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第二百四十六章

推荐阅读: OVERLORD地球纪元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狂魂史上最强店主末世大回炉无限英灵神座丧尸母体青囊尸衣在港综成为传说穿越进化异常生物见闻录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修真四万年漫威里的德鲁伊末世重生之桃花债会穿越的外交官从无限世界中归来敛财人生[综].七根凶简

“你是谁?”寒生惊讶的问道,王婆婆亦是一脸的狐疑。

那人“腾”的一声坐了起来,眯起了眼睛,举手挡住了火把的亮光,诧异的说道:“你们不是矿救援队的么?”

“矿救援队?”寒生越发迷惑不解起来。

“那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进来的?”那人反问道。

寒生告诉他,自己和婆婆是从一条地面裂隙中不慎掉下来的,正在寻找出去的巷道,因为那条裂隙既陡长且湿滑无比,已经无法打原路爬回去了。

那人听罢竟然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引起了老鼠群的骚动不安,纷纷怒目横视着寒生……笑声渐杳,那人转而啜泣起来,一面断断续续的述说着他的遭遇。

原来此人名冯震八,是开平矿务局第二采掘队的队长,一天夜里,正在掘进作业中,忽然瞬间同时发生了多处冒顶和地陷,并导致地下水的涌出,由于工人们作业面较分散,因此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有没有人逃生,反正最后发现巷道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了。开始时,他借着头矿灯的光亮,寻找出去的道路,结果所有的通道都已经被地陷所掩埋了,自己完全被困死了。无奈,只有冀希望等待救援,可是一天天过去了,矿救援队却始终没来。

冯震八想着开平城里的老婆孩子和年迈的母亲,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巷道里空气和水都有,但是没有吃的,在挺了十余天后,他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了。

黑暗中,一只老鼠爬了他的身,被他一把擒住,送至嘴边,硬生生的咬去了半个鼠头。巷道里的老鼠也是被困在这里的,也无东西可吃,于是开始打洞钻入下陷的泥土中,啃食野草和树根,而冯震八有了鼠肉可食,就顽强的活了下来。

“冯队长,您在地下生活多久了?”寒生同情的问道。

“现在是什么年份?”冯震八问道。

“1976年,还有几天就要过春节了。”寒生回答道。

“啊!我的老妈呀,我的老婆啊,我的儿子,都已经十年啦!”冯震八悲沧的嚎啕大哭起来。

“十年!”寒生吓了一大跳,这么说他是在1966年被困于这地底下的。

1966年,冯震八正值壮年,不但对地下巷道情况非常熟悉,而且地下求生经验也丰富,可是十年过去了,他都没有能够出的去,而如今王婆婆又失去了武功,自己也不会什么,比起当年的冯队长不及,难道说这回是真的困在了绝地了么?

看着那些虎视眈眈的老鼠们,寒生想想都不寒而栗。

“难道真的就没有出去的通路了么?”王婆婆沮丧的问道。

“没有,全部塌陷了。”冯震八断然道。

寒生嘴里在叨咕着什么,王婆婆诧异的问道:“寒生,你在念叨什么?”

“哦,我在估摸着这些老鼠的数量,看看能够我们三个人食用多久。”寒生苦笑着答道。

“还有一条路,不过……”冯震八吞吞吐吐说道。

“不过怎样?”寒生闻言忙急切的问道,顿时心中产生了一丝新的希望。

“那是一条足有两三公里长的巷道,就在我们的脚下,可是已经完全被水淹没了,没有氧气设备,无人可以潜得过去。”冯震八幽幽叹气道。

“在哪儿?”寒生问。

冯震八站起身来,指着木台下说道:“就在这里,我时刻都在观察,可是水位始终都没降下过。”

寒生举着火把照亮了木台的下面,发现地面有一个石洞口,内里满是黑黝黝的死水,波澜不兴。

“潜过两三公里就会连通着一层的巷道,再前行数百米,就是第二掘进区的主巷道,那里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会有人作业了。”冯震八解释道。

“我可以潜过去。”寒生微笑着说道。

王婆婆望着寒生,小心的告诫道:“寒生,没有氧气设备,任何人也憋不了这么长时间气的。”

寒生郑重其事的说道:“婆婆,寒生没有开玩笑,我会一种‘老牛憋气’法,几个时辰不在话下。”

“你说的是真的!”冯震八惊讶之极,激动万分道,“若是能过去,报告矿派潜水员进来,再带两套氧气瓶,我们就可以回家啦。”说罢眼角竟滴下了眼泪。

王婆婆疑惑的盯着寒生没有说话。

寒生笑道:“婆婆,耶老教了我一招,用意念控制脑袋里面的守尸魂,可以瞬间达到龟息,我一面龟息,一面在水里行走,绝对没有问题的。”

“哦,原来如此,不错,僧道门中均有练气龟息之法,但据说还是密宗的无瑜伽要精纯些,耶老……”王婆婆点头说道。

“耶老原先是密宗白教噶玛噶举派的喇嘛。”寒生解释道。

王婆婆示意要寒生搀扶着她走过到了一边,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好,寒生,你如有把握不妨一试,总不能困死于此地。婆婆最后叮嘱你几件事,你且听好,一是你治好刘今墨以后,待婆婆向他表示道歉,当年白素贞杀了他师父的双亲梅员外夫妇,毁了那两个孩子的一生,唉,可惜已经无法补偿了。二是将来你送婆婆骨殖回香港与古仙合葬时,找到卢太官,告诉他说,婆婆已经原谅他了,白素贞向来尊敬孙立人将军,他是一个真正有脊梁的中**人。第三件事,寒生替婆婆照顾好萍儿,我想你最好还是带着兰儿和萍儿隐去滇西北的香格里拉,你在那儿会安全的,至于明月,自作孽不可活,早晚终会得到报应的。”

寒生点点头道:“婆婆,放心,寒生知道了。”

寒生来到水洞边,按照耶老之法,意念控制着守尸魂,然后“噗通”一声,跳进了黑黝黝的水中。

矿井里的水不凉,温而舒适,寒生意念龟息着,心跳极慢,体内几乎不需要氧气的供给,他在水中一跳一跳的前行着,目力所及,漆黑一片,于是索性闭了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巷道终于到头了,寒生睁开了眼睛,虽然依旧是伸手不见五指,但他已经能够浮出了水面,终于到了,意念一闪,寒生爬了层巷道。

按照冯震八所描绘的路径,寒生水淋淋的摸索着前行。

开平煤矿第二掘进区的主巷道内,一组夜班工人们正在热火朝天的工作着,队指示春节前加班加点,大干快势夺全矿先进红旗掘进队的光荣称号。

风钻轰鸣的声音停了下来,工人们放下了手中的铁锨,空气仿佛凝滞了,人们瞠目结舌的望着一个浑身下**的年轻人,自一条多年前就已废弃的巷道里走出来……

工人们默默地围了去。

寒生微笑着说道:“冯震八要你们去救他。”

人们沸腾了,纷纷扔下手中的工具,簇拥着寒生乘垂直升降机到了地面,向矿务局大楼奔去,一路热泪盈眶的高喊着:“冯震八还活着!冯震八还活着!”

更有人撒腿冲出矿区大门外,踉踉跄跄的跑向第二掘进队的宿舍楼,一边声嘶力竭的叫着:“快告诉冯震八家属,冯队长还活着!”

开平矿务局的领导们都震惊了,十年前的那场冒顶事故中,难道至今竟然还有生还者在井下!

无数人家点亮了电灯,工人家属们冲出了家门,聚集在了第二掘进区的矿井口。

寒生带着矿务局救援队的潜水员,他们又另外携带了两套氧气设备,钻入了漆黑的水洞中,所有人无不惊讶这个名叫寒生的年轻异乡人,竟然不需要任何供氧设备,徒手入水。

潜过了这段两三公里长的水道,救援队自洞口浮了来,在数支防水电池灯的照明下,他们终于见到了十年前遇难的第二掘金队的队长冯震八……

霎时间,人们激动地楼抱着冯震八蹦啊跳着,哭声响成了一片。

寒生抹去眼角的泪珠,四处寻找着王婆婆。

光滑的石头地面,散布着一滩血污,一副孤独的白骨静静的躺在了那里……

寒生双膝一曲“噗通”一声跪下了,热泪盈眶,口中喃喃道:“婆婆……”

人们止住了声音,默默地围拢了过来。

冯震八来到了寒生的身旁,轻轻叹息道:“你婆婆自尽了。”

“怎么会这样?”寒生抬起泪眼疑惑的问道。

“你下水以后,婆婆告诉我说,她已经同你交代好了后事,要我在她死后,驱使那些老鼠吃掉她的肉,留下一副骨殖由你带去香港与她的爱人合葬,另外在她的颅骨内,留给你了一件礼物。我正在诧异之间,你婆婆竟然头撞石壁自尽身亡,我压根就没想到她会这么做,因此也来不及阻拦,唉……既然婆婆已死,我只有按照她的遗言,命那些老鼠啃食光她的肉,留下来一副干净的骨架。”冯震八难过的说道。

“婆婆,你又何苦如此呢?唉,寒生如今已经明白了,人生一世,纵有千般爱恨情仇,到头来亦是白骨一副……安息,婆婆,寒生绝不会辜负你的。”寒生一面低声啜泣着说道,一面开始收殓起王婆婆的白骨。

有名救援队员默默地递过一条装潜水用具的空帆布袋,寒生向内一块块的装着骨头,当最后捧起头骨时,里面掉出了一枚核桃般大小,微微闪着荧光的椭圆形骨质物,寒生知道,这就是王婆婆留给他的祝由舍利了。

矿井口处灯火通明,人们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都在焦急的等待着。

最前面,众人搀扶着一个白发苍苍的干瘪老太太,红肿的眼睛泪巴巴的盯着升降机出口,她就是冯震八的老娘,突如其来的喜讯几乎击溃了她,若不是身旁的孙子搀扶着她,早已瘫倒了。

升降机的绞盘缓缓的转动了,人们的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儿,无数双急切的眼睛盯住了出口。

满头白色长发的冯震八出现了,穿着他人换下来的工装衣裤,一眼望见了面前的老太太,前“噗通”跪倒在地,“娘……”,顿时泪如雨下。

人们流泪了,整个人群哭声响成了一片……

寒生默默地背着王婆婆的骨殖,悄悄地走了,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离开。

天快要亮了,东方现出了鱼肚白,寒生悄悄的回到了旅馆,人们还在睡梦中。!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4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