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透明雨衣

推荐阅读: 春枝秋雨我真没想重生啊嫁给豪门老男人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可爱过敏原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身份号019天潢贵胄百妖谱一世之尊我行让我上[电竞]情终非凡人生交换大撞阴阳路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梦幻香江污名[重生]重生之贵妇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小可爱你对本文的订阅比例还不够哦~补足订阅即可阅读最新内容哦那女生眼里满是八卦欲,“你们真的是兄弟吗?是不是也住一起啊?”

“不是亲的那种。”乐知时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就垂下眼,翻开作业本,声音放轻,“我们还是赶快学习吧……”

“哦对对,”女生也意识到什么,扭头看了一眼面对着墙角背书的某个学姐,转过头来很小声说,“不打扰你了,我回去啦。下次聊!”

下次的意思是她可以天天在这里自习吗?

思考了两秒,乐知时带着点羡慕开启了自习新地图。他试图专注,可在这里学习的感觉和在教室太不一样了。窝在教室里写作业,在长廊上徘徊背书,守着高三放学,无论做什么,都不过是他单方面的行动,连等都不算,毕竟等人和被等是双向的。

这一次不一样,不是未经许可的擅自等待。

想着,乐知时又抬眼,不远处正用手机聊天的那个女孩,她笑得很甜,大概是在和男朋友聊天。他思考的时候又下意识想去咬笔尾,想到宋煜的脸,忍住了。

好像……和他们还是不太一样吧。

做完最后一题,正好敲了铃,怕叫宋煜等,乐知时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书包出来,不过隔壁似乎又拖了堂,门口一个人也没有。乐知时站在高三(5)班后门那儿往里望,见宋煜低头看书,鼻梁上架着副银丝眼镜。他轻度近视,平时几乎不需要眼镜,只有长时间用眼的时候才会戴上。

乐知时很喜欢他不戴眼镜时偶尔会出现的,轻微眯眼的神态,带点皱眉的动作,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莫名喜欢。

后排的学生似乎发现后门站着个初中部学生,交头接耳后纷纷回头。一开始乐知时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直到听见有个人小声说“那不是宋煜的弟弟吗”,他如同被什么扎了一下,立刻捂住自己被打的眼睛,感觉捂住也很奇怪,于是躲到一边去。

“你怎么比我还心虚啊。”刚刚那个女生还大大方方地站在教室外,似乎并不害怕自己这个小女友被老师或同学抓包,“这里也是培雅的地方,我是培雅的学生,站在这里合情合理。”

乐知时想了想,“也是。”于是他也站到了那个女生的旁边,不到两秒,又一个跨步向右,拉开了和她的距离。

总算下了课,老师走出来,特意多打量了一下乐知时的脸。教室里其他学生放学都很积极,倒是宋煜,慢条斯理地整理。几个学姐挽着手出来,围住了乐知时。

“你就是宋煜家里的那个小弟弟吧。”

“混血儿吗?长得好可爱啊。”

“这个睫毛是真实存在的吗?”

乐知时习惯了被围观,也不觉得有什么,反而一一回答她们的问题,“是的,嗯,这是真的睫毛。”

窗外围了一大圈,秦彦在里面看得起劲,又开始揶揄宋煜:“你这个弟弟的人气真是不比你差啊,学姐学妹通杀。”

宋煜没说话,提上书包往外走。乐知时从窗户那儿见他出来,立刻伸长手臂挥手,眼睛也亮亮的,从她们之间挤出去,“不好意思学姐,我要回家了。”

不觉间已然深秋,凉风像与人亲近的小精怪一样,直往脖子脚踝钻,躲也躲不过。下楼时乐知时注意到刚刚那个隔壁班女生,和一个个子不高的高三学长并肩下楼,在拥挤又昏暗的楼梯挨着彼此,还偷偷牵了下手,又很快松开。

离开教学楼,他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宋煜,想说点什么。很奇怪,但他一下子又想不出该说什么,最后只是问:“我的眼睛是不是还是很丑?”

宋煜盯着他,保持沉默,害他被盯得捂住了右眼,又听见宋煜轻笑出声。

奇奇怪怪。

放学人多,他们分开校门口的自行车停放点各找各的车,乐知时拿出钥匙开锁,却发现哪里不太对劲。宋煜扶着单车走过来,看着他蹲在那儿捣鼓,表情一点也不意外,“坏了?”

“车胎破了。”乐知时蹲在地上,手指戳了几下瘪胎,又仰头看向宋煜,“虽然这么猜很阴暗,但是我合理怀疑是王杰他们干的。”

明摆的事,什么阴暗不阴暗的。宋煜跨上车,“坐上来。”

“那我的车怎么办?”问是这么问,可乐知时手里却已经把自己的车锁好了。

“白天再说。”

乐知时乖乖坐上后座,并主动提出帮宋煜抱着书包,没想到对方的书包超乎意料得重,大腿碎大石的程度。没准儿一会儿他的腿就彻底麻掉,一走路就腿软,栽到宋煜怀里,然后他就像小时候一样背他。

自行车骑出学校,脑补剧情的乐知时躲在宋煜背后笑。

校门口的各式宵夜小摊几乎要摆成一个小型夜市,支起的一个个炉子焐热了深秋湿冷的夜晚。炒花饭的大哥嘴里叼着烟,手把着锅柄来回颠,炒饭翻飞,粒粒腾起又落下,香气直往人鼻子里钻。鸭脖老卤入味,再被串起来架在明火上翻滚,刷满辣油,香辛料一撒,灵魂就有了。砂锅里还炖着三鲜粉丝煲,一掀盖子云雾缭绕,鲜香扑鼻。

坐在后座,乐知时想到什么,转头问道:“宋煜哥哥,今天的炒栗子你吃完了吗?”

宋煜散漫地嗯了一声。

“其实你吃不完也可以给秦彦哥哥,”听见敲板子的声音,乐知时又瞄到新目标,边走边说,“他经常给我零食吃。”

宋煜没搭腔。

乐知时发现了什么,“顶顶糕!”激动地拍了好几下宋煜的后背,让他停车。

宋煜摁了刹车,照他的要求停在一个极朴素的小摊前,方方正正的一个大蒸炉上搁了个精巧的由两部分组成的木制装置,下面是普通的圆筒形,上面倒扣着一个带空心长柄的莲蓬型木盖。摊主老爷爷热情招呼,“来吃蒸糕啊?三块钱两个,蛮甜。”

乐知时点头,“我要两个。多放点红糖可以吗?”

“可以,这怎么不可以。”老爷爷手脚麻利,从盒子里舀出一大勺糯米粉、江米粉和糖粉混合的糕粉,抹在圆筒里打底,再撒上厚厚一层红糖,照这样叠上两层,盖上盖合成一个木头罐子搁在蒸锅上蒸熟。

等待的时候,乐知时听见宋煜说,“你第一次吃这个的时候差点被烫着。”

“真的吗?”他扭过头,完全没印象,“我都不记得了。”

“你记得什么。”宋煜垂眼注视着模具,夜市暖黄色的灯和蒸腾的热雾把他的轮廓照得分外柔和,“当时爸抱着你,你非说这个玩具好玩,伸手就去摸,结果被蒸汽烫得大哭。”

他似乎又有点印象了,“那你那个时候在干嘛?”

说话间,糕已经蒸好,老爷爷打开木罐用上面的长柄怼到圆筒下一戳,热乎乎的顶顶糕顶不住了,噗叽一下冒头,被兜进袋子里。

“我?”宋煜接过顶顶糕,“我在笑你。”

乐知时气闷,语气认真,“如果是你被烫哭,我不会笑你的。”

宋煜把糕给他,“你会哭。”说完他往自行车的方向走。

“我现在不哭了。”乐知时跟在他后面,想到中午的事,又给自己打了个补丁,“……除非你招我。”

“我没这个癖好。”

那他小时候老是哭,总归是有原因的。

反正在心里要怪到宋煜头上。

袋子里的顶顶糕怪烫手的,乐知时想趁热吃一口。打开一看,红糖果然抹得很厚,还是心型的,咬下一口,烫得差点吐出来,可又架不住馋,飞快嚼了几下,粉绵软糯,里面的红糖半化开,有种淳朴又厚重的甜。在乐知时心里,融化的白糖像是荷叶上的露水,小时候他觉得那一小块透明漂亮的露水一定是甜的,而红糖可以类比成烤红薯快滴蜜的那层粘牙的焦层,冷天吃美味加倍。

宋煜见他半天也跟不上来,一回头,见他站在原地仰头张着嘴,嘴里冒着白雾,活像个幸福牌人形加湿器。

“好吃吗?”

乐知时点点头,跑了过来,把另一个塞到宋煜手里,含混不清说:“你也快吃。”

宋煜咬了一口,嫌太甜又扔给了乐知时,骑车带上他回家。

“我明天还能在你们活动室自习吗?”

“想去就去。”

“老师会来查吗?”乐知时想起来,手抓住宋煜的衣服,“里面有个隔壁班的,是你们班一个男生的女朋友,她早恋。”

“抓不到你头上。”

“也是。”但是他还是有点害怕,“我可以说我是你的弟弟吗?如果有人问起来。”

宋煜没回应,快进小区了,才嗯了一声。两人一起上楼,林蓉和宋谨还没回,乐知时换了鞋瘫在沙发上,把猫猫一把抓到自己的膝盖上,翻开肚皮撸来撸去,把它撸得眼睛都眯上,“橘子,你困啦?”

怀里的橘子发出一声舒服的咕噜,乐知时继续撸,“我吃太多了,撑得我都不困了。宋煜哥哥,我可以看两集海贼王之后再睡觉吗?”

疯狂挠腿的小博美被宋煜一把捞起,抱着往二楼走,“明天再早十五分钟起床,我带你上学。”

乐知时蹭的一下起来,也不管猫了,“那我现在就洗澡睡觉。”

瞄——

惨遭抛弃的猫主子伸出爪子,对着乐知时的背影狠狠挠了一下,以示威严。

几平方米见方的盥洗室里,又是打架的又是拉架的,挤满了人。蒋宇凡拨开肩膀,一眼就瞅见乐知时。他右眼眶青了,嘴角也是破的,衬衫都扯开了,血滴了些在校服的针织背心上,校徽糊成红色。

他的脸上是平时从未有过的戾气。

“你们几个都跟我去办公室,其他人还看什么?没听见打铃了吗?回去上早自习!”

蒋宇凡死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乐知时会和别人打架,这完全不是他的作风,说是鬼上身他都信。不光他,整个班上的人听说了这件事,都是懵的。

“谁打架?乐知时?你在搞笑吧……”

“不是吧,别说斗殴了,乐知时连迟到都没有,哦除了开学第一天那次。”

“听说是帮隔壁班那个跳级的出头来着,平时也没见两人有什么来往啊,犯得着为了他跟王杰那种人打架吗?”

“还是一个打四个呢。”

“我去,乐乐牛逼。”

还有人扒着四组的窗户往对面的高中教学楼看,主任和班主任的行政办公室都在对面楼的二、三层。

“什么都看不着……”

“估计还在训话?没准儿一会儿就出来趴在走廊写检讨了。”

蒋宇凡着急得不行,心神不宁,听见前座女生说起当事人的另一个。

“程明明啊,他老早就和王杰有过节了,他们好像以前是小学同学。我上次在食堂吃饭,听见他跟别人说王杰家里很穷,说他偷过他的钱。”

“是吗?那这……”

“反正王杰也不好惹,说程明明没爸妈管。我感觉乐乐这次被坑了,掺和到这种事里。没准儿到时候两边都赖账,反倒是乐乐不对了。”

听到没爸妈管这几个字,蒋宇凡感觉到什么,又担心乐知时吃亏,站起来借口肚子疼上厕所,实则跑去对面教学楼。

办公室里,被欺负的程明明磕磕巴巴,教导主任怎么问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会打起来?”

程明明拼命摇头,“跟我没有关系,我没打人。”

这不是程明明和王杰第一次发生矛盾了,教导主任也不是不清楚,一看到他们几个就猜了个七七八八。可这件事奇怪就奇怪在为什么乐知时掺和了进来。这孩子是出了名的乖学生,听话懂事,教过的老师都知道。

班主任王谦也被叫了过来,教导主任看了他一眼,“你们班的,你自己问。”

王谦清楚乐知时的秉性,没有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责他。

“乐知时,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会和同学打架?这不是你的作风。”

乐知时半低着头,嘴角的血都干了,他张了张嘴,似乎并不想给出原因,但态度很好,直接承认错误,“王老师,我违反校规了,写检讨罚留校察看都可以,您直接处理吧。”

谁知道这时候门口突然又冒出一个人,大喊了一声报告。所有人一齐回头,看见蒋宇凡满脸着急,“老师,是乐知时看见程明明被王杰欺负了才去盥洗室的,不是他挑的事儿!”

乐知时生怕把蒋宇凡也扯进来,立刻对王谦说,“老师,蒋宇凡不在场。”

蒋宇凡急了,“我是不在场,但是有人看见了,好多同学都看见了。”

王谦看了一眼乐知时,对蒋宇凡说,“回去上课,这里没你的事。”

蒋宇凡虽然不甘心,但也没辙了,颇不放心地看了一眼乐知时,一脸不高兴地走了。

隔壁班的班主任似乎并不打算把这当成多么重要的事来审问,先是判断这件事程明明没大过错,跟教导主任打了声招呼就让他回去上自习,然后又质问王杰。

本来王杰被打得都蔫了,一直拿卫生纸擦嘴里的血,结被逼问得起了逆反心,“我干什么了?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事儿他自己贴上来的,本来都让他们走了,回头又来给我一拳,简直有病。”

他的跟班也跟着附和,“对!是乐知时先动手的!”

“我们当时还拉架来着,不知道他发什么疯跑上来打人。”

“老师你不信可以去找刚刚在盥洗室拉架的,他们看到是谁先动的手了。”

“是我。”乐知时坦然承认,“我就是想打他。”

这句话一说出来,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都侧目。

王谦怎么也想不到,他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乐知时和平时的他是两个人。

“我不想花时间在这里跟你们算谁错的多谁错的少了。”教导主任背着手,按照他自己想法把事情捋了一遍,“王杰你带着人欺负程明明,乐知时你是帮程明明出头了是吧,但是引起斗殴。这件事你和王杰都犯了严重错误,记大过。剩下的你们班主任处理。”

说完他看向王老师,“该叫家长叫家长,该检讨检讨。”

王老师点了点头,目送教导主任离开。他隐约感觉事情不太对,于是带着乐知时去了隔壁教师茶水间,“脸上的伤我带你去校医院处理一下。”

“不用了老师。”乐知时说,“一会儿那边开门了,我自己可以去的。”

王老师给他接了杯水,“如果换个平时就打架闹事的,我就直接叫家长处理了,能把兔子逼急了,事情也没这么简单。”

乐知时捏着纸杯,沉默了半天,最后开口,“老师,我不想说,但是我向您保证,以后我绝对不和同学打架了。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那我可叫家长了?”王谦放下杯子,看着乐知时。

“我……”乐知时也抬头看他,“可以,但是我家长这几天都在外地,只能等他们回来才能……”

“行。”王谦看着他,“作为你的班主任,我尊重你有不愿意说的理由,但是你要清楚,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对方如果有侮辱你的行为,你可以告诉老师,如果你不信任老师,也可以向其他人寻求帮助,明白吗?”

乐知时知道自己的问题,点了点头。

“嗯,明白了。”

他留在茶水间写完检讨,出去时早自习已经结束。乐知时独自一人去校医院简单处理了伤口,回到教室,在王谦的语文课开始之前,对着全班同学念出了检讨内容。

“你回位子上去吧,”王老师站在讲台,“这次的打架事件也给我们其他同学敲响了一个警钟,不要随便出头,遇到校园暴力事件第一时间通知老师,不要试图以暴制暴。”

虽然是打架闹事,可乐知时的好人缘几乎让所有人都站在他这边,这件事在学生中很快就传开,大多直接定性成见义勇为的英雄形象。谁也不知道乐知时动手的真正原因,大家也没那么想知道,只是在沉闷的学习生活中抓住一个新鲜的谈资。

下了课,要去做课间操,蒋宇凡跑到乐知时座位上,“眼睛疼不疼?我们去小超市买冰棒敷一下。”他伸手想碰,又怕给弄疼了,见乐知时老老实实摇头,怪可怜的,“下手也太狠了,你怎么不等我一起啊。”!

本文网址:http://keaiguominyuan.quwenyi.com/3377620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