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第二百四十九章

推荐阅读: 冰之无限七根凶简某美漫的传奇人生在人间崛起快穿100式诸天谍影OVERLORD诸天万界之大拯救会穿越的外交官我有一座恐怖屋丧尸母体在末世中崛起全球迈入领主时代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无限英灵神座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修真四万年末世重生之桃花债青囊尸衣从无限世界中归来

嘎斯51的卡车司机也是矿运输车队的,姓赵,二十多岁,一直在矿区运煤,有机会跑趟南方,显得十分兴奋,车子开的又稳又快,一路哼着小调奔江西而去。

明月也在车,坐在驾驶室里,寒生、耶老和冯生则裹着矿给的棉大衣挤在了车厢,小翠花钻进厚厚的棉被下,躺在了刘今墨的身边。

“明月同志,你是南方人么?”司机小雷搭讪道。

明月微微点下头,并未说话,目光凝视着窗外闪过的村庄和白雪覆盖的田野,陷入了沉思中。

回想起自己本身是一个孤儿,自幼被无名老尼带进寺庙里,跟着师父日日长伴青灯古佛,夜夜木鱼诵经,心想此生必将终老庵中。不曾料想,一天,那个年轻的大学生在阴雨绵绵中走进了庵中避雨,当他的目光望向自己的时候,她竟然像触电了一般浑身颤抖了起来,那是一种重未有过的感觉,她如同一只受伤的小鹿,心中渴望着这个陌生的青年男子的关心。

“你叫什么?”青年男子说话了,声音清脆悦耳。

“明月……”她嗫嚅道,垂下长长的睫毛,不敢看他,感到脸颊脖子滚烫滚烫的。

当她再抬起头时,那人已经悄然离去了,如同惊鸿一瞥……而此刻她的心却似一潭死水泛起了层层涟漪,再也难以平静了。

是夜,云散月明,师父出门在外,她一个人静静地打坐在庵殿佛堂前,思绪烦乱,心中时不时的涌起一阵甜丝丝的感觉。

箫声起,断断续续飘进庵里,“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优美的曲调时而低吟,时而激越,如泣如诉。明月不觉听入了迷,念及自己的身世,竟泪水涟涟了。

循着箫声出了庵门,月色迷离,白天的那个青年立于柳下,手持二八尺萧,正在痴情的望着她……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青年男子怅然吟道。

明月呆立在庵前,手足无措,心里乱乱的,不知如何是好。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帷。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青年男子抬头望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哀怨悠长而悲凉。

明月心中一酸,顿生同病相怜之感,仿佛相识已久,双脚不由自主的迈向了这个陌生的男人。

青年男子告诉明月,他叫黄建国,家住婺源县城,这个小村庄是他的老家,他本身是一个工农兵大学生,目前在京城的北大读。

无名师太一连数日没有回庵,黄建国每日清晨便来到庵前,陪明月念经做功课,聊一些她从来未曾听过的外面的世界,直到深夜才恋恋不舍的离开,这短短的数天里,是明月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终于,在师父回庵的前一天夜里,月光下,草丛里,虫鸣声中,他们有了那件事……

驾驶室里,明月手中握着胸前的红宝石坠,面如桃花,脸现出甜甜的微笑。

腊月末是北方最为寒冷的季节了,嘎斯51卡车厢的人尽管裹紧了棉大衣,刺骨的凉风还是直往衣服里面透。

“寒生,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相信你绝不会做出什么违法事的,我看出来你似乎有难言之隐,不便明说,但请你放心,冯生是知恩图报之人,我会尽力帮助你的。”冯生裹紧了大衣,对寒生耳语道。

寒生望着他,见到冯生的眼神里充满了诚恳与信任,自己也颇为感动。

“王婆婆之死,你老爹也都告诉你了,这也是出自她的本意,在此之前,婆婆去意已决,原想让我三年后取回她的尸骨再南下合葬,可如今那些老鼠却使婆婆的遗愿得以提前完成了。”寒生叹息道。

“为什么要等三年呢?”冯生不解的问道。

“这老衲却是知道的,”耶老突然探过脑袋来说道,“中原人为躲避战乱而客居岭南,被称作‘客家人’,南迁时,祖先的坟墓却是带不走的,无奈只能开馆殓骨装坛,随身背着远赴他乡。可是大凡人死去三年之后,肉才能完全腐烂光,只剩下一副骨架,所以,后来迁居南方的中原客家人,保留了这个习俗,人死埋地三年后殓骨装坛,置于后院树下,不再入土了。”

“为什么?”冯生问道,他对岭南风俗不是十分了解。

“大概是便于随时再次迁移。”耶老嘟囔道。

“哦,原来如此,”冯生点点头,又接着对寒生道,“寒生,阳公和那个日本人是王婆婆杀的么?”

寒生想了想,还是别节外生枝了,于是隐去金道长和柳教授,含糊其辞的说道:“婆婆这次北就是来铲除阳公孽徒,清理门户的,如今她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哦?如果是这样,案情就简单了,不过一个日本记者怎么搅合到这里面来了呢?”冯生疑惑着说道,随即又问寒生,“你当时在场?”

寒生没有办法,只得点点头。

“这个日本人倒是蹊跷得很,回头要仔细查查他的底细。”冯生自言自语道。

卡车风驰电掣的飞驶着。

就在他们身后几公里的路,尾随着一辆草绿色的北京212型吉普车,筱艳芳坐在前排座位,手里拿着那台追踪仪,面挂着冷笑,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后面。

京城朝阳区三里屯至亮马河一带是外国使馆区,距日本总领事馆不远的一条胡同里,座落着一栋别致的小四合院,平日里大门紧锁,里面住有保姆和保镖,这就是副总领事黑泽的寓所。

黑泽是一个中国通,法堪称一流,是夜,他正在桌前泼墨,望着刚刚一挥而就的大字,自己觉得颇为满意。

门开了,一股寒风飘了进来,黑泽抬起了眼睛,惊讶的发现屋内站着一个清癯的中国道人。

道士了年纪,面无表情的脸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仿佛刀刻的一般,目光犀利有神。

“你是谁?”黑泽手中握着毛笔,平静的问道,能够避开警卫保镖潜入自己的房间,定是不简单的人。

“贫道受人之托来见黑泽领事。”那道人负手说道。

“我就是黑泽,请问何人所托?”黑泽疑惑道。

“村武夫要贫道把这个交给你。”道人自身后拿过一把紫红色的雕木拐杖,递给了黑泽。

黑泽一见拐杖,顿时心中大惊,他接过来托在了手中,轻轻的抚摩着,许久,轻声的叹道:“他死了?”

“死了。”道人默默道。

“唉,我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宫本武藏二刀流的剑术刀技在日本岛可以称雄,但是来到中国确是未必,中原民间数千年的文化沉淀,不知道藏有多少能人异士啊。请道长告诉我,村死于何种门派的武功?”黑泽问道。

“全真道教的天罡气功。”道人淡淡的回答道。

“全真者,全其本真也,全精,全气,全神,王重阳的先天气功确实了得,唉,村一定是死于全真的三花聚顶掌?”黑泽叹息道。

这黑泽领事竟然对全真教如此的熟悉,那道人心下暗暗吃惊。

“村是你杀死的?”黑泽轻轻的说道。

“不错,正是贫道。”道人颌首承认道。

黑泽点点头,问道:“道长如何称呼?仙山何处?”

“白云观贾尸冥。”金道长平静的说道。

黑泽闻言微微一惊,然后沉吟了片刻,又道:“明白了,道长请回,黑泽感谢你送回了日本国神器天业云剑,顺便问一下,村的尸体现在何处?”

“河北唐山,开平镇西山脚下。”金道长说道。

“后会有期了。”黑泽慢慢的背过了身去。

“如此,告辞了。”金道长拱了拱手,转身出门而去。

待脚步声远,黑泽忽地放声恸哭了起来。!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5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