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第二百二十八章

推荐阅读: 修真四万年鬼吹灯2异常生物见闻录地球纪元从无限世界中归来诸天谍影某美漫的传奇人生末世启示录在人间崛起快穿女主真大佬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丧尸母体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时空旅人传奇电影世界十连抽无限装殖快穿:驯养反派手册青囊尸衣东北山野秘闻无限恐怖

阳公深知老翠花是关东赫赫有名的女鬼,在民间的影响力甚至超过了狐黄二仙,想必是功力非凡,不到万不得已,自己还是不要与之为敌的好。

“哈哈,老翠花,你的闺女我怎么敢得罪呢?不信,你问问小翠花,我阳公碰过她一个手指头了么?”阳公脸堆起了笑容。

“哼,你伤害了我的女婿,就等于是在欺负我闺女。”老翠花在小翠花的体内说道。

“你女婿?”阳公不解的问道。

“刘今墨就是我女婿,已经准备好腊月里节前完婚的。”小翠花口中发出话来。

阳公大吃了一惊,这青田刘今墨什么时候成了老翠花的姑爷子了?

“我不信?老翠花也会打马虎眼啊。”阳公摇着脑袋道。

“不信?好,你问问他俩。”老翠花说。

阳公走到刘今墨身旁,嘿嘿一笑,道:“青田刘今墨,你可是江湖响当当的人物了,该是一言九鼎,我问你,你是老翠花的姑爷子么?”

刘今墨虽说是一个生死不惧的硬汉子,但自己既已经答应了两个翠花,则必定守信,于是坦然的点点头,说道:“不错,刘某已经应允了这门婚事。”

“怎么样?还不快解开他的穴道?”老翠花催促道。

“对呀,‘宁拆一座庙,不破一门亲’,阳公徒孙,这个青田刘今墨与这个小侏儒相配,老衲看倒是神仙放屁不同凡响呢。”耶老拍起手来叫道,皮尸果真十分的顽皮。

阳公踌躇着犹豫不决,他深知刘今墨十指钢甲的厉害,虽不及自己的痰功,但仍不可大意,唯一吃不准的则是老翠花,这女鬼的底,自己丝毫不知其深浅。

“哼,阳公,你是茅房不带纸想不揩开么?”老翠花冷笑道。

阳公沉吟片刻,主意已定,于是将手掌心悄悄移至口边,运内力自胸腔内偷偷吸出一块极粘稠的毒痰,然后搓了搓双手,呼的一掌击在了刘今墨的后腰两肾之间的命门穴。

命门乃是人体督脉要穴,一击之下,顿时激起命门之阳火,瞬间冲开了督脉气滞点,贯通了闭滞住的膀胱经,但是掌中夹带着的痰毒,也不知不觉的通过命门输送进了督脉内。

此刻,刘今墨感到真气已经贯通,遂活动了一下四肢,已无大碍,于是冲小翠花点了点头。

“阳公,现在你须得交出药引子了。”刘今墨站起身来,忿忿的盯着阳公说道,声音尖利刺耳。

“哼,就凭你么?”阳公发出不怀好意的奸笑,不屑一顾的说道。

寒生心中怒火中烧,跨前一步,瞳孔里似乎迸出火花来,咬牙切齿的说道:“阳公,我父亲只不过是一个乡村医生,一个完全不识武功的人,你竟然残忍的将他杀害,还有,兰儿的娘,更是一个柔弱的乡下妇女,你却也下得了手,我寒生若是不能够为父报仇,也不愿苟活世!”

阳公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一双眼睛却瞟向了小翠花,这里唯一忌惮的便是那附身在她身的女鬼老翠花了。

“哦,阳公徒孙,你真的做了这些坏事么?”耶老在太师椅探起了身,皱皱眉头说道。

寒生恨恨道:“阳公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简直是罄竹难。”

阳公回头对耶老嘿嘿一笑,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耶老祖师爷,咱们黑巫做事有些时候也处于迫不得已的嘛。”

“胡说!盗亦有道,妈的,老衲虽然一千年来困于这塔中,不理外面的事儿,但自从清兵入关以后,黑巫的徒孙们都变得惟利是图了,一代不如一代,掌门人个个都在对老衲撒谎,编的自以为很圆滑,在老衲眼里,简直就是‘五十个老娘们蹲茅房漏洞百出。’”耶老怨气十足的说道。

“耶老,说的好极了,盗亦有道,老娘我也是‘鬼亦有道’,你的这个‘撅着屁股看天有眼儿无珠’的师门败类阳公,今天老娘我就替你铲除了?”老翠花大声说道。

耶老拍手道:“那就有劳了。”

“祖师爷,他们是‘女人生孩子血口喷人’。”阳公一着急,也哨出了一句歇后语。

“阳公,摞命来!”刘今墨大喝一声,真气爆发,双掌伸出,十根钢指甲“嗖”的射出……

“啊!”刘今墨身子突地一颤,面色惨白,真气早泄,那十枚钢甲飞出丈许后竟然无力下垂,划出一个弧度,“叮叮咚咚”的纷纷落在了地。

阳公哈哈大笑,说道:“青田刘今墨,你以为我真的会给你解穴么?告诉你,你也中了我的痰毒,马就会去与吴楚山人作伴啦。”

寒生闻言大惊,匆忙前扶住刘今墨,发现冷汗正在他的额头一粒粒的冒出。

“先别动真气!”寒生急忙警告道。

“卑鄙!”老翠花怒不可竭。

“卑鄙。”耶老重复道。

“妈的,阳公徒孙子,竟然‘潘金莲熬药背地里下毒’,简直丢尽了黑巫门的脸!”耶老气愤的瞪着小圆眼睛想站起身来,晃了两下,突地身子一颤,终于站了起来,缓缓的走下了祭台。

“你……”阳公吃惊的望着耶老。

耶老是一具干尸,但是天地人三魂千年未散,历代黑巫掌门都小心翼翼的供奉其肉身,秘而不宣,列为黑巫门内最高机密,只有掌门人才能进出密道地宫。阳公从代掌门人的遗训中得知,耶老武功已失,只会直来直去机械的挥动手臂,另外,他千年来盘腿大坐,绝对是站立不起来的,可是今天竟然反常的走下了祭台。

阳公望着耶老祖师爷的脸,那平日里枯槁的面孔竟然充满了诡异的煞气……

“老翠花……”阳公明白了,原来是老翠花附了耶老的身。

“不错,翠花我今日要下山,头前走的胡黄将,后面跟着众将官,秦琼手持同锏,敬德手使打将鞭,二郎哪吒在两边,打的你,筋断骨折把腰弯,四肢也不全,下也下不来炕,走路还得人来搀啊,得儿呀……”耶老扯起尖嗓子唱了起来。

“啪”的破空声响起,阳公不待老翠花唱完,便是一口亮晶晶、水渍渍,颜色墨绿的大块粘痰啐出,直奔耶老张开的嘴巴而去……

老翠花平时不唱完是不会停嘴的,因此那一口极稠恶臭的粘痰径直射进了耶老的口中。

“……呀呼嘿。”老翠花唱完尾调,“咯喽”一声,咽下了黏糊糊的痰。

耶老七魄早已散去多年,内脏干涸,血脉闭塞,那毒痰根本对其不起任何作用。

“嗖”的身影一闪,耶老抡起胳膊,“啪”的一声扫了阳公的脖颈,饶是阳公躲得快,不然可真的要筋断骨折了,尽管如此,他的脖子已是火辣辣的痛了。

阳公大惊失色,紧忙双脚游走八卦躲避,不料耶老如影随行,两只胳膊密不透风的朝自己抡砸过来。

阳公慌乱之中接连啐出几口粘痰,击中在了耶老的脸颊,哪知耶老全然不顾,任凭脸沾挂着痰液,仍然毫无章法的抡起胳膊砸来,一不小心,秃头顶皮和后背又挨了两下,痛彻心扉。

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阳公脑筋一转,一把朝小翠花抓去……

老翠花突然离身,小翠花猛然间的一怔,然后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刘今墨身,只听得她轻轻的呼唤着:“今墨……”,神情呆滞的缓缓朝他走去,根本无暇顾及耶老与阳公之间的恶斗。

“嗤”的一声,阳公快如闪电的一把抓在了毫无防范的小翠花肩头,随即拇指按住其大椎穴,口中高声叫道:“老翠花,你可看清了,你闺女现已在我手。”

耶老站住了,慢慢垂下了手臂,小翠花被制,老翠花投鼠忌器,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刘今墨此刻痰毒自督脉命门穴行,已经越过了悬枢到达脊中,他只能反手连连点住中枢、筋缩、至阳和灵台四穴,闭住痰毒沿督脉行的通道,以解燃眉之急。

“不要运行真气,待我施针放毒,万一毒气进入大脑就麻烦了。”寒生嘴里轻轻的说道,心中却是万分的着急。

刘今墨眼角瞥见阳公骤然发难,制住了小翠花,顿时间,一股江湖侠义豪情奋然勃发,自己的生死早已置之度外,猛然间暴喝一声,震开了刚刚闭住的督脉四穴,猛提真气至头顶百会,用足了十成气力,飞身而起撞向了阳公。

这一下完全出乎阳公意料,他满以为刘今墨中毒已难自保,自己挟持了小翠花,那老翠花绝不敢轻举妄动,至于寒生,丁点武功都不会,根本不足为惧,整个局面已经被自己完全控制住了。

因此当其突觉一股凌厉风至,却已经来不及躲避了,蓦地,胸前已经被刘今墨的脑袋重重的撞了,霎时间,只闻胸前数根肋骨“噼剥”断裂的声音,然后嗓子一甜,张开大口呕出一滩冒着热气豆绿色的粘痰,粘液里还混有血丝,恶臭无比……

阳公松开了小翠花,脸色煞白,“蹬蹬蹬”接连倒退了十余步,已至水潭边。

“你……”阳公手指着刘今墨,他不明白其为何会如此的玩命,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

刘今墨面色发青,痰毒已经随着真气侵入了他的大脑,意识正在慢慢离去,他勉强对着小翠花微微一笑,随即眼睛一闭,向后一仰,重重的摔倒在了地……!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3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