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二百七十三章

第二百七十三章

推荐阅读: 诸天谍影穿越进化无限恐怖地球纪元史上最强店主无限装殖鬼吹灯2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从无限世界中归来冰之无限OVERLORD捡到一个末世世界智人时空旅人传奇电影世界十连抽狂魂快穿女主真大佬无限英灵神座末日逃亡最后一个道士

首长回到了里间房内,明月此时紧咬着的嘴唇已经渗出了鲜红的血,泪眼模糊,万念俱灰,眼下即便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心软。

首长默默地来到明月的身边,将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肩头,柔声说道:“哭,孩子,委屈你了。”

明月再也抑制不住了,泪水喷薄而出,失声恸哭起来。

首长就这样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肩头,后背和乌黑的头发,下体慢慢的膨胀了起来。

“他怎么能够这样子对我……”明月抽泣着说道。

“黄建国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不值得你为他伤心。”首长劝慰明月道。

明月慢慢停止了哭泣,眼光慢慢的冷酷了起来,只听得她咬牙切齿的说了声:“我要报复。”

首长闻言微笑着说道:“你想怎样报复,我可以帮你。”

“他不是你的女婿吗?”明月疑惑道。

“从今天开始不是了。”首长淡淡回答道。

“我要报复……”明月的神经已经完全沉浸在了突如其来的打击和极度痛苦之中,愤怒的喃喃说道。

“你想怎样报复?”首长再次问道。

“我……不知道。”明月“哇”的又失声痛哭了起来。

“最好的报复方式有一个……”首长欲言又止。

“什么?”明月止住哭泣问道。

“就是当着他的面,你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另外一个人,让他产生极大地悔恨,让他痛不欲生。”首长循循善诱道。

“交给另外一个人?谁?”明月不解道。

“我可以帮你,”首长和蔼的说道,一面观察着明月的表情,又接着说道,“当然是做做样子的,并不是真的发生男女关系。”

“做做样子……让他悔恨?”明月喃喃自语道。

“对,我和你在床假装亲热,让他在客厅里听见,这样他就会追悔莫及,痛苦万分,你说停,我就停,你看这样报复他如何?”首长说道,感觉下体越发膨胀了。

“我说停,你可一定要停,不然到时候你一定会后悔的。”明月想了想,下了决心,恨恨的说道。

“我保证,”首长慈祥的拍拍明月的肩膀,说道,“你先脱了衣服床,安心等着报复,我去安排一下。”

首长走出门去了。

明月神情恍惚的脱去外套和鞋子到床躺倒,拉过被子盖在身,为防止万一,她仍旧穿着内衣裤。

首长很快的回来了,迅速的除去了身所有的衣物,露出健壮的肌肉,下身只保留了一条短裤。

“你……”明月惊呼道。

“嘘……他来了。”首长伸手制止了明月,跳床钻进了被子里,与此同时,外面的门响了,黄建国走了进来。

“岳父,你找我?你在哪儿?”黄建国毕恭毕敬的说话声。

长含糊的应了声。

黄建国闻言推开了里间卧室的房门……

“快装样子叫两声。”首长小声急促的说着,随即抱紧了明月,措不及防的一下子将手伸进了明月的内衣里……

“啊!”明月惊呼了起来,什么报复的心情一下子抛到了九霄云外,赶紧拼命想要挣脱,不料首长孔武有力,自己根本无法推的开。

“停!快停!”明月叫道。

首长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猛地扯开了她内衣的纽扣,丰满的**砰的蹦了出来。

明月满脸涨红,急切之中双手立掌,口中念起了祝由神功第一式“鬼打墙”,想用一层气场把自己和首长分隔开。

明月第一次见到首长是在白云观的大殿,当时的印象此人只是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人,其实首长乃是中原道家符箓正一法的一名俗家高手。他经常去白云观里打坐,是因为这里是中国道家协会的所在地,时常会遇见道家各派的顶尖人物,有助于自己取长补短,提升功力。

正一法,是道教传承最悠久,渊源最早的一个道法体系,源于张道陵天师的“鬼道”,善于“男女合气”之法。

首长身居官府高位,是一个唯物主义无神论者,因此修行只能是在暗地里进行,他精于符箓,但是极少出手,也是考虑影响之故。今晚在明月的茶水中下的是“天师驱邪符”,可解一切妖魔外道的巫术。

但是偏偏遇到的是江湖早已销声匿迹的古往今来中原第一巫术祝由神功,这岂是寻常道家符箓能轻易化解的?明月初出道,还不能完全掌握神功精髓,所以在一定程度受到了“天师辟邪符”的影响,若是换了王婆婆则根本不足为虑。

明月发出的祝由神功第一式“鬼打墙”的能量只是将首长沉重的身躯顶起了约一寸多高,然后就没力了,首长又砸回在了自己的身……明月大惊,迅即双手伸展开来画出两个圆弧形,直接使出了第三式“行尸走肉”。

首长蓦地身躯一震,疑惑的晃了晃脑袋,终于渐渐的松开了紧抱着明月身子的双手,明月趁机一个翻身滚落到了床下。

祝由第三式“行尸走肉”主要是以生物磁场影响对手的大脑思维,产生幻觉,完全背离原先真实的意图,故而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般。

首长瞪着一双迷茫的眼睛,两只手在空中抓来抓去,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黄建国呆呆的愣在了屋子中间,蓦地突然间醒悟过来,一个箭步冲前,从地用力抱起了衣襟撕破半裸的明月。

“建国……”明月眼含热泪再次深情的呼唤了一声。

黄建国将明月重又放回到了床,并用力按住了她的双臂,同时对首长高声叫道:“岳父,她在这里!”

首长扭过头来,一双野兽般充血的眼睛直盯着黄建国……

黄建国心中直发毛,一咬牙伸手拉过岳父的一只手掌径直的按在了明月高耸的乳峰……

明月终于彻底的绝望了,牙齿用力咬破了舌尖,“噗”的喷出一口血雾到了黄建国的脸,然后念动祝由十八式的第五式“李代桃僵”的巫咒,这是王婆婆所传五式中最高的一式。

首长缩回了按在明月胸前的手掌,一把揪住了黄建国并按倒在床,另一只手“嗤嗤”几下便剥光了黄建国身的衣服,然后裸的将其压在了身下……

黄建国惊恐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岳父像是一头畜生,疯狂的扑在了他的身,肆意的蹂躏着自己。他咬紧嘴唇,闭了眼睛,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明月悄悄地溜到了地,最后望了一眼自己曾经深爱过的那个男人,默默地穿外衣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院子里站着筱艳芳和几名下属,他们根据首长的指示已整装待发,等着黄建国从首长那儿出来后便前往滇西北高原。

屋子里传来打斗的声音,其后是首长“哧哧”的喘气声音,众人俱是莫名其妙,但无人敢去打探。

门开了,明月一脸戾气匆匆的走了出来。

“站住,明月,你干什么去?”筱艳芳阴阳怪气的问道。

明月根本不加理睬,继续前行。

“拦住她!”筱艳芳命令道。

立刻有一名大汉闻言淫笑着冲前去,伸手抓向了明月的胸襟。

明月面色惨白,此刻下手已然是绝不留情,但听得“嗤”的一声,明月出手如电,然后继续前行。

“啊……”那壮汉呆立在那儿,两只眼睛已经变成了两个血洞,鲜血混杂着破碎的眼珠汨汨流淌下来。

筱艳芳大惊,忙不迭的喊道:“开枪!”

“砰!”有人对着明月拔枪射击。

一粒子弹击中了明月的左肩,她身子晃动,趔趄了一下,然后纵身越过院墙,来到了大街。

暴雨骤停,鄱阳县城街道除了几盏孤零零昏暗的路灯外,已经空无一人。

明月捂着左肩,撒开了腿不停地向前跑去,鲜血自指缝间渗出,脑中有些眩晕。四周望去漆黑一片,只有远处农舍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灯光,这里已是城外了。

去哪儿呢?明月漫无目的,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着。

前面有一个十字路口,她彷徨不定,而此刻更是身心俱疲,天地之间,何处是容身之地呢。

左面传来了载重卡车的轰鸣声,耀眼的灯光射过来,照见了徘徊在路的年轻姑娘。

车停了,一位中年司机自车窗内探出头来问道:“同志,你好像是受伤了?是不是遇到坏人了?要我送你去医院吗?”

明月摇了摇头。

“这么晚了,一个女同志单独在外面很危险,来车,我送你回家。”司机关切的说道。

明月迷茫的了车,坐在了驾驶室里。

“你家在哪儿?”司机问。

明月仰起脸,下巴指了指前方,没有说话。

“唉,这姑娘一定是吓傻了。”司机挂档位,朝着婺源方向驶去。!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7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