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推荐阅读: 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异常生物见闻录无限装殖冰之无限末世重生之桃花债创造游戏世界我有一座恐怖屋东北山野秘闻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七根凶简智人狂魂捡到一个末世世界末日蟑螂魇醒黑暗降临最后一个道士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时空旅人传奇无限恐怖

店外走进一个人来,身着黑色长衫,腰系着黑腰带,头戴青布帽,足蹬着一双草鞋,一手持小阴锣,一手握着一只摄魂铃。

“王掌柜,总算是赶到天门客栈了。”那人说话阴里阴气,直刺耳鼓。

王掌柜嘿嘿一笑,说道:“莫师傅,今天赶来了几具?”

“四具,是车祸,两男两女。”那赶尸匠莫师傅言道。

一清仔细的打量着这位莫师傅,这是一个四十左右岁的黑皮瘦高男人,长身如茅,肢却很短,小小的手掌像婴儿般大小,十指干枯如树枝,两颧尖削歪斜,卷窍兜,眉色黄淡散乱低下,双耳贴脑,马眼露白,小鼻子小嘴巴,两排细小的黄牙,总之,奇丑无比。

莫师傅也在打量着一清,随即哈哈笑将起来,“有缘啊,有缘。”他说道。

王掌柜说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莫师傅,出身湘西赶尸世家,这位是一清,江西来的烧尸工,一起来喝酒。”

“我先让它们住下。”莫师傅一摇摄魂铃,那铃并无声音发出,但门外却走进来了四具身裹着黑色尸衣、头戴高筒毡帽,脸贴着黄纸的尸体,它们无声无息默默地站在了两扇大门的门背后,看不见长相与年龄,也分辨不出来男女。

“咦,怎么听不到铃音呢?”一清诧异道。

“只有死尸才能听到,活人是听不见的,按科学的说法,这摄魂铃的频率很低,叫什么,次声波。”王掌柜笑道。

“好重的尸气。”莫师傅朝着一清,鼻子嗅了嗅,说道。

一清尴尬的笑笑,说道:“我在火葬场里工作了十多年,烧了几千具尸体。”

“不是,”莫师傅的鼻子贴近了一清的前胸,吸了吸,接着道,“有股活尸的气息,淡淡的香气。”

一清心中一凛,心道,这莫师傅果然厉害,竟能嗅出明月的气味儿。那明月是自己烧尸这么多年来,遇见长的最漂亮的女尸,可惜自己与她一进一出,在一个身体里却是总也碰不到面,唉。

“一清,何事叹息?”王掌柜关切地问道。

一清摇摇头,站起身来,说道:“我去西屋里看看他们吃完了没有。”

王掌柜说道:“不必去了,他们都已经放倒了。”

一清望着王掌柜,不明白他的话。

“他们饮了我的尸涎酒,早都醉倒了。”王掌柜笑着说。

“尸涎酒?”一清不解道。

“就是在死尸的嘴巴里刮下来的口涎粘液,无色无味,好的蒙汗药呢。”莫师傅解释道。

一清一惊,急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放心,太阳一出来,尸涎自解,我只是不想他们见到莫师傅和那些尸体,另外,我还想同你谈一谈。”王掌柜说道。

“谈什么?”一清听寒生他们并无碍,遂放下心来。

“你就别走了,我的店里一直缺少个伙计,我们一起干,将来我死了,这个店就是你的了,当一个烧尸工有什么意思?”王掌柜说道。

“是啊,我们一起干,将来还可以做件大事呢……”莫师傅在一旁劝慰道。

王掌柜忙以眼色制止莫师傅继续说下去,然后转过脸来探询一清的态度。

这时,西屋里传来“啪啦”一声响,一清站起,来到了西屋,所有人都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大通铺,只有婴儿沈才华坐在了地,那响动就是他从床摔下来的声音。

一清抱起沈才华,回到了柜台后的桌子前。

“是他掉到了地。”一清说道。

“妈妈。”沈才华小声叫着。

“什么?”一清望着婴儿道。

“妈妈。”沈才华又轻声叫道。

大门门板的背后,有一具尸体闻言,身子动了动……

月色迷离,湘西桃花源的鸡鸣谷口外,沈菜花对着月亮吐纳着,通过数日来的循环,体内积攒着的冲天怨气渐渐地稀释了,为怨气所蔽的眼睛已经可以在眼眶内稍微转动,耳朵甚至也可以接收到一些外界的声音了,但还是没有思维,只能依据本能行动,这可能是因为被孟家勒死后,大脑长时间缺氧导致脑细胞死亡的缘故。

她在深深的呼吸吐纳,这时,荫尸的本能使她警觉起来,她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尸体的怨气,就在附近。

此时,吴道明已经飞身跃起,直扑师太裸浴的石池对面树林,师太正在池中,无人留意到沈菜花的去向。

那股强烈的尸怨吸引着沈菜花向远处的一片黑松林里走去。

月光下,松林里的一块空地,一个赶尸匠正在休息,身后站着四具尸体,身裹着黑色尸衣、头戴高筒毡帽,脸贴着画着符的黄纸,怨气就是从那尸体身发出的。

赶尸匠走到了最后面的一具尸体前,嘿嘿的淫笑了几声,将手探进那死尸的前胸内里,抓了几把,叹道:“真是可惜,水灵灵的黄花大闺女就这么撞死了,我莫老大到现在连个媳妇都娶不,嗯,还软的呢。”

沈菜花默默地望着他们,身体的本能驱使她对那几具尸体产生了好感,她慢慢的在树林间向站着的尸体贴了过去。

“我们该走了。”那赶尸匠又抓了几把然后说道。

他一手摇起了摄魂铃,走在了前面,那四具尸体机械的排成了一队跟在了他的身后。

沈菜花鼻子嗅嗅,然后也跟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经过一个山脚的时候,走在最后面的那具尸体被石子绊了一下,身子几乎摔倒,沈菜花前扶住,前面的几具尸体已经拐过了山脚。

沈菜花剥下了那具尸体的黑色尸衣,裹在了自己的身,摘下来高筒毡帽也扣在了自己的头,原来那是一具年轻的女尸,伤在了头,额头处有一个大洞。

沈菜花最后扯下那张画着朱砂符的黄纸,粘在了自己的脑门,那一瞬间,她的身子猛地一震,然后不由自主地迈开了机械的步子,向前走去。

女尸身体一软,瘫倒在了地。

赶尸匠发现最后一具落在了后面,气得骂了一句,摇起了摄魂铃,沈菜花脑袋一晃,快走了几步,跟了队伍。

大凡赶尸,都是昼伏夜行,专拣荒僻的无人的小道而行,从桃花源直奔湘西武陵山,它们一路行走了四五天,奇怪的是,那朱砂符竟然对沈菜花也起作用,她老老实实的被赶尸匠的摄魂铃领着行走,没有犯一点规矩。

这期间,赶尸匠莫老大时不时地前来摸两把,但始终也不揭开黄纸符,丝毫没有怀疑已经掉了包。

“奇怪,这怎么大了许多呢?”莫老大疑惑道。

最后,它们终于在深夜赶到了天门客栈。

听了王掌柜的建议,一清有点心活了,是啊,自己的职业本身就让人瞧不起,而且相貌也经常遭到死者家属们的白眼,那种鄙夷的目光的确叫人心里堵得慌,若是能在这偏僻的山中小店里生活,再也看不到世人的那副嘴脸,未尝不是件舒心事。

一清犹豫着说道:“好是蛮好的,不过我明天还是要和他们打个招呼才是。”

“那太好了,来,我们来干一杯,为了一清的加入。”王掌柜高兴的说道。

几杯甜酒落肚,加之连日来的长途跋涉,一清的眼皮都已经睁不开了,接连打了几个哈欠。

王掌柜扶他来到了东屋,这也是一排大通铺,王掌柜取出一套新被褥,让他和衣躺下,盖了被子,然后出去与莫老大继续饮酒。

“这小子可靠么?”莫老大不放心地问道。

“放心,你瞧他长得那副嘴脸,来天门客栈算是回家了,况且本身又是个烧尸的,没家没业的,正好合伙。”王掌柜笑着说。

莫老大点点头,饮干一杯,小声说道:“九月十五,湘西老叟闭关,此机会难得,我们就在这一天下手。”

王掌柜手指一竖“嘘”了一声,然后站起身,蹑手蹑脚的进了东屋,如此机密的事情,暂时还不能透露让一清知道。

“哇……”东屋里传来王掌柜的惊呼声。

莫老大双手轻轻一按饭桌,身子纵起近一人高,如老鹰般扑入了东屋。

“哇……”他也发出了一声惊呼。

一位如脱尘白玉般的美女正躺在被子里熟睡,光滑白皙的脸飘着两朵酒晕……

王掌柜和莫老大都呆呆的怔住了,许久,只听得见自己的“嘭嘭”心跳声。

“怪不得呢,我一见他就闻着一股淡淡的肉香,原来他体内寄居着一具肉尸。”莫老大恍然大悟道。

“如此说来,这个美女每天半夜里出来,那岂不是我夜夜都能**了么?”王掌柜的话已经打着颤音。

两人不约而同地伸出手向被子里摸去……

“慢!”王掌柜突然急呼道。

“干什么?”莫老大不解的望着他,小手停在了半空中。

“洗手。”王掌柜冷静的说道。

两人亢奋的跑到房后的灶间里,从水缸中舀出清水,用肥皂仔细的将手指间清洗得干干净净,王掌柜甚至还洗了一把脸。

两人怀着忐忑的心情重新返回到东屋,热情的目光投向了床,那美女不见了……

两人一惊,环顾左右不见人影,急忙跑到西屋一看,那些喝了尸涎酒的人还在横七竖八的熟睡着。

柜台后,婴儿独自坐在凳子玩耍着,四具尸体依旧规规矩矩的站立在门板的背后。

美女跑去哪儿去了呢?

王掌柜和莫老大跳到了院子里,月光光,秋风徐徐,四下里一片静谧,两人面面相觑。

再回到屋里,依旧没有美女的踪迹,王掌柜捧起尚有余温香的被子,猛地俯下头去狂吸几口。

西屋里,寒生慢慢的醒转,尸涎可以麻醉一般人,包括江湖中的高手如刘今墨等,但对寒生却不起任何作用,因为他曾经吸入过的古墓里的白陀须乃是尸毒类的克星,他昏睡了一阵确实是因为不胜酒量的之故。

寒生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一看其他人的模样吓了一跳,这酒怎么如此刚烈?刘今墨本就是好酒之人,酒量也奇大,竟也醉了,寒生苦笑一下摇了摇头。

这时候,他注意到了刘今墨怀中的婴儿不见了,大通铺面也没有,寒生心中有些吃惊,赶紧下地,走到了柜台前。

王掌柜和莫老大正在狐疑着美女肉尸去往了何处,忽见寒生从西屋里走了出来,都不觉得愣住了。

“你……”王掌柜有些瞠目结舌,他怎么醒过来了呢。

寒生一眼发现了沈才华坐在椅子玩耍,见到寒生咧开了小嘴诡异的笑了一下。

寒生将他抱起。

“妈妈。”沈才华轻生叫道。

寒生微笑道:“妈妈喝醉了。”然后抱起他折返回西屋里。

远离山脚下的一株老桑树下,明月悠悠醒转,张开眼睛望见了夜空中一轮皎洁的月亮,月光下站着一位白衣少女,她的身旁是一匹白马。

“妮卡。”明月认出了那位苗疆的落花洞女。

妮卡莞尔一笑,说道:“明月姐姐,那个死一清喝醉了,姐姐你差点被那两个坏蛋给……”

“我?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明月吃惊道,脸色绯红。

“我是把你偷偷抢出来的。”妮卡咯咯的笑了起来。

明月疑惑的问道:“你一直都在偷偷的跟着我们?”

妮卡抬脸仰望着皎洁的月亮,幽幽叹道:“我是跟着他来的。”

“谁?”明月问道。

“寒生。”妮卡说道。

“哦,你喜欢了他?”明月明白了,怪不得在苗寨临行的前一晚,妮卡会久久徘徊在麻都家的吊脚楼外面。

妮卡面色微红,并未答话。

“他知道吗?”明月关切的问道。

妮卡摇了摇头。

秋月凉如水,明月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她想起了那个生,今生唯一的那个男人,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若是知道了,还不知如何难过呢,他可能会终生不娶,日夜思念着她,尤其是每当夜晚,明月当空的时候,他会变得十分的憔悴,衣带渐宽……她不敢再想下去了,泪水一滴滴落下来,打湿了衣襟。

妮卡知道明月触景生情,心中一定是在思念她的那个生了,于是轻轻的替她揩去眼角的泪痕。

明月轻轻的抓住了妮卡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

妮卡抬头仰望明月,心道,秋夜绵绵,这样的夜晚,不知世有多少人在苦苦的相思着……

她的手突然感觉明月的嘴巴十分的粗糙和阔大,忙低头定睛细看,丑陋猥琐的一清正在痴迷的吻着自己的手背!

妮卡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又怒又气恼,唉,长叹一声,翻身马,消失在黑暗里。

一清有点犯迷糊,我怎么会在野地里呢?

王掌柜和莫老大正在忐忑不安时,瞧见一清从外面走进来。

“咦,方才你去哪里了?”王掌柜惊讶的问道。

一清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出去方便了。”说罢走回东屋,脱衣床钻进了被子里。

王掌柜和莫老大相视一笑,“噗”的一口吹熄了柜台的油灯,争先恐后的跑进了东屋,两人脱的光光的也钻进了被窝,一清被夹在了中间。

几片云彩飘过来,慢慢的遮住了月亮,天地间一片朦胧。

一清躺下就已睡熟,身旁的两个人却兴奋得瞪大了眼睛,生怕自己也睡过去了,错过了美女回来的好时光。

每过一会儿,两人之中就会有人伸出手来轻轻的探一探一清的胸部,可是每次都令人失望,仍旧是那干瘪的老皮包着骨头,触手就像是一块搓衣板。

就这样,一直干巴巴的守到天亮,两人的眼圈都发黑了,一清依旧是那个丑陋不堪的一清。

一清睡醒了,环顾左右,奇怪的望着的王掌柜和莫老大。

王掌柜脸一红,一把抓住一清的手,急切地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留下在店里,干不干活,干多干少都随你,月工资五百元,行吗?”

“五百元!”一清惊呆了,半晌说不出话来,这可是烧尸工的十倍薪水啊。

“一千元也行!另五百元我付。”莫老大伸出小手,紧紧地扣住了一清的另一只手臂。

一清懵了,不住地点着头。

太阳东升,新的一天开始了。

西屋里醉倒的那些人陆陆续续爬起来了,一个个睡眼惺忪的惊奇,昨晚酒喝得不多竟然醉倒,看来这酒的确刚烈无比。

刘今墨悄悄对寒生道:“有点不对劲儿,酒中一定下了药,这家店里有蹊跷。”

寒生道:“不会,我昨晚只迷糊了一会儿就醒啦,还去把沈才华抱回来了呢。”

“他去哪儿啦?”刘今墨抱着婴儿,急切地问道。

“妈妈。”沈才华依旧轻轻的叫着。

今墨柔声应道。

这时,一清涨红着脸,走到寒生的面前,坚定的说道:“寒生,我决定不走了。”!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59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