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第一百四十一章

推荐阅读: 在港综成为传说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冰之无限史上最强店主七根凶简末世启示录无限恐怖我有一座恐怖屋在人间崛起末世重生之桃花债狂魂魇醒末日逃亡修真四万年丧尸母体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在末世中崛起快穿:驯养反派手册全球迈入领主时代无限英灵神座

夕阳西下的时候,寒生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南山村。

村东头的三间草房不见了,那儿坐落着一座崭新的徽式庄园,白墙灰瓦,飞檐翘角,树影婆娑,朱红色的大门,一对青石狮蹲坐两旁,气派非凡。

寒生揉了揉眼睛,莫非走错了?这是南山村呀,村东那山坡、野地和小树,都是再熟悉不过的,可是那三间草房呢?

朱红大门的门缝中露出来一只黑狗的脑袋,警惕的盯着这一群不速之客,然后跑回了院子角落的狗舍内,叫醒了正在打着呼噜的笨笨。笨笨打着哈欠,懒洋洋的抻了抻四肢,突然一个机灵,鼻子嗅嗅,“嗖”的一声蹿了出去,直奔大门。

寒生正在诧异之际,那熟悉的黄色的身影已经扑了来,硕大的舌头热乎乎的舔在了寒生的脸颊。

“笨笨!”寒生惊喜地叫着,他看到了大黄狗的脸激动的泪水。

马背的首领懒散的抬起头望了一眼,笨笨突然想起来自己曾被拔毛的痛苦经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牠大吼一声撇开了寒生,毛发直立着便朝着阴蝠首领扑了过去。

“笨笨!”寒生急忙喝止,拽着笨笨的鬃毛将其拖回,口中说道,“笨笨,那是一次误会,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

笨笨扭头朝大门口“汪汪”了两声,黑狗犹豫着迈小步慢慢地走了过来,眼睛偷偷的瞥了寒生一眼,怯生生的站在了寒生的面前。

寒生惊奇的望着笨笨,诧异道:“咦,一个多月不见,笨笨有女朋了?哈,原来还有了身孕呢?”

笨笨低着头,显得有些腼腆和尴尬。

“咣当”一声,大门从里面拉开,身着兰印花布夹袄的兰儿正惊喜地望着他……

“兰儿!你……这是?”寒生心中怦怦跳着,急切的奔了过来。

“你终于回来了。”兰儿幽幽的说道,眼泪扑簌簌的滚落了下来。

“兰儿,这是怎么一回事?”寒生急切的说道。

“寒生,是你么?”院子里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朱医生匆匆走了出来。

“老爹!”寒生叫道,眼眶里已噙满泪水。

朱医生看去明显的苍老了许多,鬓角已经斑白了。

“快进来说话,他们是同你一起来的?啊,还有刘今墨和吴先生。”朱医生惊奇的望见了门外这一大队人马。

众人陆陆续续走进了庄园,院子好大,连马匹也都拉了进来。

大家来到客厅里落座,兰儿沏了土茶,吴楚山人夫妇也闻讯赶来,朱医生这才向寒生讲述了自他走后,家中所发生的这许多事情。

朱彪一直闷闷不乐的坐在客厅的角落,身旁是低着头紧紧地抱着孩子的沈菜花。

“朱队长,你这是怎么了?”朱医生注意到了朱彪的反常表现,问道。

朱彪的表情有些尴尬,嘴里嗫嚅着。

寒生明白朱彪的心理,回到了南山村,又落入到了孟家父子的势力范围内,而沈菜花又是孟红兵死去的老婆,更要紧的是,孟五两个人均死于卧龙谷中,朱彪回来的消息若是传出去,必然死路一条。

“朱彪,今晚就先住在这里,让我们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只有替那个孟家少爷治病,来换取他们放你和菜花一马。”寒生安慰道。

“不!不要让孟家父子好过,他们是凶手,是杀人犯!要让他们一辈子生活在痛苦之中!”朱彪声嘶力竭的喊道。

“那你和菜花怎么办呢?”寒生问道,随后自言自语的叹息着,“还有,就是沈天虎那儿……”

“不!才华是我的儿子,我千辛万苦找到他回来,谁都不给!”朱彪激动得泪光闪动。

“可小才华确实是沈天虎婆娘生下来的。”朱医生也感到此时非常的棘手。

“不!他是菜花的亲骨肉啊……”朱彪竟然恸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

突然,他激动万分的站了起来,一把抓过小才华,将其小屁股给大家看,在孩子的一侧屁股蛋子,有一个红色的梅花形胎记。之后,他又拽过来表情漠然的沈菜花,拉下了沈菜花的裤子,沈菜花竟然没有作丝毫的反抗。

在沈菜花的屁股,生着一模一样的梅花形胎记,鲜红欲滴……

众人惊讶之中面面相觑,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这时,吴道明开腔说话了:“沈天虎夫妇的那个女婴早已经被李代桃僵了,小才华目前体内从神经系统到皮肤的遗传已经完全彻底是沈菜花的了。鬼胎的说法在民间流传久远,从风水学的角度来看,十煞之地白虎衔尸的阴气促成了沈菜花的怨气不散,大凡勒颈而死的人都会残留一口气,而沈菜花的那一口怨气下沉保护住了胎儿。世间事,巧就巧在这个可怜的女人葬下去不久,就遇了怀孕期相差无几的沈家婆娘,多番巧合导致了顺利过胎,小才华借体重生了。在沈家婆娘的腹中,小才华的神经系统谋杀了原来的那个女婴,恢复了自己的生物磁场,因此,这婴儿只会与沈菜花俩人心心相通,从某种意义来说,小才华应该是属于沈菜花。”

吴楚山人看了一眼沈菜花,想起朱彪家的那次深夜里的血腥杀戮,有些诧异的说道:“荫尸历来是十八种尸变中最凶悍的一种,可是如今看她却似乎异常的温顺,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

吴道明不愧为是岭南第一风水师,他立刻解释道:“沈菜花自从见到了孩子,那种母爱的力量逐渐的削弱和融化了荫尸的戾气,因此变得越来越温顺,可是她能够存活的时间也就越来越短了,最后会自脚下烂起,当她的怨气完全消失的时候,她又重新的变成了一具腐烂的尸体,此刻,她已经无怨无悔了。”

“真是太凄惨了。”师太听着已经滴下了眼泪。

吴道明点点头说道:“寒生,明天早,我和师妹就南下广东,偷渡返回香港,寻找明月的下落,另外希望能够打听到我师父的那位姓白的红颜知己,如果她还在世的话。”

寒生道:“如果找到马通知我,我会即刻赶去见那白姓婆婆,请教祝由科方面的几个问题。”

“我们全家可以跟你一起走么,吴先生?”朱彪怯生生的问吴道明。

吴道明愣了一下,未可置否。

“你不是在香港的半山有座大房子么?还有好几千万元港币,养他们三个人没有问题?”师太拽了吴道明一下,说道。

吴道明望了望沈才华,心中犯了寻思,这鬼婴日后不知道会长成什么样,万一来个大闹香港,吸血吃掉个把人,自己可是要吃官司的。

“好,既然有缘,你们就和我俩一起走。”善良的师太说道,她以为吴道明不吭气是担心会影响他和自己的两人世界,便抢先代他应承下来,说心里话,她是真的非常喜欢婴儿沈才华。

吴道明见师妹已经同意了,于是笑一笑,也不好再反对了。

寒生高兴的说道:“这样子最好啦,朱彪既躲开了孟家的追杀,又有可能遇白婆婆,万一能治沈菜花,岂不是一件美事?”

众人均认为此主意甚妥。

“我也想去香港。”残儿突然说道。

吴道明愣了一下。

寒生闻言心中不由得叹息起来,这残儿对明月依然还是痴心不改。

“残儿,”寒生顿了顿,说道,“明月始终对黄建国一往情深,恐怕……”

“我只想帮助吴先生解救明月出来,见到她一面,残儿此生再无牵挂。”残儿坚定的说着,眼圈红红的。

师太深受感动,动情地拉住吴道明的手说道:“道兄,就成全了他。”

吴道明朗声一笑,道:“好,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残儿就同我们一道走。说心里话,我可不愿意师妹的徒儿嫁入狼子野心的黄家,那黄建国哪里是什么好东西?看他对黄老爷子下手的狠毒劲儿,善良的明月若是落到他们手里,肯定是生不如死,残儿,我帮你。”

是夜,风儿呼啸,那是来自北方的冷空气,月光更加清凉萧瑟。吴道明看师太已经熟睡,自己悄悄地起身下地,抱着衣服出门来到了回廊。

他迅速的穿戴整齐,伸手入裆摸了摸,还好,已经陆续长出了些新的阴毛,尽管短些,还是可以作为阴锥来使用的。

吴道明轻轻一跃,纵身了屋脊,然后向东北方向夜行而去。!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4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