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推荐阅读: 在末世中崛起狂魂末日逃亡青囊尸衣末世大回炉地球纪元无限装殖东北山野秘闻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快穿女主真大佬快穿:驯养反派手册末世启示录无限英灵神座异常生物见闻录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在港综成为传说会穿越的外交官快穿100式魇醒电影世界十连抽

“哦,原来是荆院长,你回去,招工我们不去。”吴楚山人断然回绝道。

荆太极嘿嘿一笑,说道:“不急嘛,我们医院也需要像朱医生这样的老中医,他在房间里面吗?”

说罢,竟然径自迈步入客厅,吴楚山人没有理睬他,走到兰儿身边。

兰儿依旧是惊恐万分,步子向后退去,口中嗫嚅道:“爹爹,你……怎么变得那么高大?”

“高大?”吴楚山人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儿,“兰儿,你是不是病啦?”

“啊!”兰儿瞥见笨笨巨大的身躯从狗窝里钻出,像一头黄色的大水牛似的,“爹爹,笨笨怎么变得同水牛一般大!”

“你等等,我去喊朱医生。”吴楚山人也突然感觉到自己眼皮有些发紧,眼前兰儿的身影似乎也在扭曲变形。

“莫非是中毒?”山人的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脚步已经迈进了客厅。

朱医生站在墙角,正神情紧张的与荆太极对峙着。

吴楚山人疑惑不解的问道:“朱医生你们……”

朱医生神情恍惚的目光落在了吴楚山人的身,怯生生的问道:“你们都是谁?怎地身材如此高大?”

至此,吴楚山人确认全家人已经全部中毒了。

“你们家里出了什么事?”荆太极面色古怪之极。

吴楚山人虽然身负武功,但是也抵挡不住千古奇药“祝由散”的药性,在他的眼里,荆太极的身材在一寸寸的长高,最后似乎脑袋都已顶到了天棚之,正在哈着腰同自己讲话,凑在眼前的那张诡异的脸足有木脚盆一般大……

“你是谁?”吴楚山人问道。

“我是寒生啊,您怎么连我都不认识啦?”荆太极说道,同时神情轻松的坐在了椅子。

“寒生?你什么时候从香港回来的?咦,孩子,你怎么看起来苍老了这许多呢?”朱医生闻言冲了过来,仔细打量着荆太极,心痛的说道。

荆太极心中暗道,噢,寒生原来竟去了香港,看来朱家的秘密还真不少呢。

“老爹,我是去了香港,但是我忘了,我到香港去干什么了,您还记得吗?”荆太极引诱着说道。

朱医生有些不满意的说道:“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能够给忘记了呢?给患者看病要专心致志,你这样粗心大意的可不好。”

荆太极想还是直切主题的好,免得兜圈子,于是他面色异常诚恳的说道:“老爹,我把治病的方子都给忘记了,这让我怎么给人家治嘛?您和师父两人再给我说说好不好?”他的眼光望向了吴楚山人。

山人心中恍惚的在琢磨着,师父?谁是他的师父,是我么?不对呀……

“寒生,我不是你的师父,而是你的岳父。”吴楚山人板起了脸更正道。

“寒生,《青囊经》只有你一个人看见过,我们都不知道啊。”朱医生在一旁突然说道。

《青囊经》……早已失传的三国华佗的旷世青囊医?荆太极感到自己的胸膛喘不过气来……

原来是失传了1700年的《青囊经》重出江湖!

荆太极心中禁不住的战栗起来,怪不得寒生小小年纪竟有如此之多匪夷所思的治病法子呢,老天有眼啊,让我荆太极知道了这个秘密。

“可是《青囊经》我忘记放在哪儿了?你们知道的话快点告诉我,我还等着赶去治病呢。”荆太极迫不急待的说道。

朱医生皱着眉头,疑惑的说道:“咦,你不是藏在狗窝里,连同草房一起烧掉了么?”

似一盆冷水自头浇到了脚下般,荆太极的心一下凉了半截,烧了?举世无价之宝,中医旷世奇,烧了?

“谁烧了?”荆太极自言自语道。

“房子是孟祝祺烧的。”吴楚山人说道,一面精神恍惚的思索着,自身的内功在抵抗着药性,感觉到头痛难忍……《青囊经》?寒生的医术是来自《青囊经》?寒生竟然是神医华佗的传人……

荆太极心里大声咒骂起来,孟祝祺,这个愚蠢的王八蛋,你真是头蠢猪,和你儿子一样。

看来只有从寒生身下手了,他冷静下来如是想。

“我不是寒生,你们再仔细看看我是哪个嘛?”荆太极换了种声调,话语中夹杂着四川口音。

朱医生定睛细瞧,果真不是寒生,“你是谁呀?”他问。

“我是来瞧病的病人,千里迢迢从四川来哩,硬是辛苦的很呦。”荆太极按住胸口,显示出那儿在疼痛的样子。

“真的是病人啊,可是寒生出门了,一下子回不来。”朱医生歉意地说道。

“他啥子时候转来?我等起在,要的嘛?”荆太极暗自发笑,这祝由散的确是神奇,妙不可言啊。

朱医生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估计起码要一个月呢。”

坏了,一个月,时间太长了,荆太极沮丧的想,现在自己是巴不得早一天得知《青囊经》的秘密。

“他到香港啥子地方?啷个才能找到他嘛?”荆太极问道。

朱医生迷迷瞪瞪得望着他,没有下文。

“快说嘛,晚了我的病就不得行了。”荆太极脸现露出痛苦的表情。

“好像是香港九龙城寨客家寮。”朱医生想起来了。

“得嘛。”荆太极松了一口气,揩了下额头的汗珠。

看来自己必须亲自到香港走一趟了,《青囊经》乃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岂能让寒生那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独占?自己带“祝由散”,见机行事,“哼”,我荆太极定将《青囊经》搞到手,之后再杀了那小子灭口,世间可就为我独尊了。想到此,荆太极不由得哈哈大笑,站起身来,大踏步地朝外走去。

来到院子里,他拾起了一小块石子,手指一弹,破空之声过后,“噗”的一声响,厨房间里的水缸破裂了,掺有“祝由散”的一缸清水一下子四散着涌出来,流到了地。

此间,不能留有一丝痕迹,他想。

荆太极连夜赶回到了宿舍里,将剩余的“蛤蟆菌”和“魔鬼果”配置好了“祝由散”,并小心翼翼的依旧用糯米纸裹好,放进了一个信封里,同时将取自孟祝祺脖子的那两根阴毛也撂了进去,然后熄灯床睡觉。

在五十年代的时候,香港和广州的繁荣程度相差不大,五十年代之前,香港比广州还要落后,那时到香港去很容易,内地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去的。三年的经济大萧条后,就有很多人申请去了,但六十年代初期申请去香港的手续极其简便,只需要单位领导批准,到派出所办手续也就可以去的了。自文化大革命以后,港英当局收紧了边境线,广东这边也封锁了起来,正规渠道受阻,于是开始有大量的广东人偷渡前往香港。

荆太极也做好了偷渡的准备工作,地图、指南针、手电筒、食物,还有一些应急的药品,最关键的还是钱,自己虽然身为院长,但仍属行政19级,工资只有八十多元,全部积蓄拿出来,也不到一千块钱,他决定这点家底全部都带。

荆太极同院里其他领导打了招呼,说是要回趟四川老家,然后拎着旅行袋离开了婺源。他乘坐长途车来到了南昌,然后登了去广州的火车。

三日后,他来到了宝安县南海边的一个小渔村。

一户简陋的渔民家,荆太极以一千元钱的价码偷渡香港,先付一百元定金,到了香港下船时再付剩余的九百元,老渔民答应了,当时一个人的偷渡价格,有几百元就已经是不低了。

夜里,荆太极来到了海边,登了一条小舢板,老渔民摇着橹,晃晃悠悠的向大海中划去。

一轮明月倒悬,海面风平浪静,咸涩味的海风徐徐吹来,令人十分的惬意。

荆太极满脑子里想的都是《青囊经》,据他所知,当年被囚禁在狱中的华佗将自己毕生的心血凝著写成一本《青囊经》,交给狱中的牢头,不料那牢头怕遭连累而不敢接,所以华佗愤然将其烧毁,第二天,一代名医就被曹操处死了,《青囊经》就此失传,成为千古憾事。

1700多年后的今天,寒生竟然得到了这本《青囊经》,这说明,许昌大牢里的那天夜里,牢头应是收下了这本,而后珍藏起来了,因为此后的1700多年里,世间再未有《青囊经》出现过。

寒生啊寒生,你小子真是***有福气,不过,我荆太极何尝不是吉星高照呢?自己是医科毕业的,理论不知好过寒生多少倍,若是再得《青囊经》之助,天下舍我其谁呢?

想到这里,荆太极禁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小舢板终于停靠在了香港大屿山的一处僻静的海湾里。

荆太极掏出剩余的钱递了过去,老渔民在月光下数着钱。

“还差100多块钱呢。”老渔民又数了一遍,说道。

荆太极嘿嘿一笑,道:“我在路用了。”

老渔民说道:“我们可是讲好的。”

荆太极冷笑道:“不错,是讲好的,可是还有没讲好的呢。”

“什么?”老渔民诧异的问道。

“就是要你的命!”荆太极说罢,早已一掌落下。

那一掌拍在老渔民的天灵盖,在荆太极古怪的内力打击下,老人的颅骨骤然间变形,眼球脱离了眼眶飞了出去,落进了海中。

荆太极冷笑着拽过那把钞票,顺势一脚,将老渔民的尸身踢进了海里,自己拎起旅行袋飞身岸。

寒生等着我,荆某来了,他心中说道。!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5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