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二百二十二章

推荐阅读: 黑暗降临鬼吹灯2修真四万年魇醒诸天谍影敛财人生[综].漫威里的德鲁伊狂魂捡到一个末世世界丧尸母体地球纪元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在人间崛起快穿:驯养反派手册穿越进化OVERLORD全球迈入领主时代末世启示录异常生物见闻录末日逃亡

子夜,农安县城西门,空中漫天雪花飘舞,古辽塔飞檐面,悦耳的风铃声传的很远很远,仿佛在述说着那已被人们遗忘了的久远的故事。

街道白雪皑皑,不见人迹。

小翠花从怀中拽出一根翠绿色的布条,说道:“今墨,你等着,我去把它系到第十层的风铃。”

刘今墨淡淡一笑,说道:“还是我去。”说罢,他拿起布条,飞身跳进了辽塔的围墙内。

巨大的辽塔在黑暗中仿佛像是一只怪兽默默的蹲伏在那儿,阴沉而压抑,刘今墨鞋底踩着积雪,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借着白雪的反射,可以看到院墙内那些稀疏干枯的丁香树枝,显得十分的荒凉和寂寥。

辽塔自从文革以后就一直关闭着,斑驳的塔门油漆剥落,北风吹拂着两块门扇不停的晃动着,发出“嘎吱嘎吱”的轻微响动。两扇门之间有铁链子相系,面挂着一只大铁锁。

刘今墨从巴掌宽的门缝中望进去,里面漆黑一团,什么也瞧不见。他抓起铁锁,蓄气于臂,准备以内力扭断锁头,不料那铁锁却是虚挂起的,轻轻一拽,锁头便开了。

刘今墨轻轻推开了塔门,手中拿出手电筒,向内照去,看清了里面有一木制的楼梯,盘旋着通往面一层,由于经年无人打理,灰尘遍地,蛛网随处可见。

此刻,手电光下,刘今墨发现了可疑之处,落满灰尘的楼梯台阶,有着一溜儿杂乱的脚印,而且印记清新,表明近期内有人曾经下过,由此联想到虚挂着的铁锁,他点了点头,阳公很有可能已经来过了。

江湖历险须得处处谨慎,随时提防不测,刘今墨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深含一口真气,浑身戒备起来,一面压低手电筒的照射范围,只需看清脚下即可,然后脚尖轻轻点地,蹑手蹑脚的一步步走楼梯。

脚印也一直向延伸着,两层、三层、四层……直至第十层,脚印在第十层止住了,刘今墨注意观察着,发现脚印在东面一堵内墙前停住了,他的目光向游移到了一块青色面砖……

青色面砖质地细腻,方形,约50公分宽窄,是澄江砖,以江中沉淀之细泥烧就,俗称“金砖”。瞧去年代久远,边角光滑,四周尽管严丝合缝,但是看得出来并无白灰勾缝,这是一块活动面砖。

刘今墨小心翼翼的将手指钢甲插入缝隙中撬了撬,果真活动了,他轻轻的把面砖拽了出来,里面黑洞洞的,一股阴风吹出,隐约带有一丝腥味儿。

刘今墨将手电筒向内照去,发现原来是一间暗室,一座青砖台,台端坐着一具干尸,面呈褐色,秃顶,身披土布袈裟,原来是一个和尚……

塔,梵文是坟冢的意思,缘起于古代印度,称作窣堵坡,是佛教高僧的埋骨建筑。东汉明帝时,佛教传入中国,窣堵坡与中土的重楼结合后,经历了唐宋元明清各朝的发展,逐步形成了楼阁塔、密檐塔、亭阁塔、覆钵塔、金刚宝座塔、宝箧印塔、五轮塔、多宝塔、无缝塔等多种形态结构各异的塔系,以六角、八角和圆形为主,有夯土塔、木塔和砖石塔等。

而且,凡塔必有地宫,藏有高僧舍利子、经法器等。

可是在塔中密室里供奉着肉身和尚,却是极为罕见的,这是一座辽代密檐塔,已有八百多年历史,这个和尚是谁?为什么坐化于此,看来已经无法考证了。

楼梯的足迹是阳公的吗?他来这里做什么呢?

刘今墨仔细照了照,密室里面空无一人,阳公不在这里,还是先放回面砖……咦,不对,这密室看起来应该是不透风的,可是那股拂面的阴风来自何处呢?

刘今墨乃是老江湖,他明白,密室中可能还藏有另一条暗道。他闭手电筒,侧耳用心的听了会儿,并无其它可疑的声音。于是,刘今墨口中叼着手电筒,从密室洞口轻轻的爬了进去……

北风渐强,空中纷纷扬扬飘落下鹅毛大雪,西门辽塔下的街道,已是白茫茫一片。

寒生和小翠花的身,已经落满了雪花。

“今墨怎么还未现身?”小翠花扬起冻得通红的脸蛋,始终目不转睛的盯着黑黝黝的塔身,眼睫毛已经挂满了白霜。

寒生心中也是万分着急,刘今墨尽管江湖经验老道,但是阳公在侧,万一遇就麻烦了。

雪仍旧不停的下着,刘今墨始终没有一点动静,小翠花越来越担心,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对寒生说道:“寒生,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不待寒生答话,匆匆穿过白雪皑皑的街道,一纵身扒了三米多高的塔院墙头,然后迈过腿去,“噗通”一声跳了下去。

寒生望望高企的墙头,叹了口气,自己是无论如何也爬不去的,看来人无武功处处受憋,湘西老叟说的不错,人在江湖,技多不压人啊。

寒生眼睛紧紧的盯在第十层塔身,过了许久,双脚已经冻麻木了,只得来回踱着脚,不时的哈气和搓着两只手。

没有丝毫动静,刘今墨和小翠花进入了塔中已经快一个时辰了,他俩没有发出任何讯息,他们失踪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得得”的毛驴踏雪的蹄声……

北风中夹杂着断断续续的东北小调:“……王母娘娘下了旨呀,唐山老呔儿遭了殃啊,一觉睡到大天光,得儿牙呼嘿……”那是何仙姑的嘶哑声。

风雪中,何仙姑坐在那头大叫驴的背,后面托着猪大腿和猪下水,正悠哉悠哉的骑过来。

“咦,这不是寒生小兄弟么?我那丫头和女婿呢?”自何仙姑的肩头探出了老翠花硕大的脑袋。

“啊!老翠花!你可来了。”寒生顿时大喜过望,忙不迭的叫喊了起来。

寒生赶紧将刘今墨和小翠花潜入辽塔的经过述说了一遍,“我担心他们可能出事了。”

老翠花闻言大惊,忙道:“我必须进去瞧瞧。”

“我能一起去吗?”寒生说道。

“当然,我附你的身就可以啦。”老翠花说道。

寒生正中下怀,赶紧道:“那就快点来。”

黑影一闪,寒生觉得身子轻轻一颤,老翠花已然扒到了寒生的后背,原来侏儒老翠花竟似没有体重一般。

“鬼魂只有二两重。”老翠花感觉到了寒生的疑惑,解释道。

老翠花下了何仙姑的身,但见那老仙儿身子轻轻的一颤,诧异的望了望寒生,又扭头看了看身后,驴屁股驮着的猪大腿和那副冻得梆梆硬的猪下水,口中自言自语道:“还好,下水还在。”然后头一扬,继续优哉游哉的骑着大叫驴离去了。

寒生迈开大步,匆匆的穿过马路,来到了辽塔的青砖围墙下,为难的望了望高企的墙头,说道:“这么高,不去啊。”

老翠花俯在他的耳边说道:“凭住气,身体放松,心中意念着飞升,翻越墙头。”

寒生遵言,吸了一口气,然后将身体四肢完全松懈下来,脑中想着自己像空中飞舞着的雪花一样,飘呀飘的,飘过了墙……

须臾,他感到自己的双脚渐渐的离开了地面,身子歪歪扭扭、摇摇晃晃的飘了起来。

寒生大喜,继续意念着再升点,再升点,最后终于高过了墙头,望见了院内的枯树丛和黑黝黝的塔门。

寒生欣喜之余,刚刚飘过墙头便急着迈过去,气一泄,结果一屁股摔了下去,坐在了柔软的积雪。

“我在帮你飞升的时候,千万不能够喘气,下次可要记住啦。”老翠花叮嘱道。

寒生爬起身来,点点头,顾不拍去沾在裤子的雪花,便径直的朝塔门而去。

两扇塔门半掩着,里面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寒生止住了脚步,手电筒给刘今墨带走了,没有亮光可是寸步难行。

“听我的,向前走,左边是楼梯。”老翠花在寒生的耳边轻轻说道。

寒生按照老翠花的指示,深一脚浅一脚的摸索着前行,脚尖一挡,前面是楼梯了。一层层的攀,最后来到了第十层,可寒生眼前依然还是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到。

“东面内墙有一个洞口。”老翠花悄声道。

寒生来到了洞口前,脸感觉到了一股阴风拂面而来,丝丝腥气钻入了鼻孔,他强忍住才没将喷嚏打出来。

“我们进洞。”老翠花低声道。!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2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