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第二百一十九章

推荐阅读: 狂魂天书进化捡到一个末世世界漫威里的德鲁伊无限英灵神座诸天万界之大拯救丧尸母体魇醒最后一个道士诸天谍影末世重生之桃花债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会穿越的外交官全球迈入领主时代异常生物见闻录地球纪元时空旅人传奇在末世中崛起从无限世界中归来快穿女主真大佬

腊月二十三,小年,夜里北风怒号,雪花纷飞。

万金塔乡,一个白雪覆盖的小村子里,三间土坯房内炉火熊熊,烟雾缭绕,人声吵杂,何仙姑的堂口就设在了这户人家里。

东屋内天棚垂下来些红布条,正中的主坛宽红布着一个大大的“胡”字,下面有两个小字“天霸”。左右是幅对联,左联“在深山修真练道”,右联“出古洞四海扬名”。然后依次是“黄”字,下面也有“天霸”字样,其它窄些的布条分别是“蟒天霸”、“长天霸”、“狗天霸”、“鹅天霸”、“兔天霸”以及“鸭天霸”和“鸡天霸”等等小动物的名字。

房间里聚集着不少的村民,无论老爷们或是大姑娘小媳妇,几乎每人手中都抽着叶子卷烟,惟有几个老头老太,各自手中攥着一根大烟袋。整个屋里不但空气浑浊,简直刺鼻呛人,但是还有些人由于屋内容纳不下,都站在了灶间或是西屋里。

唐山老呔儿冯生以及寒生等人在仓子的带领下,好歹挤进了东屋内。

“主坛请的是狐仙,但避讳写狐字,所以要用胡字代替。”小翠花躲在灯光的阴影里悄悄的解释给寒生和刘今墨听。

靠着东墙撂着一把椅子,面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老太婆,手里也抓着一杆大烟袋,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何仙姑了。此人皮肤黝黑,吊眼梢子,耳轮阔大,一口黄色的大包牙,据说黄龙府一带的水质含氟量高,村民普遍生有黄牙。

“当……”的一声响,何仙姑挥动烟袋锅敲了一下挂在椅子的一面小铜锣。

“众乡亲听我言,仙姑今夜要来请神仙,想当年,杜康造酒造得全,刘伶一醉整三年,手拉手儿了西天,在西天见了如来佛的面,封他二人做了酒仙啊,哎咳哎咳哟啊……”

那何仙姑竟然唱了起来。

寒生没想到一个老太婆的嗓音竟是如此的洪亮,而且曲调圆滑优美,充满了乡土气息。

这时,有人端了一瓶烧酒和一只烧鸡,恭恭敬敬的启开了瓶盖放在了何仙姑身旁的炕桌。

何仙姑大概还没吃饭,寒生想。

何仙姑唱道:“狐仙家啊要听言,听我把酒名报一番,东路酒西路酒,状元红老白干,烧黄二酒才开坛,桔子露果子露,又治咳嗽又治吐,要喝啤酒成箱搬,要喝哪坛喝哪坛,一醉醉你七八年……”唱罢,抓起酒瓶一仰脖儿,“咕嘟嘟”一下喝去了大半瓶。

人群中引起一阵骚动,有人啧啧称赞,那可是五十多度的纯高粱烧啊。

“黄仙家啊要听言,想吃旱菜不费难,听我把菜名报一番,黄花木耳青芹菜,驼鹅熊掌鹿肉肝,野鸡脖子猴儿腿,核桃蜜橘杏儿干,牛羊肉也不膻,袍子肉分外鲜,吃一口好像那驾云了西天啊,哎咳哎咳哟啊……”唱到这里,何仙姑一把抓起那只烧鸡,“咔嚓”一口,咬去了鸡屁股……

何仙姑一口咽下了烧鸡屁股,“当……”的一声又鸣起了铜锣,口中大喝道:“黄龙府,宝塔高,许多散仙里面猫,胡大愣,黄锦标,座座山头不是一般高。七里接,八里迎,九里接到这里停,万金塔前歇歇脚,胡黄二仙下了山峰啊,哎咳哎咳哟啊……”

何仙姑招了招手,有人将那个吓傻了的孩子抱到了屋子中央,并让他站立在那儿。那小男孩子约莫五六岁,虎头虎脑,只是目光呆滞,嘴角流淌着口涎,浑身在微微颤抖着。

何仙姑累了,装了一锅烟,“嗒嗒”的抽了几口,将烟袋铜锅照鞋底子一磕,去掉了烟灰,然后突然一指那孩子,口中又唱了起来:“这孩子着了魔,南请大夫治不好,北吃草药不见轻,万般出在无其奈,恳请胡黄二老查查病因啊,哎咳哎咳哟啊……”

人们凭住了呼吸,目光都集中到了孩子的身。

何仙姑也紧张的盯着那孩子。

孩子依旧是傻傻的望着何仙姑,口涎缓缓流淌着,张了张嘴,还是未说出话来。

何仙姑将烟袋一送,说道:“胡黄二仙要抽烟,快给满!”

这边早有人掏出烟袋,撮出烟叶,替何仙姑装了一锅烟,另有人擦燃火柴凑,“嗒”一口,何仙姑将浓烈的烟雾喷在了那孩子的面孔。

“胡黄二仙听我言,要想抽烟并不难,东山烟西山烟,大把烟小把烟,蛤蟆头蛟河烟,柳丝烟片子烟,十字兰花净籽烟,王母娘娘打的茬,九天仙女掐的尖,凡人抽了解烦困,老仙抽了能献丹,红的红,蓝的蓝,吐一口冒灰烟,好像驾云了西天啊,哎咳哎咳哟啊……”何仙姑的嗓子已经有点嘶哑了,忙又喝了一大口烧酒,顺便张嘴咬下了烧鸡的鸡头。

小孩子被烟雾呛得咳嗽了两声,眼泪水都流出来了。

冯生面现着古怪的微笑,饶有兴致的看着何仙姑的表演,众人也都紧张的期待着……

何仙姑面色涨红着,大喝一声:“何方妖孽,还不现身!”说罢手持烟袋锅,照着孩子的脑袋瓜就是一下。

“啪”的一声,铜烟袋锅扣在孩子的脑瓜顶,那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站他身后的一对中年夫妇脸的肌肉抽搐了几下,那是孩子的父母。

寒生心中一紧,想前去制止,实际孩子无非是惊吓过度,导致头部经络紊乱,血流阻滞,几根银针便可以扎过来。

这时候,那孩子突然止住了哭声,慢慢的解开了棉裤,露出了小**,“哗”的一声,朝着何仙姑撒起尿来。

何仙姑赶紧躲避,但裤腿还是溅了尿液,顿时显得狼狈不堪。

屋子里的老乡们哄堂大笑起来,笑了几声均感觉不妥,随即又鸦雀无声了。

小翠花紧裹着的棉猴里,老翠花的脑袋探了出来,对着刘今墨以沙哑的声音小声说道:“唉,丢死人了,毕竟都是同行,我且助她一臂之力。”

说罢,黑影一闪,屋子里的人蓦然发现何仙姑的后背趴着一个侏儒老太婆……

“翠花!”有老人家惊喜的叫出声来。

何仙姑一口咽下了烧鸡屁股,“当……”的一声又鸣起了铜锣,口中大喝道:“黄龙府,宝塔高,许多散仙里面猫,胡大愣,黄锦标,座座山头不是一般高。七里接,八里迎,九里接到这里停,万金塔前歇歇脚,胡黄二仙下了山峰啊,哎咳哎咳哟啊……”

何仙姑招了招手,有人将那个吓傻了的孩子抱到了屋子中央,并让他站立在那儿。那小男孩子约莫五六岁,虎头虎脑,只是目光呆滞,嘴角流淌着口涎,浑身在微微颤抖着。

何仙姑累了,装了一锅烟,“嗒嗒”的抽了几口,将烟袋铜锅照鞋底子一磕,去掉了烟灰,然后突然一指那孩子,口中又唱了起来:“这孩子着了魔,南请大夫治不好,北吃草药不见轻,万般出在无其奈,恳请胡黄二老查查病因啊,哎咳哎咳哟啊……”

人们凭住了呼吸,目光都集中到了孩子的身。

何仙姑也紧张的盯着那孩子。

孩子依旧是傻傻的望着何仙姑,口涎缓缓流淌着,张了张嘴,还是未说出话来。

何仙姑将烟袋一送,说道:“胡黄二仙要抽烟,快给满!”

这边早有人掏出烟袋,撮出烟叶,替何仙姑装了一锅烟,另有人擦燃火柴凑,“嗒”一口,何仙姑将浓烈的烟雾喷在了那孩子的面孔。

“胡黄二仙听我言,要想抽烟并不难,东山烟西山烟,大把烟小把烟,蛤蟆头蛟河烟,柳丝烟片子烟,十字兰花净籽烟,王母娘娘打的茬,九天仙女掐的尖,凡人抽了解烦困,老仙抽了能献丹,红的红,蓝的蓝,吐一口冒灰烟,好像驾云了西天啊,哎咳哎咳哟啊……”何仙姑的嗓子已经有点嘶哑了,忙又喝了一大口烧酒,顺便张嘴咬下了烧鸡的鸡头。

小孩子被烟雾呛得咳嗽了两声,眼泪水都流出来了。

冯生面现着古怪的微笑,饶有兴致的看着何仙姑的表演,众人也都紧张的期待着……

何仙姑面色涨红着,大喝一声:“何方妖孽,还不现身!”说罢手持烟袋锅,照着孩子的脑袋瓜就是一下。

“啪”的一声,铜烟袋锅扣在孩子的脑瓜顶,那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站他身后的一对中年夫妇脸的肌肉抽搐了几下,那是孩子的父母。

寒生心中一紧,想前去制止,实际孩子无非是惊吓过度,导致头部经络紊乱,血流阻滞,几根银针便可以扎过来。

这时候,那孩子突然止住了哭声,慢慢的解开了棉裤,露出了小**,“哗”的一声,朝着何仙姑撒起尿来。

何仙姑赶紧躲避,但裤腿还是溅了尿液,顿时显得狼狈不堪。

屋子里的老乡们哄堂大笑起来,笑了几声均感觉不妥,随即又鸦雀无声了。

小翠花紧裹着的棉猴里,老翠花的脑袋探了出来,对着刘今墨以沙哑的声音小声说道:“唉,丢死人了,毕竟都是同行,我且助她一臂之力。”

说罢,黑影一闪,屋子里的人蓦然发现何仙姑的后背趴着一个侏儒老太婆……

“翠花!”有老人家惊喜的叫出声来。!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2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