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推荐阅读: 我有一座恐怖屋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末日蟑螂快穿100式诸天谍影地球纪元末日逃亡魔道祖师[重生]快穿女主真大佬会穿越的外交官最后一个道士电影世界十连抽冰之无限天书进化无限装殖在末世中崛起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青囊尸衣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在人间崛起

朱医生终于从京城里回来了。

孟祝祺亲自在婺源县城长途汽车站恭候两个小时,终于在出站的人群里发现了朱医生的身影。

“哎呀,朱医生,辛苦啦。”孟祝祺的随从从朱医生手中接过一只崭新的帆布旅行袋,放到了吉普车的后座位,孟祝祺则恭敬的拉开了车门,请朱医生了汽车。

在回南山村的路,孟祝祺告诉朱医生,政府考虑到他家的住房条件比较差,还是解放前的草房,所以政府出资翻建了新瓦房,这样将来寒生成家也就不愁了。

朱医生感到非常奇怪,但反过来一想,这也无非是要寒生进京所做的姿态而已。在京城里的这些日子,自己每天吃好的,还有专人陪同游览了**故宫、八达岭长城,还有军事和历史博物馆,参加了几次全国学习**著作积极分子大会和农业战线学大寨的宣讲会。每天里都有人来做他的思想工作,主要是说儿子寒生有着一身神奇的医术,应该怎样更好的为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服务等等。

等吉普车开进了南山村东头,朱医生这才着实大吃一惊,这哪里是几间砖瓦房啊,简直就是一座徽式小庄园。青砖黛瓦,高大的马头墙,朱漆大门,一对亮晶晶的铜门环,大门口还蹲着两尊青石狮子,一条新砂石路直接通到了门前。

“朱医生,这就是你的新家,请进去看看,还满意吗?”孟祝祺笑容可掬道。

朱医生犹豫的迈步推开两扇沉重的木门,宽阔的院子里满是奇花异草,穿过中庭后面还有一排正房,这是一套三进院,朱医生做梦也没有梦见过如此漂亮的房子。

“你是说,这房子我们住?”朱医生疑惑的问道。

“当然啦,这里就是你的家。”孟祝祺越发笑的灿烂了。

“寒生呢?”朱医生警惕的问道。

孟祝祺支吾着,慢慢说道:“这……寒生在你进京后就不见了,一个多月了……”

朱医生站住了,目光盯着孟祝祺道:“那么,吴楚山人一家呢?”

“……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孟祝祺尴尬的说道。

“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出了什么事?不可能连大黄狗笨笨都不见了?寒生究竟怎么了?”朱医生厉声道。

孟祝祺也急道:“真的没出什么事儿,我还着急等寒生回来给我儿子治病呢,这是他答应过我的。”

“那就奇怪了,吴楚山人一家决没有可能无故离开的。”朱医生忧虑道。

夜深了,朱医生忐忑不安的迟迟不能入睡,崭新的木床和被褥,油漆的味道还未散尽,这所有的一切都引不起他丝毫的兴趣。

“寒生究竟去哪儿了呢?”朱医生百思不得其解。

院子里发出了轻微的响动,朱医生披了衣服,开门来到了院子里,月光下见不到有什么异常。

“朱医生,果真是你!”阴影处转出一人,竟然是吴楚山人。

“啊……”朱医生惊讶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来到了屋内,吴楚山人详细的讲述了自朱医生进京后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算下来,寒生也应该快要回来了,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吴楚山人说道。

朱医生听罢终于放下心来,说道:“这么说,孟祝祺他们先放火烧了房子,后来又重新补建的?”

“是的,对于这座房子,你有什么打算?”吴楚山人问道。

朱医生想了想,说道:“如果只是赔三间草房,那就很简单,可是扩建成了如今的样子,我猜想,他们还是要寒生进京。不管怎么说,一切等寒生回来共同商议。另外,你们一家人赶紧搬回来,兰儿母女也真难为她们了。”

“好,我这就返回卧龙谷,明天一早就带她娘俩回来。”吴楚山人说道。

吴楚山人告辞后一路疾行,不到一个时辰就已回到谷中了。他对兰儿母女细述了经过,她们娘俩自是高兴不已,甚至连笨笨和牠的黑狗女也感觉到了即将有好事情发生,兀自兴奋得相互梳理着狗毛,一时间无法入睡。

次日清晨,吴楚山人一家背着简单的衣物用品,下山出谷,笨笨和黑狗走在了前面。当笨笨发现是去往南山村时,则立时无法掩饰那种急切的冲动,嘴里不停的发出“呜呜”的鸣叫声。

走进了南山村,来到了那所庄园前,笨笨疑惑的停下了脚步,回头望着兰儿……

朱漆大门从里面打开了,朱医生轻轻的唤了声“笨笨”。

笨笨大喜,“呜呜”叫着把狗头埋进了朱医生的怀里,随即又挣脱出来,跑到黑狗的面前,带着她一同来到朱医生的面前,口中仍旧不停的鸣叫着,好像是在介绍着牠的女朋似的。

那黑毛母狗则矜持的望了望朱医生,然后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了门里。

南海边,有一个小小的海湾,名字叫做“盐田坳”,岸边住着数十户渔民,一个窄窄的木栈桥伸向海里,风中到处都飘着一股臭鱼的气味,招来一团团的苍蝇,这是一座小渔村。

这一天傍晚时分,岸边走来两个人风尘仆仆的人,那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面如猪头狗眼羊嘴,奇丑无比,他的肩背着个女人,是个了年纪的小脚老太婆,手持着一根旱烟袋,他们正是一清和珊蛮巫妪老阴婆。

海边有一所石砌的小房子,外面是一片沙滩,海水是蔚蓝色的,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变得红彤彤的,天有几只白色的海鸟翱翔,不时的俯冲下到海面来捕食小鱼。

一清是第一次见到大海,兴奋莫名,走走停停,驻足观看,口中不住的赞叹。

“快走,就是前面那所小房子。”老阴婆说道。

一清恋恋不舍的扭过脸,朝那石屋走去。

屋内一个了年纪的老汉坐在一个木墩,手里抱着一根粗粗的水烟袋,“咕嘟咕嘟”的抽着,听到脚步声,抬眼望了望,然后又继续低头抽烟。

一清放下了老阴婆,他俩做到了凳子休息。

“有船么?”老阴婆说道。

人回答。

“今天什么时间?”老阴婆又问。

“涨潮时。”

“两个人。”老阴婆说。

“200汉道。

“成交。”老阴婆爽快的自怀里掏出一摞港币,扔给了那老汉。

老汉鄙夷的目光扫过一清,然后清点好钞票,站起身来说道:“今天农历初五,晚八点涨潮,准时在栈桥船。”然后低头走了出去。

“这老汉是什么人?”一清问道。

“蛇头。”老阴婆道。

“蛇头又是干什么的?”一清继续问道。

老阴婆解释说道:“蛇头是搞偷渡的,负责把人用小船偷运到对岸香港去。奶奶我是香港居民,可以由罗湖口岸出入境,可你就非要偷渡不可。”

一清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走,我们去搞点吃的,你会水么?”老阴婆问一清道。

一清说道:“当然会了,我的老家就在长江边。”

沙滩,老阴婆向一清解释如何下水用石头块把礁石面的蚝敲下来。

一清脱得赤条条的走进了海水里,浑身皮色枯黄,瘪恰恰的甚是难看,尤其是那臀部,与猴屁股并无两样。

一清倒是蛮能干的,不多时,就已经搞来不少的生蚝来了。

“可以了。”老阴婆叫他来,穿好了衣衫,坐在了沙滩。

老阴婆一连数掌,将那些坚硬的生蚝壳子震开,然后托着蚝壳连蚝肉带汁水一股脑儿的往嘴里倒,不住地咂咂嘴说道:“好好甜啊。”

一清照葫芦画瓢也抄起一个向嘴里倒进去,果然味道极为鲜美。这些就是他俩的晚餐了。

夜间八点钟,一清背着老阴婆走到了木栈桥,了一艘小渔船,摇摇晃晃的朝大海对面的香港划去。

不久,小木船就消失在黑暗中了。!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2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