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四十五章 湿荫尸

第四十五章 湿荫尸

推荐阅读: 末世启示录丧尸母体会穿越的外交官最后一个道士快穿:驯养反派手册时空旅人传奇末日蟑螂在末世中崛起创造游戏世界天书进化魔道祖师[重生]史上最强店主魇醒我有一座恐怖屋快穿100式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某美漫的传奇人生电影世界十连抽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冰之无限

这几天来,朱医生的心中忐忑不安,寒生去县城已经数日没有消息,反正是个大小伙子,没什么太好担心的,可能是去请那个吴楚山人耽搁了。

让朱医生放心不下的是那个婴儿,沈天虎的儿子沈才华。明明出生时是个女婴,现在长出了小**,未满月的婴儿如何会有牙齿?这是一个吸血鬼婴,他心里面有了这个疑问。

大凡吸血鬼婴生长的通常快于一般的正常孩子,主要表现在牙齿和思维,别看婴儿很小,可是鬼点子特别多,这个沈才华这么小就嗜血成瘾,恐怕……朱医生不敢想下去了。

“莫非是荫尸?”朱医生自言自语道。

兰儿正在摘菜,闻言问道:“朱伯伯,荫尸是什么?”

朱医生想了想,说道:“荫尸就是人死下葬以后,毛发和指甲还在生长,如是孕妇,胎儿也在继续发育,总之是很不吉利的。”

“怎么会有这种怪事?”兰儿十分惊奇。

“荫尸有两种,分为干荫尸和湿荫尸,像沙漠里面风化的干尸和古埃及的木乃伊就是干荫尸,听说欧洲考古队就曾经发现过木乃伊长了指甲和毛发的。”朱医生解释道。

“那么湿荫尸呢?”兰儿饶有兴趣的问道。

“湿荫尸就是外表变化不大,皮肤富有弹性,也会缓慢的生长毛发和指甲,甚至牙齿。像苏联的列宁和越南的胡志明死了以后,都被人为的做成了湿荫尸,放在水晶棺材里保存,实际他们身的生物磁场影响到了后代人,从地理风水来说是非常不吉利的。”朱医生说道。

“兰儿,你不怕这些东西么?”朱医生看着兰儿天真无邪的模样,有些忧心的说。

“挺好玩的,朱伯伯您再给我说点呗。”兰儿催促道。

“好,一般来说,湿荫尸比较恐怖些,尤其是嘴巴不能张开,一旦张嘴就会出事的,迷信说法会吃掉子孙三代呢。”朱医生接着道。

“我不想听了,有些怕人。”兰儿端着菜篓出去了。

朱医生笑了笑,目送着兰儿走出房门。

这沈菜花会不会就是一具荫尸呢?他想。

黄昏,吃过晚饭,朱医生收拾停当,准备出门。

“朱伯伯,这么晚了,您还要出门?”兰儿问道。

朱医生笑了笑,说道:“我有件事儿去办一下,你们到时间早点休息,不要等我。”

“要兰儿陪您去吗?”兰儿关切的询问。

“不必了,有笨笨陪我就可以了。”朱医生说罢将笨笨从窝里喊了出来,笨笨老大不情愿的站在朱医生面前。

“算了,你不愿去就呆在窝里。”朱医生说罢,自己一个人撑开他那把油纸伞冒着绵绵细雨而去。

朱医生沿着山道一边走着边想,一般荫尸的坟头都会有些异常,有的长出些畸形的植物,有的会生有一些怪模怪样的甲虫,还有的甚至会有土缝开裂。次匆忙之间没有仔细的观察,今晚要好好的看一看。

如果沈菜花真的是一具湿荫尸,而且张开口了,那么那个吸血鬼婴将会受到激发,沈天虎一家人就会有危险了。

大约走了一个多时辰,朱医生终于来到了荒坟岗。

他照着手电,一步步地凭着记忆寻找着沈菜花的坟冢。

小雨淅淅沥沥,雨滴落在油纸雨伞簌簌直响,阴风徐徐,四下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手电光照下,前面是一座被掘开的墓穴,旁边倒着块墓碑,朱医生看过去,面刻着“沈菜花”三个字。

奇怪,沈菜花的墓怎么掘开了呢?

朱医生将手电光射进穴坑里,里面空空荡荡,尸首不见了!坑里面斜立着一把铁锄,还有一条大号的旧麻袋。

朱医生呆呆的站立在墓前。

“你是什么人?深更半夜到这儿来干什么?”背后传来了喝问声。

朱医生回过头去,几道手电光照在自己的脸,晃得睁不开眼睛,他下意识的伸手遮挡着光线。

“我是南山村的朱医生,你们又是谁?”朱医生报自己的名号,然后反问道。

“朱医生?我看你是盗墓贼,是不是忘记了带走铁锄特意回来取的?”说话人的声音尖细,很是阴柔。

朱医生眼睛适应了,看清不远处立着三四个人,身穿黑色的军用雨衣,手里拿着半自动步枪。

“你们是什么人?”朱医生又问道。

“我们嘛,是镇的基干民兵,伏击了两天,终于抓到了你这个盗墓贼。”那人嘿嘿说道。

“你们弄错了,我不是盗墓贼,我是朱医生。”朱医生分辩道。

“你说你是医生,那为什么深更半夜冒雨跑到这荒坟岗里来?而且还特意到沈菜花的坟前,不是取锄头还能干什么?”那人说的也不无道理。

朱医生心想,这事如何解释得清楚呢?能讲自己深夜冒雨前来是为了观察荫尸的么?这种封建迷信的话说出去肯定要捱批斗的。

“哈,没话说了,把这个盗墓贼押回镇去审讯。”那人命令道。

几个持枪民兵押解着朱医生,拎着那根战利品锄头凯旋返回南山镇。

南山镇革委会的后院有几幢小院落,那是革委会领导们的私宅。凌晨时分,朱医生被带进了其中的一幢。

“蹲在那儿,不许乱动!”朱医生被人按蹲在院子角落里。

一会儿,屋里走出来一个青年人,中等身材,看去年纪不到30岁。

“你是哪儿的人,叫什么名字?你把尸体弄到什么地方去了?老实回答问题,免得皮肉受苦。”那人说道,声音也是尖声尖气的。

“我是南山村的朱医生,我没有盗墓。”朱医生回答道。

“还不说老实话,找打。”旁边的民兵踹了他一脚,朱医生一屁股坐倒在地。

“说,你把尸体弄到哪儿去了。”青年人接着喝问道。

“我是朱医生,你们可以向南山镇孟祝祺主任打听打听,他知道我是什么人。”朱医生喊道。

“你认识孟主任?”青年男子疑惑的说道。

“当然认识,前几日他还专程到我家去了的。”朱医生说道。

青年男子沉吟片刻,吩咐道:“你们看着他,我去给县里打个电话。”说罢,转身走回屋里。

朱医生依旧蹲在墙角,秋雨湿透了他的衣衫,瑟瑟发抖。

十分钟后,那个青年男子走出来,对民兵摆了摆手,说道:“把朱医生请到屋子里来。”

朱医生战栗抖动着跟着来到了屋内,脚下淌了一摊水渍。

“快快请坐,朱医生,完全是误会了,家父电话里已经说了,您是德高望重的老医生,您儿子是有名的神医,刚才是多有得罪了。”青年男子陪着满面笑容说道。

“你父亲是……”朱医生问道。

“家父孟祝祺。”青年男子不无自豪的说道。

朱医生“哦”了一声,他对孟主任没有什么好感,对这个孟公子更是看不眼,他不就是沈菜花的丈夫么?那个没有蛋蛋的人。

“我可以回家了?”朱医生淡淡地说道。

“不急不急,家父说,他刚刚见到了您的儿子,现在他们正在一起聊天呢。”孟公子说道。

“寒生!这么晚了,他在县里做什么?”朱医生惊喜地说道。

“过一会儿,他还要同我姑父他们一起吃饭呢,饭后姑父会派车送他回南山村的,到时候经过这儿,捎着您一起回家了。”孟公子解释道。

朱医生站起来,冷冷说道:“不必了,我这就自己回去了。”说罢,他竟径自走出房门。

孟公子无奈,只得送出院子。

朱医生头也不回的去了。!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54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