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八十章

第一百八十章

推荐阅读: 漫威里的德鲁伊史上最强店主无限装殖天书进化异常生物见闻录最后一个道士快穿女主真大佬冰之无限狂魂时空旅人传奇智人修真四万年青囊尸衣无限恐怖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创造游戏世界黑暗降临末世重生之桃花债捡到一个末世世界丧尸母体

朱彪一连辗转颠簸了数日,黄昏时分,终于回到了南山村。香港的老万送他到了江西境内后,已于昨日匆匆折返了。

村北自家池塘里面的水如死寂一般,波纹不兴,面漂浮着枯黄的落叶,大门那幅画像仍在,一身戎装的领袖依旧不辞劳苦的挥着手。

朱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推开虚掩着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乱乱的,杂物散落了一地,水缸中的水已经落满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满目凄凉之色。朱彪默默的放下旅行袋,拉开了拉链,望着里面菜花的尸骨,柔声说:“到家了,菜花。”

望着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腹中感到十分饥饿。

他从心底里不愿意到寒生家里去,不管怎么说,菜花是因寒生而死,可是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总还需要人善后才行。他从腰间抽出那把狗牌撸子枪,退出弹夹,拉开枪栓,仔细检查了一遍。还剩下三发子弹,一粒是孟红兵的,一粒是孟祝祺的,还有一粒留给自己。

朱彪对着沈菜花的尸骨发誓道:“菜花,我们的孩子,寒生会给治好的,我这就去恳求朱医生照顾他成长。我先替你报了仇,然后就回来与你葬在一起,你耐心的等着我,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朱彪抬起袖子,抹了把眼泪,然后重新压子弹,将枪掖进了腰间,合拉链,拎着那只装着尸骨的旅行袋,出了家门,朝村东走去。

朱医生和山人一家正准备吃晚饭,见到朱彪都吃了一惊,忙招呼他进来,询问寒生的情况。

朱彪站在院子里,没有要进屋子的意思,他对朱医生说道:“寒生他们都很好,再有几天就会回来了,朱医生,我求您一件事情,请您帮忙。”

“什么事?说。”朱医生诧异的问道。

噗通一声,朱彪给朱医生跪下了。

“朱彪,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朱医生大惊,忙伸手搀扶,他却执意不肯起来。

朱彪跪在地说道:“菜花她死了,这只袋子里面装的是她的尸骨,先寄放在您这里,我要去到孟家讲道理,万一我也死了,务必请您把我与菜花葬在一起,我朱彪生不能和她一起,死了无论如何也要埋在一块。还有,小才华就麻烦您多照顾了,要是沈天虎来要,您可以给他,但他们绝不能亏待了他。我这里有几千块钱,都是留下来给孩子的。朱医生,朱彪求您了。”说罢掏出一摞人民币,递到了朱医生的手中。

朱医生说道:“你快起来,我都答应你。”

朱彪站起身来,一脸的悲壮之色,说了句:“我走了。”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去了。

月夜下,朱彪沿着山间小路,义无反顾的向南山镇走去。

南山镇革命委员会大院四周静悄悄的,见不到一个人影,孟主任家的大门也紧闭着。朱彪沿着围墙绕了两圈,抬头望望两三米高的围墙,墙头还栽着些碎玻璃茬儿,他摇了摇头,以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翻去的。

他蹲在大门对面的人家门洞阴影里,慢慢的等待着,腹中饥渴难忍,他有些后悔当时没在朱医生那儿用晚餐。

漫长的等待中,朱彪瞌睡来了,眼皮一紧,便迷迷糊糊的就要睡过去了。

这时,听得“嘎吱”一声响,他睁开了眼睛,发现孟主任家的铁门打开了。

门内走出一个打着哈欠的年轻人,朱彪认得,那人是一名脱产的基干民兵,孟家的亲戚,平时在孟家做警卫和勤务工作。

“关门,我明天早要晚点来了,反正主任和小兵都在县里,一半晌也回不来了。”他边说边朝门内挥着手。

门内露出值夜班的一个民兵的头,告诫他道:“小心点啊,次你在南山村被人给点了穴道,我们费了半天劲儿才从树丛里找到了你,孟主任说了,近段时期内,阶级斗争非常的复杂。”

那人应声远去了,铁门又重新关了。

这么说,孟家父子都住在县城里,这样子最好了,可以一起干掉,省得费劲一个个的找。

朱彪站起身来,揉了揉麻木的双腿,然后走出阴暗的门洞,挺直了胸膛,朝县城方向而去。

走了约有两个时辰,又累又饿的朱彪已经远远望见了婺源县城。

县城长途汽车站前,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了,一个老头正在收拾馄饨摊子,朱彪闻到了香气,加紧快走两步来到了跟前。

“老表,还有吃的么?”朱彪急忙问道。

“打烊了。”老头说道。

朱彪吞咽着吐沫,央求说道:“老表,我实在是饿坏了。”

老头打量了他一下,想了想,说道:“好,我给你煮,你先坐下等着。”

老头熟练的忙活着,嘴里也没闲着:“老表,听口音是本地人,听没听说咱们县城出了件新鲜事儿?”

朱彪茫然的摇了摇头。

“婺源县国营养猪场的孟厂长,竟然是个哑奸犯。”老头淫笑的说道。

“什么哑奸犯?”朱彪不解的问道。

“小伙子,哑奸犯都不知道?就是那个被强奸的不会说话。”老头解释说。

“哦,原来是哑巴呀,强奸残疾人应该罪加一等。”朱彪忿忿说道。

老头越发笑了,说道:“哑奸犯强奸的不是人,凡是奸淫不会说话的畜生动物才叫哑奸犯呢。”

“你说是强奸动物?”朱彪有些荒唐。

“对了,孟红兵是县养猪场厂长,利用职权,强奸了母猪,被人民群众发现给举报了,你说这事儿新鲜不?”

“那个厂长叫什么名字?”朱彪愣了一下,追问道。

“孟红兵,听说是南山镇孟主任的儿子。”老头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

夜时分,朱彪住进了婺源县一家小旅馆。

这是一间好的双人房间,开了灯,其中一张床已经睡了人。

朱彪坐在了自己的床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另一张床的客人惊醒了,翻过身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朱少侠!”那人惊讶的说道。

朱彪急视之,那人约有六十岁的样子,白皙富态,正在和蔼可亲的对着他微笑着。

“乾老大!”朱彪认出了他。

钱老大笑嘻嘻的坐了起来。

“你们关东客不是死在鬼谷洞里了么?”朱彪疑惑的问道。

钱老大神色一时间变得忧郁起来,长叹道:“是啊,除了我和阳公师父外,其他的兄弟全部都丧生在鬼谷洞里了。”

“那你……”朱彪问道。

“我和师父出来以后,他老人家就去了香港,命我在婺源等他,已经好多天了,你呢,怎么住进了这小旅店里啦?”乾老大说道。

朱彪支支吾吾说道:“我在县城这儿有点事儿要办。”

乾老大嘿嘿一笑,他才不相信朱彪说的话呢,一个本地人,还舍得花钱住旅店?

朱彪岔开了话题,问乾老大道:“你听说最近县城里出了个哑奸犯么?”

“当然知道,整个县城都传遍了,关键他是本地县太爷的表侄,又是南山镇孟主任的公子,竟然去操母猪,当官的家里出了这档子丑闻,老百姓自然是津津乐道了,成了大街小巷茶余饭后的笑料,听说这几天,集市的猪肉都没有人买了。”乾老大笑道。

“为什么?”朱彪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怕吃到那个姓孟的后代啦。”乾老大越发笑起来了。

“那姓孟的家伙现在在哪儿?”朱彪问。

“据说被群众扭送去了公安局,沿途还被老百姓打了够呛。”乾老大说道。

活该!真解气啊,朱彪兴奋的想着,捏紧了拳头。

次日,朱彪在县城里转了转,果然人们还在议论纷纷,大都是在骂姓孟的家伙是个畜生,以后让大家还怎么吃猪肉云云。打探了一整天,终于得知,孟红兵被送去县人民医院检查,说是有精神病,因此不追究其法律责任了,现住在县革委会主任黄乾穗的家中。

黄昏时,朱彪在黄家那所深宅大院附近溜达好久,没有发现孟家父子的踪影,他决定今晚夜闯黄府,准备大开杀戒了。!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8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