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推荐阅读: 电影世界十连抽我有一座恐怖屋全球迈入领主时代丧尸母体魔道祖师[重生]智人七根凶简地球纪元黑暗降临快穿100式无限恐怖青囊尸衣末世启示录魇醒末世大回炉鬼吹灯2穿越进化快穿:驯养反派手册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末日逃亡

吴楚山人默默地站立在太极阴晕的旁边,望着被掘过的混杂的五色土,原来的五色土晕已经不见了,那些会喷阴毒的灵龟也没有了。

“吴道明!”吴楚山人气氛的直跺脚,他转身直奔村北朱彪家而去。

两个陌生人正斜靠在朱彪家的大门旁边抽着烟,地戳着两支步枪。

吴楚山人一愣,稳定了一下情绪,走前去问道:“朱彪队长在家么?”

“你是谁?”抽烟的民兵问道。

“村里的,住东头。”吴楚山人回答道。

一个民兵鼻子“哼”了下,说道:“一窝儿反革命分子,还有个老头和尼姑,都送县了。”

吴楚山人心中一凛,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就走远点。”抽烟的那人凶巴巴的说道。

吴楚山人转身离去,走回家中,一路思前想后,还是捉摸不出发生了什么事。

从太极阴晕的挖掘情况看,太极土卵可能已经被窃,但并不会影响太极阴晕的风水效力,既如此,一不做,二不休,抓紧时机弄头母猪葬进去,谁也别想再用。

山人来到了韩老伯家,准备买那头老母猪。

“好了,小寒生真是奇了,两只癞蛤蟆竟然治好了猪瘟,太神了。”韩老伯一见吴楚山人,立刻叫了起来,赞不绝口。

问明了山人的来意,韩老伯摇了摇头,说道:“不卖了,也该着这头母猪有福份,大病不死,我说什么也舍不得再卖了。”

“还有死猪么?”山人问。

“没有了,我今天去亲家屋里,听说他那儿也发了猪瘟,瞧,我已经捉了癞蛤蟆,准备去给他们家的病猪治病去。”韩老伯说道。

“你知道谁家还有病死的老母猪吗?”山人问道。

“本村没有了,这样,我亲家那个村我给你打听一下,有的话顺便用自行车带到东头朱医生家,也算是对寒生表示感谢。”韩老伯热心的提议道。

“好,先谢谢你了。”吴楚山人说道,自转回家中不提。

黄昏后,朱彪家里守候的那两个民兵望见天色已黑,便开始拾掇一下做饭,找了找,还发现了一坛子的老酒,两人高兴了,将翻出来的一小篮子鸡蛋都给炒了,足足有半盆。

油灯下,两人一面喝酒一面闲聊打发时间。

“听说死掉的那个女人长得可***漂亮了。”一人抽着烟说道。

“哪个女人?”另一人醉醺醺的问道。

“南山镇孟主任的儿媳妇呗,叫什么沈菜花。”那人道。

“嗯,据说刚埋下去就被人盗走了,你想想,连尸首都有人要,活着的时候还不得人人见了都眼红啊。”又是一杯落肚,这人话也多了起来。

“嘘,我同你说个秘密,你可别往外讲哦。”一人道。

“放心,谁讲出去是王八蛋。”那人回答。

“这沈菜花就埋在这所房子的西头,咱们今天撒药那个地方的下面。”

“真的?”

“当然,敢不敢挖开瞧瞧,这女人到底有多漂亮?”

“你小子不是想动尸体的脑筋?”

“就是看看,胆子小不敢就算了。”

“操,谁说老子不敢,挖就挖。”

“走。”

两人醉熏熏的拿着锄头到房西刨了起来……

土质很松软,刨起来非常轻松,看起来埋的也不深,他俩谁也没有注意到滚到一边去的那个黄色的土蛋蛋。

每一锄下去,都会翻来一些阴尸蝼蛄的尸体,最后听得“咚”的一声响,他们知道,刨到棺材了。

两人将土扒拉到了旁边,坑里露出来一只木头柜子,看来下葬的时候用柜子盛的尸体。他俩面面相觑,心脏都在“砰砰”的直跳,里面的女人究竟会美到什么样子呢?

“你猜她穿了衣裳没有?”一人叼了根烟卷,淫笑着问道。

“最好没有,哈哈。”另一人嘿嘿笑道。

“听说沈菜花的很大,又白。”先头那人越发笑起来了。

“我喜欢女人的屁股,越肥越好。”另一人也淫笑起来了。

“别说了,我都有点等不及啦。”那人扔掉了烟头,跳入土坑里,伸出双手抠住了柜门,用力抬起。木柜门应声而起,原来木柜面并没有钉钉子。

月光下,柜子里躺着一个女人,身穿着有衣裳,双峰隆起,钮扣都已撑开,乌黑的头发,面目十分的清秀,白森森的皮肤,紧闭着双眼,小巧玲珑的鼻子,嘴巴张开得大大的。

抽烟那人怔怔的望着那女人,竟然情不自禁的伸出一只手来,朝女人的前胸裂开的衣缝里摸去。

女尸睁开了眼睛……

猛然间,女尸脑袋扬起,一口咬住了那人的手指!

“妈呀!”那人大叫一声,倒扑在了柜子里,随即听到“噗”的一声响,热血四溅,他的颈动脉已经被女尸咬断。

面的那个民兵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呆立在那儿动弹不得,女尸满口的鲜血,狰狞的笑着轻轻前,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然后一口咬断……

惨淡的月色下,荫尸沈菜花披头散发,张开双臂,胸部一起一伏,对着月亮呼吸吐纳着……

一爿乌云飘了过来,慢慢的遮住了月亮,天地间一片黯淡。

沈菜花移动脚步,发现了地的那枚黄色的土卵,弯腰前拾起抓在了手里。突然,她的鼻子嗅了嗅,闪身进了草屋,须臾,她再出来时,手中多了一件鬼婴的小衣服。

沈菜花将小衣服贴在脸不停的嗅着,然后四下里望了望,身子一纵便不见了踪影。

次日清晨,韩老伯那儿始终没有信儿来,吃完早饭,吴楚山人便朝韩老伯家走去。

村中停着吉普车还有卡车,村里的老表们稀稀落落的往村北头而去,山人也顺意跟了过去。

朱彪家门口的水塘外,围拢着一群老人妇女和儿童,大家都在那儿议论纷纷。

山人挤到前面,朱彪家草屋西侧有处地面被掘开了,门口处床单子下面盖着两具尸首,大门的一侧还戳着那两支半自动步枪。

孟祝祺主任老远便看见了吴楚山人,便招招手喊他过去,山人于是分开众人,来到了草房西侧。

“吴楚山人,你来看看,这两个人是怎么死的?”孟祝祺知道吴楚山人知识广博,便要他帮忙瞅瞅。

掀开了床单,围观的妇女和孩子们发出了一声惊呼。

两个身强力壮的民兵浑身鲜血,面部肌肉已经完全扭曲,全部都瞪着惊恐的眼睛,其中一人的一只手的四根手指被齐刷刷的截断了,露出白森森的骨茬。

“两人都是伤在颈部,一侧的颈动脉都断掉了,你看着脖子的齿痕,像是被活生生给咬断的。”吴楚山人指着尸体的颈部说道。

“咬的?我们婺源境内已经好多年没有什么猛兽出现了呀?”孟祝祺疑惑道。

“是人咬的。”吴楚山人淡淡的说道。

“人?这怎么可能?”孟祝祺叫道。

“这只齿痕分明就是人类的第一恒磨牙,也称‘六龄齿’,人类自六岁长出来,终生不变,野兽是没有的,况且从伤口来看,也没有野兽犬齿的痕迹。”吴楚山人解释道。

孟祝祺沉吟不语,若吴楚山人讲的是真的,再结合沈菜花的墓里已空空,尸体不翼而飞的情况,莫非真的发生了民间传说中的尸变?如果是真的……那可麻烦了。

孟祝祺挥挥手,吩咐属下将看热闹的老表们全部赶得远远的。

“嘿嘿,”孟祝祺奸笑了两声,又接着说道,“人咬的?什么样的人能够如此稳准狠的一下子咬死两个强壮的青年人?山人啊,可不要造谣惑众哦。”

“是死人,只有荫尸下手才这般狠毒。”山人道。

“荫尸?什么是荫尸?”孟祝祺忐忑不安的问道。

“荫尸就是生前怨气很大,心愿未了,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因此怨气护体,尸身不腐,在一定的外因影响下,最后诈尸而出。”山人解释着。

“出来干嘛?”孟祝祺隐约感到有问题了。

“了却未了的心愿。”山人答道。!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57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