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乱点鸳鸯

推荐阅读: 穿成年代文男主前妻大撞阴阳路表妹万福我真没想重生啊天潢贵胄招惹污名[重生]散落星河的记忆身份号019重生之贵妇嫁给豪门老男人PUBG世纪网恋高岭之花银河坠落德萨罗人鱼重生之最强剑神非凡人生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房客全职艺术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小可爱你对本文的订阅比例还不够哦~补足订阅即可阅读最新内容哦乐知时没太把之前大家的传闻当回事,他有点缺心眼,很多事情就当耳旁风,认为吹过去就过去了。显然其他人比他想得要复杂一点,毕竟谁都喜欢八卦。尽管他一直解释,可过去很多天了,[体育课乐知时被宋煜拉到一边打到牙齿出血]的谣言依旧甚嚣尘上,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身边的同学开始表达各式各样的“关心”,有的会给他吃零食,说他在过得一定很辛苦吧,还有的直接调侃乐乐是当代灰姑娘。

乐知时不断强调,宋煜是一个非常好的哥哥,可大家都把他的辩解归因于好拿捏的脾气,就连开学典礼上询问过他对宋煜看法如何的女同学都这样想。

“怪不得你当时支支吾吾的,只敢说宋煜好话。”女生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你这么害怕宋煜啊。”

通常来说,乐知时是一个好脾气到会被人以为没有底线的人。

但他最坚定不移的底线就是宋煜,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他面前说宋煜一丁点不好,因为在他心里,宋煜对他好这一点已经是无可否认的既定事实。

“不是的,他就是很好,没有你们想的那样。我说了好多遍了,他真的没有打我,都是乱传的,他对我特别好。”乐知时的语气一反常态地郑重,有点显而易见的生气,甚至停下来正在画漫画的动作,对她们说,“而且在背后议论别人是不对的。”

同学们也有点被他这样子吓到,“我们没有在背后议论啊……你们俩什么关系,我们当着你的面儿说,不就等于当着他的面?”

乐知时无法反驳了。

女生又好奇问,“那他真的像你说得这么好,怎么对你一点也不像大哥哥的样子啊。”

另一个人也说,“对啊,看起来就很凶。”

“哥哥一般都很宠弟弟妹妹吧。”

“反正我不喜欢他的性格,一点都不阳光,虽然长得不错。”

乐知时懒得跟她们理论,因为之前宋煜说过,无谓的争论会显得人很蠢。他低头,盯着自己刚画出来的一个小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于是拿笔把脸全涂黑了。

蒋宇凡提着洗干净的拖把走进教室,顺带着喊了一声:“乐乐,外面有人找你。”说完他进来,对依旧议论不止的同学说:“无不无聊啊。但凡你们把八卦的心用一半儿到学习上,上培雅高中部分分钟的事。”

乐知时抬头望了一眼,窗户那儿只有半个身影,穿着高中部的白色衬衫,个子很高,乐知时忽然间有点激动,腾地一下起身往外跑。

可一出去,他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你失望得也太明显了吧,别看了,就我一个。”秦彦笑着打趣。

乐知时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学长好。但他还是很失望,所以又抬了抬眼皮,故意问:“学长,你该不会也是让我传话给哥哥表白吧。”

秦彦大笑起来,“你们俩可真是一个比一个幽默啊。”他拍了拍乐知时的肩膀,“不逗你了,我找你来是有很重要的正经事儿的。”

你这个人就不正经,能有什么正经事。乐知时心想。

班上的男生一个叠着一个趴在走廊挤着闹着,人太多,秦彦把乐知时带到楼梯转角。

“上一届高三学长毕业之后,广播站少了一个英语播报员。”秦彦的声音很好听,他是校广播站的现任站长,时间不多,他开门见山表达了想要乐知时加入到广播站的想法。

“你口语好,之前英文诗朗诵比赛数你发音好听,我们站内也有很多学姐推荐你。怎么样,要不要来试试?”

乐知时背靠着墙壁,用后脑勺轻轻磕着墙,答非所问:“宋煜哥哥的发音也很好。”

“他?你觉得我能请得动他那尊大佛?”秦彦一副你这个小朋友也太高看我了的表情,“再说了,广播站本身也需要多加入初中部的学生。每周就周五一次,可能会稍微耽误一下你吃饭的时间,就半小时。”说完他又插科打诨,“怎么说英语也算你半个母语吧。”

就四岁之前说而已……这也算母语吗?

广播站的工作对于初三的学生来说的确是不那么适合,乐知时陷入了思考。

秦彦是宋煜的好朋友,从初中起就经常来他们家吃饭,在他心里,帮他就等于在帮自己的哥哥。于是在上课铃响起之前,乐知时就同意了。

晚上回家,乐知时把这件事告诉林蓉,谁知林蓉的重点全在没时间吃饭这件事上,非要给他送饭。乐知时不由得想起小学时期那个比他脑袋还大的巨型饭盒,以及被周围同学觊觎的超豪华午饭,摇头婉拒,“好麻烦啊,不用给我做了,我自己可以抽空去吃的。”

家里的橘猫慢悠悠从他眼前经过,乐知时摸了一下他的尾巴,“是吧橘子。”

这让林蓉十分受伤,认为乐乐长大了不需要她了,这让她泛滥的母爱无处施展。她把橘子抓进怀里,可橘子轻巧地从她怀里跳出去,依旧是屁股对着他们,高傲而优雅地站在茶几的中央。

“你要不问问小煜要不要带饭?”宋谨给伤心的老婆捏手。

听到父亲叫自己的名字,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并且一无所知的宋煜停了停脚步,看向客厅的三人。

林蓉把脚也伸到宋谨腿上,“太麻烦了,不给他做,让他自己去吃吧。”

看戏的宋父忍不住大笑,“果然乐乐才是亲生的。”

宋煜头上搭着毛巾,自己转身上楼,“一群戏精。”

周三的时候秦彦带着乐知时去到广播站参观,这里的工作比他想象中简单很多,和他搭配合作的是一个高二的学姐,考虑到乐知时处于升学阶段,所有的撰稿工作都由学姐负责,乐知时只需要提前看一看稿子,准备准备。

正式开始广播的第一天,乐知时有点紧张。为了好好准备这一次的广播,他前一晚在卧室小声练习了很久,生怕出差错。下午最后一节课一敲铃,他就飞奔到了钟楼。

“放轻松。”学姐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一起念完开场白之后,你单独介绍一下这首歌,然后就放歌就好啦。”

乐知时郑重地点头,“嗯,我知道了。”

下课后,宋煜被老师叫出去聊天,交代了挺多。结束后还没来得及回教室,就被秦彦拖着下了楼。

“老王刚刚叫你干嘛?叽里咕噜说那么久。”秦彦问。

“有事,让我帮忙。”

“他现在带的是初中的班,找你帮什么忙?又不给钱。我快饿死了,食堂今晚要是有珍珠丸子就好了。”为了抄近道,秦彦拽着宋煜走空中走廊,走过去的时候正巧看到楼下花园里,几个男生把同学扛起来玩阿鲁巴。

“哎!你们都不吃饭的啊。”秦彦趴在走廊栏杆对着隔壁班的男生大喊。

“无聊。”

“你说谁?”秦彦笑起来,“他们无聊还是我无聊?说清楚不许内涵。”

楼下花园的扬声器传来音乐,曲调轻快,淌入生机勃勃的校园。见宋煜不回答,秦彦开始碰瓷,“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真是够难缠的。

音乐渐淡,扬声器里出现一个声音,说着流利的英语,发音和语调带着柔软的少年气,“大家下午好,我是joy。”

宋煜推开蹭上来的秦彦,“你最无聊”四个字都已经到了嘴边,听到这句话后忽然顿住。

“欢迎来到每周五的英文之声,节目的一开始,先为大家推荐一首非常好听的英文歌曲……”

看着停在原地没动作的宋煜,秦彦拿肩膀撞了撞他,“哎,怎么了?”说着他又伸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服务器被切断了?”

宋煜一把拍开他的手,瞥了眼秦彦,“你把他弄进去的?”

“是啊。”秦彦耸耸肩,大方承认,“乐乐的声音这么好听,我之前就说过,毕业交接之前一定要把他收入麾下。怎么样,不赖吧?”

宋煜自顾自往楼梯下走,“他初三了。”

“就这一个学期。”秦彦嘁了一声,“看把你紧张的。外面可都在传你欺负小朋友呢,光在我跟前演绎兄友弟恭算什么本事啊,你得让人民群众知道啊。”

出楼梯口,视野豁然开朗,操场上的天空好像被西柚汁浸泡过,钟楼旁挂着一颗软乎乎的橘色太阳。操场上的学生手挽着手聊天、跑步,欢声笑语都揉进那首被挑选出来的歌里。

可初来乍到的小主播大概是忘记了关闭话筒,听起歌来比广大听众还入迷,竟然跟着副歌小声地哼唱出了最后一句。

吵闹欢快的校园里,每个人都忙着支配自己珍贵的闲暇时光,这个小小的失误并未掀起涟漪,只在一个人的心里扇起波浪。

“myyouthyours.”

宋煜停下脚步,望了眼钟楼,如同漫不经心一样。

“不是吧,别说斗殴了,乐知时连迟到都没有,哦除了开学第一天那次。”

“听说是帮隔壁班那个跳级的出头来着,平时也没见两人有什么来往啊,犯得着为了他跟王杰那种人打架吗?”

“还是一个打四个呢。”

“我去,乐乐牛逼。”

还有人扒着四组的窗户往对面的高中教学楼看,主任和班主任的行政办公室都在对面楼的二、三层。

“什么都看不着……”

“估计还在训话?没准儿一会儿就出来趴在走廊写检讨了。”

蒋宇凡着急得不行,心神不宁,听见前座女生说起当事人的另一个。

“程明明啊,他老早就和王杰有过节了,他们好像以前是小学同学。我上次在食堂吃饭,听见他跟别人说王杰家里很穷,说他偷过他的钱。”

“是吗?那这……”

“反正王杰也不好惹,说程明明没爸妈管。我感觉乐乐这次被坑了,掺和到这种事里。没准儿到时候两边都赖账,反倒是乐乐不对了。”

听到没爸妈管这几个字,蒋宇凡感觉到什么,又担心乐知时吃亏,站起来借口肚子疼上厕所,实则跑去对面教学楼。

办公室里,被欺负的程明明磕磕巴巴,教导主任怎么问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会打起来?”

程明明拼命摇头,“跟我没有关系,我没打人。”

这不是程明明和王杰第一次发生矛盾了,教导主任也不是不清楚,一看到他们几个就猜了个七七八八。可这件事奇怪就奇怪在为什么乐知时掺和了进来。这孩子是出了名的乖学生,听话懂事,教过的老师都知道。

班主任王谦也被叫了过来,教导主任看了他一眼,“你们班的,你自己问。”

王谦清楚乐知时的秉性,没有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责他。

“乐知时,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会和同学打架?这不是你的作风。”

乐知时半低着头,嘴角的血都干了,他张了张嘴,似乎并不想给出原因,但态度很好,直接承认错误,“王老师,我违反校规了,写检讨罚留校察看都可以,您直接处理吧。”

谁知道这时候门口突然又冒出一个人,大喊了一声报告。所有人一齐回头,看见蒋宇凡满脸着急,“老师,是乐知时看见程明明被王杰欺负了才去盥洗室的,不是他挑的事儿!”

乐知时生怕把蒋宇凡也扯进来,立刻对王谦说,“老师,蒋宇凡不在场。”

蒋宇凡急了,“我是不在场,但是有人看见了,好多同学都看见了。”

王谦看了一眼乐知时,对蒋宇凡说,“回去上课,这里没你的事。”

蒋宇凡虽然不甘心,但也没辙了,颇不放心地看了一眼乐知时,一脸不高兴地走了。

隔壁班的班主任似乎并不打算把这当成多么重要的事来审问,先是判断这件事程明明没大过错,跟教导主任打了声招呼就让他回去上自习,然后又质问王杰。

本来王杰被打得都蔫了,一直拿卫生纸擦嘴里的血,结被逼问得起了逆反心,“我干什么了?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事儿他自己贴上来的,本来都让他们走了,回头又来给我一拳,简直有病。”

他的跟班也跟着附和,“对!是乐知时先动手的!”

“我们当时还拉架来着,不知道他发什么疯跑上来打人。”

“老师你不信可以去找刚刚在盥洗室拉架的,他们看到是谁先动的手了。”

“是我。”乐知时坦然承认,“我就是想打他。”

这句话一说出来,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都侧目。

王谦怎么也想不到,他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乐知时和平时的他是两个人。

“我不想花时间在这里跟你们算谁错的多谁错的少了。”教导主任背着手,按照他自己想法把事情捋了一遍,“王杰你带着人欺负程明明,乐知时你是帮程明明出头了是吧,但是引起斗殴。这件事你和王杰都犯了严重错误,记大过。剩下的你们班主任处理。”

说完他看向王老师,“该叫家长叫家长,该检讨检讨。”

王老师点了点头,目送教导主任离开。他隐约感觉事情不太对,于是带着乐知时去了隔壁教师茶水间,“脸上的伤我带你去校医院处理一下。”

“不用了老师。”乐知时说,“一会儿那边开门了,我自己可以去的。”

王老师给他接了杯水,“如果换个平时就打架闹事的,我就直接叫家长处理了,能把兔子逼急了,事情也没这么简单。”

乐知时捏着纸杯,沉默了半天,最后开口,“老师,我不想说,但是我向您保证,以后我绝对不和同学打架了。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那我可叫家长了?”王谦放下杯子,看着乐知时。

“我……”乐知时也抬头看他,“可以,但是我家长这几天都在外地,只能等他们回来才能……”

“行。”王谦看着他,“作为你的班主任,我尊重你有不愿意说的理由,但是你要清楚,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对方如果有侮辱你的行为,你可以告诉老师,如果你不信任老师,也可以向其他人寻求帮助,明白吗?”

乐知时知道自己的问题,点了点头。

“嗯,明白了。”

他留在茶水间写完检讨,出去时早自习已经结束。乐知时独自一人去校医院简单处理了伤口,回到教室,在王谦的语文课开始之前,对着全班同学念出了检讨内容。

“你回位子上去吧,”王老师站在讲台,“这次的打架事件也给我们其他同学敲响了一个警钟,不要随便出头,遇到校园暴力事件第一时间通知老师,不要试图以暴制暴。”

虽然是打架闹事,可乐知时的好人缘几乎让所有人都站在他这边,这件事在学生中很快就传开,大多直接定性成见义勇为的英雄形象。谁也不知道乐知时动手的真正原因,大家也没那么想知道,只是在沉闷的学习生活中抓住一个新鲜的谈资。

下了课,要去做课间操,蒋宇凡跑到乐知时座位上,“眼睛疼不疼?我们去小超市买冰棒敷一下。”他伸手想碰,又怕给弄疼了,见乐知时老老实实摇头,怪可怜的,“下手也太狠了,你怎么不等我一起啊。”!

本文网址:http://keaiguominyuan.quwenyi.com/3377620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