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二百四十三章

第二百四十三章

推荐阅读: 地球纪元智人鬼吹灯2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七根凶简末日逃亡某美漫的传奇人生在港综成为传说末世启示录狂魂异常生物见闻录敛财人生[综].捡到一个末世世界末世大回炉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漫威里的德鲁伊魇醒无限装殖修真四万年穿越进化

话音未落,王婆婆和寒生面前骤然现出一人,光秃秃的脑瓜壳子……

“阳公!”寒生惊呼道。

“不错,正是老夫,哈哈,寒生,真的是冤家路窄啊。”阳公哈哈大笑道,两只眼睛却溜向了王婆婆。

王婆婆语气显得格外的平静,缓缓道:“阳公,你这个孽徒,次让你跑了,今天竟敢自行前来送死?”

“哈哈,”阳公又开怀大笑起来,突然笑声戛然而止,阴沉着面孔说道,“师父,你就别在这儿糊弄徒儿啦,你的功力早就传给明月了,现在的白素贞,不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糟老太婆么,你撒尿好好照照你自己,啧啧,就只剩下一口气啦。”

王婆婆冷笑一声,淡淡道:“你想怎样?”她明白自己失去了功力,垂垂老矣的体态是瞒不过阳公的。

“怎样?哼,老夫特意来送你归天的,有徒儿给您老人家送终,难说不是福气呢,哈哈。”阳公又笑将起来,桀桀的笑声在夜空中显得格外的阴森。

“阳公,你坏事做绝,必遭天谴!”寒生怒吼道。

阳公望了眼寒生,尖声道:“寒生,你先别着急,等你说出来丹巴的事情以后,老夫在慢慢的品尝你的小嫩脑子,但愿你现在还没破去童子身,口味才保持得住。”

“寒生,过来。”王婆婆招呼寒生走了过去。

阳公蔑视的眼光盯着他们,口中说道:“你们嗑唠的已经不少了,师父,您老人家年岁太大,脑子也太老,发哏,不会好吃,但徒儿盯了你们大半夜,腹中饥饿,作为夜宵也只能勉强下咽了。”

王婆婆没有理睬他,急匆匆附在寒生耳边道:“祖坟下陷,那边有一小块土地远观无雪,婆婆拖住他,你快跑去那儿,或许有地洞口之类的可藏身,快去!”

“不,婆婆,寒生是七尺男人,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婆婆遭难而独自逃生?”寒生慢慢的摇了摇头。

“师父,该路了。”阳公自胸中缓缓吸出一大块浓痰,其间,皱了皱眉头,那是刘今墨撞伤肋条的部位,然后运动到嗓子口处,瞄准王婆婆的胸部膻中穴正欲射出……

“道长,此人弑杀恩师,实乃禽兽不如,不如我们将其除去,以免危害世人。”灌木林的后面有人说道。

“教授说的极是,我们满人向来尊师重道,不知怎么竟会出现这种败类,实在是令祖宗汗颜啊。”有个苍老的的声音回答着。

蔽月的乌云撕开了条缝隙,射下一道清冷的月光,淡淡的照在了两个人的身,独臂人柳一叟教授搀扶着金道长站在了面前……

“金道长!”王婆婆、寒生与阳公俱自万分惊讶,异口同声道。

“不错,正是贫道。”金道长嘶哑的声音说道。

阳公嘿嘿陪着笑脸,对金道长拱了下手,说道:“不知道长驾临,阳公有礼了。”

金道长“哼”了一声,嗤之以鼻冷冷道:“阳公,原先看在你我同是爱新觉罗氏,这才与你交往,没想到你竟是本族不齿之徒,关东败类,罢了,教授,杀了他。”

“好。”柳教授放下搀扶着金道长的那只独臂,转身朝阳公走过来。

阳公见势不妙,“啪”的啐出那口粘痰,裹挟着呼呼风声,直奔独臂教授的前胸膻中穴而去。

柳教授并不躲闪,反而将胸口迎前去,脚下步伐并未停下。

“噗”的声响,粘痰正中柳教授前胸膻中穴,黑色的棉衣前襟已被洞穿,飘出几丝白色的棉花碎絮。

阳公大喜,心道,膻中穴乃称‘中丹田’,为任脉第一死穴,全身阴脉汇聚之地,重者毙命,轻者昏厥,自己出手就已除去了一强敌,惟剩下金道长这个瞎子,自己纵使不胜也必可自保。

不料柳教授并未倒下,只是身子稍微停顿晃了一下,便已冲至面前。

阳公大惊,难道自己胸肋骨受伤后功力大减?不会呀,连教授的棉衣都已射穿,力道绝对不弱。

迟疑之间,柳教授一招泰山压顶,独臂已经劈头砸下,阳公顿时感到气滞,头方圆两三尺的空气仿佛一同挤压过来,阳公哪里还敢怠慢,匆忙之间只得提气双手交叉向硬撑。

一声沉闷的碰撞,阳公勉强架住了教授的独臂,双方较力在了一起,骨骼嘎嘎作响。教授的独臂轮圆了砸下,内力浑厚何止千钧,但阳公亦非泛泛之辈,又是双臂抵独臂,尽管双脚已深陷坚硬的积雪之中,但还是招架住了这雷霆一击。

阳公又一口粘痰悄悄自肺部吸出,两人头脸相距如此之近,看你如何逃得掉这一口……

粘痰刚刚提至嗓子眼儿处,阳公突然感觉自己的喉咙被人掐住了,难道金道长出手了?眼睛望过去,月光下,金道长仍旧站在那儿纹丝未动……低头看去,一只白白胖胖的小手紧紧地捏着自己的喉咙,皮嫩肉滑,就像是一只满月婴儿的小手……

阳公的喉头发出破碎的声响,他完全无法相信这只婴儿般稚嫩的小手竟有如此大的气力,像一把冰冷的钢钳在收紧,将自己最脆弱的喉头节慢慢的掐碎了。他惊愕的目光看见这只小手竟是从独臂教授的胸前衣襟里伸出来的……

“你……”阳公怔怔的望着教授。

“不错,柳一叟正是‘留一手’,江湖都知道独臂教授,却猜不到柳一叟这个名字的真正含义,阳公老贼,你今天死在我这只从未露面的小手之下,应该是虽死无憾了。”柳一叟说道。

“你中我毒痰竟没有受伤?”阳公疑惑的说着,眼球渐渐的呆滞,眼光也在一点点的涣散。

阳公脖子的小手松开了,并翻转过掌心,粉嫩的掌心中沾着一块青绿色的痰冻……原来是那只小手接住了射过来的粘痰。

小手甩了甩,将豆腐状的痰冻撇在了雪地,厌恶的在教授的棉衣擦了擦,然后缩回到衣襟里面去了。

阳公“咯喽”一声,颈中喉结处的大窟窿里涌出大量红色的血和青绿色的痰液,然后眼睛一翻,向后重重的摔倒在雪地里。

阳公死了,死不瞑目。

短暂的惊愕之后,寒生走到阳公的尸体前踢了踢,确认其已断气,眼泪静悄悄的流淌下来,一滴滴的落在了雪地。父亲、兰儿的娘,大仇得报,你们终于可以瞑目安息了……

寒生转身到柳教授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柳教授爽朗的一笑,说道:“寒生啊,不必谢我,只要你别辜负了丹巴喇嘛的一片苦心才好。”

寒生一脸刚毅之色,郑重的说道:“寒生既已答应了丹巴老喇嘛,定会生死不移,请两位恩人放心。教授前辈,可否让寒生再看一下那只小手?”

柳教授微微一笑,胸前衣襟一分,那只白白胖胖的小手伸了出来,连手腕也是肥嘟嘟的,都是细嫩的肉褶。

“教授,你中了痰毒了,切不可动真气。”寒生摸着小手掌心,冰凉寒气彻骨。

柳教授闻言顿感头脑微微眩晕,他的这只小手直接自前胸膻中穴任脉内生出,是为阴手,奇凉无比,是世极为罕见的发育畸形,自懂事时起,他就深藏不露,即使是金道长和丹巴等人也都蒙在鼓里,俱不知情。

“痰毒有的治么?”柳教授平静的声音问道。

“可以,趁痰毒还未冲脑部,待我先以银针放毒,但千万不可运行真气。”寒生叮嘱道,正欲自怀中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盒。

“筱艳芳,既然来了,何不索性露个面呢?”金道长突然抬高嗓门朗声说道。!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4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