的重复着:“劫难啊,劫难。”

老祖前一一探视鼻息,发觉她们竟然已经全部气绝身亡!

吴楚山人闪身进来,见此情形大吃一惊,随即转身向绿度母殿跑去,同时高声叫道:“保护寒生!有强敌来袭!”

刘今墨闻言跃起抢入殿中,横身挡在了寒生的前面,同时内提真气戒备着。

“怎么回事?刘先生。”寒生惊讶的问道。

吴楚山人匆匆走进来,轻声对寒生说道:“寺内数十名女尼悉数身亡……”

卓玛搀扶着格玛师来到了餐房门口,老尼呆呆的望着这惨烈的一幕,泪水滚滚流下。

“劫难终于来了……”格玛老尼喃喃道。

殿内,黄建国心中暗自大吃了一惊,机关算尽,难道只毒死了些红衣尼姑?寒生身边的高手竟一个也没能去掉!

怎么办?掳走寒生的意图已经全然落空了,这时候,父亲他们可千万别着忙的冲进来,尽管还有两支枪,但断然不是这些江湖顶尖人物的对手,而且那样一来,则会一下子暴露了自己……冷汗自他的额头缓缓渗出。

“都举起手来,不许动!”这时,殿门前面传来了一阵连续的叫喊声。

月东山,殿前撒满了清凉凉的月光,黑暗中突然冒出了六七名持枪的汉子,为首的那人不男不女十分妖冶,正是京城名旦筱艳芳,而黄乾穗则表情严肃的站在了他的身后。!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8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