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都市言情 > 可爱过敏原 > 103、番外一:欢迎回家

103、番外一:欢迎回家

推荐阅读: 身份号019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一世之尊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非凡人生大撞阴阳路招惹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怎敌她千娇百媚夜色深处交换伪装学渣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梦幻香江重生之似水流年春枝秋雨我的姐姐是大明星重生之最强剑神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云边有个小卖部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回去的路上,乐知时越想越觉得心虚,就怕见到林蓉和宋谨被大骂一顿。

“现在知道怕了?”宋煜看着他不敢摁门铃,纠结时间长达一分钟之久,忍不住逗他,“跑的时候那么义无反顾。”

乐知时转脸瞪了他一下,很小声又很直接说:“那还不是因为喜欢你。”

宋煜被他突如其来的直球弄得愣了一下,结果门忽然自己开了。

林蓉拉开大门,另一只手插着腰,“你们在门口叽叽咕咕说什么呢!我都站在监视屏这儿等了好久了。”

她话音刚落,突然间砰地一声,奇奇怪怪的彩带喷到宋煜和乐知时身上。

“欢迎回家!!!”

乐知时傻乎乎地把脸上和身上的彩带弄掉,又去帮宋煜弄,但眼睛都不在宋煜身上,所以手上的彩带糊了宋煜一脸。

“怎么这么多人啊……”

玄关外站了一大批人,除了林蓉和宋谨,蒋宇凡、秦彦、沈密、南嘉,连徐霖和曲直都来了。

宋谨手里拿着和他很不相称的玫红色彩带筒,笑眯眯地解释:“大家给你们搞了个惊喜。”

确实是惊喜,乐知时心里暗暗庆幸,还好没有被骂。

“对啊,你们现在可是大英雄和小英雄。”南嘉手里拿了俩傻里傻气的红色绶带给他俩挂上,还跟秦彦使眼色。“哦对对。”秦彦见了也立刻跟上来,从自己的运动挎包里拿出一面卷得好好的锦旗,走到他俩跟前,啪地一下抖开,笑得见牙不见眼。

两人盯着锦旗上的两行黄字,忍不住念了出来。

乐知时:“妙灸神针医百病……”

宋煜:“……德艺双馨传四方。”

“卧槽?”秦彦飞快把手里的锦旗转过来自己看。

“秦彦学长你在搞什么啊?!”

“哦豁?”

秦彦抓着脑袋,“靠,那个锦旗店的老板把我的订单和隔壁老中医的搞混了!”

“哈哈哈哈哈哈!”

乐知时笑得站不住,趴在宋煜的肩膀上浑身都颤。

“好了好了,快进来,正好赶上晚饭时间。”林蓉抱了抱宋煜和乐知时,“我的两个宝贝都瘦了,肯定每天都吃不好。”

“还可以的。”乐知时说,“宋煜在那边都不挑食了。”

秦彦笑起来,“那也没得挑吧。”

“锦旗都拿错的人没有资格说话。”宋煜淡淡道。

为了这次的惊喜聚会,林蓉和宋谨特意把家里一直不用的长餐桌拿出来,做了一大桌子菜,中午大家就赶来布置家里,吹了各种形状的氢气球,让它们轻飘飘悬在天花板。

乐知时觉得好漂亮,一进来就不断地感慨,结果被蒋宇凡拽到一边,脚一伸,“乐乐你看。”

乐知时没有搞明白,四处瞄了瞄,“看什么?”

蒋宇凡又把自己的脚伸得更长一些,“看!”

路过的徐霖端着一盘炸鸡翅,差点被蒋宇凡伸出来这一脚给绊倒,好在他平衡能力还不错又被乐知时拽了一下,好歹是没真摔下去,但是结结实实踩在了蒋宇凡的新鞋上。

“啊我的限量版aj!!!”

乐知时和徐霖同时被蒋宇凡的抱脚痛哭吓到原地立正。

“啊……”乐知时反应过来,对徐霖说:“这就是蒋宇凡拿你和沈密能成的事儿打赌的那双aj啊。”

捧着一大盘炸鸡翅的徐霖突然炸毛,“谁!谁跟沈密能成啊!”

乐知时又被吓了一跳。

忘了忘了,俩人面前都不能提这事儿。

林蓉把自己烤的大蛋糕也端出来,搁到餐桌的一端,拍了拍手,“小煜来切吧,小煜有强迫症,切得比较整齐。”

乐知时也对林蓉的建议表示了赞同,“哥哥手超准的。”

于是一向比佛还难请的宋煜就真的去切了。

大家都聚在一起分享美食,一个一个传递宋煜切好的蛋糕。沈密叉了一块炸鸡送到嘴里,伸长脖子望着宋煜的方向。

“宋煜学长好惨哦,只有一只胳膊了还要切蛋糕。”

秦彦点头,“嗯,我们要多多关心残障人士。”

于是他们俩得到了全场最小的两块蛋糕,而乐知时一个人的是他们俩加起来的两倍大。

“我可能吃不了这么多诶。”乐知时转过脸,对落座在自己身边的宋煜说。

宋煜一脸高贵地拿起自己的叉子,“你可以吃不完,但不能分给他们。”

猫咪是很记仇的。乐知时吃了一口蛋糕,很谨慎地只在心里夸赞宋煜可爱。

大家边吃边聊,让乐知时和宋煜分享了很多在高原的经历。

“那里的人真的又坚强又乐观,而且很热情。”乐知时回忆起很多可爱的人们,“我走的时候都有点舍不得。”

曲直提出建议,“我们下次可以一起去那边旅行。”

“对。”南嘉也赞同,“我一直想去看看雪山,从来没有去过高原,一定很好看。”

“我们可以租帐篷!”乐知时有些兴致勃勃地提前策划,指着饭桌上的人说,“叔叔阿姨睡一个,南嘉姐和曲直睡一个,蒋宇凡和秦彦学长可以把你们的女朋友带上,我和宋煜睡一个,然后沈密和徐霖……”

还没说完,他就刹车了,但是沈密和徐霖对视一眼,还是异口同声地说:“我不和他睡。”

秦彦老神在在道:“此睡非彼睡。”

“哪种都不睡。”沈密语气坚决,徐霖气鼓鼓地张口,仿佛要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像只河豚。

“这种事情要从长计议。”宋谨给他们夹菜,“你们这些天很辛苦,要多休息,小煜要好好养伤。右手受伤了干什么都不方便。乐乐也是,下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不可以一句话不说就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了。”

乐知时很诚恳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下次肯定不会这样。”

“真的吗?”蒋宇凡不相信,“你一听到宋煜学长出事,整个人都不正常了。我觉得你下次还是控制不了你自己。”

“我这次去了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下次不会这么冲动了。我发誓,请大家监督我。”乐知时态度真诚地保证,还举起了自己的三根手指,看起来煞有介事。

宋煜握住他的手指,拿下来在餐桌底下扣住,语气温柔,“好好吃饭吧。”

秦彦贱兮兮地对着蒋宇凡模仿宋煜的口吻,然后又摇摇头,“火日立从来没有这么对我说过话。他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

“闭嘴。”宋煜说。

乐知时因为笑得太开心,不小心把手边小半杯可乐打翻,流到了宋煜的裤子上。他反应过来已经晚了,拿桌上的抽纸慌慌张张给宋煜擦,“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宋煜捉住他的手腕,对林蓉和宋谨说,“我去换一下衣服。”

“哦好。”

他起身的时候稍稍瞟了乐知时一眼,但很快收回眼神,独自上了楼。走了也不过一两分钟,饭桌上的话题已经换了一茬,乐知时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说宋煜自己不方便换衣服,然后在一群人的起哄声中起身,红着耳朵从餐厅到客厅,最后加快脚步上了楼。

宋煜的房门是关着的,他不确定有没有落锁。乐知时试着握住门把手拧了一下,没想到打开了门,他一面很轻地往里推,一面在心里吐槽宋煜换衣服都不锁门。

结果下一秒就被宋煜抓了个正着,一只手就拽到怀里,抵在合上的门板上亲吻。

乐知时被这个意料不到的吻弄得有些腿软,仿佛忽然间被抽去气力,酥酥麻麻的愉悦感沿着皮肤攀爬上头顶。

“唔……”他每次接吻的时候,两只手就会不自觉地就往宋煜的脖子上缠绕,与他贴很紧,直到感觉自己贴上了宋煜折在胸前的手臂,才又恢复一些理智,想退离开一些距离,但又被宋煜的左手搂住后背。

他声音很黏软,在接吻的间隙喊着宋煜的名字,或是很乖地叫他哥哥,说很想他,像只刚生下来不久的小狗,极度需要爱抚。宋煜摁他后腰的那只手力道愈发重起来,但没多久又松开,自己也退开距离,只浅浅地啄吻几下,然后又亲了亲乐知时的鼻尖。

乐知时觉得这个吻结束得意犹未尽,靠在门板上微微喘息。见宋煜转身要往衣柜的方向去,乐知时又连忙跟上去,“哥哥,不亲了吗?”

宋煜看向他,盯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新的黑色长裤,十分随意地开口道:“如果只能亲那就算了。”

乐知时第一下没反应过来,几秒后脸颊烧烫,“那、那就……算、算了。”说完他就准备往回走,又被宋煜拽住,“帮我脱一下外套。”

乐知时哦了一声,很听话地抬手去拉宋煜的外套拉链,替他脱下衣服,“需……需要我帮你穿裤子吗?”

“不用了。”宋煜自己单手解开皮带,挂到衣柜的把手上,然后解开纽扣,长裤落到地面。乐知时觉得这个画面有些熟悉,然后又开始不好意思起来,自己像个傻傻的小机器人,慢悠悠地转身背对宋煜。

宋煜也觉得他可爱,故意逗他,“现在知道害羞了,之前着急得自己就上手了。”

“没有。”乐知时苍白地为自己辩解,脑子里也想到一些不合时宜的画面,觉得自己在某些时候的确是太主动了,并且暗自决心以后要矜持点。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乐知时掏出来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接。

一只手的宋煜换起裤子来比他想象中还要快,贴上他后背,下巴抵在了乐知时的头顶,眼睛盯着他的手机屏幕。

“ryan是谁?”宋煜的声音都低了几分。

乐知时有些尴尬地转过脸,向宋煜解释:“之前做志愿者帮忙给外籍游客采集信息,有一个腿受伤的澳洲男生,当时留了我的电话。”

宋煜挑了挑眉,“这几天一直给你打电话的人就是他?”

乐知时点了点头,“但我已经跟他说过了,我有男朋友。”他叹了口气,“没想到他缠得更厉害了,因为知道我不是直的……”

“所以呢?他觉得你们有戏?”

乐知时老实地复述了他的话,“他说我可以去澳洲和他结婚……”

宋煜太阳穴的青筋都跳了跳。

“电话给我。”

手机被他拿走,乐知时原以为宋煜会跟这个ryan说两句,没想到他直接拉黑,然后把手机交给了乐知时。

“我看他的腿是骚断的。”

宋煜把手机还给他,“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带你一起去外出作业。”

乐知时脸上露出很可爱的表情,靠在他的肩头,每次看到宋煜吃醋,他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愉悦感,“你不带我明明是怕我出事。”

“我也怕我自己后院起火。”宋煜对此耿耿于怀,“以后这种直接拉黑,还有那些要加你微信的,都一样。之前秦彦动不动就把你微信给出去,惹了一堆麻烦。”

“欸?”乐知时捕捉到重点,“你怎么知道秦彦学长把我微信给出去的事?”

宋煜不吭声了,拉着乐知时下了楼。

大家对两人的换衣进度又调侃了一番。乐知时还是不适应被所有人起哄,皮又薄,脸红得飞快。宋煜倒还是一副无坚不摧的冰山脸,不管别人怎么说,都十分无所谓。

等到收拾餐盘的时候,乐知时才找机会靠近了秦彦。秦彦端着酸奶水果盘,一口一口想把里面的东西都吃完。

“秦彦学长,你告诉我哥你把我给出去的事儿了吗?”

“唔?”秦彦一下子没想到。乐知时又问出第二个问题,“还有,我一直很好奇……我哥是怎么跟你出柜的啊?”

五秒钟后,秦彦发现这两个问题事实上是同一个。

回想起当时的场面,那股冲击至今未过。

“你哥是微信跟我说的。”秦彦放下果盘,“好吧,是我自己嘴贱先开的口。”

就在圣诞节前,秦彦先是单方面给宋煜炫耀了自己提前收到的礼物,秀了一波恩爱,又带着点得意的心告诉他乐知时的受欢迎程度,原以为这个弟控会非常开心。

[秦彦:有个女生管我要你弟微信。]

[火日立:。]

[秦彦:但是我没给!(得意·jpg)]

[火日立:随便,反正他不会加。]

[秦彦:我说老哥,你弟太受欢迎了,你不知道现在的女生多喜欢小奶狗型的小帅哥。]

[火日立:闭嘴吧你。]

[秦彦:草,差点忘了,前段时间有个哥们儿看上你弟了,就一直找我要他联系方式,搞得我怪尴尬的,虽然我这个人贼开放,同性可婚法案我全国第一个投赞成票的新时代进步青年,但是!乐乐是我好哥们儿比亲弟弟还亲的弟弟,那就是我亲弟弟,所以我果断拒绝了。]

[火日立:……那你很棒。]

[秦彦:那是,哥们儿还是很靠谱的吧?也不看看自己盯上的是谁?我们家火日立含辛茹苦养大的小白菜,我看谁敢动?]

发完这一句,为自己感到骄傲的秦彦跑去浴室泡了个澡,又敷了一片女朋友的面膜,舒舒服服躺在床上准备打一局游戏然后快乐睡觉,结果突然就收到了宋煜迟来的回复。

[火日立:我动了。]

[火日立: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身份变了,现在是乐知时的男朋友。]

“草。”说完自己当晚的遭遇之后,秦彦对着毫不知情的当事人乐知时打了个寒颤,“他出柜,老子失眠一整晚。”!

本文网址:http://keaiguominyuan.quwenyi.com/3377621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