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第一百九十八章

推荐阅读: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最后一个道士漫威里的德鲁伊某美漫的传奇人生异常生物见闻录时空旅人传奇我有一座恐怖屋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鬼吹灯2黑暗降临在末世中崛起末日蟑螂修真四万年狂魂魇醒从无限世界中归来末世重生之桃花债无限装殖史上最强店主

赣北冬天的夜晚凉气袭人,月亮仿佛也披了件薄纱,月色淡淡的,有点凄凉伤感的味儿,远处黝黑寂静的深山里偶尔传来一两声猫科动物孤独的嚎叫,毛竹林里的乌鸦从窝里面探出头来,望了眼深夜穿行在林中的这几名不速之客,又索然无味的缩回了头。

吴道明和师太牵着手默默的走在头里,领着何五行等人步出了竹林,来到了灵谷洞口。

“师妹,还记得么?你我在这山洞地下深处……”吴道明柔声说着,脸微微发热,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师太的手。

“当然记得,道兄,你让小妹初识做了女人,自此小妹将与你共度此生,携老江湖,‘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师太一往情深的目光望着道兄款款而语,她本自幼入庵数十年,长伴青灯古佛,俗世间的人情道理所知甚少,因此说起话来随心所欲,毫无禁忌隐晦之处。

髯翁道长走在他俩的身后,师太的楚楚软语飞进了耳朵里,不由得脸皮一阵发烧,遂心里面暗自骂道,这对离经叛道的狗男女,简直肉麻之极,等事情结束之后,自己一定亲手结果了他们,以正出家之人清誉。

“到了,这就是千百年来江湖人士梦寐以求的太极阴晕。”吴道明站在灌木丛中,手指着地下说道。

月色下,那五色土环清晰可辨,分成内外白青黑红黄五个圆圆的色圈,微微反射着淡淡的光晕,神秘而诡异。

吴道明心中暗道,太极阴晕果然非同寻常,挖散掉的土晕竟然会自动弥合,磁力重组五色土环,仿佛从未有人破土动过似的,可见地气之盛。

何五行呆呆的望着,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土晕,热泪盈眶,口中不住的喃喃说道:“实乃天地大自然之灵气,阴阳五行之造化啊。”

“这就是太极阴晕?”髯翁道长亦是激动不已,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错,这就是600年前刘伯温发现的太极阴晕,原想以此来推翻朱元璋的暴政,但后来怜悯天下苍生,不愿再起兵戈而作罢。”吴道明感慨道。

“嗯,吴先生,你是岭南第一风水师,你认为孙立人将军父亲的骨殖如何葬下才能求得速发呢?”何五行站起身来,虚心的请教道,自从庐江一行,他对吴道明的风水之术早已佩服的五体投地。

吴道明沉吟道:“骨殖不同于**葬,更与活葬发的时间相去甚远,当年朱元璋生葬其母,所发也需时十年,孙将军的年龄业已不小,恐怕……”

何五行正色道:“吴先生,务求将军在世期间得此太极阴晕的庇佑,早日冤案得伸,重新官复原职,并非想一定要黄袍加身,这是卢太官先生和整个中国远征军10万将士的愿望。”

“嗯,既如此,倒也是不难,”吴道明的脑筋飞快的转动着,主意已经有了,他说道,“请告诉我将军目前所软禁的具体位置。”

“台中市。”何五行回答道。

“你知道方位经纬度大约是多少?”吴道明问道。

何五行想了想,说道:“东经120度左右,北纬24度下。”

“好,婺源是东经117度多,北纬大约在29度左右,此太极阴晕可以比照县城的经纬位置,那么孙将军位于此间东南方向的巽位,为求得尽早速发,当可葬入太极阴晕圈内巽方,诺,就是这里了。”吴道明大致计算了一下方位,手指着阴晕东南方仅靠五色内圈的位置说道。

髯翁道长点点头,道:“吴先生所说丝毫不差,易经道,‘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别小看这一丈方圆的太极阴晕,其中蕴含了整个大千世界的信息量呢,葬于东南巽方,就等于指示给了一个太极阴晕集中发送能量的方向,从时间来讲,对身在东南方向台湾的将军乃最为有利。”

何五行阴笑着对吴道明说道:“吴先生,还有什么要说的么?我一定会重重的感谢你的。”

吴道明此刻突然感觉到何五行的身流露出来一丝杀气。

惨淡的月光散落在灵谷洞前面,洞内漆黑的阴影处,黄科长手持着那只远距离笔形定向麦克风,对着灌木丛的方向,尽管超出了探测的理论有效距离,但是由于山里夜深人静,何五行等人的交谈声仍旧可以从耳机中清晰的听到。

“哦,原来他们是阴谋要孙立人东山再起呀……”黄科长惊讶的说出声来。

“如何东山再起?”李中尉不解的问道。

黄科长压低声音说道:“这里是一处什么太极龙穴,先人的骨殖葬下去可以借助风水之力改变后人的运势,让孙立人官复原职。哼,蒋公刚刚去世,这帮人便阴谋复辟了,真是贼心不死呢。”

“孙立人若是重新当回陆军总司令,对经国总统可是非常的不利,不过这种风水的东西恐怕当不得真?”李中尉小声的推测着说道。

“那是自然,髯翁道长离开台北到香港,秘密会晤了原中国远征军的卢太官,然后冒着风险潜进大陆,此事我们回去总要面对峰有所交代才是。”黄科长沉吟道。

“那我们怎么办?”李中尉问道。

黄科长笑了笑,说道:“等他们埋好孙熙泽的骨殖走了以后,我们再去把它起出来就是了。”

“好哇,我们将那骨头拎回台北,撂倒局长的办公桌,我想看看老板那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李中尉边说着,一面轻轻的笑将起来。

“不好!好像出事了……”黄科长突然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作声。

何五行嘿嘿笑着,从阿雄的背囊中取出一把仿军用小战锹,这是在庐江县城里顺便买的,他朝手心里吐了口吐沫,搓了搓便在吴道明指定的东南方向巽位挖掘起来。

“若是只求官复原职,浅埋即可。”吴道明说道。

何五行也是身怀武功之人,小战锹挥舞如风,片刻之间,已然挖好一道半米来深的沟槽。

“吴先生,你看如何?”何五行站起身来问道。

“可以了,请按颅骨、胸腔、最后四肢的顺序在坑内排好,面朝东南方向。”吴道明吩咐道。

“可否请吴先生出手,这方面你是行家。”何五行诚恳的说道,同时喘着粗气,疲惫的递过旅行袋。

“好,孙将军是中华民族的功臣,吴某愿意亲自动手。”吴道明拉了一下师太的手,使了个眼色,要她注意戒备提防着,然后自己蹲在坑里,从袋子中逐一将孙熙泽的颅骨和其它骨殖熟练的排列起来。

阿雄暗自掏出眩光手电握在手里,站在师太的身旁,而髯翁道长则立于吴道明的一侧,准备随时出手。

世间有诸多事情,往往都是恶人得势,好人吃亏,盖因善良之人不懂得算计别人,而坏人却时刻处心竭虑的伺机下手,令人防不胜防。

吴道明江湖经验本是不弱,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何五行竟会在将军先人的骨殖动了手脚……一股无色无嗅的“祝由噬经散”沾到了他的手,沿着拇指的少商、食指的商阳、中指的中冲、无名指的关冲和小指的少冲穴侵入,待到吴道明全部排好了骨殖,欲起之时,却竟然站不起身来!而且手三阳和手三阴六条经络则已经完全闭塞阻断了……直到这时他才恍然大悟,明白自己已然遭到了暗算。

髯翁道长此刻突然间发难,右月手闪电般悄无声息的按在了吴道明头顶督脉百会穴,同时五指分别扣住了头窍阴、天冲、脑户与四神聪诸要穴。

师太亦是毫无城府之人,原本对髯翁道长一行并无好感,但是见道长出手拦截阳公暗器,相助吴道明,凭生些许好感,于是也放松了警惕,所以当她发现髯翁道长的手掌按在了道兄的头时,她竟没有瞬间的意识到那是一记杀手……

吴道明原一直处处加以提防着,但总有侥幸,认为自己与周警司联手当可无虞,故有此次松懈大意,然而只消一次疏忽便足以致命了。

鲜血自吴道明的双目、耳朵眼儿、鼻孔和嘴巴里渗出来……

那髯翁道长本是台湾内家顶尖高手,再加何五行的“祝由噬经散”毁去了吴道明的六条经脉,自己这一掌月手按下满以为吴道明定会一招毙命,但却没有料到,这吴道明虽然并非江湖成名高手,但其任督二脉曾被寒生误憋而打通过,只是从未合理加以吐纳练功过。值此生死存亡之际,他那任督二脉先天真气被挤压融合在了一起,阴阳贯通,水火既济,但见他在月手的重压之下,虽然已经七窍流血,但并未立时毙命。髯翁道长大吃一惊,随即将左日手拍下,重复按在月手背,此番阴阳日月重手可是非同小可,他认为江湖罕有人能够顶得住。

吴道明在如此重手扣穴压顶下,竟然仍缓缓的站起身来……

起初的瞬间惊愕呆住的师太,随即反应了过来,悲愤的怒叱一声,身形甫动扑向了道兄,同时凝聚全身功力的阴掌拍向了髯翁道长……

髯翁道长大吃一惊,侧面飘来的掌风挤压着空气令其窒息,这时他才明白,原来师太才是真正的高手,武功绝不在自己之下,而且自己的左右日月手都压在了吴道明的头顶,想要撤回抵挡都已经来不及了。

何五行此刻更是紧张万分,起先根本没把师太当回事儿,认为其即使有武功也不过平平,但此时一见师太跃起出手的架势,方知道今天遇江湖顶尖的高手了。

阿雄本是I的徒手格斗专家,自忖身手敏捷,反应速度极快,曾平了中情局0.11秒的记录,仅次于华裔截拳道拳师李小龙的0.1秒,但此刻却反应不及了,当他揿亮眩光手电时,师太的一记阴掌已经结结实实的击在了髯翁道长的后心。

“哇”的一声,髯翁道长张口喷出一股鲜血,与此同时,强烈的高压白色眩光直接照射在了师太双眼的视网膜,师太闭眼不及,顿时觉得眼前俱是耀眼的金色斑点,瞬间暂时失明了。

阿雄一招得手,刹那间自高腰皮鞋处拔出了一把锋利的乌钢小匕首,以极快的速度斜着朝师太心脏刺了过去。

吴道明感觉头顶力道一松,渗血的眼睛余光里瞥见那把匕首黑影一闪,知道不好,竭尽全力一声暴喝,震开了百会穴的阴阳日月手,身子自坑下一跃窜起,凌空迎向师太,横挡在了她的胸前。

“噗”的一声轻微的闷响,阿雄手持的乌钢匕首刚巧刺入了吴道明的后心皮肉处,随即揿动匕首把的弹簧机关,“哧”的一下,匕首突然间暴涨,竟然长出了一尺,穿透了吴道明的左心室……

吴道明睁着流血的眼睛,呆滞的望着师太,在空中紧紧的抱住了她,“师妹,我害了你……”他口中喃喃说出来最后的一句话。

沉寂,片刻死一般的沉寂……

“啊……”师太怀中拥抱着吴道明,她虽然眼睛已不能视物,但感觉到了她的道兄已然气绝身亡,师太头的所有的银发根根竖起,在真气的催动下颤抖着,发出了咝咝的啸声。

何五行两股战战,双腿发软,几乎站立不住了,他见事不妙,索性身子一软顺势躺倒在了地。阿雄也知道此刻乃千钧一发之际,容不得半点迟疑,于是手臂一挺,身子扑,那锋利的匕首穿过吴道明的胸膛,又刺入了师太的心脏……

“嘭”的一声脆响,师太的银发丝齐根而断,向四面八方疾射而出。

阿雄的脸插满了如钢针般的银色发丝,两只眼睛也已经被瞬间刺爆,黑色的液体飞溅出来,数根发丝穿入颅内,扎烂了他的大脑组织,阿雄怪叫一声,登时毙命。

髯翁道长也未能幸免,发丝如雨,洞穿其脑壳,月光下,就像长满了白毫的刺猬,他的身子晃了晃,一头栽倒在土坑的边。

师太此刻怀抱着道兄,双腿一软,慢慢的坐到了地,口中轻轻的叹道:“道兄,小妹从未后悔过……”然后气息渐弱,最终停止了呼吸。

月色惨淡,许久,何五行才悄悄的从地爬了起来。!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70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