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推荐阅读: 狂魂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在末世中崛起天书进化智人从无限世界中归来我有一座恐怖屋黑暗降临魇醒电影世界十连抽在港综成为传说地球纪元无限英灵神座异常生物见闻录某美漫的传奇人生无限恐怖快穿:驯养反派手册末日逃亡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创造游戏世界

兰儿是一个勤劳的姑娘,自从寒生走后,家中屋里屋外收拾得干干净净,另外还在房后山脚和沟渠边,偷偷开垦了几小块菜地。

吴楚山人整个一天都觉得心神不宁的,黄昏时,他还是决定前往灵古洞前面瞧瞧去,于是知会了兰儿一声,便一个人朝南山走去。

穿过了那片竹林,山人大吃一惊,不远处的灌木丛里冒出来一顶军用帐篷的顶。

吴楚山人加快了脚步,直奔那儿而去。

“站住!干什么的?”灌木丛边突然闪出两名持枪人,断喝道。

吴楚山人一愣,反问道:“你们是谁?到这儿来做什么?”

“哈哈,原来是吴楚山人啊,多日不见,精神不错嘛。”灌木丛中又钻出来一个人,身材矮胖,依旧穿着那套中山装,笑嘻嘻的说道。

“孟祝祺……主任?你怎么会在这里?”山人感到事情不妙了。

孟祝祺阴阴的一笑道:“山人,我们入内来谈,喂,你们继续守好了,有村民来一律赶走。”

两人应道,继续警戒去了。

钻进了灌木丛,吴楚山人更是惊讶不已,一顶硕大的草绿色军用帐篷支在了灌木丛中间,将太极阴晕罩了个严严实实。

走进了帐篷内,里面有两张行军床,几把椅子以及煤油灯和煤油炉等简单的炊具。

待山人坐下后,孟祝祺开口得意的说道:“咱们当明人不说暗话,原先你不肯告诉我太极阴晕的位置,可现在我们自己找到了,你看看没错。”

吴楚山人无言以对。

孟祝祺越说越得意:“没想到,守了600年的太极阴晕,原来是给我们老黄家守的,哈哈。”

“老黄家?”山人疑惑道。

“就是我姐夫啊,告诉你说,我那个外甥黄建国,那可是一个根红苗壮的革命接班人呐,十年之后嘛,嘿嘿……”孟祝祺打住了话头,狡猾的眨了眨眼睛。

坏了,这帮奸人要使用太极阴晕了,山人后悔当初没能早日毁掉这个龙穴,结果让人有机可乘。

必须得想个什么办法,绝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山人心中急速的盘算着。

“你们准备移骨殖进来么?”山人试探的问道。

孟祝祺摇了摇头,说道:“那样发得太慢了,我们可不是傻瓜。”

“那你们?”山人不解道。

“我们准备直接下葬活人,有什么风水禁忌还要多向你请教呢。”孟祝祺似笑非笑的说道。

“活人!你们要学朱元璋?那可是谋杀啊。”山人说道。

“反正黄老爷子也得了不治之症了,就算是安乐死,听说资本主义社会的穷苦劳动人民到老了的时候,都是这么干的。”孟祝祺振振有词道。

婺源县城那所徽派深宅大院内。

黄乾穗和儿子黄建国面色严肃的打开了厢房的门锁,推门走了进去。

一张老式的雕花木床,白色的纱帐遮得严严实实。黄乾穗走前,隔着蚊帐轻轻的叫唤着:“父亲,父亲。”

帐子里传出来黄老爷子虚弱不堪的声音:“是千岁吗?这几天你去哪儿啦,这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我都几天没喝水吃饭了……”

黄乾穗心中一酸,但很快便忍住了,他对老人说道:“父亲,我是千岁,我这几天不在家,这就给您吃饭,但是您要先洗个澡。”

“洗什么澡?吃了饭再说。”老爷子坚决要吃饭。

“爷爷,我是您孙子建国啊,您老人家身都有臭味儿了,一桌我就没食欲了,还是我来陪您洗完澡,一起吃饭,今天破例,我请您喝两杯。”黄建国边说着掀起了蚊帐,轻轻地握住爷爷枯槁的手。

老爷子点点头,挣扎着起身,黄建国双手扶老人起床,并小心的帮他套鞋子。

院子另一侧的厢房有一个家庭浴室,里面放着一个大号的木制大澡盆,里面已经放好了热水,雾气腾腾。

黄建国替老人除去衣衫,让他坐进了澡盆。

“建国,这水有些烫呢。”老人睁着一双白内障的眼睛瞄向黄建国的方向说道。

“爷爷,水烫一点好去死皮。”黄建国劝慰道。

“乖孙儿,你说什么,爷爷都愿意听,还记得你小的时候,爷爷给你洗澡的时候的事情么?”老人的脸浮起了难得的笑容,那是发自内心深处遥远的回忆。

“你那时光着腚,在水里就是不肯出来,还泼了爷爷一身的水……”老人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黄建国眼眶有些红了。

“爷爷,我给你搓搓身,刮刮汗毛。”黄建国瞬间恢复了自制力,淡淡的说道。

“好,怎么都行,这是乖孙儿的小手啊,真舒服。”老人愉快的说着。

黄建国搀扶老人躺在了长条木凳,先用热毛巾将其浑身揩拭一遍,并在他的周身抹了肥皂,然后取出一把锋利的剃刀,开始小心翼翼的刮去身的汗毛。

望着老人干枯的身子,他不由得眼眶中噙了些泪水,刮至老人的时,看着他那寥寥可数的几根斑白色的阴毛,狠了狠心,一同去除了。

老爷子本来头发就已经基本秃了,所剩无几,黄建国仍旧仔细的刮光,趁老人不注意的时候,“嗖嗖”两刀,将眉毛削了去。不多时,老爷子浑身下已经被刮得干干净净,一根毛也没有了,就像是一头烫好待宰割的光猪。

吴楚山人一时间也想不出对策来,只得说道:“活葬是有许多风水的禁忌的,你们准备怎么做,我先听听,然后再谈谈我的看法。”

孟祝祺想,这样也好,**说,“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嘛,于是开始述说起下葬的具体安排。

“首先,我们先请黄老爷子饿几天,然后沐浴,剃净全身的毛发,刮去老皮,裸葬而不用棺木。子时初,将老人捆绑好,头脚下的立着放入穴内,然后开始埋土,子时中填好土,子时末修好坟头。葬好后,开始焚香祭祀了,这就是整个的下葬的程序。”孟祝祺得意的说道。

吴楚山人听罢心中暗自吃惊,这确实就是太极阴晕的用法,他们怎么知道的如此的清楚,要是这样做的话,不出十年,中原必将大乱,政权更迭,天下苍生受苦。

“怎么样?山人还有什么补充的?”孟祝祺望着吴楚山人说道。

“错了。”山人冷笑道。

“错了?哪里错了?”孟祝祺疑惑的盯着吴楚山人说道。

山人鼻子一“哼”道:“应当是头在下脚在,你们完全给搞反了。”

孟祝祺一愣,心中回忆着姐夫的交待,是头脚下呀,自己不会记错的。

他嘿嘿笑了几声,说道:“你说要头朝下脚在,倒着埋进去,有什么根据呀?”

吴楚山人冷冷道:“阴阳两界不相同嘛,常人生活都是头脚下是,天为阳地为阴,可是阴间就不同了,是相反的,正所谓阴阳倒置,因此,必须头下脚,符合阴界的规律。”

孟祝祺沉吟着,吴楚山人说的好像也是蛮有道理的,但姐夫又是那样交待的,孰是孰非,看来只有等姐夫他们到了以后再理论了。

吴楚山人看着孟祝祺思考的样子,心想只要把人倒着埋下去,五行错位,从阴抑阳,地气逆循,哼,中原便自然无事,太极阴晕最多发出个一国之母,主席夫人而已,百姓照样安居乐业。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我们还是等姐夫他们来了以后再作决定。”孟祝祺说道。

“你说黄乾穗他们要来?”吴楚山人惊讶道。

“嗯,他们带着老爷子一同过来。”孟祝祺解释道。

“什么时候下葬?”吴楚山人感到胸闷。

“今晚子时。”孟祝祺回答道。

黄老爷子洗完了澡,换好了一身新衣裳,走出了厢房。

“该吃饭了?”老人问道。

“爷爷,我们今晚不在家中吃饭,我带你去到外面吃野味。”黄建国强忍住泪水说道。

“好好,难得你们有这样的孝心,爷爷很久都没有下过饭店了,都有什么野味儿?”老人抓着黄建国的手说道。

黄建国眼泪滴了几滴下来,说道:“有山鸡野兔猫头鹰之类的。”

吴道明和师太也被带来了,黄乾穗吩咐他俩不要作声。

黄乾穗亲自驾驶着吉普车,吴道明坐在前排,老人和黄建国和无名师太挤在了后面。吉普车直接朝着南山村方向驶去,知情人越少越好。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到了南山村外的树后,然后大家下车步行。

老人的双眼看不到路,跌跌撞撞的走了两步。

“爷爷,我来背您。”黄建国恭恭敬敬的将骨瘦如柴的爷爷背在了后背,然后踏了山道。

“这个饭店有点远嘛。”老人在黄建国背叨咕着。

黄建国心中酸溜溜的不是个滋味,可是一想到,天将降大任与斯人,造福于苍生,这点牺牲还是值得的,于是腿下加快了脚步。

“阿弥陀佛。”师太一直不停的小声诵着佛号。

吴道明想的可要深刻得多了,老爷子活活的葬入太极阴晕,黄家想后人出皇帝,这种事情断然不能为外人所知,自己同师太是知情者,就能够这么轻松的放回香港么?以黄乾穗对付自己的父亲这样的手段,此人简直禽兽不如,如此心黑手辣,肯定会将自己和师太灭口。关键他们会选择什么时候下手?按吴道明自己的估计,下葬五天后,一切正常的时候,自己和师太的死期也就到了。不过,你黄乾穗的算盘再精,我岭南吴道明也不是白给的,岂会坐以待毙?嗯,见机行事,走着瞧。

走在队伍后面的黄乾穗摸了摸腰间的手枪,心想,还不到时候,尽管这几天已经在吴道明和无名师太这对狗男女的食物里下了毒,份量控制的恰到好处,一周后他俩才会毒发身亡,这毒药是医院的院长提供的,那人可是个毒物学方面的专家呢。

几个人默默的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一路匆匆而行,穿过了那片竹林,太极阴晕就要到了。!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58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