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百二十章

推荐阅读: 冰之无限魇醒时空旅人传奇无限英灵神座捡到一个末世世界快穿女主真大佬在末世中崛起修真四万年鬼吹灯2最后一个道士快穿:驯养反派手册末日逃亡七根凶简末世启示录从无限世界中归来天书进化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快穿100式我有一座恐怖屋东北山野秘闻

梅小影冲了天门山寺。

阳公老僧看到小影但觉眼前一亮,心中暗道,此女不但貌美,而且阴气独特,与祖英不属于同一类。

祖英是中性气,介乎于中庸,阴阳之间平衡,难得的是,别看她相貌平平,但却是百岁处子,中原罕见,采其老阴实乃大补。

小影则是至阴,虽已非处子,但其百年阴气却是极纯,难能可贵的是,纯阴之中带有一丝老阳,那可是百年以的老阳,世间罕见。

阳公老僧对自己的眼力十分自信,数十年来,他已经采阴补阳并食用了数百名处女,但是均不及这两个老太婆,她俩俱是天赐药参,强过家乡长白山的千年老棒槌。具体做法是,先予以媾和,采阴补阳,挖掘中、阴气资源,然后食其脑,二次进补,物尽其用。

想想自己十年前来到天门山寺,杀了那看守遗址的老和尚,然后冒充看门僧至今。十年间,他寻遍了寺内的每一寸土地以及天门山周边地区,并没有发现野拂宝藏的埋藏地点,最后,线索集中到了鬼谷洞,现在已经到了决战关头。

李自成当年攻入北京,开国为“大顺”,不料竟然鼠疫流行,步军几乎完全丧失了战斗力,抵挡不住关外的满洲铁骑,无奈掠走了国库中的价值七千万辆白银的黄金珠宝,其数目相当于崇祯朝十年的税赋收入,以便日后东山再起。自己隐居湖南石门夹山寺30年,人称“奉天玉和尚”,死后由亲侄子李过,也就是后来的天门山寺住持野拂将这笔宝物收藏,从此下落不明。

这些都是自己的师父“客家圣母”白婆婆,当年从湘西凤凰古城里一梅姓人家劫掠的一个紫檀宝匣中得知的,匣中还附有两张藏宝图,一张为湘西天门山,另一张则是桃花源秦人谷。

十年前的一天深夜,香港九龙城寨内的一间寮棚内,师父对阳公、阴婆夫妇下达了找到并取出野拂宝藏的指令,从此自己的八个徒儿全部出动,入关南下湘西寻宝。

十年了,该了结了,阳公老僧想。

小影第一眼见到这个阳公老僧,感觉竟然还不错,不但和蔼可亲,而且还会作诗,谈吐风雅,举止倜傥,明目皓齿,那乌黑深邃的双瞳之中仿佛有一种魔力。

小影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脸红了。

老僧双眸紧紧的盯着小影,口中竟然吟起诗来:“独守残寺多少年?青灯长伴古佛眠。花红易衰难留影,春雨无限阳公情。”

小影心中怦怦直跳,心道,这老僧好坏,心作如是想,脸儿却更加绯红了。

阳公老僧微笑着说道:“你叫小影?人之影,何以分?你的名字让我想起了一个传说,你愿意听我说么?”那声音仿佛有着难以抗拒的磁力。

小影低下了头,没有反对。

“北宋时,秦观被贬路过长沙,有个酷爱他诗词的才女的名字就叫做小影,愿以终身想许,如影相随。秦观以词相赠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后来秦观死在贬所,灵柩路过长沙,那女子闻讯赶来祭奠,道,‘君人妾影,何以分?’即自缢相殉。”阳公老僧的话浑厚感人,尽管讲的是古代的事儿,小影触景生情,不由得长叹一声。

“好一个伤心的小影啊……”小影幽幽道。

“好一个凄凉的阳公啊……”阳公忿忿然。

小影扭头跑下山去,阳公老僧微笑目送着。

小影婆婆讲到这里,脸还依稀带有微笑。

刘今墨怒道:“这家伙真***老江湖。”

寒生也焦急的说道:“婆婆千万莫当啊。”

小影婆婆待心情恢复了平静,面色正常了,然后接着说道:“是的,阳公老僧的确很有魔力,但我后来发现那是一种邪恶的力量。祖英每次从天门山寺下来时,都是面色惨白,好多天都恢复不过来,我就采些滋阴补血的生地黄及玉竹、桑椹子等熬给她喝,以为她是酒喝多了伤身。当我知道她怀孕了以后,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自古以来,哪儿有过这么大岁数的老太婆怀孕的?想问问明白又难以启齿,但是,我也猜到了那个阳公肯定是用了什么邪门歪道的方法。”

寒生点点头,继续替老祖把脉。

“婆婆,老祖所中的毒烟没有起作用,因为她的体内仿佛有一种物质将毒烟化解掉了,刘先生,现在请你给她解开穴道。”寒生说道。

刘今墨犹豫道:“那她为什么喷嚏打个不停呢?”

寒生解释道:“毒烟进入她的体内,尽管被化解,但是那东西还是引起了免疫系统的强烈反应,不要紧,慢慢就会停止的。”

刘今墨点点头,出指如风,解开了老祖被禁闭属个时辰的肺俞穴,老祖幽幽醒转来。

老祖睁开了眼睛坐起身来,说道:“好厉害的迷烟啊。”果然,大概免疫系统停止了反应,喷嚏不再打了。

寒生说道:“在你的体内有一种化解毒烟的物质,因此身体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在我的体内?”老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疑惑道。

寒生和刘今墨面面相觑,实在是想不出来是什么东西来。

“残儿醒了!”麻都在大通铺的一端叫喊起来。

寒生和刘今墨急忙前探看,寒生一把抓住残儿的手腕,切住脉搏。

“嗯,脉象已平,不粗不细,不浮不沉,不刚不弱,搏动还是蛮有力的,”寒生满意的说道,“残儿啊,你的命总算是捡回来了。”

残儿挣扎着想要起身,寒生摇摇头道:“你的右肋断了三根肋骨,虽已接驳好,但还是先不要乱动,待我用梁尘为你续骨,明后天就可以蹦蹦跳跳了,对啦,我问你,你还是童子么?这对你非常重要。”

残儿点点头,想都不想的说道:“我还是。明月好么?”

寒生满意地说道:“是就好,明月没事儿,你就放心。另外,你现在有尿么?”

残儿想了想,说道:“有一点。”

“一点也足够了,我去找个碗,你尿一点出来配药。”寒生对他说道。

麻都那边早就端了只瓷碗过来,正欲解开被子。

“不要。”残儿眼睛望着小影婆婆小声说道。

小影婆婆见其害羞,便笑了笑背过了脸去,麻都趁机掀开盖被,拽出残儿的那活儿,帮助残儿硬是挤出来了一碗底尿液。

“刘先生,请你扫下来一些棚顶垂下的灰丝,我用这梁尘配药。”寒生吩咐刘今墨道。

刘今墨也无需用梯子,几个纵身,手中便有了一把灰尘丝丝,遵吩咐放进了碗中的尿液里。

寒生一边搅拌一边说道:“最好是隔夜童子尿的白色沉淀物,中医称之为‘溺白沂’,不过残儿年轻力壮,肋骨包在肌肉之间,易于恢复,所以也就将就了,不要再等一夜的时间了。”

麻都帮助寒生将粘稠的药液涂抹在了残儿的右肋处,口中吹了吹,待其稍干后,便轻轻的放下了盖被。

“寒生,”残儿望着寒生,口中说道,“谢谢你。”

寒生笑了笑,问道:“那天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残儿的眼圈儿红了,颤抖着声音讲述了那天深夜所发生的血腥一幕。

寒生听罢长叹道:“残儿,你保全了明月的清白啊。”!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2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