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推荐阅读: 诸天谍影全球迈入领主时代史上最强店主在港综成为传说东北山野秘闻诸天万界之大拯救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末日蟑螂电影世界十连抽穿越进化会穿越的外交官我有一座恐怖屋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末世启示录狂魂漫威里的德鲁伊创造游戏世界敛财人生[综].智人末世重生之桃花债

月光下的明月突然身子轻微一颤,鼻子连续的嗅了嗅,脸慢慢的转向了那株大树,然后移步走了过去,同时轻声呼唤道:“出来。”

树下之人见行藏已露,便由阴影中走出来。

这是一个青年男子,约有二十五六岁,一身土布黑褂,黑色缠头,背着一个小竹篓,浓眉凸鼻,双目炯炯有神,怀中的那硕大的黑猫两只铜铃般的眼睛警惕的盯着明月。

“姑娘,你是谁,从哪儿来?”那人问道,一口的湖南口音。

明月对他只是轻轻一笑,说道:“我饿了。”

青年男子忙从身后背篓中取出一个报纸包,打开后是一只油光光的熟鸡,他将鸡递过来,明月一把抓过,拽下一只鸡腿便塞入口中咀嚼起来。

望着姑娘狼吞虎咽的样子,青年人想,这女孩儿一定是饿坏了,真是可怜啊。

须臾,一只鸡已经被明月吃光,甚至鸡骨头都没剩下。

“你是谁,深夜怎么在此,而且饿成了这个样子?”青年人关切的问道。

明月道:“我是借宿在这家农户中的,出来找点吃的。”

那人笑了,说道:“我就是这家农户的主人,深夜从外乡赶回来,我叫残儿。”

明月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这名字好奇怪啊。”

残儿痴痴的望着明月,心道,赶尸多年来,足迹踏遍湘西,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俊俏的姑娘,连说话的语音和笑声都这么的好听,她就像是个仙女一样。

残儿脸红道:“我自幼不会走路,到了八岁才行走得稳,所以我娘叫我残儿。”

月如银盘,悬挂中天,残儿赶路回来,此刻却不想回房,心中只是愿意与姑娘单独多待些时间。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残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明月回答道:“明月。”

真的就是那天的月亮啊,残儿想。

“你会多住些日子么?”残儿问。

“明天一早就要赶路,去武陵天门山。”明月说道。

“那很远呢,去干什么?”残儿问道。

明月莞尔一笑,说道:“找湘西老叟。”

残儿一听,吃了一惊,说道:“湘西老叟就是阿普老司,多年前就已经隐居鬼谷洞了,这许多年都没有人再看见他了,况且前往天门山途中艰辛非明月姑娘可以承受的啊。”

明月一听,一丝愁云袭来,面色忧郁起来。

残儿心中不由得一疼,顿时热血涌,大声说道:“姑娘若是要去,残儿愿意带路。”

“喵……”残月怀中的大猫忿怒的吼叫了起来。

“残儿回来啦。”草屋门口出现了老婆婆的身影。

“娘,是残儿回来了。”残儿答应着,与明月走回到了院子里。

老婆婆见到残儿身边的这个漂亮的姑娘,吃了一惊,问道:“这位姑娘是……”

残儿笑道:“娘,明月不就是在咱家投宿的客人么?”

老婆婆诧异的望望明月,更加奇怪的说道:“今晚就只有两个江西来的男人借宿呀。”

残儿扭头看了看明月,疑问的目光注视着她,怀中的大黑猫凶巴巴的盯着明月,突然从残月的怀里“嗖”的蹿出,两只锐利的前爪搭了明月高耸的乳峰……

明月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残儿大惊,急喝道:“黑瞳,住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明月高耸的双峰突然瘪了下去,脸孔急速的扭曲,面前赫然是一个丑陋猥琐的五十来岁的那人,原来时辰已到。

尸猫黑瞳扑了个空,站在屋前的地呼呼喘着粗气,眼睛死死的盯着一清。

残儿和母亲俱是万分惊愕,母子俩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他是一清师傅。”寒生从屋里走出来道,外面的说话声音惊醒了他。

回到屋中,老婆婆燃起了油灯,寒生开始解释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残儿娘俩终于松了口气。

“残儿哥是赶尸的么?这只大黑猫就是婆婆说的那种尸猫?”寒生问道。

残儿点了点头,说道:“我自十岁起开始随我爹做赶尸送喜神这个行当,不过现在生意很少了。在我们湘西民间自古以来就有赶尸的传统,学这行的,必须具备有两个条件:一胆子大,二是身体好,而且还要相貌长得丑一点。我从小胆子不大,身体也弱,相貌也比一般人要漂亮许多,所以并不符合赶尸人的条件。”说到这儿,残儿偷偷的瞥了一眼一清。

残儿见一清没什么反应,就又接着说下去:“因为我爹是赶尸匠,所以我尽管不太符合条件,但还是做了这一行。开始学艺先要望着当空的太阳,然后旋转,接着突然停下,必需马分辨出东西南北,倘若分不出,就说明在夜晚赶尸时分不出方向来。另外尸体毕竟不是活人,遇较陡之高坡,尸体自己爬不去,赶尸匠还得一个一个的往高坡背和扛,所以体力也要好。老爹为锻炼我的胆量,把一片桐树叶放在深山的坟丘,黑夜里让我一个人去取回来,说这样才有胜任赶尸匠的胆量。”

“那怎么赶呢?”寒生兴致勃勃的问道。

“我们赶尸匠的家里,跟一般农民一样,一般是分辨不出来的。只有接到赶尸业务时,我们才将自己装束一番,前去赶尸。虽说是赶尸,但平常比较忌讳赶尸这个词,内行人请我们赶尸,都是说请去‘走脚’。我们用一张特制的黄纸,将死人的名字、出生年月、去世年月、性别等等都写在这张黄纸,然后画一张符,贴在这张黄纸,最后将这张黄纸藏在自己身。赶尸时的穿着也有讲究,不管什么天气,都要穿着一双草鞋,身穿一身青布长衫,腰间系一黑色腰带,头戴一顶青布帽,腰包藏着一包符。这种符和道士的符不一样,是在黄纸用朱笔画一些象形文字,途中遇到意外情况,便将这种符朝西挂在树或门,有时也烧灰和水吞服,视情况而定。”残儿解释道。

寒生插嘴道:“死人真的会走?”

残儿笑了笑道:“死尸自己当然不会走,你要用功力催动才行。”

“什么功?”寒生问。

“总共有三十六种功,第一是‘站立功’,首先要让死尸能站立起来,第二是‘行走功’,也就是让尸体停走自如,第三是‘转弯功’,也就是尸体走路要能转弯。另外,还有‘下坡功’、‘过桥功’、‘哑狗功’等等。‘哑狗功’非常有用,可使沿途的狗见着尸体不叫,因死尸最怕狗叫,狗一叫,死尸就会惊倒。特别是当狗来咬时,死尸没有反抗能力,会被咬得体无完肤。最后一种功是‘还魂功’,还魂功越好,死尸的魂还得越多,赶起尸来便特别轻松自如。这种‘还魂功’,实际是用我们湘西特产的一种草药撒在尸体口鼻和身体其作用的。”

一清听的直咂舌,对残儿流露出敬佩的目光。

残儿见之心中热乎乎的,仿佛已经透过了一清丑陋的躯体,看到了明月那俊俏的面庞和赞叹的表情。

他接着讲下去,好像是专门为着明月而解说的:“我们这种行当,只有在湘西才行得通。因为只有湘西才有‘死尸客店’,而且只有湘西人闻见赶尸匠的小阴锣声知道迥避,并会主动把家中的狗关起来,否则,狗一出来,便会将死尸咬烂。湘西的村子外都有路,不会穿村而过,死尸是断然不能入村的。”

“死尸还要住客店?”寒生饶有兴趣的问道。

“当然,这种客店只住死尸和赶尸匠,一般人是不住的。客店的大门一年到头都是开着的,因为两扇大门板后面,是尸体停歇之处。赶尸匠赶着尸体,天亮前就到达客店,夜晚悄然离去,白天,尸体都在门板后面整齐地倚墙而站立,遇阴雨天不好走的时候,也有可能就在店里停几天几夜呢。”残儿兴致盎然的说道,不时地拿眼睛瞟向一清。

“那尸猫是做什么用的呢?”寒生问道。

残儿有点尴尬的说道:“这是我们赶尸人的秘密,是不许外传的。”

寒生点点头,便不再问下去了。

“明月每天夜里都会出来的吗?”残儿找准时机问道。

寒生心情沉重说道:“是的,但恐怕留给明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那我明天一早就带你们去天门山,有好几天的路程呢。”残儿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57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