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推荐阅读: 快穿女主真大佬狂魂会穿越的外交官末世重生之桃花债末世启示录末世大回炉冰之无限电影世界十连抽修真四万年创造游戏世界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时空旅人传奇OVERLORD史上最强店主诸天万界之大拯救快穿:驯养反派手册魇醒天书进化在港综成为传说青囊尸衣

清晨,兰儿已经早早的把饭煮好了,寒生与刘今墨吃完饭后,各自背一只竹篓,离开了南山村,向大鄣山走去。

阴蝠首领夫妇和阴蝠宝宝一家人挤在了寒生的篓子里面,牠们要返回卧龙谷的石洞中居住,与人类在村舍里一起居住,生活多有不便,尤其是笨笨对拔毛一事始终耿耿于怀。刘今墨的竹篓中则装着水桶和那条堪孖之鱼。

按照《尸衣经》的记载,天下辟邪圣物为人毫,天下至邪之物乃是绿毛,并附有解释说,人毫出自天蚕之内,绿毛长自堪孖之鱼,天蚕与堪孖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若有缘,破天蚕而摘毫,搓人垢而勾鱼。经最后有句偈语讲道,“人毫绿毛,正邪合一,水火既济,尸衣天下。”

寒生一直认为偈语中所说的“尸衣”,就是那本《尸衣经》,自从在天门山寺见到了“堪孖之鱼”以后,自己才终于明白了,将天蚕内的人毫与堪孖之鱼的绿毛合二为一,也就是正邪合一,便可阴阳水火既济。自己干脆把刘伯温身的白毛拔下来,再剪下堪孖之鱼的绿毛,两样合在一起,编织成一件坎肩背心之类的,不就是“尸衣”么?自己穿它行走江湖,这才叫“尸衣天下”呢。

所以,就着送回阴蝠首领一家回卧龙谷之机,顺便再入洞一次,不但要采集人毫,而且自己还带了药锄,准备再抠几块大一点的那种绿莹莹的石头来送给兰儿,次的那块太小了,拿不出手。

阳公昨夜里已经提前南下广东了,预备先行到达香港,在那儿等候寒生和老祖母女及刘今墨一行。

阳公没有告诉寒生,“客家圣母”白婆婆其实就是他和老阴婆的师父。

他也没有说,十年前的一天深夜,香港九龙城寨内的一间寮棚内,师父白婆婆亲自对阳公阴婆师兄妹下达了找到并取出野拂宝藏的指令。

至于京城里的那个神秘人物,谁都不知道的,就连白婆婆也是毫不知情。

仲冬,大鄣山黄叶飘零,卧龙谷中显得萧瑟寂寥,草房早已是人去屋空,陡生苍凉之感。

“寒生,你去送阴蝠进洞,我想去蒋老二的坟前祭奠一下,他毕竟是因我而死。”刘今墨放下背篓,取出水桶,剩下事先准备好了的一些香烛纸钱。

寒生默默地点点头,提起了水桶,背着阴蝠夫妇一家,走进了屋后的溶洞里。

寒生揿亮手电,穿行在石洞之间,想起以前阴蝠家族兴旺时,洞内布满了红红的眼睛,而此刻石壁则空空如也,显得凄凉如斯,世事无常,生命又是何其短暂和脆弱……

大天蚕还在,寒生放下了背篓和水桶,拿手电照进了天蚕内,600年前的刘伯温尸体依旧默默地躺在那里。寒生踮起脚,力图去扯刘伯温身那毛茸茸的白毛,可却够不着,看来非要跳进去不可了。

阴蝠首领夫妇“吱吱”叫了两声,然后振翅飞进了天蚕壳里,“嗖嗖嗖”,夫妇俩飞快的拔起白毛来……

寒生苦笑了,把篓子里的阴蝠宝宝们轻轻的捧出来,放到溶洞的角落里,然后从篓底取出条布袋子,站在天蚕壳旁边装毛,那阴蝠首领不懂得分辨,反正是毛就拔,结果连刘伯温尸体的头发眉毛和胡须也一起拔了下来,统统衔进了布袋中。

时间不长,尸体的人毫已经全部拔光,阴蝠夫妇满头大汗的对寒生“吱吱”叫,寒生赞赏的摩挲着首领的脑袋,说道:“谢谢你们,现在去照顾宝宝。”

母阴蝠飞身至石壁角落,开始给宝宝们喂奶。

首领则脖系骑马布,随同寒生来到了那个绿莹莹的石洞。

寒生手执小药锄,开始抠刨嵌在岩壁中的绿色萤石,绿石与岩壁结合的十分紧密,抠了好半天,也只有三四块而已,但是块头则大了许多,都如拳头般大小。

寒生捧着绿色萤石回到了天蚕洞,他把萤石放进了布袋里,然后取出来一把剪刀,捞起水中的堪孖之鱼,小心翼翼的开始剪鱼身的那些绿毛。

绿毛鱼瞪着忿怒的双眼,无可奈何的看着它那千年的绿色长毛被一撮撮的剪掉,屈辱的泪水直在眼圈里打转。

寒生说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须臾,绿毛已经全部剪下,堪孖之鱼变得光秃秃的,难看之极。

寒生歉意的笑了笑,说道:“对不起,你的这些绿毛可能会造福百姓呢,现在我把你放生了,去。”他捧着那鱼,轻轻的放入了石洞内的那条暗河里,堪孖之鱼头也没回,气呼呼的顺着水流游走了。

寒生将绿毛也塞入了布口袋,收拾停当,准备返回。

“再见了,首领,以后有时间,我会再来看你们的。”他恋恋不舍的与阴蝠一家告别,然后毅然的走出了石洞。

下午时分,寒生与刘今墨回到了南山村。

兰儿立刻动手为寒生织背心,她和母亲先将白色的人毫捻成线,一边捻一边往里面絮着绿毛和那些斑白的毛发,寒生说,刘伯温身的东西是能辟邪的。

夜幕降临时,所有的人毫和绿毛都已经捻成了细而光滑的毛线,兰儿连夜开始织一件薄薄的毛背心,整整一个晚没合眼,待到天亮时分,背心织成了,兰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寒生望着兰儿红红的眼睛,心疼无语。

兰儿不在意的一笑,站起身来,默默的替寒生贴身穿了,那背心不但非常贴体,而且如蚕丝般光滑透气,寒生穿在身觉得神清气爽,舒适之极。

“乳白中透着翠绿,真的很好看呢。”兰儿打量着说道。

“谢谢兰儿。”寒生此刻脸一红,变得拙嘴笨腮起来。

“一路到香港多加小心,听说那儿还没解放,坏人很多。”兰儿叮嘱道。

寒生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道:“老爹跟我说了,等我从香港回来,就为咱俩办喜事。”

兰儿腼腆的低下了头,低声说道:“谢谢你。”然后扭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寒生愣愣的站在那里,一股暖流在心头荡漾着。

刘今墨走进来,对寒生说道:“我考虑了一下偷渡的路线,我在广州有熟人,不如我们由珠江乘船出海,由香港南面岸,因为大鹏湾一带偷渡客较多,边防查的相对紧一些。”

寒生说道:“刘先生,你就安排,我什么也不懂。”

“那我就同老祖准备去了,对了,妮卡也要去。”刘今墨说道。

“好,我们早点走,早点回来。”寒生答道。

吃完中午饭,寒生他们就要启程出发了。

兰儿为寒生收拾好了一个旅行袋,里面有些换洗的衣服,那把阴阳尺和几块绿色的萤石,因为吴楚山人认为那是一种硅酸盐绿柱石,应该值几个钱的,在香港卖掉也可以补贴生活费用和路费。

兰儿拿来了锄头,在院内的那株栀子树下将太极土卵刨了出来,“父亲说带一些走,或许疏通某些关节用得着。”兰儿说道。

寒生依言取了五枚土卵,白青黑红黄各一枚,其余的仍旧重新埋了下去。

朱医生和山人一家一直送到了村口,很远很远,寒生回头望去,依旧看得见兰儿那单薄的身影在寒风中站立着……!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5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