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第二百二十五章

推荐阅读: 漫威里的德鲁伊魔道祖师[重生]穿越进化东北山野秘闻丧尸母体无限恐怖狂魂地球纪元创造游戏世界七根凶简末日蟑螂末世重生之桃花债末日逃亡在末世中崛起最后一个道士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快穿100式末世启示录诸天万界之大拯救时空旅人传奇

王婆婆等待着金道长的问话,她知道自己若是不说出点实在的东西,牛鼻子老道是绝不肯口吐真言的。

“白施主,您能够一眼道出丹巴喇嘛的致命因果,贫道就已知道施主乃是世外高人……”

王婆婆不语,静待下文。

金道长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如此说来,丹巴喇嘛于四十九天之前即遭人暗算,据贫道所知,数月之内,他并未外出离开过京城,难道京城内隐藏有极高深的降头师么?”

站在一旁的坤威差插话道:“据我所知,京城内并无懂降头的巫师。”原来他会说中国话,虽然有些不标准。

筱艳芳冲了他一句:“京城里藏龙卧虎,隐匿着个把高人岂不寻常?”

坤威差摇摇头,说道:“‘阴阳草’绝降是泰国至高巫术,寻常降头师的功力是不够的,在我国懂此术的高级降头师也是寥寥可数,即便是他们要来中国,则必定要与领事馆联系,那样我肯定就会知道的。”

王婆婆饶有兴致的倾听着。

“白施主,贫道愿闻高见。”金道长对王婆婆说道。

“嗯,这么说,”王婆婆思索道,“首先,我们根据阴阳草降头的特性,推断出丹巴喇嘛是在京城遭到的毒手,至于京城内是否隐藏有降头巫术的高手,则是肯定的。关键是,有谁知道,四十七天前的那一日,丹巴喇嘛的行踪,他去过哪里?接触过什么人?你们知道么?”

金道长等人均沮丧的摇了摇头,无人清楚。

“既然如此,”王婆婆接着说道,“我们就要从另一条路来找了,丹巴喇嘛究竟有什么后事要安排?四十七天的时限内,他是从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生命将要终结?”

柳一叟教授想了想,说道:“昨夜,筱艳芳突然来白云观告诉我与道长,说丹巴病情严重,有要事托付我们,等匆匆赶过去时,丹巴却什么都没有说。”

筱艳芳点点头。

“这说明,筱艳芳离开丹巴之后,到你们赶到雍和宫的这段时间中,丹巴喇嘛已将自己的后事处理了,并且事先并无计划,完全是临时决定的。”王婆婆分析道。

“白施主说的有道理。”金道长点头称是。

“那么,这段期间,丹巴喇嘛单独会见了什么人呢?”王婆婆说道。

“不可能。”筱艳芳急着叫道。

“为什么?”王婆婆瞥了筱艳芳一眼。

“因为丹巴在吩咐我去叫他俩之后,就已经昏迷了,一直到我们几个赶到雍和宫时,他还没有醒过来。”筱艳芳说道。

“后来呢?”王婆婆追问道。

“后来,”筱艳芳眼神游移不定,吞吞吐吐的说道,“丹巴醒了,叫我去泰国领事馆找来坤威差治病,道长和教授守在了丹巴的身边。”

王婆婆目光望向了金道长。

金道长似乎想到了什么,严肃的表情逐渐放松,灰白色的瞳仁一时间仿佛明亮了许多,他长舒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丹巴喇嘛要交待的后事,我知道托付给谁了。”

“谁?”筱艳芳急切的问道。

“寒生。”金道长缓缓说道。

王婆婆和明月大吃一惊,面面相觑。

“你见过他俩了?”王婆婆问道,金道长同刘今墨及寒生见过面,虽说是已在意料之中,但是丹巴喇嘛以身后事相托寒生,却是不曾想到的。

金道长点点头,说道:“白施主,你们寻找的亲人便是青田刘今墨和那个懂医术的小伙子寒生?”

“正是。”王婆婆颌首道。

“寒生曾经单独与丹巴呆了一段时间,为其治疗,等我们再次回到屋内时,丹巴就已经清醒了。”金道长说道。

王婆婆点了点头,然后仔细的问道:“寒生是如何替丹巴喇嘛医治的?难道出了什么纰漏,导致丹巴喇嘛最后还是死了?”

金道长摇摇头,叹息道:“不知道,寒生他俩走时,丹巴精神还很好。”

“不错,丹巴还说笑来着,与前一段时间明显的沉闷和萎靡截然有所不同,我当时还纳闷着呢。”独臂人柳一叟回忆道。

“后来,坤威差先生到了,我们三个人就出来殿外等候,他与寒生一样,要单独为丹巴治疗。”金道长说道。

“嗯,”王婆婆望着那个瘦小的泰国人,问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儿?”

坤威差目光闪烁着,用不十分标准的国语慢慢说道:“丹巴喇嘛是我的朋,但最近一个时期我们一直没有联系过,直到昨天晚,筱艳芳急急忙忙的来领事馆找我,我才知道丹巴喇嘛出事了。我跟随筱艳芳来到了雍和宫,发现丹巴喇嘛原来是中的东南亚最厉害的暹罗绝降阴阳草,要知道,那阴阳草是有生命的,会在人体内生根繁殖,并最终长出病人表皮,人死的时候会如同一个稻草人一样,异常恐怖。我尽管是泰国的资深降头师,但是丹巴喇嘛七七四十九日大限已至,坤威差也是回天乏术了。”

王婆婆道:“那寒生没能治愈丹巴喇嘛吗?”

坤威差道:“阴阳草死降岂是一个普通医生所能医治的?我看他只不过是哄骗了金道长和丹巴喇嘛而已,根本不懂得我国神秘的降头术,非但没有一丝效果,反而加速了丹巴喇嘛的死亡,你们看,阴阳灵草还未长出体外,丹巴就已经咽气了。”

王婆婆闻言,心下暗自寻思道,坤威差这是在撒谎,以寒生神奇的青囊医术和他的忠厚秉性,按理说即使治不好丹巴喇嘛,至少也会如实相告。再者,寒生只要答应了医治,定然想方设法,绝不会半途而废,一走了之,这里面大有蹊跷。

“可恶!”柳一叟教授怒道。

金道长阴沉着面孔说道:“白施主,你如何看?”

王婆婆略一寻思,只是淡淡的一笑,然后说道:“东南亚第一绝降阴阳草,乃是有生命的灵草,其中为首的是一公一母,谓之‘阴阳头’,这一公一母钻入人体内交配并迅速的繁殖,而这两个罪魁祸首则一直躲藏在人阴阳交汇的丹田之中,公草扎根于阳脉之海的督脉内,母草则植根于任脉,也就是阴脉之海,吸取营养,这一点,在座的各位,可能除了坤威差之外,其他人并不知晓?”

金道长、独臂教授和筱艳芳均点点头。

“不错。”坤威差感到有些惊讶。

王婆婆继续说道:“自然界里,称之为‘阴阳头’的公母草极为罕见,需要降头师十年的精心培养,才能达到心灵相通,随心所欲的下降。然而,培育这对公母草的过程不但是费时费力,而且很危险,因为降头师需要将其植根于自己的腹部,以任督二脉内的阴阳气血滋养,每日里以巫咒控制其生长,天长日久,如同亲生子女一般,感情深厚。”

“世竟有如此奇怪的事儿?”筱艳芳啧啧道。

“匪夷所思。”教授嘟囔着。

只有金道长一言不发。

“所以,每当实施完结一单‘阴阳草降’之后,降头师必然要收回这对公母草,如同父母与子女久别重逢一般,其情可堪。”王婆婆意味深长的望了坤威差一眼。

坤威差的脸色十分的苍白。

金道长默默地抬起头来,颤抖的声音如入冰窟般寒气逼人:“这么说,那个幕后下降害死丹巴的人就在附近了。”

王婆婆温和的目光蓦地冷峻起来,嘿嘿冷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一片死寂……

独臂人柳一叟教授的眼光缓缓的移向了坤威差。

筱艳芳环顾左右,默不作声。

金道长突地桀笑了起来,那笑声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坤威差顿时脸色煞白,突然间声嘶力竭的叫喊了起来:“不是我!不是我!”然后转身扭头就向殿外跑去……

王婆婆微笑着坐在椅子,纹丝不动,明月站在一旁,望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变化,惊愕的闭不拢嘴。

绿衣一闪,众人眼睛一花,筱艳芳身疾如电,早已扑到了坤威差的身后,“噗”的一声响,坤威差的颈喷出血雾,筱艳芳长长的指甲划断了他脖侧的动脉,尸身摇晃了几下,然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

柳一叟走到坤威差的尸身前,用那只独臂扯下坤威差的裤腰,在尸体的小腹丹田处,两根金黄色的公母草探出在皮肤外,一粗一细,相互亲昵的纠缠在一起……

“道长,果真是他!”柳一叟对金道长忿忿的说道。

“筱艳芳,你杀了坤威差,他可是个外国人,这事情有点棘手。”金道长缓缓说道。

筱艳芳怒气仍未全消:“妈的,亏我和丹巴如此的相信他,家贼难防,杀了他算是便宜了这坏蛋。”

“可是,他既是丹巴喇嘛的朋,竟然如此背后下手,那么为的是什么呢?怕是背后有人指使的的。”王婆婆不动声色的说道。

柳一叟责怪的眼神望向了筱艳芳,说道:“艳芳,你下手也忒快了点,这样一来,坤威差幕后的线索就断了。”

金道长灰白色的眼珠转向了王婆婆,嘴里说道:“白施主,今日多亏了有你,找到了真凶,丹巴应该死而瞑目了,坤威差的事情,我们自会处理。青田刘今墨和寒生已经去了关东黄龙府,我不清楚他们与阳公之间有什么恩怨,请白施主放心,贫道贾尸冥今天欠你们一个人情,我们三个人会置身事外,保持中立的。”

王婆婆微微一笑,道:“金道长客气了,适逢凑巧,举手之劳而已,顺便说一句,那两根公母草须尽快以火焚之,免得留在世危害他人。”

“多谢白施主提醒,筱艳芳,去把那害人的东西烧掉。”金道长吩咐道。

“好的。”筱艳芳自祭台拔出一根蜡烛,走到坤威差的尸体旁蹲下,将烛火凑在了那对公母草的身。

“吱吱”几声惨叫,那对公母草来不及钻入皮肤下,相互拥抱着烧了起来,散发出来一股刺鼻的焦臭味儿,世间罕见的两根有生命的灵草,就这样瞬间燃成了灰烬。

“白施主,日后若有什么需要贫道的地方,尽管开口。”金道长客气的说道,话中明显的带有逐客的意思。

王婆婆站起身来,说道:“金道长客气了,白素贞告辞。”说罢,带着明月离开了雍和宫。

夜幕下,空中洋洋洒洒的飘下了雪花。

“师父,我们要找旅店么?”明月问道。

“不,我们连夜出关。”王婆婆沉吟道。

第二天清晨,紫禁城的护城河里飘起了一具无名尸首,几名晨练遛弯的老人家发现后报了官,此事后来再也无人提起,就像是死了一个寻常流浪汉般。!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2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