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百一十三章

推荐阅读: 修真四万年魔道祖师[重生]会穿越的外交官黑暗降临最后一个道士在港综成为传说末日蟑螂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青囊尸衣时空旅人传奇冰之无限快穿女主真大佬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诸天谍影鬼吹灯2从无限世界中归来七根凶简异常生物见闻录天书进化无限英灵神座

雍和宫位于京城东北角,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康熙帝在此建造府邸,赐予四子雍亲王,称雍亲王府。雍正三年1725年,改王府为行宫,称雍和宫。雍正十三年1735年.雍正“驾崩”,曾于此停放灵枢,因此,雍和宫主要殿堂原绿色琉璃瓦改为黄色琉璃瓦。又因乾隆帝诞生于此,雍和宫共出了两位皇帝,成了“龙潜福地”,所以殿宇为黄瓦红墙,与紫禁城皇宫一样规格。乾隆九年1744年,雍和宫改为喇嘛庙,成为了全国“规格”最高的一座藏传佛教寺院。

永佑殿是当年雍亲王的房和寝殿,如今殿内的陈设依旧,可早已物是人非了。那张紫檀木的雕花大床,孤零零的躺着一个了年纪的红衣喇嘛。

老喇嘛紧闭双目,面如金纸,脸部肌肉已经抽搐得扭曲变形了,显得十分狰狞可怖,似乎处于昏迷当中。

“丹巴,我是筱艳芳,老道和教授都已经来了,你听到奴家说话了么?”那妇人俯身急切的说道。

寒生这时才知道这个怪女人叫做筱艳芳,是够妖艳的,他想。

老喇嘛没有反应。

“让我来看看。”寒生走前来,伸手将老喇嘛的手臂抓起与心脏保持在同一水平位,手腕舒展,掌心向,轻轻切其干枯手腕的三关。

老喇嘛腕寸关尺三部无声无息,浮中沉三取而不得,良久,寒生依稀感到指下寸脉轻轻偷跳了一下,然后又沉寂了,又过了片刻,尺脉又突跳一下,寒生沉住气,凝神捕捉那飘忽不定的脉动。奇怪啊,这应是促脉,促而无力者多为气虚将脱之象,但是却丝毫没有规律,三关乱窜,只是每经过关脉处的跳动十分有力,仿佛于己捉迷藏般,甚有灵气。

“怎么样?小兄弟?”教授柳一叟急切的问道。

寒生仿佛没有听见他的问话,依旧眉头紧锁、凝神贯注着。

筱艳芳柳眉渐渐竖起,杏眼圆瞪,似有无名怒火渐渐升起,两块红斑在脸颊若隐若现。

刘今墨心中焦急,含气在胸,十爪充盈真气,钢甲随时准备射出,有备无患。但是他也明白,这几个人都是旷世高手,单是那妖艳女人筱艳芳,自己就恐怕是难以对付了

“喇嘛中了降头。”寒生终于吐了口气抬脸道。

“降头?”大家惊讶道。

“嗯,你们看看丹巴喇嘛的手臂,皮肤是不是较以前粗糙?”寒生问道。

筱艳芳迫不及待的抓过丹巴的手臂细瞧,点头道:“奴家感觉丹巴的表皮毛孔的确是粗了好多,差不多一倍有余。”

“再看其胸前,应该更为明显一些。”寒生解开喇嘛的衣襟。

灯光下,丹巴的前胸,围绕着两只,在乳晕处竟然长出许多参差不齐的枯黄色的毛来,约有半寸长短,而且还在微微颤抖并相互纠缠着……

教授和筱艳芳都大吃一惊,连刘今墨亦是看得瞠目结舌。

“这是当今世最厉害的一种降头,叫做‘阴阳降头草’,”寒生回忆着《尸衣经》有关邪术中提到的降头术,解释道,“南洋生有阴阳草,粗为阳,细为阴,通常会并生在一起,即使已被制成乾草,置於桌,阴阳两草还会发生不可思议的蠕动,直到两草靠结在一起为止。降头草落降後,会在人体内悄悄滋长,直到某个临界点之後,便会以惊人的速度衍生。这个时候,中降者会莫名其妙发起高烧,面目扭曲,接著就会抓狂而死。死时阴阳草会透体而出,死者的屍体有如稻草人般。这类降头的可怕之处,是目前降头界最为难解的‘绝降’,中降者只有等死一途。”

“这么说,丹巴已无药可救了?”金道长瞪着灰白色的眼球失望的说道。

“救还是有的救,不过……”寒生吞吞吐吐的说着,眼光瞟向了刘今墨,世事,人心险恶,自己江湖经验尚浅,救治这个老喇嘛,自己是一定会去做的,但是也想征询一下刘今墨的看法。

刘今墨哈哈一笑,尖声尖气的说道:“我寒生兄弟医术精湛,悬壶济世,解民以悬,不过我们时间有限,还要抓紧找到阳公……”

筱艳芳怒目直瞪,刘今墨只当浑然不见。

“治好丹巴,我告诉你阳公下落。”金道长闭目低声说道。

“寒生,辛苦了。”刘今墨示意寒生可以开始了,江湖人一言九鼎,是断然不会失言的。

寒生心中好笑,江湖人情原也是可以做买卖的。

阴阳草绝降,虽属当今世第一死降,自己也是首次遇见,但他还是相信《尸衣经》的辟邪之术,“堪孖人毫”乃是世间第一辟邪圣物,刘伯温极力推崇的应当不会有错的。

“你们所有人都出去,我须独自为丹巴喇嘛医治。”寒生说道。

“为什么?难道我们有影响么?”筱艳芳不满意的说道。

寒生微微一笑,道:“我要脱光丹巴的衣裤,男女授受不亲,再者,单独医治是我的一贯做法。”

艳芳赌气扭过脸去。

“我们都在殿外等。”金道长灰白色的眼球一转,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然后率先向殿外走去,柳一叟教授紧随其后,筱艳芳不情愿的也迈开了脚步,刘今墨想了想,也跟了出去。

永佑殿里空荡荡的,只剩下寒生和躺在床榻之的丹巴老喇嘛。

寒生前除去老喇嘛的衣衫,扒掉内裤,原来喇嘛是不穿短裤的,仔细看去,一丝不挂的丹巴喇嘛腰间以及大腿也已经生长出细细的枯毛来了。

阴阳草就是这般模样么?怎么看也像是汗毛,根本不像草呢。

寒生想着,也开始脱去自己的衣裳,最里面贴身穿的就是那件兰儿亲手织就的“尸衣”,以天门山灵泉内“堪孖之鱼”身的绿毛和天蚕内刘伯温体表的白毫混合而成,尸衣辟邪的威力只显示过一次,结果便导致了荫尸沈菜花的死亡,甚至化去了**,惟剩有一具白骨骷髅。

按照《尸衣经》的记载,天下辟邪圣物为人毫,天下至邪之物乃是绿毛,人毫出自天蚕之内,绿毛长自堪孖之鱼,天蚕与堪孖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经最后那句偈语讲道,“人毫绿毛,正邪合一,水火既济,尸衣天下。”

但是怎么用来破降头术呢?经并未提到过。

降头术源自于云贵及湘西一带的苗疆巫术,后与毒蛊分开,在东南亚以及南洋得到了发展,尤其是泰国十大降头术,足以令人闻风丧胆。丹巴喇嘛所中的是其中最厉害的“阴阳草”绝降,应当算是世至邪之物了,如果遇中原至邪圣物“绿毛”又会如何呢?

寒生小心翼翼的脱下“尸衣”,向老喇嘛的身罩去……

“噼噼……”一连串的静电声响,老喇嘛的皮肤闪射出短暂的白色毫光,眼瞅着汗毛孔里那些杂乱的“阴阳草”不停摇晃着,惊慌失措的往体内缩进去,发出来轻微的“吱吱”叫声,唯恐逃之不及。

有几根又粗又长的“阳草”为保护细弱的“阴草”全身而退,动作慢了些,竟然被静电烧灼,发出一股焦臭味儿。

须臾,寒生已将老喇嘛浑身下的“阴阳草”全部逼入他的体内,可是接下来怎么办呢?寒生重又穿了尸衣和外套,怔怔的望着老喇嘛,心中忐忑不安的思索着。看起来,这些阴阳草是有生命的,甚至还挺有灵气,一旦发现“尸衣”不在时,它们会不会又重新钻出来呢?

“是你救了老僧么?”老喇嘛突然睁开了眼睛,望了望自己的全身,开口说道。

寒生腼腆一笑,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师中了‘阴阳草’降头,如今我已将它们逼回到你的体内,但却不知如何彻底清除掉。”

丹巴老喇嘛点点头,说道:“原来是东南亚第一狠毒的绝降,老僧明白了,可是,小兄弟竟然能够降伏这些‘草灵’,也真是太令人惊奇了。”

寒生微笑不语,江湖险恶,尽管丹巴老喇嘛看去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但是尸衣的秘密还是不能够说出去的。

丹巴老喇嘛知道寒生不愿说,于是也不再勉强,和蔼的说道:“孩子,老僧以往经常行走于南疆,对东南亚一带的降头略知一二。你已经帮助老僧逼退了‘草灵’,接下来就好办了,泰国驻华领事馆内有位熟人,名字叫坤威差,此人实际乃是一个极高深的降头师,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他来做,等下老僧就请筱艳芳去将他找来。”

“那些‘草灵’会不会又冒出来?我可以等到那个降头师来后再走吗?”寒生不放心的说道。

“小兄弟,你的心地很善良,你叫什么名字,从何而来?”丹巴老喇嘛问道。

“我叫寒生,是个农村里的赤脚医生,本来是找金道长打听人的,碰巧遇大师得病之事,完全是巧合。”寒生回答道。

“孩子,这是缘分,世无巧不是缘,世事无因不果,难得啊。”丹巴脸露出了微笑,缓缓说道。!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1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