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一百七十七章

推荐阅读: 丧尸母体末世重生之桃花债黑暗降临青囊尸衣狂魂七根凶简从无限世界中归来智人无限恐怖在人间崛起OVERLORD鬼吹灯2冰之无限漫威里的德鲁伊创造游戏世界时空旅人传奇修真四万年快穿100式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史上最强店主

半山别墅的房间内,荆太极面色古怪的望着寒生,应该差不多了,他想。

“你看我有什么变化么?”荆太极小心翼翼的问道。

寒生疑惑的看着荆太极,道:“你的变化?没有啊,只是表情有些古怪。”

嗯,药力还没有完全发作,再等等,荆太极岔开话头说道:“寒生,你我都是医生,你对孟红兵移植猪睾丸的手术没有产生异体排斥反应,有什么看法?”

寒生顿了顿,随口敷衍道:“孟红兵是主任的公子,生活条件好,每天有猪肉吃,免疫系统自然对猪不排斥了。”

“你现在看我有什么变化呢?”荆太极又试探道。

寒生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荆太极接着说道:“我感觉到你使用那瓶子里面的液体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它成为了两个不同物种器官间的一种中介,抑制了排斥反应,你说是么?”

“是的。”寒生感觉索然,于是承认道。

“那是一种什么液体呢?”荆太极一边询问,一边留意着寒生精神的变化。

寒生没有回答,说心里话,他不喜欢这个人。

“现在我有变化了么?”荆太极接着又发出先前的问话。

寒生见其莫名其妙的老是重复着问同一句话,心里发恼,于是没好气地说道:“是的,有变化。”

荆太极闻言一阵窃喜,忙抑制住兴奋的表情,说道:“那神秘的液体究竟是什么?”

“鼻涕虫。”寒生打了个哈欠,告诉他算了,别再来纠缠了。

“你说的是蛞蝓么?类似蜗牛的一种软体动物?”荆太极内心紧张得发颤,寒生终于口吐真言了,祝由散药力开始发作了。

“当然是了,它的体液是中性物质,自然界类似的动植物还有很多。”寒生又打了个哈欠。

荆太极感到时候到了,应该单刀直入,于是再一次的问道:“你现在看我高大么?”

寒生随口答道:“你简直是太高大了。”心中却是嗤之以鼻,哼,小人一个。

荆太极一阵狂喜,激动得声音都颤抖了:“你,你在千年古墓里发现了《青囊经》?”他得抓紧时间,发抖的手伸进了衣袋,摸索出小本子,旋开钢笔帽,准备开始记录。

寒生闻言立即警觉起来,心中顿时疑窦丛生,荆太极怎么会知道《青囊经》的?自己唯一只告诉过父亲一人,难道是父亲说出去的?这绝不可能!

“你听谁说的?”寒生反问道。

荆太极哈哈一笑,道:“当然是你的父亲朱医生告诉我的了。”

坏了,父亲出事了,寒生一个机灵,睡意全无,头脑中立刻意识到了。可是老爹是一个极为谨慎的人啊,是不可能说的,除非……是在丧失自己意识的情况下。再联想到荆太极刚才那一连串重复的问话,莫非……

寒生似乎有些明白了。

房间内,老祖将孩子撂到床,盖好了被子,然后虚掩着门,来到了客厅里,惟见刘今墨一个人坐在沙发看电视,他在等荆太极从寒生那儿出来,总之,这个姓荆的院长显得鬼鬼祟祟的,还是多留意些好。

“老刘啊,我们还是饮酒,这吴道明酒柜里倒是珍藏了不少外国酒呢。”老祖说着伸手从柜中拽出两瓶lln麦卡伦威士忌。

这是两瓶25年的陈酿苏格兰纯麦芽威士忌,具有白兰地般的水果芬芳,酒精含量高达57度,是英国蒸馏酒中度数最高的一种。

“嗯,瓶子挺漂亮,怎么喝起来像是果酒?”老祖一口气干进去多半瓶。

“洋酒后返劲儿很大,别喝太猛了。”刘今墨劝慰道,自己则抿了一小口。

老祖满不再乎的笑笑,“咕嘟”又是一大口。

房间内,沈才华从被子下面拱出来,口中轻轻的叫了声:“妈妈。”然后悄悄地跃下了床,皱皮女婴在他的背迷迷糊糊的打着盹儿。

鬼婴跃到了门前,朝外看了看,然后溜出门去,沿着走廊朝着朱彪住过的房间爬过去。

老祖一面喝着,眼睛又瞄向了酒柜顶一层,那里摆着一些扁平的水晶瓶酒,琥珀般的颜色,十分诱人。他一口喝干了手中的威士忌,起身前拉出一只大肚子水晶瓶,扭开了盖子,“咕嘟”又是一大口,这是一瓶路易十三法国白兰地,价值数万元。

“唉,什么外国酒,就是不及白酒好喝。”老祖一面喝着,一面嘟嘟囔囔的叨咕着。

沈才华推开虚掩着的房门,爬了进去,“妈妈。”他那黑黑的瞳孔不住的收缩着,无助的搜寻着,甚至跃了宽大的窗台,向外张望着。

最后,他推开了窗户,背着皱皮女婴一跃,跳进了花园里。

客厅里的老祖仍在絮絮叨叨的喝着白兰地,一面对刘今墨发着牢骚:“唉,我哪点比不那个浑身长满白毛的老妖怪,小影竟去和他一起生活了,想不通。”他唠叨着,没有发现婴儿们已经不见了。

“因为湘西老叟是个男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安排的,你有什么办法呢?”刘今墨小口喝着酒,耐心的劝慰着。

老祖的手中的路易十三也已经喝光了,连连打着哈欠,眼皮更是抬不起来,洋酒的后返劲儿来了。

刘今墨望着老祖的模样,苦笑着,慢慢的啜着。

“荆院长,你在我的茶水里做了手脚。”寒生目光直视着荆太极,平静的说道。

荆太极大吃了一惊,寒生清澈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浑沌之色,他看出来了,祝由散根本就没有起作用。

“你……”荆太极的头脑飞快的旋转着,他猜不透自己下的药那里出了问题。

“你对我父亲也是下了同样的药,你伤害了他,是么?”寒生接着问道。

荆太极干笑了两声:“我没有伤害你的家人,他们会在一两个时辰之后就完全恢复正常了。”

“他们?你竟然连兰儿一家人也下了毒?”寒生惊道。

荆太极耸耸肩,说道:“没办法,他们都住在一起。”

“你这个卑鄙的小人!”寒生怒不可竭的吼道。

“嘘……小声点。”荆太极迅速的出手,身在一闪,手臂一弯,回手一指点在了寒生的颈后第一颈椎棘突下的哑门穴。

哑门穴为人体督脉最重要的俞穴之一,督脉与阳维脉之会穴。哑,发不出声,门,出入的门户。意指督脉阳气的散热收引太过则使人不能发声,故名哑门穴。该穴被点中后,冲击延髓中枢,轻者失哑,重者可瞬间倒地不省人事。

寒生根本不会武功,自是无法躲避像荆太极这样一位高手的突然袭击,登时头晕目眩,失语说不出话来。

荆太极抱歉的笑笑,说道:“寒生,实在对不起,你先稍微委屈一下,这里说话不太方便,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说罢,荆太极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沉甸甸的五元硬币,放在手心里,拉开了房门。

客厅里,刘今墨双手搀扶着醉醺醺的老祖,一步步的往老祖的房间里走,正好遇到荆太极跨出房门。

刘今墨眼角的余光迅速的瞥了一眼房间内,看见寒生正坐在桌子旁边,遂放下心来。

“刘先生,这是寒生给你的,”荆太极伸手至刘今墨的胸前,并回头朝屋内喊道,“寒生,硬币交给刘先生了。”

刘今墨点点头,正准备腾出一只手来接过硬币,他不知寒生给他一枚硬币的缘由,心中多少产生了疑惑,寒生为什么不亲手交给他,而是让荆太极代劳?寒生坐在那里,似乎哪儿有些不妥……不好!他猛然间意识到的时候,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荆太极手指一弹,硬币本身距刘今墨不到二尺远,转瞬之间,就已击中了刘今墨前胸的膻中要穴,刘今墨身子一软,便扑地倒下。

荆太极随即手指变掌,斩向老祖的膻中穴。

不料此刻老祖受到刘今墨身子一软的拖累,胸部一歪,荆太极那一掌竟然划过了膻中穴,斜着插入了老祖的衣襟内……

荆太极感觉手掌触之甚软,而且温热与光滑,心中霍的为之一荡,顿时手臂一软,五指竟然不由自主地抓紧了……!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8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