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推荐阅读: 全球迈入领主时代末世重生之桃花债快穿:驯养反派手册从无限世界中归来青囊尸衣最后一个道士智人无限恐怖在港综成为传说修真四万年我有一座恐怖屋诸天谍影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电影世界十连抽魇醒魔道祖师[重生]诸天万界之大拯救东北山野秘闻敛财人生[综].七根凶简

月光下的小山包,刘今墨一眼看到了破土过的痕迹,他抓起了一把土在手中捻了下,说道:“这土被人动过,最多不超过一个时辰。”

寒生道:“一个时辰之内?那正是师太与明月出来后不久的时候,看来师太的中邪和明月的失踪都与这破土有关,可能是那个老太婆挖走了什么东西,并掳走了明月。”

“是个小土坛子。”刘今墨指着土下面一个圆形的凹印说道。

寒生顿时恍然大悟,忙问刘今墨道:“刘先生,你说过那小脚老太婆曾告诉你们,她于十年前来过这家客栈?”

刘今墨点头道:“是的,她还认识那位王掌柜。”

看似扑朔迷离的烟雾散去了,那老太婆于十年前埋下了那只土坛,今晚十年到期,特意前来掘回土坛,这样就可以解释她为什么一定要坚持住在这家天门客栈了。根据乾老大的说法,极阴之处埋葬的裸尸可生出鬼尸覃,采摘了鬼尸覃之后就地封坛埋入地下,十年之后开坛,呈现清水样为炮制此药成功,若是烂掉则弃之不可用。方才师太的那句话“阉掉的吃回来”,促使寒生相信,山包十多年以前,肯定裸葬着一位太监,他的尸体曾经生长出了“阉人覃”,被老太婆所采摘炮制。

不巧的是,师太和明月与那老太婆不期而遇,老太婆用“蛤蟆毒烟”袭击了师太,导致师太“出神”,地底下的那位太监乘虚而入,其生物磁场进入了师太的体内,师太变成了太监,尽管不是完全的。

而明月则肯定是被那老太婆给掳走了。

老太婆为什么要抓走明月?这一点不得而知,但是…乾老大曾经说过,鬼尸覃炮制的药水名为“还魂露”,可以使中阴身还魂。

那老太婆莫非是想救明月,因此而掳走了她……寒生想着,脸露出了笑容,如释重负般的舒了一口气。

那乾老大又是什么人?他可别是同老太婆一路的?寒生刚刚松弛下来的心弦顿时又绷紧了。

凄冷的月光下,刘今墨奋力的刨着土,山风凉凉的吹来,有点沁肤,令人轻轻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有了。”刘今墨停下了手,轻声对寒生说道。

月色迷离,淡淡的光洒在了一具仰卧着的尸体。

这是一个老年男性,面目表情如同熟睡了般,的身长满了一层乳白色柔软的茸毛,肚脐眼处长了些菌丝,浑身下未见丝毫的**和其它气味。

刘今墨俯下身细看,卵蛋处干瘪瘪的,睾丸确实已被摘除,于是肯定道:“此人是个太监。”

寒生点头道:“此人起码已经死了十年以,仍没有腐烂,看来是这个山包阴气太重的缘故,正所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

麻都说道:“说的是,阴阳交融才有利于万物生长,动物和植物无不如此。”

“细菌也是一样。”寒生道。

刘今墨突然“咦”了一声,然后望着寒生说道:“他是被人谋杀的。”

寒生疑问的目光注视着刘今墨。

“你看这尸体的腋下,”刘今墨用指尖拨开死者身体一侧的白毛,说道,“章门被击中,十人九人亡。”

寒生定睛望去,死尸的腋中线,第一浮肋前端,屈肘合腋的肘尖尽处,有一个如铜钱大小的窟窿。

“直断经脉,一击致命。”刘今墨说道。

“是重手点穴造成的么?”寒生问。

刘今墨摇摇头,说道:“不,点穴只是以封闭经络,达到阻滞正常的气血运行为目的,没有必要刺穿皮肉,这是兵器造成的创口。”

“刘先生看像是何种兵器所伤?”寒生问道。

“我知道。”朱彪突然在身后说道。

“你知道?”寒生疑惑的问道。

朱彪点点头,自信道:“圆圆的窟窿,这是子弹打进去的痕迹。”

刘今墨笑了笑,说道:“子弹高速飞行,入口应该较齐和平滑,胸腔极易贯穿,但另一侧并无创口,以我看,此乃一种奇特的兵器所为。”

“什么兵器?”朱彪不服气的反问道。

“烟袋锅。”刘今墨回答道。

寒生微微一笑,道:“是老太婆。十多年前杀了此人,剥光了衣服葬入这极阴之地,待生长出来阉人覃,然后采摘入坛后重又埋入此地,十年后返回来取走,这样,线索就都串起来了。”

刘今墨佩服的望着寒生,心中道,寒生天赋奇秉,假以时日,多加历练,独自行走江湖是绝无问题了。

寒生沉吟道:“章门穴属足厥阴肝经,乃足太阴、厥阴,阴维之会,肝之募穴。击中后,冲击肝脏或脾脏,破坏膈肌膜,阻血伤气,是人身一大死穴,他是即时就气绝身亡的。”

刘今墨点点头,寒生说得不错。

“难道这是十二年里中的第一个死者么?”寒生自语道。

“不错,他就是‘五鬼关门’第一鬼。”突然间,山下传来说话的声音,紧接着人影一晃,乾老大笑呵呵的站在了寒生的面前。

刘今墨大吃一惊,自己光顾着挖土,没有注意周边的情况,简直太大意了,不过,话说回来,此人的武功也是相当厉害就是了。

“哦,我当是谁呢,这么晚了乾老大还没有睡觉么?”寒生心道,自己的怀疑看来不假,来者怕是不善啊。

乾老大笑道:“你们西屋闹闹哄哄的,老夫自然睡不着了,出来看一眼。”

寒生点点头,表示乾老大说的有理,然后说道:“是啊,无名师太被你们东北那儿的‘蛤蟆烟’所伤,您是北方郎中,不知可有医治之法?”

乾老大回答说道:“不知是何人所伤?”

寒生道:“一小脚的老太婆,手里拿着烟袋锅。”

“啊,是‘珊蛮巫妪’?我听说过这个老太婆的,她在关外的名头十分响亮,但是在十多年以前,突然销声匿迹了,人们都以为她已退隐江湖,想不到竟然会出现在湘西。”乾老大说道。

“蛤蟆烟究竟是什么?”寒生问道。

乾老大解释道:“蛤蟆烟是出产自长白山蛟河的一种烟叶,人称‘关东蛤蟆头’,是当今世最辣最呛人的一种烟了,有句俗话称,‘一口泪,二口血,三口四口变成鬼’,可见其烟之烈。珊蛮巫妪的成名巫器也正是这‘蛤蟆烟’,内里听说加进去了婴儿尸油,嗅到即‘出神’,令江湖好汉闻风丧胆。”

“可有解药?”寒生追问道。

乾老大摇摇头,道:“除非是老太婆的独门解药,否则终生痴痴颠颠。”

寒生清澈明亮的眼睛望着乾老大,平静的说道:“她也知道‘鬼尸覃’么?”

“当然,听闻最早就是从珊蛮巫妪那儿传出来的。”乾老大答道。

寒生疑惑去了一半,最后问道:“你刚才说‘五鬼关门第一鬼’……”

乾老大嘿嘿一笑:“老夫听到山包之有动静,遂近前探看,听到了你们的谈话,这客栈的风水布局老夫来的头天晚就已认出,‘五鬼关门’大凶之宅,每隔一十二年必定要横死五人,”他手指着土里露出的那具白毛尸,又接着说道,“这个太监死后死后一年内发育出菌丝,次年方生长出阉人覃,珊蛮巫妪十年前封覃入土,至今正好是地支一个轮回。今年是1975年,农历乙卯,这人死于十二年前的癸卯年,就是1963年了,所以他是第一个。”

寒生心中一凛道:“今年是十二年中的最后一年……”

乾老大说道:“还要死四个。”

寒生心道,是两个,王掌柜和莫老大已经横死,余下的两个又能是谁呢?

“珊蛮巫妪既然是关东女真的巫师,她怎么讲一口的粤语呢?”刘今墨提出了疑问。

乾老大说道:“据说她是中原南方人,嫁到关东去的,本地关东人极少有绑小脚的。”

寒生叹了口气,吩咐道:“把这个太监埋了,我们回去。”说罢,忧心忡忡的返回了客栈。

“有明月的消息么?”残儿红肿着眼睛问道。

寒生摇摇头,说道:“还没有,残儿放心,寒生一定会把明月找回来的,你和师太的伤要尽快的好起来,一能走动,我们就即刻离开这里。”

那两个要死的人是谁呢?寒生百思不得其解。

吴道明嘴唇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双眼圈红红的,目不转睛的守着师太。

无名师太自寒生进屋起,就一直不停的“嘿嘿”的傻笑,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威严与矜持。

“师太怎样了?”寒生知道自己是在明知故问。

吴道明难过的说道:“师妹真的好命苦啊,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她啊。”

寒生望着吴道明痛苦的模样,实在是于心不忍,这两个白发知己情义之深,真的是令人唏嘘不已啊。

“吴先生,还有一个办法,可能会有些风险,我们不妨试一试。”寒生说道。

吴道明眼睛一亮,忙道:“真的?什么方法?寒生,求你赶紧开始。”

寒生起先对吴道明并无好感,他把其归入了孟祝祺一类人里,所以始终直呼其名。而刘今墨则不同,寒生尽管一开始与其敌对,但是后来刘今墨在寒生的善良默默感化之下,发生了人生的改变,因此也不知从何时起,他不自觉地称呼刘今墨则为刘先生了。

现在,寒生也为吴道明对师太的那一番真情实意所动,所以也改口称他吴先生。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使用‘堪孖之鱼生说道,这已经是刘伯温《尸衣经》里面的辟邪术了。

刘今墨和麻都及朱彪掩埋好了那被谋杀的太监尸体,也回到了客栈里,只是都没有理会那个关东郎中乾老大的去向。

寒生将盛有绿毛鱼的水桶拎进屋来,那堪孖之鱼瞪着不安的眼睛紧张的从水下望着他们。

就在这时,师太突然叫道:“阉掉的吃回来。”边说着,猛地掀开了身旁残儿的被子,狰狞的面孔,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圆瞪着双眼,紧紧地盯住了残儿的身体,认准他胯下粗壮的,恶狠狠的一口咬下去……!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2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