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推荐阅读: 从无限世界中归来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末日蟑螂最后一个道士七根凶简诸天万界之大拯救敛财人生[综].末世重生之桃花债无限恐怖OVERLORD狂魂无限装殖智人在港综成为传说魇醒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史上最强店主诸天谍影时空旅人传奇异常生物见闻录

刘今墨心中暗道,这胖老头方才拍开坛封的手法,像极了江湖闻风丧胆的“无影阴掌”,震碎封蜡,飞起坛盖,而坛内的水酒波纹不兴,其阴柔内力已臻化境,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想起半月之前与无名庵白发老尼过招,那老尼的掌法与这胖老头的如出一辙,可要留心了,自己毕竟与那老尼有过节,谁知道他们之间有何渊源呢。

刘今墨站起身来,走到酒柜前看了看,架子摆放的无非是些陈年茅台、杏花村汾酒、竹叶青以及各省的一些知名品牌酒而已,这些酒在京城时早就已经尝遍,丝毫不足为奇。

刘今墨看罢轻轻的摇了摇头。

胖老头看在了眼里,不由得抓耳挠腮起来,脸红一会儿白一会儿,几次仿佛下决心但是又放弃了。

最后,胖老头终于下了决心,一把拽住刘今墨的手,诚恳的说道:“还有一坛酒,若你能说出它的年份,我便启封与你痛饮,如何?”

刘今墨笑笑,跟随着胖老头下了吊脚楼。

吊脚楼下面是一个地窖,下来木梯后,胖老头划着了火柴,点燃了墙的一盏油灯。

这是一间不大的地窖,四周零散着摆了一些杂物。

胖老头前掀开墙角的一堆干茅草,下面露出来一只大酒坛,约有两尺多高,也是那种深褐色的土坛。

土坛隐约有墨迹,灯光昏暗,开始时,刘今墨并没有多加留意,后来无意间一瞥之下,心中顿时大吃一惊。

那墨迹是“野拂”两个字……

胖老头丝毫没有注意到刘今墨诧异的神色,以手指轻轻的弹了弹酒坛壁,其音异常的沉闷。

“夜凉吹箫武陵月,路暗迷人龙虾花。野拂不知人换世,酒阑无奈客思家。罢了……”胖老头恋恋不舍的抚摸着坛壁,神情似乎十分痛苦。

“若是您老人家于心不忍开坛,就不必启封了,反正此酒年份当有三百年。”刘今墨出言试探道,清军1644年入关,李自成溃败,野拂也就是其后几年在天门山寺出家,至今三百余年。

“啊……先生竟一眼看出这明代的佳酿,今日有幸得遇高人,来,且与你开坛痛饮。”胖老头一掌拍下,掌风震碎了封蜡,盖未开,已有酒香溢出。

“竟然是蒸馏酒!”刘今墨惊呼道。

胖老头鼻子嗅嗅,说道:“果然是烧酒,确是醇香无比呢。”只见他双手一合,轻轻将酒坛夹起,同刘今墨出了地窖,回到了吊脚楼。

蒸馏酒始创于元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写道:烧酒非古法也,自元时始创。其法用浓酒和糟,蒸令汽,用器承取滴露,即火酒也。

桌子摆了两只粗瓷大碗,胖老头轻轻拎起酒坛将其倒满,顿时醇香四溢,在阳光的折射下,空气中看得见冉冉升的丝丝酒气,如金线般。

刘今墨低头细看,碗中的酒颜色金黄,嗅之入肺顿觉异香侵入五腑六臟,浑身下的毛孔为之一震。

刘今墨深深呼吸了几口,缓缓道来:“《博物志》记载,‘昔有三人冒雾晨行,一人饮酒,一人饱食,一人空腹。空腹者死,饱食者病,饮酒者健。此酒势辟恶,胜于他物之故也。’难怪古人曰:酒乃百药之长。”

胖老头急切的望着刘今墨,说道:“先生您看这是什么酒呢?”

刘今墨沉吟着,最后说道:“此酒之曲香古朴,似出自西南地穴泥窖,天下其它地方无此曲种,”他轻啜含酒于舌,品味良久,方才徐徐咽下说道,“此酒之味绝非一种谷物所发酵所致,乃是高粱、大米、糯米、小麦、玉米合酵而成,取长补短,积杂成醇,真乃酒之中庸啊。‘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争道,庸者,天下之订立。’入口甘洌绵甜,齿颊留香,回味无穷,当是明代的‘杂粮酒’。”

胖老头听罢恍然大悟道:“原来就是四川的五粮液啊!”

刘今墨微笑道:“正是。”

“来,让我们干了这三百年前的杂粮御酒。”胖老头高兴之极,总算解了多年之惑,不免说走了嘴。

刘今墨陪同着一口干完了,心下已然明了,野拂所藏之酒,原来是为李自成所留的御酒,看来这胖老头与野拂宝藏一定有着莫大的干系。

胖老头又将酒斟满,景仰道:“先生对酒如此这般有研究,不知何处得来这许多见识?”

刘今墨说道:“我师父原是清宫大内侍卫,一直在瀛台陪伴光绪皇帝,故遍尝天下美酒,闲暇时说与我听,所以略知一二。”

“哦,原来如此,先生如何称呼,先师尊姓大名?”胖老头恭敬的问道。

“在下青田刘今墨,先师梅一影。”刘今墨答道。

“梅一影!”胖老头脸色大变。

刘今墨见之心中一凛,平静的说道:“不错,你认识我师父?”

胖老头急切的说道:“你师父现在何处?”然后又自语道,“不会了,他若活着,已经超过120岁了。”

刘今墨默默的看着他,一只手悄悄的抬起,护住了怀中的沈才华。

胖老头眼中突然湿润了,长吁了一口气,幽幽说道:“他是我的妻兄,我是他的妹夫。”

刘今墨一愣,回想起今日老婆婆从杜仲树纵身跃下来的姿势,当时就感到眼熟,确实是与师父的一样,梅家的独门轻功。

“老婆婆姓梅?”刘今墨问道。

“她叫梅小影,出自凤凰城梅姓世家,清末家道中落,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后来为躲避仇家,梅一影北京城,听说入宫当了侍卫,但后来就没有了音讯。妹妹梅小影避难天门山遇难,后来屡经周折做了我的夫人。”胖老头叙述道。

“原来你们与我师父是一家人,敢问您老尊姓大名?”刘今墨放下心来。

“老夫降祖,本地黑苗,世居天门山,人称天门老祖,一生酷爱收藏中原汉地美酒,平生自命酒痴,今天见到今墨老弟,方觉惭愧之极呀。”天门老祖笑道。

刘今墨向天门老祖讲述了师父梅一影的遭遇,冯玉祥的西北军将清朝皇帝溥仪逼出紫禁城后,梅一影流落江湖,因其自觉阉人耻辱,所以只悄悄潜回凤凰城一次,夜里杀了仇家满门后,多年浪迹江浙一带,后隐居浙东雁荡山,收了刘今墨为徒,倾囊相授,十年后病故,算下来已有三十多年了。

“原来如此,难怪小影多年来一直打听不到她哥哥的下落,唉,可怜的小影。”老祖黯然道。

刘今墨心中寻思着,野拂宝藏的事情,老祖肯定不会对外人说的,况且与自己也无关,寒生是为湘西老叟而来,这位天门山老祖世居此地,不会不知道鬼谷洞湘西老叟的。

“老祖,你知道鬼谷洞湘西老叟么?”刘今墨问道。

“你知道天门山老叟?”老祖疑惑的眼神。

刘今墨一听有戏,忙问道:“寒生兄弟又要事求见湘西老叟,如何可见湘西老叟?”

老祖摇了摇头,说道:“湘西老叟已经几十年不见任何外人了。”

“那湘西老叟几十年之间什么人?”刘今墨诧异道。

“这……”老祖吞吞吐吐,似有难言之隐。

“湘西老叟究竟是什么人?”刘今墨追问道。

“苗疆的黑巫师。”老祖说道。!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60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