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第一百八十三章

推荐阅读: 无限装殖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在末世中崛起诸天谍影天书进化末世启示录在港综成为传说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从无限世界中归来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狂魂东北山野秘闻敛财人生[综].修真四万年OVERLORD全球迈入领主时代魔道祖师[重生]地球纪元青囊尸衣冰之无限

月光下,闻得老阴婆奸笑一声,道:“不,寒生不能走。”

阳公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老阴婆说道:“寒生必须回去半山别墅,两个婴儿我们带走,寒生取到郭公葬尺后,以尺交换这个男婴,给你一周的时间,若是拿不来尺子,这个男婴我就把他交给荆太极处置,寒生,你应该猜得到那姓荆的会怎么对付他?”

寒生忿忿道:“老阴婆,你若是伤害了沈才华,你就永远得不到郭公葬尺。”

“这个自然,这个男婴的死活对于我来说并没什么好处,只要能换到葬尺就行,但是七天之后,你要是不来,可别怪我不客气了,阳公,我们走。”老阴婆阴笑道。

阳公抄起两个婴儿与老阴婆奔海边的渔船而去。

寒生无奈,此刻记起了湘西老叟的话来,唉,自己若是会鬼谷神功的话,也就不至于落到如此束手无策的境地了,人世间只会给人治病还是不行,一旦遇见邪恶势力,必须也要一并铲除才是,悬壶济世配神功除恶才是乱世医者之道呢。

寒生疲惫的回到半山别墅,发现里面的人都还没有睡觉,聚集在客厅里。

“寒生回来了!”大家惊喜交加的将他围在了中间,七嘴八舌的询问情况。

吴道明倒了一杯白兰地,端给了寒生,要他喝下去,坐下来慢慢说。

寒生讲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大家默默的听着。

“这几个逆徒!”王婆婆忿然道。

老祖惊讶的拽了一下站在旁边的刘今墨,小声问道:“阳公阴婆也是王婆婆的徒弟?”

刘今墨摇摇脑袋,回头答道:“我也正纳闷呢。”

老祖前胸衣襟扣子不知何时解开了,刘今墨的眼睛一垂,恰巧瞥见其半露的酥胸,顿时脸一红。

老祖嘴唇湿润着,眼神火辣辣的,勇敢的向望着刘今墨……

师太在侧面瞧在了眼里,心里偷偷一乐。

寒生喝下了杯中的白兰地,说道:“婆婆,您这三个徒弟做了很多坏事啊。”

王婆婆叹道:“中原祝由一派择徒向来只重悟性,不问人品,盖因本身巫术的关系,但我对他们所传祝由术均有有所保留。这次我想收明月为徒,则是完全看重她的人品,决定青囊相授,还要请无名师太成全。”

师太闻言,眼睛望向了明月,说道:“明月自幼入我无名庵,为师一直叫她潜心念佛,武功传之有限,若她自己愿意,为师也高兴她能够拜师娘婆婆学习祝由术,我相信,以明月的人品和聪颖,日后一定会有所成的。”

明月说道:“师父,我愿意跟婆婆学习祝由,但您永远还是我的恩师。”

师太前搂紧了明月,眼圈发红,泪水几乎夺框而出。

“寒生,你有郭公葬尺?”王婆婆突然问道。

寒生点点头,说道:“就是一把阴阳尺。”

“拿来给我看看。”王婆婆说道。

寒生回房从旅行袋里取出那把阴阳尺,交给王婆婆观看。

望着这把青黑色古老的尺子,王婆婆眼眶湿润了。

“是的,这就是‘郭公葬尺’,自郭璞死后,它就在江湖消失了,已经1400多年了,历代多少人想要找到郭璞的坟墓而不可得,没想到我行将就木之人,竟能在有生之年一睹这祝由圣物。”王婆婆轻轻的摩挲着郭公葬尺,发出长长的叹息。

“师娘,郭璞的坟墓不是在镇江金山的江中么?”吴道明问道。

“那只不过是个衣冠冢而已,明朝时,有一位扶桑来的使臣中心叟,曾特意到金山凭吊郭璞墓,想找到葬尺而不得,这个中心叟作诗云,‘遗音寂寞锁龙门,此日青囊竟不闻。水底有天行日月,墓前无地拜儿孙。’”王婆婆说道。

“怎么连日本人也知道郭公葬尺?”吴道明惊异道。

“那中心叟就是日本江户幕府时代的祝由科首领,是再早些时候传去东瀛扶桑的。”王婆婆解释道。

寒生见王婆婆对郭公葬尺爱不释手,便索性大方的说道:“婆婆,既然郭公葬尺是你们祝由科圣物,我留着也没有多大的用处,还是还给您。只是烦请婆婆要将沈才华从您徒弟阳公和阴婆手中要回来。”

王婆婆吃了一惊,望着寒生清澈的眼睛,缓缓说道:“唉,我的那些徒儿要是有你半点善良之心也就好了,好,婆婆暂且收下尺子,婴儿的事情就放心,婆婆我自会去清理门户,天亮我就和明月动身返回大陆。”

老祖此刻插话道:“我也要一起跟回去,找回我的女儿。”老祖一面说着,一面眼睛偷偷的瞟着刘今墨。

刘今墨安慰她说道:“女婴在阳公手里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你想让我留下来么?”老祖腼腆的低下了头,口中嘤嘤说道。

王婆婆对寒生道:“孩子我会送去你家,是在婺源县南山镇南山村?”

寒生点点头:“南山村东头,打听朱医生家都知道的。”

“好,明月,去和你师父聊一聊,天亮我们就要启程。”王婆婆说道。

明月跟随无名师太进房叙话,吴道明和寒生陪王婆婆坐在客厅里喝茶。卢太官也先行告辞回去了。

“你过来一下。”老祖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向刘今墨招招手。

刘今墨走进了老祖房间,老祖轻轻的带了房门。

“什么事?”刘今墨问道。

“那阵儿在床时,你为什么用手摸我的胸脯呢?”老祖扭扭捏捏的憨声问道。

刘今墨闻言着实吃了一惊,脸一红,忙道:“啊,我被点中了穴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他下意识的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你不知道,怎么看你摸我的那只右手呢?”老祖意味深长的盈盈笑道。

刘今墨大窘,抬起的手无措的不知往哪儿放好。

“其实我并不在意……”老祖低头幽幽道。

“笃笃”传来了敲门声。

刘今墨如释重负,连忙拉开了房门,寒生手里托着一枚黑色的太极土卵走了进来。

“老祖,我来复查一下你的脉象。”寒生说道。

寒生三关切下,发觉老祖的三部脉举按虽然皆如往常一般无力,兼有脉来艰涩不畅,如轻刀刮竹,精血虚涩,但在其无力症之下,隐隐蠕动于指下的却有一新生的脉动,尽管还很柔弱,但却极其顽强和倔犟。

人的正常脉像称为“平脉”和“常脉”,每分钟跳动约700次左右,节律规则,脉型不粗不细,不浮不沉,不刚不弱,随季节、年龄、性别、体质等会有一定的差异。如春、夏、秋季的脉大多偏浮,而且搏动有力,冬季的脉则多沉伏于里。年龄越小脉搏越快,青壮年脉多强而有力,老年人的脉较弱。身材高大的人脉多长,矮小的人脉较短,瘦人脉多浮,胖人脉多沉;饱食后及情绪激动时脉多快而力,饥饿时脉多弱而软。

老祖乃耆老之龄,脉动应更弱才是,但是由于其已失,脉象异常,因而不能以常规而论。但是,此刻寒生已经隐约的感觉到了自老祖体内正在发生着某种变化。

寒生自言自语道:“奇怪啊,老祖的体内出现了某种异常,昨天切脉还未曾出现。”

“是好是坏?”刘今墨急切的问道。

寒生沉吟道:“我摸到有一刚刚孕育的,极其渴望生命的迹象,正在逐步的萌发出来,本来阳公已经采去了全部的,老祖面临着一步步枯萎死亡,我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等她的肌体和器官自行产生出求生的**,这样我才好因势利导的下药。”

老祖一面听着,一面不时的红着脸乜着刘今墨。

“阳盛极而阴生,老祖,从今天的脉象看,你体内阴窍已开启,玉液开始滋生,部分器官复苏的很快。”寒生说道。

“哪些器官?是管气血的肝脾么?”刘今墨推测道。

“不,是乳腺和生殖方面的器官。”寒生纠正道。

刘今墨顿时语塞,目光瞟去,发现老祖正含情脉脉的注视着他。

“嗯,这是天道五行自然发生的变化,这是好的开端,我一直就在等待着这一时刻,现在,老祖终于可以服用水卵了。”寒生面露喜色说道,并未注意到他两人脸的表情变化。

寒生抓起黑色的太极土卵,朝地用力一磕,土卵裂开了,可以看见里面有一只冬眠着的黑色蚕虫,遇见空气,那蚕虫打了个哈欠,苏醒过来。

“此黑色蚕虫五行属坎水,性寒至阴,可补老祖所缺之,药引子可用泪水或乳汁,你自己看着那种方便,挤到土卵壳里喂食蚕虫,然后将蚕虫囫囵吞服,记着不要咬破它,我先出去了,你们随后收拾一下,我们今天也要回大陆了。”寒生说完,出门回客厅去了。

“我决定用乳汁。”老祖轻声说着,眼睛大胆直视着刘今墨。

刘今墨见状感觉到自己留在房内不太好,于是也转身欲走出。

“今墨,需要你帮下我。”身后传来老祖的声音。

刘今墨蓦地站住了,心中一阵狂跳,这……

“你帮我端着土卵壳,我需要两只手挤奶,喂,你我都是江湖中人,难道还如此迂腐么?”老祖诚恳的说道。

刘今墨静下心来,老祖说的也对,自己闯荡江湖数十年,什么没见过?于是转过身来,二话没说,端起土卵壳凑到老祖的胸前。

老祖嫣然一笑,扒开衣襟,拽出硕大的,吓了刘今墨一跳,没想到老祖年龄已近百岁,身子还是如此丰满,尤其是那紫红色的,竟如铜钱般大小,自己平生仅见。

老祖双手掐住,用力一挤,“吱”的一股白色的乳汁喷出至土卵壳中,那黑色的蚕儿大喜,忙不迭的啜吸起来,须臾之间,就已喝饱,肚子胀的浑圆。

“好了。”老祖松开了双手,从土卵壳中拈起那条蚕虫,张开大嘴,丢了进去,然后喉头不停的下伸缩着,将肥胖的蚕虫慢慢的吞咽下去……

刘今墨放下土卵壳,悄悄地走了出去。

客厅里,寒生对吴道明说道:“明月有了归宿,残儿和妮卡回去了湘西,朱彪带着沈菜花的尸骨先行返回了南山村,目前老祖的身体已经好转,所以,我们也准备离开香港了。”

“也好,我们就一路同行。”王婆婆说道。

天亮了,王妈已经开始准备早点了。

寒生随即同刘今墨一起收拾了一下,关键是那只皮箱,里面有二十万元人民币现金和那张一亿两千万港元的银行本票。

寒生取出一万元现金交给刘今墨,这是预备路用的。

这回有钱了,路吃住应当搞的像样一些了,还可以喝点好酒,刘今墨愉快的想着。

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响了,吴道明抓起了听筒,里面传出来周警司的急促声音:“老吴,那个香江一枝花老阴婆和阳公越狱了,还伤亡了好几名狱警,你可要多加小心。还有,500万美元定金已经打到了你的账户,你自己查收一下。”

“哦,我知道了,另外有件事请你帮个忙,我大陆的那几个朋要回去,你看着怎么给安排一下。”吴道明说道。

“好,什么时间?”周警司问道。

“今天。”吴道明答道。

“人在哪儿?”

“在我家里。”

“好,八点三十分,会有警车去你家接。”周警司爽快的答应了。

果然,八点半左右,一辆香港皇家警察字样的道奇面包车来到了911号别墅门口。!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8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