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灵光乍现

推荐阅读: 大撞阴阳路替嫁后病弱世子被气得活蹦乱跳春枝秋雨我的姐姐是大明星表妹万福房客德萨罗人鱼重生之官道百妖谱重生之似水流年非凡人生天潢贵胄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傅爷夫人又惊艳全球了王妃日日想和离夜色深处怎敌她千娇百媚我真没想重生啊云边有个小卖部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小可爱你对本文的订阅比例还不够哦~补足订阅即可阅读最新内容哦

下午一回学校,班上的女生就围着他发起了好奇心攻击。乐知时也头疼,只能跟大家打太极,没有直接说他失去双亲的事,只能说是父辈关系不错,两家很亲近,所以暂住他家。这样也不算说谎。

其实他并不觉得没有父母是一件丢脸的事,只是一旦自己说出去,大家肯定又会露出同情心满满的表情,乐知时始终不能习惯这一点。

他觉得自己挺快乐的,不想成为别人眼中可怜的小孩。

除去对他们家庭组成的好奇之外,乐知时没想到的是,更大的麻烦出现了——宋煜的追求者们。

培雅的高中部和初中部的教学楼一共两栋,其中两栋之间有一条空中走廊,连接在两栋楼的三楼,是唯一的联系。巧的是宋煜和乐知时所在的两个班正好就在这两栋楼里。这样一来,跨学部找人也成了一件很方便的事。

好些追求宋煜的女生因为得不到回应,于是想出曲线救国的方法——加上乐知时的q·q从他这里获取信息。说好听些是求助,更有甚者直接跑到乐知时的班上来堵人,大多是学姐,乐知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晚自习九点半下课,大家都数着秒数等打铃,一溜烟往外跑。乐知时没急着走,高中部的晚自习九点五十才下课,他慢吞吞做完题,又慢吞吞收拾了书包,磨蹭到全班最后一个离开。

每天他基本都是这样。

等走到三楼空中走廊的时候,乐知时又犹豫了,抬头望了一眼对面教学楼五层亮着的高三(5)班教室。时间也磨磨蹭蹭地过,乐知时在走廊坐着看漫画,等到九点五十,铃声响起,可(5)班门口一点动静都没有。

高三火箭班果然很辛苦。

乐知时最后还是一个人骑车回了家。林蓉煨了山药鸽子汤,满屋子的鲜香。一开门,小博美颠颠地跑到乐知时脚下。乐知时一把抱起,“棉花糖,你是不是又胖了,好重。”

“是乐乐吗?累了吧。”林蓉往锅里丢了些年糕片,等年糕煮到软糯,给乐知时盛了一碗,又切了个红心火龙果放在小碗里。

乐知时坐在地毯上,仰头从林蓉手里接过汤碗,顺口问了句,“叔叔呢?”

“出国谈生意了,估计下周才能回呢。”林蓉摸了摸他的头,“他说回来的时候给你带礼物。”

乐知时开心地喝了一大口,差点烫坏舌头。

“小心点儿。”林蓉把火龙果碗搁他旁边,回头去了厨房。

盘腿坐在地毯上,乐知时边吃年糕汤边看综艺,一大碗见底的时候,他听见开门的声音,立刻放下碗趴在沙发上往外面望。

宋煜把钥匙搁玄关柜上,换了鞋进来。家里的猫听见动静,优哉游哉地抬起头,晃了晃尾巴,喵了一声背过身子继续睡觉。

“回来了?快过来。”

宋煜听林蓉的话进了厨房。乐知时跟在宋煜屁股后头打转,向他抱怨自己最近成了工具人,“她们都加我q·q,然后第一句话就是,能告诉我一下宋煜的q·q号吗,他加好友的那个问题答案是什么啊?”

“你说你不知道。”宋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淡定喝汤。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这样不就骗人了。”乐知时自言自语,想起来又忍不住抱怨两句,“她们问问题的样子就跟豌豆射手似的,上来就开机·关·枪,连句寒暄都没有。”

前面说得那么孩子气,最后还凹出来一个文词,宋煜觉得有些好笑,“你还知道寒暄。”

感觉被他小瞧了,乐知时皱了皱眉,“我当然知道。”

“我们乐乐长大了,以前可是连嫂子是什么都不知道呢。”说到这里林蓉就忍不住笑,“还说要自己当自己的嫂子。”

宋煜听罢瞥了他一眼,又轻飘飘移开视线。

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乐知时学习中文本身就比其他孩子晚,尤其理不清国内复杂的亲戚关系,每次听到一个班的小朋友说什么叔叔婶婶外甥就一头雾水,那天又听同学说自己有了个漂亮嫂子,很是好奇,回到家就问宋煜,什么是嫂子。

“嫂子就是哥哥的老婆。”宋煜回答。

偏偏林蓉也在一边打趣,“娶了老婆就要离开家里咯。”

这句话给乐知时小小的心灵留下了巨大的震动。

他的小脑瓜盘算了很久,如果宋煜哥哥有了老婆,他有了嫂子,那他们不就要分开了。他以后会有自己的家,再也不会和自己在一个家里了。

那可不行!

乐知时抱着宋煜的手臂撒娇,“小煜哥哥,我不想要嫂子。”

宋爸爸逗他,“那怎么行,你不要嫂子你哥哥就不娶老婆啊。”

乐知时一脸天真,“那我当你嫂子!”

宋煜满脸问号,乐知时忽觉不对,立刻改口,“不对不对,我当我嫂子!”

从此,这段童言无忌就成了乐知时在宋家的黑历史,大家还总时不时就玩梗,每次一提,就能看到乐知时难得一见的炸毛时刻。

例如现在。

“我那时候才五岁,你们太过分了!”他一边说一边往外走,看起来像个僵硬的小机器人,在模拟人类愤怒的情形。

“可不是嘛,这岁数是童养媳了。”林蓉被乐知时逗得乐不可支,趴在儿子肩头笑,谁知外面忽然间爆发出一声尖叫。

宋煜隔了两秒,放下碗朝客厅去,只见乐知时抱着棉花糖,“你怎么吃成这样?谁让你偷吃火龙果的?嗯?你是想染毛吗?”

本来应该雪白雪白的棉花糖现在满嘴都是玫红色的果汁,糊了一脸,两颗黑葡萄似的眼珠子还无辜得很。

“你看着我也没用,下次不可以随便偷吃东西了,如果是你不能吃的东西呢?你还想去医院吗?每次去医院都闹情绪。”

虚惊一场。宋煜远远站着,看他自言自语教育小狗的样子,颇有点小孩装大人的范。说得头头是道,每句都熟悉得很。

“真是不让人省心。”乐知时最后扔下这一句,俨然一副大人姿态,训完又把棉花糖抱起,一转身差点撞到宋煜身上。

“看路。”宋煜说。

乐知时溜进浴室,给棉花糖洗澡,也给自己洗澡,最后精力耗尽,躺在床上q·q震动不停,乐知时没辙了,只好强撑着最后几分精神回复她们,说自己不知道他加好友的问题答案,他也不允许自己给q·q,擅作主张他会很惨。

是真的会很惨,这种事他小时候干过。

发完之后乐知时关了手机,倒头就睡。他梦见小学时候被高年级的女生哄着给宋煜送情书,结果被宋煜冷落了一个星期的事,差点吓醒。

不留情面替宋煜拒绝桃花是乐知时很少做的事,不过的确很有效,他清静了好多天。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因为乐知时拒绝学姐们的话,加上两人无不来往,学校里也传出许多奇怪传闻,什么同母异父重组家庭,什么寄人篱下,搞得比狗血小说的情节还夸张。不过众多谣言里,倒是有一个恒定不变的主题,那就是兄弟不睦。

传着传着,也传到了当事人的耳朵里,乐知时感觉自己就跟摸爬滚打的小老鼠一样,从一个灰不溜秋的坑掉进另一个,麻烦不断。他解释了一遍又一遍,没人听。

连着两节数学课,乐知时脑袋跟打了麻醉针似的,迷迷糊糊从数学课代表那儿接过发下来的作业。他拿出红笔准备订正,看着看着又咬上笔尾。

“弧长又求错了……”

蒋宇凡作业本翻都没翻开,“终于熬到这学期第一节体育课了!”他拉拽着乐知时的胳膊,“走吧走吧。”

“唔……”乐知时吸了口气,突然觉得嘴里甜甜的,一看自己刚刚咬住的笔尾,漏墨了!

乐知时第一反应摸了摸自己的嘴,果然一手的红色。

“你怎么了?”蒋宇凡看着跑出去的乐知时,摸不着头脑。找了一圈才看见乐知时从厕所出来,紧紧抿着嘴唇,问什么都不说话。上课铃马上就响了,两人撒腿往操场跑,赶在最后关头集合,总算没被体育老师骂。

大部队跑步热身,乐知时全程不张嘴,原地解散后他拿手捂着嘴,跟蒋宇凡说自己要去上厕所,蒋宇凡还以为他真的闹肚子,也没多问就和其他男生打篮球去了。

班上的女生结伴穿过操场往食堂里的小卖部走,看见另一个班级的方阵时开始大呼小叫。乐知时根本顾不上别人,他现在就觉得丢人,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把嘴里的红墨水弄干净。

要不想个法子回家好了。

可请假也要开口……

不然去食堂的洗手间里再洗洗吧,还可以照镜子。

想好之后,乐知时抿住嘴唇低下头,在那群女生后头穿过操场。人造草坪被踩下去,脚一抬,又倔得再抬起头,沙沙作响。

走着走着,他一个没留神撞上一个人。撞得还不轻,他连忙道歉,“对不起。”

“这不是乐乐吗?”

熟悉的声音,乐知时抬起头,说话的是宋煜从小到大的同学秦彦,也算是他唯一的朋友。

秦彦看了一眼宋煜,“你弟这大眼睛看来是真的准备当装饰了,都舍不得用。”

乐知时想反驳,但是又张不开嘴,就干摇头不说话。

“大老远我就看见你了,眼看着你一步步往这边走,最后啪一下撞到你哥身上,跟个小吸铁石似的。幸好没撞上病弱的我,不然我倒地给你看。”秦彦带着鼻音说笑,还那手肘碰了碰面无表情的宋煜,“是吧。”

宋煜懒懒道:“有病就去治。”

“那不行,重感冒我也得做我们煜煜最忠实的拉拉队队长。”

宋煜手里拿着篮球,乐知时猜他是要去打球,如果是以前,他肯定想黏着宋煜,可现在太丢人,他只想跑。他头埋得低低的,说得飞快,“对不起,我不小心撞到的,我要走了,再见。”

绕过他俩,乐知时准备开溜,谁知胳膊突然被拽住。

一反常态是会露出马脚的。

回过头,乐知时见宋煜的视线下移到他的嘴,打量了好一会儿,然后把手里的篮球扔到秦彦怀里,一句话没说拉住乐知时往另一个方向走。

“哎?”乐知时的步子磕磕巴巴,反应过来又不让他拽,甩又甩不开,闭着嘴唔唔哼哼的,拔河似的两手反握住宋煜的手,身子往后仰,不让他走。

见他如此,宋煜也站定。大太阳照得乐知时睁不开眼,周围走过去几个女生,都在回头看。

宋煜突然松手,乐知时向后栽去,啪叽一下坐到地上,一脸懵。

面前的宋煜蹲了下来,虎口卡着乐知时下巴,食指和拇指掐住他脸蛋。嘴唇被迫挤开,露出里面被染红的门牙。

“我就知道。”

乐知时飞快捂住自己的嘴,屁股贴着草地向后挪了一下。

太丢脸了。

“躲什么。”宋煜捏着他的脸仔细检查,完毕后把他拉起来,“你要这样上课?”

都被发现了,乐知时也破罐子破摔,自暴自弃跟宋煜走,仿佛宋煜牵着的是一个毫无灵魂的气球玩偶。

“慢点走可以吗?屁股疼。”

宋煜不说话,但真的走慢了一点。

又是医务室。

乐知时小声说了句我没有发病,可也没得到宋煜的回应。他就自顾自牵着乐知时往里走,值班的医生又串门儿了,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宋煜让乐知时坐在椅子上,自己去隔壁找人,最后拿着一瓶医用酒精和一盒棉签回来了。

“这是什么?”乐知时看着他走过来,拉了椅子坐到自己面前。

宋煜捏住他的脸,面无表情命令:“张嘴。”

乐知时乖乖张开嘴巴。他的嘴唇上还好,牙齿和舌头上已经沾满了笔芯的红色油墨,实在有些滑稽。

宋煜用棉签沾了酒精,在他染色的地方仔细擦拭。乐知时心里打鼓,他有点担心这东西洗不干净,还要上一天课,一直闭嘴的感觉太难受了。

也不知是怎么的,他忽然就想到了昨天晚上偷吃红心火龙果的棉花糖,忍不住就叹了口气,他们可真不愧是亲生的主人和小狗。

谁知下一刻,宋煜忽然笑了一下,声音很轻,轻到乐知时都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真是不让人省心。”

就在所有人都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白色身影闯入这片淡蓝之中,破开拥挤人潮。

“散开点,别围着他。”

周围的同班同学都吓了一跳,谁都没想到刚刚还在台上发言的宋煜此刻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班主任王谦看见宋煜也有点吃惊,这也是他带过的学生,当年就觉得这孩子挺冷漠,连好朋友都不多,怎么都不像是会见义勇为的类型。

宋煜半蹲下来,把已经说不了话的乐知时半抱在怀里,调整他的坐姿,然后从口袋里拿出药。

看到这随身携带的药,王谦有些疑惑,仔细询问:“宋煜,你这个药他能用吗?我已经打电话给校医院的急救人员了,他们很快就到。”

“来不及了。这就是他的药。”宋煜冷静得不像学生,更像是专业的急救人员。他抬头吩咐身边的人,“大家再散开一点。”

他松了乐知时的校服领带,解开衬衣头两颗扣子,让颈部暴露出来,揽过他的肩,扶稳头,另一只手直接将气雾剂对准乐知时的嘴,动作连贯迅速,“乐知时,吸药。”

此时的乐知时满头冷汗,唇色微微发紫,本能地攥着宋煜的手臂,用尽全身力气将气雾吸进肺里。

他已经很久没有发过哮喘,那种眼泪和呼吸都不受控制的感觉浪一样砸上来,一切都是空白的,但他能听见宋煜的声音,给他一种无形的安抚。

“再吸。”

同班两年,周围的同学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急救场面,一个个呆愣在旁边,熟悉他的人多少知道他过敏,但平时也只是出疹子,没这么严重过。

冰凉的药雾涌进气管,几分钟后,乐知时起伏不断的胸口一点点恢复,呼吸终于不再那么急促和乏力。

“好点了吗?”王谦不太放心,“还是要送到医务室那边休息一下。”

“是要复诊。”宋煜拿开药瓶,视线也从他苍白的脸上移开,不经意间瞥到遗落在地上的一张包装袋上,上面印着面包两个字。

他伸出手掌贴上乐知时胸口,感觉他此刻的心率,然后抓住他手臂翻开,又查看脖颈,检查出疹情况。

症状虽然得到舒缓,可乐知时意识还是滞后。每次哮喘发作的时候,他会产生很强的依赖感,像只挣扎中被捡回一条命的雏鸟。

急救时他什么都想不了,只知道一定是宋煜在救他,恢复后的第一时间乐知时就想确认,于是虚弱地抬眼,看到宋煜的脸才心安。

“哥……”他声音微弱,手指无力攀着宋煜的手臂。病症如狂风过境,残存的意志力让他全然忘记了约定和伪装。

耳尖的蒋宇凡没过脑子,复读出声:“哥……哥?!”

这么一个字,过了一层人形扩音器,涟漪一样层层传开。

宋煜是乐知时的“哥哥”。

开学典礼的当天,这个乐知时保守了两年的秘密,全校都知道了。

一个学校总有那么几个出挑的,不是被议论,就是被簇拥。

乐知时和宋煜都是典型代表,只是没人想到这两个平时毫无关联的人会有交集,而且这么紧密。!

本文网址:http://keaiguominyuan.quwenyi.com/3377617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