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都市言情 > 可爱过敏原 > 106、番外四:双向靠近

106、番外四:双向靠近

推荐阅读: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农女福妃别太甜梦幻香江百妖谱一女二三男事高岭之花非凡人生污名[重生]春枝秋雨交换重生之最强剑神怎敌她千娇百媚散落星河的记忆重生之似水流年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可爱过敏原表妹万福好莱坞之王我行让我上[电竞]全职艺术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据本市气象局最新消息,今日早上七点发布红色暴雨预警,预计将会出现短时特大暴雨,并伴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请市民注意出行安全……”

早餐店里的旧电视机播报着天气预报,风扇蒙尘的扇叶呜呜转着,和灌木丛中的蝉鸣声融为一体。乐知时吃完了最后一口素汤粉,热得额头冒汗。一抬头,见叉着腰望向店外的老板感叹道:“这鬼天气,热死人了,还特大暴雨呢。天气预报真是胡说八道。”

他也站了起来,背上书包往外走,骑上了自己的单车。视野内是大片大片深深浅浅的绿,仲夏的风卷着潮湿的、热乎乎的空气拂上脸和身体,皮肤好像被贴上粘稠的一层膜。还只是清晨,光线里藏匿的热度就已经初露锋芒,日光反射在玻璃大楼,把除斑驳树影以外的一切变得炙热而煞白,仿佛影像失真。

的确不像是会有暴雨的天气。

到了教室,大家早早地就把空调打开,骑车出了汗的乐知时猛地进了空调房,下意识摸了摸手臂,坐下来翻开自己的书。

同桌借走了他的英语作业,还夸奖他的创意节作品好看。

“谢谢。”乐知时低头看笔记,想背书,但脑子里却想到昨晚在楼下吃宵夜时,对宋煜说的、很可能不会被他放在心上的邀请。

事实上可能连邀请也称不上,他只是在喝绿豆汤的时候提了一嘴今天创意节会换一批学生作品,上面有他的创意画,还有蒋宇凡的摄影作品。不过当时也只有蓉姨和宋叔叔对他的作品表示出了解的热情,宋煜安静地喝着,一个字也没说。

后来乐知时忍不住,又问他:“哥哥,你明天是不是有体育课?”

宋煜点头,然后问他怎么了。

乐知时说没什么。过了几秒,又找了一个理由,说想看宋煜的某本书。

“被借走了。”宋煜回答。

本来也不是真的想看,所以乐知时很坦然地点了点头,“好吧。”

他只是想确认宋煜是不是会上体育课。

因为从高中教学楼到操场的路线,是要经过创意节的展出地——小喷泉广场的。

“今天好像要下雨。”同桌抄作业的速度惊人,感恩戴德地把练习册递给乐知时,“你带伞了吗乐乐。”

乐知时回过神,点了点头,“我抽屉里一直有一把。”

“那就好,不过感觉用不上。今天太阳好大。”

开了空调的教室像一个大的速冻柜,让他和外界的温度隔绝,思绪很钝,体感也变得不灵敏,很难感知到外面的变化。乐知时怕热,所以一步也没有离开教室。

比他更厌恶高温的宋煜却不得不在第三节课的时候离开了冷气,很丧也很被动地去参加体育课。阳光虽然比早上的时候稍小了些,但闷得要命,像湿毛巾搭在脸上。

拧一把这座城市的空气,恐怕都是湿淋淋淌下来的水。

“我一会儿占个好点儿的球场,”秦彦揽住他的肩膀,“哎要不先买个雪碧吧?”

宋煜嫌他身上热,推开了秦彦,“热,不想打。”

“不行!卧槽你不打我怎么赢?你堂堂一个男高中生,怎么可以不打球?!”

他又一次开始了死缠烂打式哀求,一路从教学楼到主干道,再到关了喷泉的喷泉广场。

秦彦的视线被眼前的作品展吸引,“今儿是不是又换了一波?哎这个剪纸不错……没有我们高二的吗?”他看得快,走马观花,一回头看见宋煜停在了某个架子前,看得出神,不觉有些奇怪,“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宋煜转头,跟着秦彦离开了。

大夏天,他们还是被体育老师逼着绕操场跑了两圈。跑完之后宋煜就兀自走到操场边缘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瓶冰水,灌了几口,心里的闷才少了些。秦彦拉了几个男生打三对三,因天气太热想速战速决的宋煜打得很猛,以至于对面的三个还以为他是精力过剩。

“卧槽,又进了一个!”秦彦像个在场上摸鱼的啦啦队队员,给宋煜大力鼓掌。

球落地,宋煜抓着衣领扇了扇,潮湿地空气流进他的衬衣里。天色暗下来仿佛是一瞬间的事,乌云很快占领了整片天空。

他伸出被篮球弄脏的手,向上摊开,似乎在等什么。

“宋煜,继续啊!”

“太热了。”宋煜转身离开球场,“我去洗个脸。”

秦彦觉得他莫名其妙,“你也太爱干净了,一会儿再去不行啊。”

但他从来都拦不住宋煜,只能看着,怪的是他没有直接去足球场后的洗手间,而是出了铁丝网圈起来的体育场,往外走了。

浅灰色的水泥地面上出现深色的暗点,一颗接着一颗。出了操场,宋煜步子快了些,后来直接跑了起来。教学楼里的英文朗读声穿过郁郁葱葱的树,穿着白衬衫的宋煜在树影下奔跑,最后停在展览区的某个架子前。

他微微喘着气,盯着架子上贴着的、写有[初二(8)班乐知时]的纸条。

雨开始下起来,透过云层和树的缝隙,滴在宋煜的肩膀。

本来想直接拿走,但他忽然间看见自己的手掌,沾上篮球上的灰土,很脏。于是他没有碰画,手握住架子的木条,举了起来,贴了画的那一面朝里,在雨下得更大之前,离开这片无人的小广场。

雨水将宋煜的后背淋湿,半透明的白衬衫包裹着少年微凸的肩胛骨。他进了初中部一楼的楼梯通道,用手背稍稍擦了一下额头的雨水,又低头,检查画有没有淋湿。

好在他去的及时,画上只沾了最初的几滴雨。这是乐知时画的雨中繁华的城市,但如同摄影双重曝光的技巧,车水马龙的都市映着隐隐约约的一片湖。

标题是——无处可归。

宋煜握着画架,从远离乐知时教室的另一个楼梯口上楼,楼梯的光线变得晦暗,在空气里隐隐的水汽中折射出回忆的倒影。

他好像看见六岁的乐知时蹲在屋檐下,指着地上漫起的、几乎要淹没一级台阶的水,问宋煜:“小煜哥哥,为什么一下雨地就会淹水?都快没过我昨天用石头堆的小塔了。”

那时候的宋煜也试图给他解释:“因为我们这里本来有很多湖,可以蓄很多水。但是为了建更多的房子,他们就把湖填了变成地,蓄不了水了。”

小小的乐知时蹲在地上,长长地哦了一声。

“所以是雨没有家可以回了。”

当时的宋煜只是觉得乐知时一窍不通,和他多么科学地解释一件事,他都有自己奇奇怪怪的理解。

但此时此刻,回忆起关于他的童年记忆,宋煜还是忍不住勾起嘴角。

这些出现在乐知时脑海中的奇思妙想,大都来源于与宋煜的朝夕相处。

课上到一半,忽然听到同桌说外面下雨了,乐知时如梦初醒,想起自己的画还在外面。他飞快地扭头,朝坐在另一组的蒋宇凡瘪了下嘴,露出一个可怜的表情。同样作品淋雨的蒋宇凡也朝他递了一个心碎的表情,然后用肢体语言和嘴型告诉他,下课之后去拿。

雨越下越大,玻璃窗被水滴拍打,淌满了透明的雨线。乐知时的心情有些低落,并不完全因为自己的画可能会被淋透。

很少见的,乐知时把手伸到抽屉了,摸出手机,屏幕亮起,但上面没有显示任何消息。

宋煜没有给他分享观后感,说明宋煜根本没有看到。

但他很快又否定这推论,因为即便宋煜看到了,也不会和他分享任何观后感。

“卷子讲不完了,就讲到这里吧,下课了你们订正一下错题,晚自习继续……”

老师还在讲台上说话,但打铃的第一时间,蒋宇凡就直接从教室前门冲了出去。一直握着伞的乐知时有些犹豫,看到又有几个人走,他也跟着他们,低着头混出去了。

初二(8)班的门挨着楼梯口,他们飞快地跑下去,自带的风破开粘稠的空气。看见蒋宇凡准备直接冲进雨里,乐知时大喊了他的名字,撑开伞,带着他一起跑去小广场。

“我的相片我的相片我的相片……”蒋宇凡一路念叨,走过去才发现每一排架子都蒙上了一层透明的浅蓝色防水布,他还是不放心,拉着乐知时去检查,果然看到了自己拍的相片,完好地被罩在雨布下。

“幸好他们反应快,不过我的相片本来就有塑封,你的画比较危险,去看看。”他拉着乐知时的胳膊往里去。

乐知时的眼神也搜寻着自己的画,可真的走到之前摆放的那一处,却发现那里空了一块。

“我的画呢?”乐知时喃喃说。

蒋宇凡检查了一下左右两边,的确都不是乐知时的,中间正正好好少了一个,“你确定是在这儿的?”

乐知时点了点头。

“太奇怪了。我们再找找吧。”

两人把这一排挨个看了一遍,也不见乐知时的。作品展的摆放都是一个对着一个,很规律,明显在这个画架方阵里就是缺了一个。

乐知时的心好像也缺了一小块,仿佛被人偷走了。他表面镇定,内心失魂落魄,失望之下赶在下节课的铃声前回到教学楼。

蒋宇凡一步并两步上台阶,率先走到三楼楼梯口,嘴里说着:“怎么会有人偷画啊,那——么大一个架子,怎么说不见就……”

他忽然噤声,话锋一转,看着自己教室外的那条走廊,对身后的乐知时说,“好多人。”

乐知时也抬头望去,的确很多人,“怎么都围在我们教室后门……”

“走,去看看。”蒋宇凡一副兴致勃勃看热闹的样子,乐知时虽然心情不佳,但也还是跟着他去了。

那群人里的好几个同班同学先看到了走过来的乐知时,笑着冲他招手,“哎,这不是乐乐吗?”

“你好厉害啊!”

乐知时一头雾水,拥挤的人仿佛都为他分散开。

摆在教室后门的,是他遗失的画架,上面的画完好无损。外面下着那么大的雨,这幅画仿佛没有沾湿分毫。

“怎么跑这儿来了?”蒋宇凡问其他人,“谁拿过来的啊?”

“没看到啊,下课出来溜达就看见摆这儿了。”

“你第一个出来都没看到啊。”

蒋宇凡抓了抓头发,“我们从前门直接跑去楼梯了。”

乐知时还沉浸在迷茫之中,上课铃声响起,他最终还是把这莫名消失又莫名出现的画架搬回了教室,放在空调旁。

雨越下越大,一整天都没有停。临近期末,大家中午都选择留在教室午休,乐知时也是一样,他算题算得有些困,趴在桌子上睡了半小时,醒来的时候雨更大了。有人开了门,隔绝在雨里的房间忽然涌入躁动的雨声。

乐知时发懵,对着黑板缓慢地眨眼。

蒋宇凡跑到了他跟前,手撑在他的桌面上,“乐乐,我知道是谁帮你弄的了,说不定就是哪个暗恋你的妹子,惦记着你的画,就偷偷帮你搬上来了。”

“嗯……”乐知时目光缓慢地聚焦,“她不上课吗?”

“可以请假啊。”蒋宇凡的手指敲着桌面,“看这架势不对请个假去帮你搬画架,多浪漫啊。”说完他又自言自语,“不过一点痕迹都没留,还真是暗恋。”

乐知时低头,看了一眼抽屉里的手机,多了一些消息,但依旧没有他想看到的那个名字。

“好吧,你说得有道理。”

一个愿意在大雨天救他的画的暗恋者,这个说法比乐知时一闪而过的某种念头合理得多。

几十秒过去,手机屏幕暗掉,恢复了平静。

天气预报总算是灵验了一次。

大雨仿佛没有尽头地降落,天色比往常暗了很多,窗棂渗了水,窗外阔叶乔木的叶子被雨浸透,仿佛要滴下绿色的汁液,地面被淹没,高中教学楼爬山虎的叶子被淋得摇晃。

乐知时在心里很感谢那个帮他搬画的人,又很担心其他人的作品有事,晚饭时看到组织创意节的学生会成员在转移画架,于是他也跟着去帮忙。

只有他的画在他身边。

之前说要在晚自习讲卷子的数学老师临时说不来了,又托课代表发了新的一套卷子给他们做。大家已经对做不完的题已经态度麻木,班长坐上了讲台维持纪律,台下的同学们低头做题,少许几个人很小声地说话。

乐知时解题总是很专注,他下意识用笔尾抵着下巴,戳了几下,想到了一个解题思路,刚要下笔,忽然间惊雷闪过,身体条件反射地抖了一下。

“越下越大了欸。”

“我靠这个闪电好吓人。”

蒋宇凡望着窗户外面,“……不会停电吧。”

班长拍了拍讲桌,“安静。不要说话。”

话音刚落,明亮的教室忽然间陷入一片黑暗。

“卧槽真停电了!”

“蒋宇凡你这个乌鸦嘴!”

“是不是可以提前放学了!”

其他的教室也传来声音,乐知时第一反应是望向高中教学楼的方向,那里也是沉沉的黑暗。

班长在前面努力地维持着秩序,让他们都小声一点,隔壁班显然比8班更难管,学生都跑到了走廊。

“我去办公室找老师,你们都不许出去。”

班上的男生开始起哄和聊天,说着“肯定要提前放学”和“一会儿去吃烧烤”的话题。还有一部分学生拿出了usb接口的小台灯,或者是手机的手电筒,对着光做着题。

乐知时也拿出手机,想把这道题做完,他刚重新握起笔,窗外就闪过一道白色的光,仿佛撕裂黑夜一般,一瞬间亮如白昼,但很快又重新被黑暗吞没。这对乐知时来说是可怕的先兆,他用手掩了掩。

果然,下一秒巨大的雷鸣就出现,乐知时再怎么准备好,也被吓了一跳。

“乐知时,你这么大了还怕打雷啊。”后座的男生逗他,“这有什么好捂的?”

听到这样的话,乐知时放下了手,试图更专注地做题。

班长一去不归,教室里越来越乱,但好歹是没有出去。

“听说我们学校是有发电机的,应该停不了多久。”

“是吗?上次不就直接放学了?”

闲聊、雨声、前座女同学低声的背书声,混杂在晦暗潮湿的教室里,但都抵挡不了雷鸣的那一刻。

一道不算难的大题,乐知时做得磕磕绊绊,写完最后一步推导。他终于产生了不想继续等待和忍耐的心情,拿起手机,解锁屏幕,点开了和宋煜的对话框。

他想对宋煜说自己很怕,但又想到后座男生的玩笑,觉得自己很不像话。

犹豫间,感觉对话框忽然动了动,乐知时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低头一看,宋煜竟然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宋煜哥哥:你昨晚说的书,借的人已经还给我了,回家给你。]

他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话题,是一个被他临时抓来的借口。

但他更不会想到,这也是宋煜在第一个惊雷落下之后,担心乐知时会害怕,苦思冥想很久,才找到的一个合适的、先与他说话的借口。

看起来自然,没有过多关心,很像普通兄长的开场白。

窗外又一次闪过白光,乐知时攥着手机,感觉自己的注意力被宋煜夺走很多,所以没有那么慌乱,但雷声落下的时候还是怕。

他打下一行字,点击了发送。

[乐知时:哥哥,我有点慌。]

班长回来,打开教室门,“老师不在办公室,也不在茶水间。”

班上的同学一瞬间爆发出欢呼,但恪尽职守的班长还是不允许他们随便离开,“如果提前放假,肯定会有通知的,先等等。”

乐知时在欢呼和小声抱怨中收到了宋煜的回复。

[宋煜哥哥:教室里这么多人,慌什么?]

想了想,觉得宋煜说的不无道理,所以乐知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他没注意到顶端的正在输入中,过了几分钟,又忍不住给他发送了一句。

[乐知时:还是有一点害怕的。]

又等了很久,打了两次雷,班长重复了第三次不要大声喧哗,乐知时还是没有收到宋煜的回复。

他想,自己在宋煜的眼里肯定十分地幼稚、胆小、没有丝毫长进。

有女生结伴去上厕所,向班长请了假。乐知时望着高中教学楼的方向,瞥见宋煜教室星星点点的光,像是受到某种蛊惑一样。

他也向班长请了假,因为乖学生的形象很轻易地得到了允许,但他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直接走进楼梯口,来到了那个连接两栋教学楼的空中长廊。

外面的世界比教室稍亮些许,风混杂着雨水和潮湿的气味朝他而来,微微沾湿他的头发和衬衫。长廊的大理石地砖蒙了层水,很滑。乐知时小心翼翼地低头走着,看见自己的帆布鞋落在黑色地砖上,漾起一圈小小的泛着光亮的涟漪。

他其实是漫无目的的,没多少自主意识,仿佛就是依从惯性来到了这里。

这是他每天悄悄等待宋煜下课的地方。但他的等待是单方面的,不会真的等到宋煜,看到高二(5)班有人出教室,乐知时就会收起自己的单词本离开,先一步骑车回家。

宋煜是不知情又被动的那一个。

快走到长廊末尾,乐知时觉得自己该停下了。顷刻间闪电划过夜空,照亮了周遭的一切,他抬起脸,像是只有在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巧合。

长廊尽头的楼梯口站矗立着一个身影,闪电点亮了脸孔。

乐知时觉得是自己搞错了,愣在了原地,但闪电过去,那个身影依旧没有消失,也的的确确就是宋煜。

黑暗中,他的双眼好像是亮的,望了过来。不知是不是乐知时的自我暗示,他感觉宋煜好像给了他一个眼神,然后转身,没有朝他和长廊走来,而是去到楼梯口旁的盥洗室。

或许是受了那个臆想出来的眼神的蛊惑,又或许是知道很快就要打雷,乐知时迈着步子跟了上去。

反光的地砖残留着因他波动的水纹。

在雷声落下的瞬间,乐知时抖着肩膀推开了盥洗室虚掩的门,如同踏入一片黑暗的禁区。他希望没有人知道他跑到这里来,仿佛被人撞破他和宋煜同时出现会给他惶恐,被人知道他和宋煜的关系也是一样。

盥洗室空荡荡,只有一排洗手的区域和一整排水槽,宋煜就站在那里,似乎刚洗完手。

乐知时很低声地开了口,叫了宋煜哥哥,然后又很不自然地进行了开场白。

“……今天的雨下得太大了。”

他懵懂地意识到一点,原来很多事在发生前其实早有预兆。

天气预报清楚明白地将即将到来的大雨摆在他面前,预警再预警。

只是他不敢相信,但也无法避免。

但这启蒙模糊而暧昧,当下的乐知时还不完全明白。

宋煜朝他走近了几步。闪电再一次出现,将这几平方的逼仄房间照得透亮,在那一瞬间,宋煜看清了乐知时的脸,他柔软的短发,浅色瞳孔,睫毛,从衬衫领口延伸向上的、白得像瓷瓶的脖颈,细长的手指,垂着的手背上略微凸起的筋。

“嗯。”宋煜因走神而迟钝地给出回应,又下意识开口,“你怎么过来了。”

但他这句话被雷声覆盖了。

乐知时没有听见,所以没有回答。他的害怕在宋煜的面前不需要隐藏,不必担心宋煜像后座的男生一样嘲笑他生理上的恐惧,所以乐知时又走近了几步,凑到宋煜的跟前。

他的影子安全地笼住了乐知时。

宋煜想安慰他,想让他别害怕,但不得其法。但乐知时先一步握住了他的手腕,握到他很珍惜的手表,又向上一些,握住宋煜的小臂。

潮湿的皮肤与掌纹相贴,乐知时的力气很轻,但好像攥住了宋煜的心。

“可以抱一下的吧。”

他的语气是试探性的,但动作很直接,仿佛担心被宋煜出声拒绝,所以先一步抱住了宋煜。衬衣领口的金属铭牌似乎不小心碰到了宋煜的铭牌。黑夜中发出的细微碰撞声,在宋煜的耳边久久回响。

他有些讶异,没有抬手回抱乐知时,但把脸埋在他锁骨的乐知时不会看到他的表情。他像小时候、甚至像过去每天早上那样拥抱宋煜,坦率又自然。

但这是第一次,他们在学校的某个黑暗的角落,完成了一次无人知晓的拥抱。

“你身上好好闻。”乐知时用毫无邪念的语气说着不合时宜的话,手臂抱着宋煜的后背,从他身上汲取安定。

宋煜沉默得有些别扭,但在雷声出现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抬起手,从后面摸了摸乐知时的头,另一只手臂也很轻地靠在他后背,仿佛不打算用半点力气去圈住乐知时。

他脑子一瞬间闪过奇怪的遐想,觉得他们现在好像早恋的中学生。

但这个念头很快就淹没在雨声之中,被雨水钉入泥土里。

雷声落下的时候乐知时抱得很紧,过了几秒,他稍稍松开,在宋煜的怀里深深地呼了口气。

“你怎么下来了?”他轻声问宋煜。

不知道怎么回应,总不能说是担心他想过去看看,走到一半又觉得自己很傻,所以停在了楼梯口。

“……洗手。”他很简单地回答。

乐知时轻轻地哦了一声,隔着衬衫和衬衫,感觉到宋煜微微震动的胸膛。

“可是五楼不也有盥洗室吗?”他想到,就直接问了出来。

宋煜的声音别扭起来。

“乐知时。”

“话这么多,你不怕了是吗?”

“没有。”

乐知时慌忙闭上嘴唇,两秒后又松开。

“再抱一小会儿。”他恳切地请求。!

本文网址:http://keaiguominyuan.quwenyi.com/3377622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