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推荐阅读: 会穿越的外交官史上最强店主从无限世界中归来黑暗降临末日逃亡修真四万年末世重生之桃花债在末世中崛起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丧尸母体天书进化穿越进化末世启示录时空旅人传奇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鬼吹灯2在港综成为传说七根凶简诸天万界之大拯救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吊脚楼,小影点燃了油灯,大家一齐凑在灯光下,端详着这个刚出生的女婴。

在天门山寺面,月色朦胧,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以至于谁都没能看得很仔细,现在细细一瞧,都不由得暗自倒吸了一口凉气。

女婴的皮肤根本与刚出世小孩细嫩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全身下都布满了细细的皱纹,整个面孔皱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太婆,头皮光光的,别说胎发了,甚至连毛孔都找不见,两个屁股蛋子呈火红色,就像是猴腚。尤为让人吃惊的是,扒开小嘴儿,里面竟然生着两排细细的牙齿。

女婴看见这许多人在观察着她,竟转过脑袋一张口,朝地下啐出一口痰……

老祖怔怔的望着自己的孩子,眼泪水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怎么会这样?”

刘今墨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怪样子的婴儿,莫非也是鬼胎?

“这样子,明天早,我请寒生来这儿来一趟,看看这孩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妥。”他说。

老祖点点头,依旧是不停的抹着眼泪。

小影送刘今墨和沈菜花母子下楼,叮嘱他明早务必请寒生来。

“走。”刘今墨对沈菜花说道。

沈菜花本能的感觉这个男人没有伤害她的意思,于是抱着小才华跟在了他的后面,一路朝天门客栈而来。

深夜时分,已经远远的瞧见了客栈的草房,西边屋内的灯光还在亮着,看来寒生他们还没睡。

这时间,朦胧的月光下,刘今墨看到三条黑影闪出了客栈大门,然后奔后山一路疾行而去。

前面的那个黑影的身形与巽五十分相似,刘今墨淡淡一笑,反正这些关东客都是阳公老僧一伙的,他们要打野拂宝藏的主意,同自己跟寒生无任何关系,随他去了。

西屋里,寒生等人还没睡,刘今墨陪小影婆婆走了以后,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他的心里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方才东屋的乾老大等人匆匆离去,又凭空增加了几分忧虑。

吴道明安慰寒生道,刘今墨江湖经验老道,理应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有人来了。”师太突然说道。

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刘今墨喜盈盈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怯生生的沈菜花,怀里紧紧地抱着小才华。

朱彪大叫一声从床掀开被子“呼”的蹦了下来,穿着花裤衩子一把抱住了沈菜花,热泪喷薄如洗面,口中喃喃泣道:“菜花,是我朱彪对不起你啊……”

寒生闻此场面,心中也不免黯然。

师太与吴道明两人目光相对一视,心中不免一热。

只有残儿默默地望着他们,眼圈发红,心中却是酸楚之极。

沈菜花表情木然的伸出一只手,搂住了朱彪的脖子,然后张开利齿,一口咬了下去……

沈菜花尖利的牙齿切入了朱彪颈的皮肤和肌肉,直接咬到了颈动脉处……

朱彪呆住了,鲜血沿着他的脖子滴滴答答流了下来。

寒生及刘今墨等人也都怔住了,望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都不知所措的愣在了那里。

沈菜花没有直接将两排牙齿咬合,那样就会立刻切断颈动脉,而是在那里犹豫着,但也没有松口……

“快说私房话,只有你们两个人才知道的悄悄话!”吴道明突然在一旁小声说道。

朱彪恍然大悟,他猛然记起来吴道明刚来的时候,曾经说过,有朝一日,荫尸沈菜花不认自己的时候,一定要说出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私房话。

“屁股……红梅花的屁股……”朱彪急切之中喊出了当时与深菜花偷情时,缠绵悱恻过程当中经常爱说的那句话,那是因为在菜花的屁股蛋子,有一小朵如梅花般的红色胎记。

朱彪还清楚地记得,他在沈天虎家第一次见到沈才华的时候,也有一朵一模一样的红梅花胎记在屁股蛋儿。

听到了朱彪的话,沈菜花身子一震,茫然而虚无的眼睛里仿佛看到了点什么……一滴……又一滴眼泪水,悄然渗出了眼眶……

她记起了什么,与朱彪的相识,挑逗的眼神,朱彪突然抱住了自己,那温暖宽阔的胸膛,宽衣解带,平生男人第一次的进入自己的身体里,巫山**,情意绵绵……

沈菜花慢慢的松开了口……

大家紧绷着的神经也松弛下来了。

朱彪泪眼相望,“菜花,你记起来了,你终于记起来了……”他嘴里喃喃道。

沈菜花伸出了手,轻轻地抚摸着朱彪颈的伤口,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来。

师太热泪盈眶,转脸望着道兄。

吴道明摇了摇头,轻声叹道:“荫尸是无法说出话来的。”

“她能恢复为正常人么?她的命太可怜了。”师太问道。

吴道明低声说道:“荫尸永远都是荫尸,她是靠着一股死不瞑目的怨气而撑下来的,一旦那股怨气渐渐消散,她会一点点地腐烂下去,最后还是一具尸体。”

“在这之前,如果能够回到中阴身就有办法。”寒生突然说道。

师太泪眼恳切地望着寒生:“如有办法,就帮帮她。”

寒生叹了口气,说道:“目前还没有。”

“扑通”一声响,朱彪双膝跪地,满面泪痕道:“寒生,念在我们是同村老表的份,求求你想法医治菜花,她的命实在是太苦了,我给你叩头了。”说罢脑门点地,咚咚直响。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给自己下跪磕头,尽管以前对朱彪这个人印象不好,但看他对沈菜花倒是一片真情,寒生叹道:“朱彪,你当初若是能够在沈菜花危难之时挺身而出,她也许就不会含冤而死,你起来,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医治她,如果这个世还有医荫尸之法的话。”

吴道明自从与师太结好以后,对世间情感之事仿佛变得富有同情心了,此刻,他想了想,说道:“寒生,你可听闻‘祝由十三科’么?”

“祝由科?”寒生点了点头,《尸衣经》中有一整篇都是论述它的。

“祝者,咒也。我曾听我师傅说过,祝由科郎中会以咒语诅咒病魔,将病魔赶出人体,祝由咒具有不为人知的某种神秘的攻击性。近年来,西方科学验证,咒语是练功人练到一定程度时,所发出的特定次声波,针对人体某个器官产生共振,可以催化体内某些化学成分数值的变化,共振效果好的是完全能够达到医学意义的治疗效果。”吴道明说道。

寒生回忆了一下经的论述,说道:“嗯,‘古移精变气,祝由而已,盖其至诚不二,以通神明,故精可移而气可变也。病有鬼神之注忤,必归于祝由,大抵意使神受,以正驱邪。’可惜我从小到大,只是给父亲打打下手而已,医也没好好读过,对‘祝由十三科’仅有听闻,不知究竟,但我想祝由之术既然可移精变气,应该对沈菜花有所帮助。”

吴道明沉吟道:“我师傅孤身一人,可惜早亡,听他说过当年曾与一白姓女子相恋,那女人乃是中原第一祝由世家之后,其祖先宋末元初时因避战乱而迁到了岭南,可惜后来始终未能走到一起。若是此人还在,可能帮得到你,不过即使白姓女子还活在世,也应超过一百岁了。”

寒生说道:“如有机会,吴先生不妨打听一下。”

吴道明点点头。

这时,刘今墨插话对寒生说道:“梅小影师姑请你天亮以后,务必去吊脚楼一趟。”

“什么事?”寒生问道。

“老祖生了个女婴,不过好像是个怪婴。”刘今墨说道。!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3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