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第二百一十六章

推荐阅读: 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我有一座恐怖屋诸天谍影会穿越的外交官异常生物见闻录快穿:驯养反派手册史上最强店主OVERLORD黑暗降临从无限世界中归来修真四万年在港综成为传说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电影世界十连抽在末世中崛起快穿100式末世启示录魇醒创造游戏世界全球迈入领主时代

客房内温暖如春,翠花晃动着冻麻木了的臂膀,对寒生嫣然一笑,算是表示感谢。

“翠花大姐,请给我毒烟的解药好么?”寒生和气的说道。

“可以,但是我受的伤怎么办?”翠花眨动着硕大的眼睛望着寒生。

“我是个医生,就让我帮你医治。”寒生诚恳的说道。

“可是他的暗器伤了我的……胸部还有下面,人家还没嫁过人呢。”翠花羞怯的指着自己的**和腹部说道。

寒生望着这个天真古怪的侏儒,心中觉得好笑。

“我是医生,你不必忌讳……”寒生再次说道。

“好,不过这个流氓可不能看。”翠花红着脸嗫嚅道。

“我才不稀罕看呢,寒生,不过要先拿来解药,江湖不能轻意相信人。”刘今墨一面运气疗伤,一面忿忿然道。

“不行!这么下流的人虎视眈眈的在旁边,我不放心。”翠花坚决反对道。

寒生微笑着对刘今墨说道:“刘先生,这位翠花大姐秉性淳朴、天真烂漫,应该不会赖账的,让我现替她瞧瞧。”同时对其使了个眼色。

刘今墨瞧在眼里,心想这寒生又在想什么鬼点子了,于是应允道:“我就信你一回。”

寒生回过头来:“翠花大姐,现在我要解开你的内衣兜兜。”

翠花脸色绯红,说道:“让他把眼睛闭!”

刘今墨索性转过了身去。

翠花轻舒葱指,缓缓的解开胸前桃红色亵衣,突地跳出两只丰满而肥硕的,如同受惊的大白兔般微微颤抖着……

刘今墨的纯钢指甲已经深深的自下而的刺入,留下两个月牙形的伤口,并渗有血污。

寒生皱了皱眉头,对翠花说道:“钢甲穿入肌肉太深了,眼下又无手术器具,纵使割开,恐怕日后也遭毁容了。”

“那可如何是好?”翠花闻言惊道。

寒生道:“只有一个办法,既可保护**原貌,又可取出暗器。”

翠花忙问:“什么办法?”

“以内力从原伤口处将钢甲吸出来,再点药,三日后连伤疤都不会留下。”寒生解释道。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做呀。”翠花急着说道。

寒生抱歉的笑了笑,说道:“我不行,我丝毫不会武功,没有一丁点内力,眼下也只有刘先生才能做到了,但是需要先替他解去烟毒,然后真气运行周天,再使任督二脉真气逆转,以手少厥阴心包经的劳宫穴产生的巨大吸力,将钢甲从伤口中吸出来。”

刘今墨吃了一惊,敢情寒生是变着法子要解药啊。

“可是……那流氓就更加得逞了……”翠花大窘,支支吾吾的嗫嚅着。

寒生微微一笑道:“我可以绑住他的眼睛,他的双手也会距离你前胸一寸,绝对碰不着你的肌肤的,如何?”

翠花想了想,不由得低头脸一红,一只手探入腰间,摸出一个小瓷瓶,这就是毒烟的解药。

关东的老太婆大姑娘小媳妇几乎人人都会吸烟,所以俗话所说的关东三大怪,其中之一就是“十七八的大姑娘,嘴里叼个大烟袋”。

关东地方纬度高气温低,烟叶生长期长,所以味重劲儿足,品质极佳,尤其是以长白山脚下的蛟河烟为最。

小侏儒翠花的毒烟就是以红色蛟河蛤蟆头烟为基,配长白山溪水中的毒蟾汁以及黄鼠狼骚腺混合而成的,吸入后可导致人的幻觉,引发癔症,与老阴婆的毒烟属于同一类型。好在刘今墨内力深厚,再加发觉的早,吸入不多,否则不堪设想。

寒生按照翠花所说的扭开解药瓶盖,将瓶口递到刘今墨的鼻子下。刘今墨如言用力的嗅了几下,一股辛辣气味儿钻进了鼻腔,直冲天灵盖,禁不住的接连几个喷嚏,整个人顿时便清醒了,惭愧啊,他心中如是想。

“好了,不碍事了。”刘今墨运了下气,觉得经络已经通畅,然后说道。

接下来,寒生取过一条毛巾系在了刘今墨的脑后,遮住了他的双眼,然后抓住他的胳膊,引致其双手掌心距翠花前胸寸许,说道:“刘先生,可以运行真气了。”

刘今墨略一放松,自丹田处导出一股阴柔纯正的真气,运行周天,然后意念迫使真气于任督二脉间倒转,沿双手臂六条经脉集于左右劳宫穴,逐渐催动真气,双掌吸力陡然加大。

侏儒翠花紧张的闭了双眼,自己已能体会到**被吸扯的感觉,内隐隐作痛的那两只钢指甲仿佛在蠕动着,刺激着内里的神经,竟有一种麻酥酥的异样滋味儿。

寒生手拿着一只客房的茶杯,推门走了出去,他要接点尿液做药引子,唉,自己的童子尿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到多久?

童子尿,俗称“溲”,中原医术中对其称谓则较文雅得多,叫做“轮回酒”或是“还元汤”,老百姓不识其用,则笼统的斥之为“小便”。

寒风夹杂着鹅毛大雪漫天而来,旅馆院子里面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白雪,他冒着刺骨的北风,赶紧朝杯子里撒了点尿,由于这几天接连赶路,有点火,尿液混浊不清。他在雪地里抓了一把雪,放进了杯中。腊月雪,味甘、冷,本身也是极好的解毒消炎之物,两相一混合,杯中的液体即刻清澈起来。人家翠花还是黄花姑娘,总不能朝人家身体涂黄色的“小便”。

寒生拉开门走进了屋内,眼前的景象让他目瞪口呆……

侏儒翠花袒胸露乳,硕大的脑袋面红耳赤,双眼微醺,口唇翕动着喘着粗气……

刘今墨的眼睛依旧蒙着毛巾,但他的双掌却紧紧的揪住了翠花白嫩的,神智恍惚着,喉咙里发出阵阵极轻但是刺耳的愉悦声……

寒生清楚的看到,侏儒翠花的后背趴着另一个身着红衣绿裤,梳着髻满脸皱纹的侏儒老太婆……

寒生呆呆的怔住在了那儿,几乎端不住茶杯,也说不出话来。

侏儒老太婆对着寒生笑了笑,露出一口参差不齐、残缺的黄牙,然后以地道的关东口音说道:“你叫什么?”

“我叫寒生。”寒生忙不迭的慌忙回答。

“哦,寒生,是你成全了翠花两口子,嗯,做的不错。”侏儒老太婆满意的说道。

“你是谁?”寒生定下心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太婆嘿嘿道:“我是老翠花,小翠花的娘。”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要趴在翠花的背?”寒生疑惑的说道。

老翠花鼻子一“哼”,不屑的说道:“我从来就是和小翠花一体的,平时只是不出来罢了,今晚小翠花初次与男人肌肤相亲,当娘的出来瞧瞧怎么啦?”

寒生更加惊讶不已,好在数月来,自己所经历的奇奇怪怪的事情已是不少,因此很快便镇静了下来。

他想了想,说道:“关东跳大神崇拜祭奉的‘翠花女鬼’大概就是你了?”

老太婆脸现出笑容,点点头,说道:“不错,那就是我。”

寒生瞅了刘今墨一眼,问老太婆道:“翠花大娘,刘先生平时不近女色,今天为何抓着翠花不松手呢?是你使了什么法术么?”

老翠花摇了摇头,正色道:“这是他们一见钟情,两情相悦,爱到浓时的自然生理反应,老翠花等待这一天都已经好几十年了。”

“几十年?小翠花多大啦?”寒生疑惑道。

“让我算算,小翠花今年正好虚龄五十岁。”老翠花扒拉着手指说道。

“啊……”寒生又吃了一惊。

“嗯,找一个良辰吉日,先让他俩完婚,就在黄龙府的辽塔内好了。”老翠花自言自语的盘算着。

寒生仔细的瞧了瞧刘今墨,发现他仿佛中了魔丢了魂一般,于是走到了他的身后,伸手解开了系在眼睛的毛巾。

刘今墨的目光呆滞,死死的盯在了翠花的胸前,双手仍旧紧紧的抓着她的**,枯槁的手指甚至都掐进了白肉之中,地面扔着两枚沾有血污的钢甲。

“刘先生,醒醒啊。”寒生摇晃着刘今墨的肩头。

“呃,呃……”刘今墨的喉头里依旧是那种极度愉悦的声音。

老翠花趴在小翠花的背,摇头晃脑饶有兴致的望着他们。!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1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