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都市言情 > 可爱过敏原 > 109、【全文完】番外七:日常

109、【全文完】番外七:日常

推荐阅读: 表妹万福PUBG世纪网恋全职艺术家梦幻香江可爱过敏原天潢贵胄污名[重生]招惹散落星河的记忆替嫁后病弱世子被气得活蹦乱跳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我行让我上[电竞]农女福妃别太甜茅山捉鬼人重生之贵妇怎敌她千娇百媚德萨罗人鱼银河坠落重生之似水流年房客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大四的寒假,辛苦忙碌了大半年复习雅思和申请学校的乐知时和同样面临硕士毕业的宋煜,在春节前夕收到了ucl的offer。好消息降临的时候,林蓉又哭又笑,高兴的是两个儿子都很争气,难过的是他们要离开自己一阵子,去国外读书了。

“蓉姨,你要是想我们了,就买张机票飞过去看我们。” 乐知时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抱着她的胳膊安慰道。

“也是。” 林蓉思路打通,开始计划起自己以英国为起点的欧洲游计划,“我要闭店半年,和我的小姐妹一起,玩够了再回来。”

宋谨对林蓉的旅游计划里没有自己已经很习惯,倒是为他们最终定下来的学校而感慨,揽住了乐知时的肩膀,“所以兜兜转转还是去了英国啊。”

“哥哥的导师推荐他去ucl的地球科学,而且他的论文又多,申请csc肯定没有问题,对方导师对他很满意,还跟他开玩笑说,‘我们这个专业可是拯救地球的专业呢’。”

林蓉忍不住吐槽:“英国人的幽默感跟你哥有得一拼。”

宋煜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林女士生得好。”

“哈哈哈哈哈。”

时间过得很快,假期一晃而过,开学后的乐知时忙着改毕业论文,忙得脚不离地。樱花季到了,w大人山人海,乐知时交了修改稿,和宋煜趁周末回家休息了两天,正好也避开了赏花的人潮。

周六大清早,宋煜一如既往维持着晨起健身的习惯,六点半就起床洗漱,但看着乐知时缩在被子里睡得很香的样子,又忍不住坐回到床边看他。

睡梦中的乐知时感觉到床微微下陷,闭着眼迷迷瞪瞪的,下意识伸出一只细白胳膊四处摸,最后抓到了宋煜压在床上的手背,然后很乖地挪过来,身上的被子没有跟着一起卷过来,睡衣还蹭了上去,露出平坦白皙的小腹。他头靠着宋煜的髋骨,手臂抱住他的腰。

这副样子让宋煜想到了和乐知时小时候在宠物店一起蹲着看过的仓鼠,睡着的时候也是这样眯着眼,很小的爪子还会伸出来动。

宋煜摸了摸他的手臂,又拨开他的额发,指腹揉开乐知时的眉心,然后滑下来,摸了摸他的脸颊和下唇。被弄得有些痒,乐知时动了动,又感觉宋煜的手掌摁住了他的小腹,握住腰。

本来打算推他的手,可下一刻,宋煜的吻就落到侧颈。折腾一番,乐知时脸颊发烫,迷迷糊糊睁开了眼,搂住了宋煜的脖子。

“你要走了吗?”乐知时微微发喘,声音很轻。

“嗯,跟我一起?”

“不想去。”乐知时很懒,不喜欢运动。

“那你再睡会儿。”宋煜吻了吻他的额头,“腰疼吗?”

乐知时被他问得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起来,拿被子蒙住了头。

隔着被子,宋煜听见他含含糊糊说没事,说自己要睡了,于是他隔着被子摸了摸乐知时的头,然后起身离开。

话虽这么说,但乐知时已经被宋煜折腾得睡意全无,在被子里闷了一小会儿就掀开,把敞开的睡衣扣好,拉开阳台的玻璃门透气,然后起身去洗手间洗漱。

林蓉也起得很早,乐知时套了件毛衣外套下来,看见她正往餐厅上放早餐。

“乐乐怎么起这么早?”她端了一份三鲜豆皮出来,“快来吃,我刚买回来的,超火的那家,排了好久的队。回来路上还碰到哥哥了,他去健身房附近吃。”

乐知时帮她端了牛奶和蛋酒,望了一眼客厅,“叔叔呢?”

“一大早就去公司了,上午有一个合同签约。”林蓉把手里的水果盘搁在桌上,然后和乐知时坐在餐桌两端,“吃吧。”

两人一边吃,一边用餐桌上的ipad找出一部国外的情景喜剧下饭。虽然很多家里都有吃饭不许看电视的说法,但林蓉是个例外,不仅不禁止,还带头看。

“我十点之后要去阳和启蛰准备晚上宝宝的满月酒,你们晚上一起去吃呀。”林蓉盯着屏幕,吃了一块青苹果。办酒的是林蓉闺蜜的亲侄女,关系很近,为此也准备了很久。

“哦对了,阿姨一会儿来打扫卫生。”林蓉看了一眼手机,“快到了应该。”

乐知时喝了一口牛奶,忽然想到床头柜拆开的油和套,差点咳嗽出来,“那个……我帮哥哥收拾他的房间吧。”

林蓉的视线移到乐知时脸上,露出一个可爱又意味深长的笑,“是有多乱啊。”

乐知时立刻摆手,“没有,真的不乱。”

“行啊,那你收拾吧。”林蓉知道乐知时不禁逗,又吃了一块豆皮,含糊说,“反正哥哥也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你的房间呢?”

“可以阿姨收。”

“也是,反正你的房间都已经形同虚设了。”林蓉笑道。

乐知时耳朵很红,“那倒也没有……”

“要不然干脆给你装修成影音室吧,你可以看动漫,或者你和哥哥的衣帽间,你们俩还没有单独的衣帽间……”

“啊?”

刚提议完,林蓉又自顾自说,“不行,还是得给你留一个卧室。万一你俩吵架,你还可以丢他一个人回自己房间睡,对吧,其实你过来跟我睡也可以……”

乐知时听得哭笑不得,“这是回娘家吗?”

林蓉立刻鼓掌,“很精准。”

收拾了餐具,乐知时很快上楼回到宋煜房间,四月初的和风扬起一整面墙的白色窗帘,自从乐知时住进来,宋煜就撤掉了沉重的黑帘,还房间原本的明亮和通透。

他把那些容易引发尴尬的东西都收进柜子里,折好被子,瞥见浅灰色床单上宋煜的丝质黑色睡衣,是他刚换下来的,这件衣服虽然很薄很柔软,但扣子极其难解。

四月的风软得像水,随之而来的是不知名的花香,和清晨的阳光一同摇晃。乐知时拿起衣服,试探地抬起手臂,这衣服就像水一样在他的手掌摊开来,而乐知时低头,将脸埋入其中。

宋煜身上那种独一无二的气味充满了他的鼻腔和全部的身体,乐知时的脑子里想到他更早时在他脸上流连的手指,他的亲吻和拥抱。他无知无觉地坐到那张被自己铺得没有一丝褶皱的床上,这是大忌,会毁了他刚刚完成的杰作,但他的思维被气味所引导,浑身的血液如同逆流,最后他甚至嗅着睡衣趴倒在床上。

乐知时总是可以毁掉整洁,宋煜的整洁,他自己的整洁。

人们总说得到之后的情感总是下坠的弧线,但乐知时却觉得自己对宋煜的渴求永远是与日俱增的。他忽然产生一种怪异的想象,认为自己前世或许是宋煜身体的某一部分,所以才会对他的一切充满了归属感。

门外忽然传来了陌生人的声音,打断了乐知时的遐想。他听到林蓉招呼着阿姨,思绪有一瞬间的清明,想起了自己回到卧室的本职工作。

罪魁祸首的睡衣被他无情地折起放到米色的布艺小沙发上。乐知时走到书桌前,合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还有摊开来的各种文献与著作,把笔收回笔筒里。宋煜的书桌又一次恢复了干净。他拿起一本国家地理杂志,走到书架前和其他的杂志归到一起。

稍微站了站,乐知时忽然发现,他书架的最上层有一本没有外封的很厚的书,果绿色的内封,侧面没有书名。有些好奇,乐知时拿下来,刚打开扉页,他发现了一行字迹,是他自己的。

[宋煜哥哥,祝你生日快乐!]

看称呼和字迹的成熟度,乐知时就能判断是他初中时期,看到目录页的书名,《你呼吸太阳,我呼吸月亮(阿赫马托娃抒情诗选)》,他不禁为自己当年的品味惊叹,转头想了想,好像当时只是因为被名字吸引,并没有实际上真的看过这本,就毫不犹豫地买下了。

现在想想,在青春期给宋煜送情诗真的不算是一个好主意……

他稍稍翻了翻,书页停在了某一张,原来里面夹了一张折起来的草稿纸。乐知时先是拿开那纸,视线停留在那一页,被宋煜划线的几句话上。

[可我没有照看好我的心

它被人从我这儿偷去]

[我轻易就把贼猜到

看眼睛就能把他认出

只是我害怕他偷走的心

他会还得太快太迅速]

和情感饱涨的文字不同的是,宋煜划的黑线直而标准,端正得很像他本人,而这样的话并不像是他会称赞的言语,可他划了线,很矛盾。

默念这就几句,乐知时心跳得很快,就像诗篇里写到的一样,如同能听到胸口有“蜻蜓振翅的声音”,叠起来的纸没抓稳,掉落在地板。乐知时合上书,把叠成方块的纸捡起来,顺便打开。

纸上没有字,也没有什么计算的公式。而是更加不符合宋煜风格的简笔画,很多个,都是芝士块的图案,唯一很宋煜的是他把图案分布得很整齐,一个挨着一个画的,起初形状有些硬,不太可爱,到后面才开始圆润了些。

乐知时盯着,眉头微微皱起,他觉得好熟悉。几秒后,他想到了宋煜高中毕业时随手送他的写生册,上面刻着的也是这个芝士。

他有点疑惑,宋煜为什么要反复临摹这个品牌的logo,只是因为好看吗?

卧室的门被敲了敲,乐知时回头,听见林蓉开口,“乐乐,快下来帮我换沙发套。”

“哦。”乐知时把纸重新收到书里,一切归回原位,下楼给林蓉打下手。刚换好,抱起之前的旧沙发套准备去洗衣房,他就听见开门声,往玄关口望了望,果然看到穿着黑色卫衣的宋煜,戴着藏青色棒球帽。

“回来了。”林蓉站起来,“给我带了酸奶吗?”

宋煜嗯了一声,把袋子放到茶几上,问乐知时,“睡够了?”

“我没有睡。”想到自己早上干了这么多活还被他误解,乐知时有点不满意,抱着沙发套准备去洗衣房,谁知宋煜先一步到了洗衣房的门口,堵住了他。洗衣房连着生活阳台,门很大,乐知时往左,宋煜也往左堵住他,乐知时往右,宋煜也往右。

“宋煜,你好幼稚。”乐知时仰头看他,“你高中都没有这么幼稚。”

林蓉在沙发处澄清,“错,他生下来就没有过。”

宋煜嘴角绷着笑,他喜欢乐知时被逗弄之后的表情,所以捏住他的下巴,吻了吻他的嘴唇。

这个动作吓了乐知时一跳,怕被林蓉看到,他推了一把宋煜,但被他揽住腰,“给你机会都不多睡一会儿。”他身上有些热,是运动后的体温。

“睡不着了。”乐知时回答。

“为什么?”

“就是……”乐知时抿了抿嘴,还是坦率说,“你弄的,还问我。”

听到了想要的答案,宋煜总算放过了乐知时,还有点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我的错。”在乐知时红着耳朵把沙发套塞进洗衣机之后,很贴心的为他设定了时间,点了开关。

林蓉抱着剩下的靠枕套走过来,一路啧舌,弄得乐知时耳朵更红。

她站过来对自己的儿子说让一让,然后又道:“宋煜,你越来越不正经了你知道吗?”

“你生得好。”宋煜一句话还了回去。

林蓉连连摇头,企图把乐知时拉入自己的阵营,“乐乐,不搭理他了,走,跟我去阳和启蛰。”

谁知宋煜说,“我今天中午要带他出去吃饭,和朋友约好了。”

“嗯?”乐知时一无所知,“什么时候约的?和谁?”

“早上。”宋煜靠在洗衣机上,伸手把乐知时后脑的发圈取下来,扎起的小揪散开,头发微卷,“见到他们你应该会很高兴的。”

“好吧,”感觉是个惊喜,林蓉耸了耸肩,“晚上记得去阳和启蛰吃满月酒。”

换了套衣服,乐知时就跟着宋煜出去了。他对目的地和见面对象都一无所知,更古怪的是,宋煜居然没有开车。

“吃饭的地方很近吗?”

“不近。”宋煜说着,牵着乐知时的手走过一个红绿灯路口,往地铁站去。他们和人流一起坐到那趟粉色的2号线地铁,人很多,乐知时和宋煜站在门口的位置,靠得很近。

“我在这里拍过你。”宋煜忽然开口。

乐知时的眼睛微微睁大,露出惊讶的表情,“什么时候?”

“你跟踪我那次。”宋煜盯着他的脸,仿佛认为他一定忘记了那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但对宋煜而言,那一天让他开心了很久,无论是跟踪他的笨贼,还是他站在登记处脱口而出的“家属”二字,又或者是他靠在自己肩上睡着的模样。

乐知时想起来了,并且他十分聪明地猜到吃饭的地点,“你要带我去之前那个日料店?”

“该不会……”

走近那家店之后,乐知时验证了自己的全部猜想,包括宋煜口中他见了会很高兴的朋友。

“你们终于来了!”坐在落地窗附近的夏知许朝他们伸长了手臂,挥了挥,脸上挂着和过去几乎没有区别的阳光的笑,“快来。”

乐知时有些惊喜,看到转过脸朝他微笑的许其琛更是如此,“其琛学长……”

宋煜揽着他过去,坐到了夏知许和许其琛的对面,“点菜了?”

“嗯。”夏知许笑起来露出虎牙,“还是和之前一样,怎么样,我记性不错吧。”

听罢,第一个笑的是许其琛,很买账。看到他那张沉静的脸上露出笑意,乐知时没来由产生出一种欣慰之情。他很希望过去的事真的能过去,许其琛不要困在那些人的言论中。

“给你多点了一份冰淇淋。”许其琛给乐知时递过去一杯茶。

“谢谢学长。”乐知时的眼神从许其琛的身上落到夏知许身上,眨了眨眼,十分直接地开口,“所以学长,你们是在一起了是吗?”

夏知许本来喝了口茶,被乐知时的话呛到咳嗽,自己拍了拍胸口。

宋煜淡淡道,“你是高中生吗?”

许其琛耳朵尖泛着红,看了一眼夏知许,被逗笑了。

“你怎么知道?”夏知许朝乐知时扬了扬下巴,“宋煜跟你说的?”

“没有啊。”乐知时手撑着下巴,“我猜到的,之前我就有这种感觉,当时还不是很明确,后来回头想想,越想越觉得你们互相喜欢。”

“真厉害……”夏知许摇了摇头。

宋煜给乐知时夹了一块寿司,“是比你厉害点。”

“死弟控。”

感觉夏知许好像是这个饭桌上唯一对自己和宋煜的事不知情的人,乐知时好心直接告诉他,“我现在是他男朋友。”

夏知许又呛到了,扭头去看许其琛。结果对方只是一脸无辜、慢吞吞开口,“哦,对,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他们的事……”

“什么时候??”夏知许不敢相信。

“就……”乐知时回忆了一下,这个漫长的回忆时间给了夏知许更多的打击。

“我大一的时候吧。”

许其琛点点头,“圣诞节左右。”

“你也知道?”夏知许以为他大学期间非常自闭,两耳不听不窗外事。

“唔,”许其琛吃了一口大福,“全校都知道。”

夏知许才是真的自闭了,“宋煜,不愧是你。”

“过奖。”宋煜施舍一样把分出来的最后一块寿司给他。

他们互相打着嘴炮,边吃边聊,把彼此错过的这段时间都分享出来。看到夏知许如今的模样,乐知时总忍不住把他和当年隔壁学校那个风云人物的形象作比较,总感觉他瘦了点,声音也比之前低沉了许多,说着话,可他和许其琛之间的感觉却和当年没什么区别,就像初恋一样,很青涩,也很干净。

同样搭在桌边的手偶尔会碰到,但这一次,他们没有若无其事地挪开一些,夏知许在与宋煜说话的同时,下意识将手掌覆在许其琛的手上,握住他。

“所以你们要一起去ucl?”夏知许给许其琛夹了一块天妇罗,“可以啊,g5。”

乐知时忍不住说,“还是你比较厉害,都已经是创业公司的老板了。”

“就做点游戏而已。”夏知许谦虚笑笑。

宋煜抬了抬眉,“幸好还会做游戏。”

“我怀疑你在嘲讽我。”夏知许指着他。

“自信点。”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这次结账终于轮到了宋煜。人有些多,乐知时跟着许其琛站到门口等,午后的阳光很舒服,照在身上暖暖的。

“乐乐。”许其琛主动对他开口,“你考到w大的时候,我本来是想送你一件礼物的。但是那个时候我状态比较差,觉得你应该也不会想要,所以最后没有送出去。”

“我想要的。”乐知时脱口而出,眼神诚恳地望着许其琛。

许其琛笑了笑,声音温柔,“下周我正好要回一趟学校,我给你送去,是一本书。”

“好。”乐知时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念头,直接抱了抱他,“谢谢。”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感谢许其琛在自顾不暇时还能记得只有一饭之缘的自己,还是感谢许其琛自己走了出来,和夏知许重新走到一起。

许其琛仿佛读懂了他的拥抱,拍了拍乐知时的肩膀,“我现在很好。”

“嗯。”乐知时退离一些,“我感觉出来了。真好啊,虽然这个结局来得有点晚。”

许其琛望向他,又看了看马路川流的车辆,“不晚。”

他声音很温柔,“只要能重新来,什么时候都不晚,我都很满足。”

夏知许远远喊了许其琛,过来揽住他的肩。他们像之前那样打算与彼此分别,宋煜也站到了乐知时的身边。

“下次约啊。”

说着,夏知许忽然想到了什么,“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他对着宋煜说,“你小子当时那个本子就是做给乐乐的吧,和我一起做的那个。”

乐知时歪了歪头,“本子?”

许其琛也有些疑惑地转过脸看向夏知许。

在夏知许面前无往不利的宋煜这一次总算败了气焰,“你闭嘴吧。”

“什么啊?你不会没送吧你?”夏知许仿佛捉到了他的把柄,“乐乐,你哥当时跟我一起去北京集训的时候给你做了个写生册,做得可仔细了,还差点把手弄破……”在宋煜的堵嘴威胁下,夏知许才没继续说了。

“你的意思是你也做了?”许其琛很敏锐地捕捉到重点。

“啊……”夏知许有些窘迫,光顾着跟宋煜抬杠,都忘了自己的也没送出去,“那什么,回去你就知道了。”

两个在高三那年双双铩羽的家伙都搂着自家恋人溜了。

回想起在那本书里看到的、画满了芝士图案的草稿纸,所有的线索一瞬间连了起来。

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品牌的logo。

“那个芝士是你刻的对吗?”

下了地铁的宋煜也没有继续别扭,有些坦然地说了出来,“嗯,是夏知许那个傻子非要留下来做纪念品,所以我就跟他一起做了个本子。结果他还把手机丢在北京了。”

“那个芝士……”他顿了顿,“是我之前没事的时候画的。”

这句话让乐知时产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

“是因为我的名字很像芝士吗?”

宋煜盯着他的眼睛,仿佛对他总是直白的反问而有所抱怨,过了一会儿,才嗯了一声。

这一刻,乐知时终于知道,原来不止是自己的少年时代会做出一遍遍写宋煜名字的傻事,宋煜也曾做过类似的举动,只是更加隐晦,更加充满防备。

也难怪,第二次得到写生册也是在宋煜去北京开会回来以后。这些被乐知时视作宝贝的写生册,并非是宋煜随意扔给他的,而是他亲手装订,亲自在皮面上刻好图案的作品。

可他什么都不说。乐知时忽然庆幸自己对宋煜给他的一切都足够珍惜,如果他随意地弄丢或者浪费了他的写生册,现在真相大白,他大概会因为践踏了宋煜的心而感到非常、非常难过。

“你总是不说。”乐知时牵住他的手,“你是不是还有很多事没有告诉我。”

言谈间,他们已经从地铁站踱步到阳和启蛰的小巷。宋煜起初没有回答,之后又低声嗯了一声。

“告诉我吧。”乐知时抱着他的手臂撒娇。

可他却轻轻笑了笑,“太多了。”

“我想听,你可以每天睡觉前给我讲一个,就当睡前故事,好不好?”

推开店门,宋煜温柔应允,“好。”

阳和启蛰里被鲜花装饰的,有一瞬间让宋煜回到了准备婚礼的那一次,只是这次的花色彩更丰富,还有很多小孩子喜欢的大型玩偶、乐高积木和半人高的泡芙塔。

“好热闹。”

“你们来了?”林蓉吹好一个气球扎起来放到一边。

“我来帮你。”乐知时跑过去吹气球,结果第一个就炸了,把自己都吓懵在原地。

宋煜站在不远处,一开始也愣了愣,后来被乐知时的反应逗笑,事后越想越觉得可爱。

“你去后厨尝尝那个汤!”他没闲下来,被林蓉打发去厨房,“对了,给你爸爸打电话,让他别忘了过来,他可是要发言的,带上稿子!”

乐知时忍不住说,“好隆重啊。”

“那是,毕竟是我最好朋友的第一个小小辈。她可喜欢这个侄女了,跟亲女儿一样。小宝贝出生可是超级大的喜事。”

看到墙上贴着的小可爱的照片,乐知时有些失神,又拿起一个气球,“蓉姨,你……”

林蓉像是会读心一样,干脆利落地对他说,“我不想要小孙子。”

乐知时不由得笑了出来,“我还没说呢。”

“你说不说都是一样,乖乖。”林蓉揽住他的肩膀,和他一起看照片墙,“小孩子是蛮可爱的,但是教和养一个小朋友是很耗心力的一件事,我把你们俩拉扯大,已经享受够了作为一个母亲的乐趣了,你们长大了,我也想趁自己还有心力,多为自己做点事。我的价值不应该只是作为母亲的价值,我也要做我自己,而不是某某的妈妈。你明白吗?”

乐知时点了点头,又抱住林蓉,“辛苦你了。”

他在林蓉的肩窝靠着,沉默了片刻,又用很轻、仿佛试探的声音第一次用这样的称呼叫她,“妈妈,谢谢你。”

本来上一刻还说笑,听到这个称呼,林蓉鼻子忽然一酸,眼眶泛红。

她也抱住乐知时,上下抚摩他的后背,“所以说……”

她有些孩子气,“你总是要叫我妈妈的,哼,宋谨还拦着。你一会儿当着他的面再叫一次,听到了吗?”

“听到了妈妈。”乐知时笑了出来,很乖地在她怀里点头。

林蓉又补充,“先不要叫他爸爸。”

乐知时笑个不停,“好。”

宾客纷至沓来,阳和启蛰的前院人愈发多起来,还没到饭点。乐知时整理好气球,转身四处搜寻着宋煜的身影。又去包厢找了找,一路找到最后一个包厢,拉开移门,最后在阳和启蛰隐藏的后院看到了宋煜。他安静地坐在樱花树下的长椅上,闻声抬眼望向他。

这棵垂枝晚樱是乐知时十岁的时候,他们全家四口一起移栽在后院的,如今已然长大了很多,雪白的樱花缀满了垂下的枝条,在四月初的风中微微摇曳,洋洋洒洒落下一片雪色的花雨。傍晚的橘色光线落在清冷的花树上,仿佛染上了烟火气。

而花树下的宋煜显得格外清隽,面容沉静,落日在他脸上映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他朝乐知时伸出一只手,乐知时也跟着走过去,握住他的手指,“你真会躲清闲。”

没接话,但宋煜稍稍用了点力气,将乐知时带到他怀里,让他坐在自己腿上,抱住他,吻了吻他的侧颈。

“刚刚我叫蓉姨妈妈了。”乐知时看向宋煜,发现他头上落了一朵樱花,于是轻轻用手捻下来,转了转,继续说,“她很开心。”

宋煜嗯了一声,“她想很久了,只是不说。”

“这一点你就和她很像了。”乐知时搂住他的脖子,露出一个甜蜜而单纯的笑。

看着他的脸庞,宋煜陷入沉思,很快被乐知时落在唇上的轻吻拉回思绪。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他抱着乐知时轻声开口。

乐知时捏着那朵樱花细小的梗,用柔软的花朵在宋煜的脸上游走,“梦到什么了?”

“梦到……你爸妈没有走,你在英国长大,是个一看就很受宠的小孩。”

“然后呢?”乐知时手上的动作停下来,他似乎只关心一件事,“你在哪儿?”

“我在国内,但我好像去找你了,我见到长大的你。”宋煜的眼神飘得很远,回忆着梦境,“我还记得海,还有白色的悬崖。”他微微勾起嘴角,“我们也在一起了。”

乐知时拿自己的额头撞了撞他的,“然后呢?”

“不太记得了,好像就一起躺在草地上,还有很多开得很好的无尽夏。”

听起来是个很美的梦。乐知时凝视宋煜的脸,一本正经道,“宋煜,你是真的很喜欢我,才会做这种梦。”

宋煜被他认真的表情逗笑了,捏了捏他的脸,“你才知道。”

说完,他脸上的笑意敛去些许,抱着乐知时问,“宝宝,你会不会觉得,要是像梦里一样,你爸爸妈妈都在,你很幸福地长大,会比较……”他斟酌着措辞,最后说,“……不那么遗憾。”

乐知时静了静,换了个姿势,起来又面对面跨坐在宋煜身上,叫他哥哥,琥珀色的瞳孔诚恳而通透,“我一点也不觉得遗憾。”

他声音很轻,“我没办法和假设出来的自己去比较。当然,我也想过如果我的爸妈还在会是怎么样,会不会更幸福,但说真的,有蓉姨和宋叔叔充当父母的角色,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我想不出世界上还有比他们更好的人。”

说着,他抵上宋煜的额头,“何况还有你。能和你一起长大,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宋煜抬手,摸了摸他后脑柔软的头发。

“我不觉得那个梦多美好,也不羡慕,因为那样的我会错过你最好的童年、你的少年,或许会拥有你的未来,但我们之间的感情也不会这么深。从三岁,到现在的二十二岁,和你度过的每一天,是我拥有过最珍贵的礼物。”

宋煜垂了垂眼,又望向他,抱得更紧。

“我也没办法想象你不在我身边长大。所以我总觉得自己很残忍,再选一次,还是希望三岁那年你能来到我家。”

“不残忍。”乐知时的手臂交叠在宋煜颈后,声音温柔,“遗憾的另一面就是圆满。”

正说着,传来移门的声音,他们望去,看到了门口的宋谨,三人都怔住。

“你杵在这儿干嘛?”林蓉也走过来,看他们抱着坐在樱花树下,露出见怪不怪的表情,“吃饭啦。”转头的时候她还拍了一下愣在原地的宋谨,“你也太大惊小怪了,稿子带了吧?”

“带了,你看看。”

“我不看。”林蓉又扒着门瞅了一眼,“你俩别腻味了,吃饭。”

“知道了。”宋煜无奈摇头,也拿额头撞了撞乐知时的。

乐知时笑出声,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樱花,“吃饭啦。”

——全文终——!

稚楚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恒星时刻》第 76 章 持续破防《我只喜欢你的人设》115、番外 二十一:ABO(二)【全文完】《悬日》第 103 章 【番外七】N.后会有期《人设番外集合》第2章 番外二十三《BE狂魔求生系统[快穿]》第 108 章 番外:郁宁篇(下)《除我以外全员非人[重生]》第 128 章 【全文完】番外十一《幸存者偏差[无限]》第 170 章 番外九:游乐园(全文完)《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番外二十一:ABO(二)【全文完】《营业悖论[娱乐圈]》第 120 章 番外十一:永远不散【全文完】,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keaiguominyuan.quwenyi.com/3377622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