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零二章

第一百零二章

推荐阅读: 电影世界十连抽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漫威里的德鲁伊创造游戏世界魔道祖师[重生]地球纪元东北山野秘闻在人间崛起全球迈入领主时代魇醒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会穿越的外交官捡到一个末世世界天书进化智人无限装殖敛财人生[综].鬼吹灯2穿越进化末日逃亡

天门客栈内。

柜台后面的小桌,照例摆满了几样酒菜,王掌柜和莫老大频频举杯,一清已经喝得晕晕乎乎的了。

残儿一个人坐在西屋里生着闷气,方才出去劝过一清不要再喝了,可是一清根本就当作耳旁风。

残儿自从那夜第一次见到明月,惊若天人,打这儿以后,每晚都失眠,漫漫长夜,躺在铺煎熬着相思之苦,无论明月是人是鬼,他都会不离不弃,他盼望着寒生尽快找到湘西老叟,治愈明月,当然他也知道,一旦明月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状态,她就会飘然而去,甚至都不望他一眼。所以,残儿苦恼之极,彻夜难眠。

柜台后面的一清又饮了一杯“歪瓜裂枣”酒,丑陋的脸泛起了两朵红晕,“你们对……我……真好。”他已经语无伦次了。

王掌柜与莫老大相视一笑,心道,差不多了。

“一清啊,我看你已经打瞌睡了,我们早点休息好吗?”王掌柜亲切的说道。

“好好,我要睡了。”一清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

王掌柜和莫老大急忙搀扶住一清,拥簇着走向东屋,此刻已经接近亥时末了。

残儿冲了出来,拦住道:“一清先不能睡觉,我还有事要同他商量。”

王掌柜推开残儿,说道:“有事明天再说,你没看见一清都困了吗?”

残儿双手张开,说:“不行,过了子时再睡。”

王掌柜心中立刻明了,噢,原来美女只是夜半子时方可出来啊,现在已经是亥时末了,美女就要出来,**一刻值千金啊。

王掌柜肩膀用力撞开残儿,急着往东屋拽一清。

残儿大怒,双手死命抓住王掌柜的胳膊不放,双方僵持不下。

莫老大见状猛的一拳击在了残儿的右肋,听得“喀嚓”声响,残儿的两三根肋骨已断。

残儿顿感侧胸剧痛,但是他仍旧死命拽着他们不松手。

“砰”的一声响,莫老大飞起一脚,踹在了残儿的腰间。

那莫老大武功虽然远不及刘今墨,但拳脚功夫也还算的过去,残儿本身不会武功,凭着对明月的执著与年轻力壮,尽管肋骨已断,仍能咬牙坚持着。但是莫老大的一记猛踹,他却再也吃不消了,身子向后飞去,后脑勺撞在了墙,一下子晕了过去。

莫老大前拿手试了试,说道:“两三个时辰,他甭想醒过来了。”

王掌柜和莫老大此刻什么也都不想了,进了东屋把一清放到了床,两人相对一笑,心有灵犀,七手八脚的剥光了一清的衣衫,王掌柜一把拽下一清的裤衩,望着那私处,淫亵的笑着。

“只有子时一个时辰。”王掌柜说道,两人会意,迅速除去各自的衣裤,一丝不挂的坐在裸的一清身旁,静静的等待着……

残儿仍旧在昏迷着。

而此刻,妮卡正骑着白马远在天门山鬼谷洞对面的山坡。

残儿折断的肋骨骨茬刺激着肋间神经,一阵阵的剧痛传导到他的大脑里……明月……明月,他醒过来了,睁开了眼睛,但是却站不起来,喉头一咸,腑内血直涌口中,自嘴角缓缓流下。

他咬紧牙关,忍着剧痛向大门爬去……

残儿自幼跟随父亲做赶尸匠,他知道,有些尸体的怨气极重,尤其是刚死不久的,所以他们都预备了一包黄纸辰州符带在身,以防大风或树枝刮掉了贴在死尸面门的符纸,好及时更换。

现在,残儿把希望放在了门后的那几具尸体,希望有刚死时间不长而又怨气非常大的,揭下辰州符,解除尸体的禁制,然后将自己的腑内血喷到尸体的口鼻之内,以己之血气唤醒死尸,但维持不了多久,而且那莫老大也是道中之人,当然明白个中道理,他会重新贴辰州符,拖得一刻便是一刻,但愿刘今墨他们能够及时赶回来。

残儿艰难的爬到了大门的旁边,最外面的一具裹着黑色尸衣的尸体面前,探起身子伸出手去,可是够不着尸体的脸。

东屋内,光着身子的王掌柜和莫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一清的**,口涎在一滴滴的落下,就像野兽垂涎着美味的猎物般。

突然,一清的身体产生了变化,先是脸部皮肤开始细腻变白,接着一清那粗糙干瘪的胸部渐渐的隆起……

王掌柜和莫老大同时惊喜的欢呼了起来。

残儿听到了东屋内的欢呼声,热血涌,急火攻心,一手搂住尸体的脚用力一拽,尸体摔倒在了地,残儿趁机一把扯去尸体脸的辰州符,这是一具破了相的男尸,脸几道长长的伤口,紫黑色的血痂,眼睛瞎了一只,剩下的独眼茫然呆滞的凝视着前方某一点,残儿扑到那人的脸,双手拉开尸体的口唇,一股恶臭翻来,此刻,残儿也顾不得许多了,忙将自己的双唇按在尸体的嘴巴,用力将腑内的鲜血喷向尸体的嘴里……

那年轻男尸是因车祸丧生,面目全毁,又是刚刚死后不久,所以怨气极大,一旦吸入活人腑内之血气,立刻肢体活动起来,“唰”的坐了起来,然后按照新鲜血气主人的意念站起,迈着机械的步子向东屋走去。

残儿从来没有使用过这种湘西赶尸业中最神秘的“驱尸**”,这还是父亲生前告诉他的,一来没有机会用到,二来需用腑内血气,必须自吞钢钉刀片之类的利器,扎破胃肠方能引出腑内之血,施法之人的半条命也就去了,所以极少人会用此自残之法。

残儿知道,这具男尸维持不了多久,难以是莫老大的对手,于是他又向里面的那具尸体爬去。

“扑通”一声,里面的那具尸体也被残儿拽倒了,遂扯去辰州符。这是具女尸,下巴没有了,连同牙齿都在车祸发生撞击的一瞬间飞脱了,两只瞪圆的大眼睛满是红色的淤血点,残儿将嘴探入女尸的口腔内,连连喷出腑内的鲜血,那女尸也奔东屋而去。

残儿连续大量失血,顿时头昏眼花,不行,绝不能让明月受到伤害,他艰难的向另半边门的背后爬去。

明月此刻尽管已经处于醉酒酣睡之中,但身体还是逐渐的变化着,王掌柜望着逐渐隆起的白白细腻的双峰,兴奋得直搓手掌,莫老大则不眨眼的守着下身,眼见着一清的一点点的缩小,最后不见了,然后……莫老大嘴里直咂着舌头,粘乎乎的口涎喷出……

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大手掐住了莫老大的脚踝,猛地将他拖到了地。

莫老大猝不及防,摔了个狗呛屎,他扭头一看,竟然是自己赶的尸体里其中的一具,顿时吓了一跳,“驱尸**”!他的脑中立刻意识到了,事不宜迟,他立刻抬身欲以直拳击打,不料那男尸力气极大,不住地连拖带拉,自己的拳掌根本够不着男尸的身体。

急切之下,他想到了一个损招,这也是赶尸人的一个秘不外传的绝招,而且目前光着身子施用起来最为方便不过。

“哗”的一声,他的下体猛地射出一股热乎乎酸臭的尿来,喷散在男尸的身和脸……

那男尸轰然倒下,身被尿液淋到的地方“咝咝”的冒起了白烟,紧抓着脚踝的手也松开了。

莫老大大喜,急忙翻身床,不料一条后腿还未来得及迈,就又被抓住了,急视之,竟然又来了一具吓人的女尸。

莫老大如法炮制,不料方才已将膀胱内的尿液用光,无论如何用力,竟一丁点也挤不出来了。

辰州符,只有赶紧找到辰州符了,莫老大拼命伸手去拿床自己的衣裤。

湘西赶尸匠的腰间都预备着一包辰州符,以备紧急情况下使用,方才一股脑儿的随衣裤脱到了床,还好,就在床边,他一把抓了过来。

那女尸只会死命揪住他的一只脚,这样就给了莫老大机会,他从包里抽出一张黄色的辰州符,向女尸的面门贴去……

残儿用尽最后的气力,拽倒了靠门边的这一具尸体,颤抖着手揭去了尸体脸的那张辰州符,可是他再也没有气力来呕出腑内血气了。

那死尸竟然是个漂亮的女人,面部丝毫没有破相,而且睁开了眼睛,对着残儿微微一笑,“腾”的自己便站了起来!女尸伸出手轻轻的抱起了残儿,走进了东屋。

这具女尸恰巧就是荫尸沈菜花。

数天来,沈菜花的心智已经在逐渐的恢复,不但听到了沈才华“妈妈”的叫声,对莫老大一路抓摸猥亵自己**也是深恶痛绝,无奈那张贴在面门的辰州符禁制了她的行动,否则早就咬断他的脖子了。

现在辰州符被残儿揭下,禁制已破,荫尸的本性终于得到释放了。

沈菜花本能的对躺在地下帮助她解除了禁制的残儿产生了好感,冥冥中似乎应该报答,她在大门后听到了残儿为救人而与坏人莫老大之间的争斗,虽然神志之中不甚了了,但还是本能的抱起了残儿送入东屋内。

东屋内的景象却是让残儿大吃了一惊,地躺着那具身“咝咝”冒着白烟的男尸,女尸刚刚被莫老大贴了辰州符,直挺挺的站在了地,莫老大正要翻身扑床。

更为吃惊的是在大通铺,一个皮肤白皙,滑如凝脂,曲线优美的酮体静静的仰卧在床……

残儿眼光再也收不回来了,“噗”的一口,腑内的鲜血又喷了出来。

王掌柜痴迷的望着,浑身发抖,已经忘记了身边的一切,他颤抖着双手,正慢慢的伸向明月高耸的双峰。

沈菜花这时出手了。

放下残儿的同时,她已飞身床,王掌柜痴迷傻笑着转过脑袋,沈菜花一口咬住了他的脖颈,利齿切断了脖子的颈动脉,鲜血如箭射般喷向了空中……

莫老大怔住了,望着身裹黑色尸衣的沈菜花,心中暗道,这具女尸怎么有些面生呢?

莫老大不愧为是老江湖,惊愕之中还能够飞速抽出辰州符,向沈菜花脸贴去。

不料这具女尸却大不一样,就在符纸即将贴到女尸脸之际,那女尸竟然劈手夺去辰州符,撕了个粉碎。

惊愕之中,莫老大感觉脖子一凉,眼光所及之处满是红色的血雾……

残儿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床,那里躺着他朝思梦想的心中女神……

沈菜花微微一笑,抱起残儿轻轻的放在明月的身旁,然后飞身下地,出到大门口,鼻子嗅了两下,直奔天门山方向而去。

秋风阵阵,吹得屋茅草簌簌作响。

残儿用尽最后的一点气力,拉动棉被轻轻的盖在了明月的身子……!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0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