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推荐阅读: 快穿:驯养反派手册末日蟑螂丧尸母体鬼吹灯2在末世中崛起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地球纪元我有一座恐怖屋在港综成为传说黑暗降临在人间崛起会穿越的外交官快穿女主真大佬时空旅人传奇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青囊尸衣七根凶简末世重生之桃花债OVERLORD史上最强店主

夜幕降临了,东边山的月亮早早的升来了,天门山寺清凉一片。

寺塔的下面,灵泉井侧,巽五早已在石桌之摆了一坛酒和三只酒杯,酒中已经下了足够份量的“老母猪哼哼”和阳公独门秘制的“阳公散”,按照2:1进行配比。

“阳公散”是阳公老僧的独门幻药。在关东家,最冷天是在腊月,也就是农历十二月,俗话说“腊七腊八,冻掉下巴”,而腊八极冷的这一天,人嗓子眼儿里的痰也是最粘的,呈黄绿色,有的面还带有细细的血丝,毒性也就最大。

人类的口腔喉咙分泌物是动物之中毒性最强的,一只猫狗咬了你,伤口很快结痂痊愈,若不是疯狗,连药都不用吃。可要是有别的什么人咬伤了你,其肉必烂,盖因人类所吃食物种类越多,口腔分泌物亦是毒性越强。然而一年之中,又属腊八这一天午时的痰为最。

阳公老僧已届百岁,一生之中不知食用了多少的人脑,因此他的痰中带有令人脑致幻的物质,这还是他早些年偶然间发现的。那一次,他与闽南的一个黑帮头子对阵,一口痰竟然直接吐进了那人的口里,随即那黑帮头子便产生了幻觉,把他当成了自己极亲近的人,讲了好多的内幕秘密,那天,正是腊月初八。

阳公本人极具武学天赋,立刻意识到了“腊八痰”这一发现的重要性,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研发了自己的独门幻药,取名“腊八痰”。后来随着自己在关东的名头日益响亮,逐渐感觉到“腊八痰”这个名字不太雅,遂更名为“阳公散”。

现在,石桌边坐着阳公老僧和老祖,他俩在等着梅小影的到来,阳公想,梅小影见到老祖的留言,一定会来的。

今晚,他不但要撬开小影的嘴巴,说出鬼谷洞和湘西老叟的秘密,而且还要对小影采阴补阳,想到这里,阳公老僧快活的笑了。

清凉的月光洒在了天门山寺塔,垂下一条淡淡的影子,古寺那一片残垣颓瓦静静的躺在月下,已经很久很久。

古老的寺门前面,走来一个人,月色如水,伊人如旧。

“小影,你终于来啦。”阳公老僧亲切的说道。

梅小影径直走前来,白了一眼阳公老僧,转脸问老祖道:“老祖,你怎么又来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你必须戒酒。”

阳公老僧也对老祖说道:“是啊,小影说的没错,你应当戒酒才是,来,让我看看我们的儿子怎么样了?”说罢拉住老祖的手,平心静气的号着脉,这情形倒令小影很好奇。

大凡武学极高之人,医理也是相通的,两者相辅相成。

“奇怪,好像有未来几日就要临盆的征兆。”阳公老僧皱眉道。

老祖担心道:“不会,还刚刚7个月呢。”

阳公老僧想了想,说道:“关东家有句俗话,叫做‘七活八不活’,七月胎儿可活,八月胎儿活不成,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老祖说道:“那你担心什么?”

阳公老僧口中叨咕着:“阴衰而阳盛,次把脉是男孩儿不错的……”

老祖望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奇怪,胎儿的性别竟然在转化,老祖啊,他正在由阳转阴,最后会变成女的。”阳公老僧忧心忡忡道。

“男女无妨,只是百岁还在生产,让人感到着别扭,像老妖婆。”老祖说道。

阳公老僧沉吟不语,他心中所担心的可没这么简单。

老祖的老阴之精已被自己采光,胎儿原本先天纯阳无阴,生出来的男婴很可能是怪怪的,阴阳失调,无毛无发,红皮黄眼,畸形早熟,总之是一个怪胎。

而现在,此婴自身生阴,甚为蹊跷。

“喂,阳公老僧,老祖既然都快生了,你竟然还让她饮酒?”梅小影不快的说道。

阳公老僧微微一笑道:“小影啊,你若是替她喝如何?”

“我对饮酒没有兴趣。”小影冷冷道。

老祖在一边口水直流的说道:“我要喝嘛,这可是道光二十五年同盛金的凌川御酒呢。”

“唉,”小影叹了一口气说道,“老祖啊,还是我替你喝。”

阳公老僧哈哈一笑:“小影,果然痛快,不愧是老祖的知己啊。”他对巽五使了个眼色,巽五走近前,斟满了两杯酒,一杯给师父,一杯恭恭敬敬的送到梅小影的面前。

阳公老僧端起酒杯,说道:“小影啊,你我可是头一回饮酒,可要一口喝干哦。”

梅小影没有答话,酒杯举至唇边。

突然,“噗”的一声,阳公老僧朝着旁边的天门山寺七层砖塔啐出一口粘痰……

与此同时,破空声而至,一枚钢指甲自塔射下,击中梅小影手中的酒杯,“啪”的声响,酒杯被击得粉碎,酒汁横飞。

隐身在砖塔之的刘今墨听到阳公老僧发出一声清脆的啐声,随即看到一液体状物在月光下带着反射光朝着自己面门晃晃悠悠的飞来,他一下子联想到天门客栈门匾的痰迹,原来是阳公老僧干的!

他一惊之下,索性一头倒撞下来,躲过了那一口痰,空中转身之际,发出一枚指甲,击碎了小影师姑手中的酒杯,最后双脚落地,略显狼狈。

“原来是青田刘今墨,身手果然不凡。”阳公老僧看清了来人,赞许道,方才他不知塔是敌是,所以只用了五成功力。

刘今墨淡淡一笑,说道:“刘某在江湖之混了几十年,第一次见到如此暗器,真是开了眼界。”

阳公老僧耳听八方,四下里寂静无声,没有发现其他的埋伏,他最忌惮的是那个名不见经传的朱彪,看来今晚只有青田刘今墨这一个不速之客了。

“青田客既然来到了寺中,不如同饮两杯道如何呀?”阳公老僧并未起身。

老祖见到刘今墨的到来,性致顿起,急切地说道:“刘先生来的真是太好了,阳公这儿有道光二十五年关东同盛金凌川御酒,由你这位饮酒大师品尝最为合适不过了。”

阳公老僧心道,要是刘今墨能饮此酒是最理想的了,可以从他的口中了解到寒生一行人的真实情况,尤其是那个朱彪,他的武功究竟高到何种程度,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

阳公老僧想到这里,遂亲自斟满旁边的那只空杯子,递与刘今墨,说道:“此酒已经一百五十余年了,是当年道光皇帝御赐给林则徐的,可惜他无福消受,便宜了我们,刘先生不妨一试。”

老祖坐在旁边,双眼充满了热烈的期望。

刘今墨淡淡说道:“要刘某品酒可以,可是刘某有几件事情不甚明白,还望阳公师父明示。”

阳公老僧爽快地说道:“你说。”

刘今墨问道:“听阳公师父乃是关东口音,不知何年来到天门山寺为僧。”

“十年前。”阳公老僧答道。

刘今墨接着又问:“‘香江一支花’老阴婆,是一个小脚广东老太,阳公师父是否认得?”

阳公老僧瞥了一眼老祖,坦然说道:“当然,十年前正拙荆。”

大家俱是吃了一惊。

“你说她是你老婆!”老祖面红耳赤的急道。

“离了。”阳公老僧淡淡道。

刘今墨平静的说道:“她前天来此地掳走了我们的一个人。”

阳公老僧诧异道:“竟有这种事情?掳走了什么人?”

刘今墨望着他,也许阳公老僧真的不知道,“一个女孩儿。”他说。

“噢,那老阴婆子古怪之极,高兴的时候会收个女孩子为徒,不高兴的时候也可能就把她吃了,多年以前,老阴婆曾有十二个美貌女徒儿,慢慢吃的一个也不剩了。”阳公老僧惋惜的说道。

“她目前在何处?”刘今墨问道。

阳公老僧望了刘今墨一眼,道:“香港九龙城寨。”

老祖在一旁觉得心中烦闷,一把抓过石桌阳公老僧的那杯酒一饮而尽,待阳公发觉却又不便加以阻拦,以免刘今墨生疑。

“刘先生,你问的话我都如实回答了,可以开始品酒了。”阳公老僧从老祖手里接过空杯,将其斟满,得赶紧骗刘今墨喝下去,不然一会儿老祖就马要原形毕露了。

刘今墨本想问阳公老僧有关野拂宝藏一事,但是这样易引起他发生警觉,若是真的交起手来,自己恐怕非其敌手,况且寻宝之类的东西,自己从来也不屑一顾,寒生也不会感兴趣的。明月的下落已经知道了,估计她暂时还不会有危险,这样,寒生多少也可放下心来。

这酒中是否有毒?自己在塔曾推测酒中可能有问题,所以出手制止了小影师姑,现在老祖已经喝了一杯,她怀有阳公老僧的血脉,阳公也并未拦阻,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刘今墨端起酒杯笑道:“刘某也是好酒之人,既是道光年间的佳酿,岂有不饮之理?”

阳公老僧面露微笑,先自一饮而尽。

“阳公散”是采用自己的“腊八痰”干燥提纯后的产品,他自身早有免疫性,“老母猪哼哼”只对阴性体质有效,男人服用无非增进少许性冲动,无伤大雅,关键是“阳公散”可以产生脑部致幻作用,诱使其说出内心隐藏的秘密。

月光清凉,星辰寥寥,不远处的残垣断壁后面,妮卡默默地望着这一切。自己的任务是监视阳公老僧等人,发现关东客的企图和目的,眼前的事情与自己无关。她的肺活量只抵正常人的十分之一,因此阳公老僧仍旧未发现她在暗中窥视着。

刘今墨先嗅了嗅酒气,可以明显的感到酒中有着一股酸臭恶心的味道,他首先想到的是,这酒保存可能出了问题,有些**,于是皱了皱眉头。

阳公老僧看在了眼里,心道,日后还需加以改进,去邪味儿和提高纯度。

刘今墨寻思着,酒中如有下毒,以阳公老僧的武学修为,不可能做得如此明显,现在的毒药,已完全达到了无色无味。

刘今墨将酒一饮而尽。!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3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