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推荐阅读: 东北山野秘闻我有一座恐怖屋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青囊尸衣末日蟑螂创造游戏世界诸天谍影末世启示录快穿100式漫威里的德鲁伊从无限世界中归来七根凶简狂魂异常生物见闻录天书进化魇醒丧尸母体会穿越的外交官全球迈入领主时代史上最强店主

“他们逃出谷了。”侏儒老者说道。

吴道明回头望望来路,诧异道:“出谷不是在那边么?”

老者解释说道:“这里面有一条秘道,直奔雪峰山而去,道路崎岖难走,荒无人迹,他们两个也是从那边下来进到谷中的。”

“雪峰山?翻过去不就是去到了湘西么?”吴道明沉思道。

“是的,此去一路深山密林,崎岖蜿蜒,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当年我们就是从这条路由天门山鬼谷洞一路下来的。”老者道。

原来如此,吴道明心下有了算计,他对师太说道:“师妹,我们就从此路天门山。”

“你们要去天门山?”老者问道。

“正是,沿途若是遇那两个坏蛋,就手除去。”吴道明回答道。

侏儒老者沉吟道:“大侠若是从这条路天门山,需要做些准备,带棉衣和食物,我们谷中并无此物,但是请你们放心,我们今夜连送婴儿带准备,明天天亮了再出发。”

吴道明同意后,侏儒们分头准备去了。

“师妹,好点了么?”吴道明关切的问道。

师太点点头,对道兄嫣然一笑,柔声道:“已经不碍事了,这两天好像真气越来越受制了,我俩是不是毒发了?”

吴道明心中酸楚,轻声说道:“是我拖累了师妹。”

师太又是莞尔一笑,语气更加柔和了:“江湖哪儿能没有风险呢?我既然心甘情愿跟你出来了,还怕什么毒发?即使身亡,也能同道兄相伴,此生足矣。”

吴道明心中一热,揽师太于怀,顿觉尾闾穴又是一麻。

他摩挲着师太的白发,难过的说道:“师妹,你的头发又短了一截。”

“我们进屋去。”师太不愿意道兄太过伤感,两人遂进了秦舍内。

屋内有两张竹床,其中一张床丢着一张黄绢,师太顺手拿起。

“道兄,你看。”师太展开黄绢说道。

这是一张地形图,面画有山峰、溪水、木屋、竹林和小路,右角的空白处有数行蝇头小楷,写着:

晋太原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吴道明叹道:“此乃东晋陶渊明的《桃花源记》,绢中所画的应是秦人谷了,这面以墨圈出的记号,看来可能就是野拂藏宝的地点。”

“玉尸们挖了几处并未发现有什么东西啊。”师太疑惑道。

吴道明沉思道:“看这绢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东西了,不知是否就是野拂的藏宝图,至于有十余个记号,也可能是野拂故弄玄虚,迷惑人而已,真实地藏宝地点只有一处,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两个北方风水师怎么得到的这张图呢?”师太自语道。

“先不管它了,我们将图收好,日后必定有用。”吴道明将图折起,揣入怀中。

次日,侏儒们已经准备好了行囊,并告知找到了婴儿的父母,已送孩子回了家。

太阳升起,吴道明与师太启程了,侏儒们躲进了秦舍后面的山洞里,恋恋不舍的挥手告别。

根据侏儒老者的指点,他俩沿着小路向秦人谷深处走去,不久,看到了那个石洞,掩映在竹林之中。

吴道明抢先一步走在了前面,回头对师太说道:“如遇到那两个北方风水师,师妹不要怜悯,可下重手杀之。”

师太点点头,两人走入洞中。

原来此石洞只是一个狭长的隧道,看得出人工斧凿的痕迹,洞内的甬道向倾斜着,里面空气阴湿带有一种苔藓的味道。

吴道明掏出侏儒们给准备的手电筒,一面照着湿滑的石头道,一手拉着师太的手。

“你看这是什么?”吴道明以手电光射在石壁,那里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溜儿青苔刮落的痕迹,大约人的胸部高度。

师太说道:“这肯定是那两个逃走的家伙手扶石壁蹭的,他们的眼睛被射瞎了。”

“嗯,我看他们尽管早走了半夜,但可能行不多远,我们一定能追。”吴道明有把握的说道。

前面不远,石洞已到了尽头,刺眼的亮光照在洞口,吴道明走出来一看,原来已经来到了一个小山峰之。

举目四望,天际处横垣着的一座高高蜿蜒的山脉。

“那就是雪峰山的主峰罗翁八面山苏宝顶了,是沅江和资水的分水岭,翻过去就进入湘西了,而且我们可以走捷径去武陵山脉,两三天后,就可以到达天门山了。”吴道明解释道。

“雪峰山没有雪的么?”师太问道。

“只有冬天最冷的腊月才能看到白雪,主峰海拔还不到两千米,我们可以从主峰下的原始森林里绕过去。”吴道明解释道。

“道兄,你懂的真多。”师太赞许道。

吴道明微笑不语,他很喜欢欣赏师太此时的神情,纯真无邪,就像是个听话的小姑娘。

“我们走。”他说道,早一点见到寒生解毒才是正经事儿,自己还要同师妹共同生活好多年呢。

吴道明和师太虽然中毒,但是毕竟都是身怀武功的人,尤其师太更是江湖一等一的高手,只要不太动真气,尽管山路崎岖,行走起来还是轻松有加。

他俩一路观赏着风景,一面赶路,却也惬意的紧。!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59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