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二百六十一章

第二百六十一章

推荐阅读: 鬼吹灯2时空旅人传奇七根凶简诸天万界之大拯救丧尸母体在港综成为传说无限恐怖末日蟑螂快穿:驯养反派手册异常生物见闻录会穿越的外交官捡到一个末世世界青囊尸衣史上最强店主全球迈入领主时代末日逃亡魇醒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创造游戏世界无限装殖

次日下午,金道长到了婺源。

举目望去,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洒满乡间的古村落,那些掩映在竹林中的徽派建筑,粉墙黛瓦、飞檐翘角,溪水清幽,给人一种宁静和质朴的感觉。

道长促景生情,不由得长叹一声道:“一条小溪,两三间古宅,四分翠竹再加半亩菜园,人杰地灵,真是修行的好地方啊。”

“道长所言极是,婺源的田园阡陌如同山水画一般,古来多少文人墨客流连于此地不忍离去,留下了许多奇闻轶事传说呢。”说话的是一个经过金道长身旁的本地装束的白胡子老头。

道长微微一笑,拱拱手问道:“老表,请问你可知道此地有一位年轻的小神医名叫朱寒生的么?”

白须老者一愣,说道:“南山朱寒生啊,婺源县无人不晓,可惜道长来晚啦,他人已经死啦。”

“死了?”道长心中狐疑,忙急切的追问道,“何时何事去世?”

“一个多月以前,他家中突然失了火,烧成了一片瓦砾,尸骨全无啊,整个婺源人都直惋惜呢。”白须老者不无伤感的说道。

金道长闻言沉吟不语,数日前在开平旷野还见到了朱寒生,怎么会在一个多月之前就已经死了呢?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这是江湖隐姓埋名惯用的手法,可是他只不过是一个乡村赤脚医生而已,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若是在朱寒生遇见了丹巴喇嘛之后这样做还情有可原,难道说他能预知以后之事?道长摇了摇头。

“这是真的,若是不信,道长可以直接去南山村找村里的老表一打听便知,我白一膏绝无虚言。”白须老者说道。

南山村必定是要去的,金道长望了望日头,问道:“那么请问到南山村怎么走?”

白一膏详细的指点了路径,金道长道谢后便一路匆匆奔南山村而去。

月东山之际,金道长已经站在了南山村的村东口了。

面前是一片残垣瓦砾,隐约还闻得到那灰烬焦土的气味儿,看来那位白一膏老表说得不错,朱寒生一家定是有过一番不寻常的遭遇。

就在这时,金道长突觉腹中有东西蠕动了起来,他明白,那是三尸虫酒醒了。

金道长迅速拉开旅行袋,取出黄表纸、毛笔和朱砂,借着淡淡的月光,重又了一张护身符,解开腰带“啪”的一声粘在了肚脐眼儿,轻轻的嘘出一口气。

这些三尸虫可是不能小觑了,尸虫青姑能够行钻进脑袋里,那人非得疯了不可;中尸虫白姑贪食,见什么吃什么,万一啃噬起内脏来,则必死无疑;下尸虫喜淫欲,可别乱搞一通,弄得自己把持不住而毁了数十年的清誉。总之,千万发作不得,想到这儿,金道长额头渗出了几滴冷汗。

腹中三尸虫似乎停止了蠕动,但是随即又有了排便感,道长四处望了望,淡淡的月光,草丛中轻轻的虫鸣,村里的老表都已经熄灭了油灯睡了,无人得见,于是他找了个断壁墙角,蹲下来解手。

“噗”又是一声响屁,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清脆,道长皱了皱眉头,今天吃什么了呢?他想起途中在一家小食店中吃了一碗猪血汤,还有一大盘韭菜,那可是长纤维呢,最能够促进胃肠的蠕动。

肛门处痒痒的,低头一看,赫然又是一条硕大的蛔虫,颜色乌黑与昨日的有所不同,金道长心中气急,探出钢钳般的二指使劲儿一夹,不料用力过大,竟然将其夹断了……断裂处露出几根尚未消化完的韭菜。

金道长明白了,猪血的铁质在腹中加热氧化变黑,这才导致了蛔虫颜色的变化,而且那些蛔虫竟然偷食了自己吃下去的韭菜。接着下来又屙下数条大大小小残缺不全的蛔虫,其中有的剩下了头部,有的只余一段残尾,道长吃了一惊,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被中尸虫白姑啃噬的?

道长正寻思之间,忽闻空中传来“吱吱”的叫声,抬头一看,月光里有一群蝙蝠在他的头顶不停地盘旋着,为首的那只体型巨大,脖子还系着一块布片……

金道长并未在意这些夜间觅食的小动物,遂拿出手纸低头揩腚……耳边忽闻劲风骤然而至,还没等缓过神儿来,但觉头火辣辣似针扎般的一疼,急忙仰脸视之,颌下又是一麻,眼前黑影乱舞,自己的头发及胡须已经悉数被拔了去。大惊之下,忙腾出双手反击,但是腹中一滞,竟然提不起真气来。就在此刻,忽觉裸露着的臀部一凉,伸手一摸,发觉胯间阴毛俱失,就连护腚毛也一根不剩了。

金道长大怒,但是蝙蝠们一击得手又飞腾了起来,“吱吱”的盘旋在了半空里。

原来阴蝠首领在卧龙谷阴蝠洞中日久,遂思念起寒生来,便于一天夜里飞回到了南山村。不料庄园已经焚毁,只剩下些残垣断壁,寒生也踪迹全无,自此,每当晴朗月夜,阴蝠首领便会来前来探看一次,希望能够遇寒生,可惜十数个夜晚过去了,还是没有见到那熟悉的身影。

今夜照常前来巡视,竟然发现有人在寒生家的废墟屙屎,阴蝠首领勃然大怒,遂率领众阴蝠们对金道长发动了攻击。

金道长由于腹中三尸虫之故,无法运行真气,所以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否则阴蝠们定然会死伤无数。

“吱吱吱……吱吱吱”,阴蝠首领一声唿哨,众阴蝠们凯旋而归,浩浩荡荡的朝着大鄣山方向飞去了。

金道长垂头丧气的从旅行袋中拿出毛巾,揩去头皮的血渍,发觉脸、头都已经是光溜溜的了。这次意外的遭到了一群蝙蝠的攻击,实属蹊跷,莫非事出有因?这能是什么外应预兆呢。

蝙蝠应是山林之禽,万物类象为巽风,属木,自己乃是一仙道之人,同样属巽木,若是以梅花易数起卦,则是一巽纯卦,卦意为: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应该是有利去见寒生的,比较吉利。但是方才蝙蝠首领最后那一声唿哨,总共是叫了六声,应为六爻九动,却是不太好啊……《象曰》:九,巽在床下,穷也,丧其资斧,正乎凶也。那意思就是说,自己已经处于穷途末路,无法前进,丧失了谋生的资本,其结果必然是凶险的。

那么变卦呢?巽纯卦六爻动则变为了周易第四十八卦水风井卦,意为,若是提水到了井口,眼看就要来了,却把水瓶打翻了,当然是凶险的兆头。

金道长仰望夜空长长的叹息道:“丹巴老喇嘛,你嘱托的后事真的是凶险无比呢……”

清晨,白云观的一个小道士端着斋盒来到了云集山房送饭,他敲了多遍门,里面并无应答,于是便推开了房门。

住持金道长并不在屋里,床铺睡着一个陌生人……

小道士赶紧呼唤监院道长和几位执事急匆匆的来到了云集山房。

屋内炉火已经快要熄灭了,房内充满着一股浓烈的酒气,监院道长闻着直皱眉头,没办法,这个观里资格最老的,且又双目失明的金道长就是贪图这杯中之物,所以就独自隐居于后花园的山房之中,也是避人闲话。

中原道士共分为两派,全真教和正一派道士。全真教是出家道士,戒荤酒,道规甚严。正一派则可以结婚和饮酒吃荤,而且大多是不出家的火居道士和无宫观的散居道士。

“把这个人弄醒,既然睡在住持的床,可能是金道长的朋,切不可怠慢。”监院道长吩咐道。

去两名执事,用冰水沾湿了毛巾,轻轻的揩拭着那人的脸和前胸。

“啊!是**的……”一名执事惊呼了起来。

监院道长急忙前细看,果然是一个矮小并且一丝不挂的肌肉男,心下暗自吃惊,难道金道长竟然会做出这种有辱全真教清誉的龌龊之事?这可是天大的丑闻啊。

“今日之事切忌不可传出去,待找到金道长问清楚再说,都听见了么?”监院道长严肃的说道。

“是,监院道长。”众人应承道。

“他醒了。”小道士叫了起来。

犬伏师受到冰水的刺激,悠悠醒转,睁开了眼睛,眼珠一转,望见了围在身边的众道士,惊讶的说道:“咦,金道长呢?”

“你是什么人?因何睡在住持的床?金道长去哪儿了?”监院道长问道。

犬伏师坐起身来,裹紧了那件羽绒大衣,清了清喉咙,然后高傲的说道:“我是日本国东京大岳山摩道院住持犬伏师,难道我喝醉了么?”

监院道长闻言大吃一惊,疑惑的望着他道:“你是日本人?”

“正是,”犬伏师跳下床来,四下里找了找,说道,“金道长跑了?”

“什么意思?”监院道长厉声道。

“哼,竟然让他逃了……”犬伏师沮丧的推开众道士,出到门外看了看,叹了口气,撒腿在花园里来了个助跑,然后纵身一跃,褐色的羽绒大衣飘起,两半白花花的屁股一闪,竟已翻越了围墙径自去了。

众道士面面相觑。!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6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