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第一百九十五章

推荐阅读: 在人间崛起天书进化快穿:驯养反派手册史上最强店主穿越进化时空旅人传奇无限装殖七根凶简无限英灵神座全球迈入领主时代我有一座恐怖屋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诸天万界之大拯救丧尸母体末日蟑螂黑暗降临东北山野秘闻快穿100式电影世界十连抽地球纪元

县公安局标志的面包车一路朝着县城方向疾驶,十多分钟以后突然间一个刹车,停在了路边。

那两名民警惊讶的低头望着自己手中握着的手枪,诧异的说道:“咦,出了什么事情?干嘛掏枪出来呢?”

雷股长此刻惊魂稍定,立刻与另一名警察迅速的将枪缴了下来。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竟然持枪威胁我?从现在起,你们被停职了,接受组织的审查。”雷股长怒气冲天的说道。

两名警察面面相觑,迷惑不解的说道:“我们怎么了?”

“继续开车,回到县局再说。”雷股长命令道。

回到了县局,雷股长气呼呼的带着那两名被缴械的警察来到了分管政保的张局长办公室。

张局长仔细的听完了雷股长的汇报,抬起头来问那两名垂头丧气民警道:“你们对这件事作如何解释?”

“我们的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感觉到那房子里邪门得很,闹鬼,而且还有鬼打墙……”两个人语无伦次的说道。

“哼,亏你们还是**员,竟然迷信到了如此地步,从现在开始,你俩停职反省,并向局党委写出正式的面报告,枪支暂扣,去。”张局长呵斥道。

“局长,要不要再重新派人去搜查?”雷股长请示道。

张局长晦涩的笑了笑,说道:“意思一下也就行了,朱寒生只不过是个普通农民,你看他那个傻头傻脑的样子,能会是蒋特?台湾情报机关又不是猪脑,发展他一个赤脚医生,能接触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况且这么大的一笔巨款,说是情报经费,谁相信,就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雷股长没有说话,头的事儿由头去搞定,自己才不操那份儿心呢,于是静静的听候领导的下一步指示。

张局长说道:“唯一可疑的是朱寒生哪儿来的这样一笔巨款,把这一点搞清楚就什么都会明白了,别急,先回去休息,有些事情还是等等县委的指示,他们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办。”

股长转身出去了。

嗯,这黄主任咬住朱寒生不知道有什么用意?管他呢,那几个人就在里面扔着去,我也要早点回去了,今晚县政府礼堂放映内部片子《追捕》,这可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放映日本电影,据说内容是日本公安战线的事情,老婆孩子早都等好了一起去看呢,张局长悠悠的想着。

夜幕时分,县公安局后院看守所里的民警将晚饭撂在了铁门内,便陆续下班回家,大家都拿到了《追捕》的电影票,兴高采烈的走了,只剩下传达室值班的两名警察,和后院走廊里那微弱的灯光。

老祖看了看撂在铁栅外面的晚饭,每人无非就是一碗稀饭锅巴糊糊和一条腌辣椒。

“唉,没有酒,想想天门山的日子多好过啊。”老祖不住的叹息着。

“寒生,吃点稀饭。”刘今墨将碗端过来说道,关进号子里,手铐就已经解除了。

寒生若有所思的说道:“刘先生,这事情似乎有些说不通,看来是有人要栽赃陷害我,那么能是谁呢?”

“能够有能力做到这些,只有黄乾穗。”刘今墨沉思道。

“为什么?”寒生自言自语说。

“这样,我出去打听一下,这个破铁笼子奈何不了我刘今墨的,嘘,有人翻墙进来了。”刘今墨正说着,突然间警觉的竖起了手指。

院子里传来了轻微的物体落地的声音,须臾有脚步声悄悄地来到了铁栅前。

“寒生。”昏暗的灯光下,出现了吴楚山人的身影。

“山人叔叔!”寒生小声惊呼道。

“你们还好?今天公安局来南山村抄家了,我们这才知道出事了,我想这一定是黄乾穗和孟祝祺干的。”吴楚山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寒生不解的说道。

“嗯,我猜测还是因为孟红兵移植猪蛋蛋的事情引发的。”吴楚山人道。

“那个猪睾丸……”寒生脸一红,面色尴尬,但他已经顾不得自己,而是不放心的问道,“兰儿还好么?”

“兰儿还好,有王婆婆照顾着,你尽可放心。寒生啊,此事还不能和政府硬着对抗,你们今晚暂且先坚持一宿,我这就去打探一下情况,记住,以后千万做事不要得罪那些有权有势的小人了,你和兰儿的人生,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呢。”吴楚山人心情似乎格外的沉重。

寒生点点头,说道:“山人叔叔,我明白,你回去照顾兰儿,这里有刘先生和老祖相陪,你告诉爹爹和兰儿放心,不会有事的。另外阳公阴婆他俩今日有没有回来南山村?”

山人摇摇头,说道:“还不曾,怎么?”

寒生忧心忡忡的说道:“今日已经是第八天了,老阴婆以沈才华来要挟换郭公葬尺,王婆婆在等着他们的到来,好解救俩孩子。那鬼婴与老祖的女儿任督二脉相对互吸,交而阴阳互长,阴阳之海调和,但是任督之路乃人生死之途,七日后解开两个婴儿的绷带时,需以内力加以引导过三关才行。”

“哪三关?”老祖在身后急着说道。

“人之三关,可生可死,玉枕、中肾脊、下尾闾,气过三关,方可骨藏髓、脉藏血、髓藏气、脑藏精,气血精髓,尽升泥丸。”寒生解释道。

“哎呀,那万一没人给孩子过这三关,会有危险么?”老祖更加着急了。

寒生摇摇头,说道:“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二经阴阳壅塞,倍增其力,沈才华可能会更加嗜血成性,女婴性情也可能相随。”

老祖急得在地直打转转,口中说道:“这天杀的阳公老阴婆怎么还没回来呢?”

寒生安慰道:“老祖,别急,还是有其他办法可以补救解决的。”

吴楚山人叮嘱了寒生几句,然后说道:“寒生我去了,相信我,事情一定会很快解决的。”

吴楚山人悄悄退出,纵身跃墙头,一路奔黄家深宅而去。

皱皮女婴喂食了不少的牛奶,小腹逐渐的鼓胀了起来,阳公年逾古稀,竟然有了后代,自是对其爱不释手,无奈七日已过,女婴身的皱皮仍不见好转减少,心中不禁意兴阑珊。

老阴婆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说道:“这丫头像只小猕猴,长大是绝对嫁不出去的。”

“啪”的一声,皱皮女婴朝老阴婆催出一小口粘痰,落在了老阴婆面前的汤碗里,那痰的颜色青绿,飘浮在黄色的鸡蛋甩袖汤格外的扎眼。

老阴婆大怒,口中骂道:“这个恶心的小怪物,竟然如此没大没小的。”

皱皮女婴讥讽的目光看着老阴婆,突然“哇”的一声,喝到腹中的牛奶全部吐了出来,溅了一桌子。

阳公顿显尴尬,一时间手忙脚乱。

黄乾穗瞧见眼里,立时一阵反胃,食欲全无,于是对孟祝祺摆手说道:“祝祺,我看两个婴儿都困了,你先送他们回房休息。”

孟祝祺应声接过皱皮女婴,抱在了怀里,然后一手从凳子抄起沈才华夹着出了餐厅,朝后院西厢客房走去,阳公被安排在那儿住,紧靠正房,以便保护黄乾穗。

进来房间,沈才华被狠狠地抛在了床。

“好你个朱彪的儿子,看我如何来收拾你!”孟祝祺骂骂咧咧的不住口。

这时,一道黑影翻过院墙落在了后院里,听到孟祝祺的叫骂声音,便悄悄地摸了过来。

沈才华怒目直视着孟祝祺,黑黑的瞳孔在极速收缩调着焦距,嘴里伸出了小舌头不住的舔着干涸的嘴唇。

就在孟祝祺弯腰放下皱皮女婴的时候,饥饿难忍的沈才华骤然发难,“呼”的一下子从床窜起,闪电般的咬住了孟祝祺的脖颈,利齿切入了颈动脉,温热的鲜血“吱吱”的吸进了沈才华的口中。

孟祝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夜空里显得格外的响亮。

夜行的吴楚山人闻听道声不好,于是一个箭步闪身进了屋内,眼前的血腥景象令他大吃了一惊。

孟祝祺站立在地,面孔茫然的微笑着,沈才华扒在他的身体左侧肩头,牙齿咬住了他的脖子,正在不顾一切的吸食孟祝祺的动脉鲜血,红色的液体一滴滴沿着嘴角流下。而孟祝祺右侧的脖子处,挂着皱皮女婴,小手揪着孟祝祺的右耳朵,已经咬破了颈部的表皮,正在向深处噬啃着……!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9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