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推荐阅读: 快穿女主真大佬OVERLORD我有一座恐怖屋无限英灵神座青囊尸衣创造游戏世界穿越进化在末世中崛起末世启示录末日蟑螂时空旅人传奇狂魂快穿:驯养反派手册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黑暗降临智人冰之无限异常生物见闻录从无限世界中归来七根凶简

次日清晨,刘今墨刚刚睁开了眼睛,就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

铁掌柜低头哈腰的走了进来:“大侠,哦,先生,我是来请您去吃早餐的。”

刘今墨客气道:“太麻烦了。”

“不麻烦,已经准备好了,”铁掌柜从怀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大信封,说道,“这是给您准备的五千块钱,请您一定收下,也算是我们铁家微薄的一点心意。”

当时的年代,五千块钱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刘今墨乃是江湖人物,也不推辞,只是点了点头,接过来直接就揣入了怀里。

掌柜耐心的候在了门外,一直等到刘今墨抱着孩子出来。

早餐十分的讲究,除稀饭外都是一些小点和山野小菜。

“孩子要喝奶么?”铁掌柜小心翼翼的问道,他虽然奇怪一个老男人带着数月大的婴儿外出,但却不敢多问,江湖的事情还是少知道的为好。

刘今墨淡淡说道:“他不喝奶。”

“先生,我们铺子里已经连夜加工了几枚无影甲,您先看看是否合用,满意的话,今天一天就可完工。”铁掌柜说道。

铁掌柜从口袋里拿出几枚精钢锻造的指甲放到了桌子,刘金墨拿起一只看了看淬火的硬度,然后套在了自己的指甲,感觉活动自如并和自己的指甲颜色相同,外人若不仔细瞧,是绝对难以分辨的。

“不错,就照这样加工。”刘今墨满意的说道。

“先生,有一件小事,想请您出手帮个忙,这在先生来说是举手之劳而已。”铁掌柜支支吾吾道。

今墨皱了皱眉头,他最反感人家办事附加条件。

铁掌柜陪着笑脸,说道:“此地西行十里,有一苗寨,寨中的巫师麻都素来与我铁家不和,此人养有一条血虱,专门吸食婴儿的血,是害虫,想请先生您把它除去,为民除害。”

刘今墨淡淡一笑,道:“即是害虫,政府怎么不管呢?还需要百姓出头?”

“政府去过了,但是找不到那血虱的踪影,我们老百姓又哪里是它的对手啊。”铁掌柜说道。

“血虱?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刘今墨感到疑惑。

“那是一种很厉害的蛊虫,长得有一只猫大小,肚子特别大,里面装满了血,嘴里有一个尖尖的吸盘,一次能喝一小碗婴儿的鲜血。晚出来活动,而且会飞,很难抓住,我想,先生的无影甲一定能射杀它的。”铁掌柜说道。

“今晚。”刘今墨说道。

“您同意出手相助啦?”铁掌柜高兴的说道。

刘今墨点点头,心想,沈才华今夜的晚餐有着落了

月东山,刘今墨怀抱婴儿骑着马出发了,沈才华的两只小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匹红色鬃毛的大马看,口水都流出来了。

铁掌柜和那个伙计各骑一匹青马,一路踏着月色西行。

铁掌柜骑在马,想自己与苗寨的巫师麻都斗了好多年了,麻都若不是倚仗着他那条血虱,自己何尝惧他?昨天晚,自己养的蛊虫全部死于非命,肯定又是那条血虱干的,否则怎会一古脑儿的被吸干体液,全军覆没?这仇一定要报,一定要宰了那条血虱。

“血虱究竟是什么东西?”刘今墨问道。

铁掌柜回过神儿来,说道:“血虱也是一种蛊虫,一般的不会超过手指甲大小,扁平的肚子,口中有刺,吸食人与猫狗身的血液,吸饱以后肚子就圆鼓起来。”

刘今墨嘿嘿尖笑了起来,说道:“不就是人身生的虱子嘛?我身现在就有,喏,这就是一只。”刘今墨随手探进内衣里,摸索一番,捏出一支灰白色小如米粒大小的寄生虫来,在月光下晃了晃,然后扔进嘴里“嘎嘣”一声响,将其咬死。

铁掌柜看的直咂舌,恭维道:“古人清客以齿毙虱有声,真乃江湖豪杰本色啊。”

刘今墨说道:“你说那血虱有小猫般大小?”

“正是,铁某曾亲眼所见,菱形的脑袋,身泛着红光,口里伸出一根白色的尖刺,两边长着触角,还有六条大腿,从空中俯冲下来,还带着呼啸声,十分可怕。”铁掌柜绘形绘色的说道。

“这么说,就是虱蛊了。”刘今墨听说过苗疆蛊虫中有一种少见的蛊就叫虱蛊。

铁掌柜忙说:“就是虱蛊,不过麻都的这只血虱格外的巨大,我想不培养个十年以是不可能这样子的,而且绝对是经过了变异。”

刘今墨心想,沈才华看来还对付不了这只血虱,自己非要助一臂之力了。

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座高山,在月色下,显得朦朦胧胧的,山形狰狞。

“就是那里,山中有一苗寨,寨前是一个广场,还有一株粗大的黄桷树,血虱通常就栖息在树顶。”铁掌柜指着前方说道。

刘今墨拍马前行,深夜里“得得”的马蹄声格外的清脆。

已经远远的望见那株高大的黄桷树了。

铁掌柜勒住马缰,说道:“先生,铁某不方便露面,还望体谅。”

刘今墨道:“那好,你俩就等在此处。”说罢,双腿一夹马腹,直奔那株参天大树而去。

不多时,已经来到了那座广场,抬头望去,黄桷树顶黑漆漆的一片,密不透光,山寨中苗人都已睡了,四下里寂寥一片。

刘今墨跳下马来,走到广场中间,轻轻地放下沈才华坐在地,自己则牵着马隐入大树的阴影里。

月光下,光着小身子的沈才华白嘟嘟的,瞪着黑黑的小眼睛,鼻子嗅啊嗅的,他知道,晚餐的时间到了。

月影西移,躲在树下阴影里的刘今墨活动了一下手指,目不转睛的望着月光下面的沈才华,凝神贯气,准备随时出手一击。

沈才华慢慢地站起来了,听见“哗哗”的水声,刘今墨定睛细瞧,原来婴儿在小便,他不仅心中一热,爱意拳拳,真想冲出去抱一抱。

这时,他的耳鼓感受到了轻微的“簌簌”声,听音辨位,那是在树顶传出的。

月光下,一个粉红色的物体自树顶盘旋而下,身发出“嗤喇喇”的声音,那东西一圈圈的缩小着范围,中心点正是沈才华……

好一个刘今墨,手一扬,五道白光如闪电般射出,月光下,那血虱感觉到了风声已经近前,急忙伸出腿足来拨挡。刘今墨的无影甲何等了得,在当今武林暗器当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只听得“噗噗噗”连续五声闷响,钢甲竟硬生生将血虱的五根足切了下来,血虱如断线风筝般垂直跌落了下来,“啪”的一声摔在了婴儿的脚边。

沈才华大喜,如饿虎捕食般的扑了去,一口咬住血虱柔软的腹部,尖利的小牙已经洞穿血虱的肚皮,那满满的鲜血灌入了他的口中。

眼瞅着血虱胖胖的身子逐渐干瘪了下去,沈才华的小肚子则渐渐的圆鼓了起来,月光下的这一幕,看得人是胆战心惊。

刘金墨靠在树干,慢慢欣赏着,孩子在用餐,当母亲的心里自是欢喜之极。

血虱终于被吸干,剩下了空空的皮囊,沈才华的肚皮已经胀得圆圆的,他尝试着爬起来,但没有成功,又一屁股坐在了地。

刘今墨笑眯眯的走了过去,摸摸小肚皮,感觉快要撑爆了样。

“你们是何方神圣,竟敢害我血虱?”月光下站着一瘦高之人,负手而立,冷冷的说道。

刘今墨吃了一惊,方才满脑子的怜爱,竟没注意到有人近前,霎时额头渗出冷汗,忙视之。

此人一身灰色长袍,头缠头,面色枯黄,鹰鼻隼目,深陷的眼珠炯炯有神。

刘今墨乃是老江湖了,随即淡淡一笑,说道:“先生所言谬矣,一个刚刚满月的婴儿被一怪物袭击,几乎丧命,老夫为救孩子出手,难道不理所应当么?”

没想到刘今墨如此对答,那人竟一时间语塞。

“你是什么人,为何深夜来我苗寨?”片刻后,那人说道。

“在下深夜赶路,误入此地,原想歇息下再走,不料出此变故,实属意外。”刘今墨语气也和缓了些。

那人冷冷一笑道:“实属意外?一个吸血婴儿深夜到访,然后从容不迫的吸干了一只血虱,还说是意外?我看这孩子是个鬼婴?”!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58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