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都市言情 > 可爱过敏原 > 45、草蛇灰线【一更】

45、草蛇灰线【一更】

推荐阅读: 伪装学渣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百妖谱我真没想重生啊云边有个小卖部一世之尊重生之最强剑神德萨罗人鱼傅爷夫人又惊艳全球了怎敌她千娇百媚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重生之似水流年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PUBG世纪网恋散落星河的记忆一女二三男事梦幻香江王妃日日想和离夜色深处情终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迟来的谜底并没有减轻乐知时的喜悦,反而让这种惊喜效果翻倍。

返校上晚自习之前,他将那本被他丢在角落半年的教辅书装进书包,可书太沉了,乐知时又拿出来,把宋煜留言的那两页小心地剪下来,夹在宋煜送给他的那本灰色速写本里。

看着上面宋煜的字迹,乐知时忽然产生出一种强烈的分享欲,可他没有合适的分享对象,想了一圈,觉得谁都不合适,最后发了一条近自己可见的说说。

[cheese1010:时隔半年的留言,已接收!]

乐知时觉得,宋煜可能是老天派来驯服他的天才。他实在想象不到,原来自己也可以有一天能不用为了分离而焦虑,甚至迫不及待地回到家里。

宋煜任何一点草蛇灰线的伏笔,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勾起他的情绪。

手机震了震,是宋煜的消息。

[哥哥:到了吗?]

乐知时先是下意识回复到了,但又删掉那两个字,把他拍下的那两页教辅的照片发了过去。

[乐知时:你好能藏啊。如果是我早就憋不住拿给你看了。]

宋煜看着乐知时的留言出了神,想到小时候乐知时玩捉迷藏的画面,的确像他说的那样。他们如果都是躲藏的那一方,乐知时是待不住的,太久没有被找到,他就很想自己出去,每次都是宋煜捂住他的嘴,强行让他跟着自己躲好,哪儿也不许去。

有时候宋煜是寻找的那一方,他在房间里喊一喊乐知时的名字,如果他在,一定会多少有点动静。所以乐知时总是输,因为他藏不住。

但宋煜不一样,只要他想藏,乐知时永远找不到他。他会急得哭起来,直到宋煜受不了,自己站出来。

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永远如此,说不清是谁被谁胁迫。

宿舍的门忽然间打开,宋煜回过神,往门口看了一眼,是舍友陈方圆,对方似乎也刚从外面回来,嚷嚷着累,把包搁在自己的桌子上,“我还以为要淹个一星期呢,都盼着放假了,没想到今天就退水了,果然还没到正式看海的时候。”

他说着,看见自己桌子上摆得整整齐齐的点心酥饼,有些疑惑,又瞄了一眼其他室友的桌子,最后两手往兜里一踹,晃悠到宋煜跟前。

“啧啧啧……”

宋煜一脸莫名地抬头,瞥了他一眼,视线又回到自己的书上,“发什么神经?”

“老实交代,是不是带女生进来了?!”

宋煜皱眉,翻了一页书,语气淡定,“你疯了吧。”

陈方圆把手往宋煜桌子上一撑,“休想骗我,桌子上都摆了给我们的点心了。”

宋煜头也不抬,“那是我家里人给我送来的,我放的。”

“你放屁。你从来不会给我们摆得这么整齐,你每次从家里带了什么东西都是直接扔在窗台,让我们自己去拿的,而且你看看这儿,”陈方圆指着宋煜墙上的花,“你看这小白花!”

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戏精,陈方圆站在宋煜桌前,像只小狗一样努力嗅着花的气味,然后十分惬意地感叹,“啊,嫂子的香气。”

宋煜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有病吧。”

“我有非常严重的颜控症,能被你这种眼睛长在天上的人看上一定是个超级大美女,肯定是肤白貌美长腿甜心,想看。”

明明知道陈方圆是个喜欢插科打诨的,但宋煜似乎被他魔性的叨叨给洗脑了,还真的一一对应起来。

肤白、貌美、长腿、甜心……其实差得不大。

混血在陈方圆眼里估计更是大大的加分项。

“我感觉我桌子都被嫂子收拾过了,贼干净。”陈方圆蹿回对面,摸了一把自己的桌面,出人意料的洁净,他回想了一下自己走之前的样子,“我记得我桌子上几本书摆得可乱了,椅子也是歪的。”

宋煜十分无语,“那是我收的。”

陈方圆直接否认,“我不信,你没这么好,我一定是有嫂子了。我要见我嫂子!”

“你去梦里见吧。”

宋煜也不想解释来的人是他的弟弟,反正说出来陈方圆也不会相信。

果不其然,陈方圆看到宿舍卫浴里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洗漱用品,直接在浴室里大声嚷嚷起来。

“她还过夜了?!宋煜你!你可真行!”

宋煜戴上耳机,叹了口气,“我没那么行,你想太多。”

乐知时返校后的一周,培雅就举办了七十年校庆大典,学校很重视这个难得的周年,举办得声势浩大,初中部和高中部一起,热热闹闹地庆祝了好几天。

但快乐都是别人的,身为高三生的乐知时不配拥有活动时间。

培雅在这方面一向很舍得花钱,为了纪念七十周年,校领导特别邀请了一支专业摄影团队全程拍摄录制这次的校庆活动,与活动无缘的乐知时,和同学一起走在从食堂回教学楼的路上,误打误撞被正在拍摄的导播拦住,录了一个简短的采访和祝福。

校庆活动包括联欢会和文化节,邀请的范围也很大,连宋煜这种毕业三年的都收到了短信,但他实在太忙,没有时间回去。

何况乐知时也不参与,宋煜觉得没有回去的必要。

只是在当天晚上,正坐在宿舍写报告的宋煜收到了林蓉发来的连环微信,一点开全都是视频和照片,原来林蓉自己跑去玩了。

[妈:我去看乐乐,顺便拍了一些,给你看!]

这种程度,完全是顺便看乐乐吧。

宋煜对她拍的那些照片和视频不太感兴趣,滑动鼠标随意地往下翻了翻,没什么新鲜的,准备直接关掉,正巧,林蓉又发来了一条新的消息,只不过是一折的文章转载。

[妈:小煜你快看,这里面那个视频里有乐乐,三分十二秒!]

看到这句话,宋煜才真正点进去,链接跳转到培雅中学的官方,是一篇记录了这次校庆活动的文章。滑动鼠标,宋煜找着母亲口中的视频,终于在最下面看到了,标题是培雅师生庆祝学校七十周年。

刚点开,舍长王承之拿着手机就凑过来,“宋煜,那个申请表你填了吗?我发给你了啊。”

“嗯,我等下填。”

“忙什么呢?”王承之看了看他的电脑,“校庆?你是培雅的啊,我看朋友圈最近不少人转,原来都是你校友。”

宋煜点了点头,按照林蓉说的直接把视频拉到三分十二秒,果然看到了乐知时。

视频里,这家伙还懵懵懂懂地走在路上,也不看路,被拦住的时候还有些慌。

采访的主持人十分热情,引导乐知时看镜头,“同学你好,最近培雅校庆你有没有参加啊?”

似乎不止一个机位,乐知时找了一会儿镜头,“啊,我……我高三了,没时间参加活动,但我其实很羡慕能参加的同学。”

对方又问了一些问题,乐知时都非常认真地回答了,还站得很挺拔。

见宋煜看得认真,王承之忍不住问,“这小帅哥是混血儿吧,你认识吗?”

宋煜看了一眼舍长,“嗯,我家的弟弟。”

“你还有个弟弟啊,真好。”王承之显然是误会了,“你家基因也太逆天了。”

宋煜没有解释,再回头看视频的时候已经到了送祝福的环节,乐知时笑得像朵向日葵似的,笔直站着,“希望我们学校以后越来越好,再办七十年。”

这时候画面突然多出来一个男生,个子很高,比乐知时还要高出大半个头,头发理得很短,从后面一把搂住乐知时的肩膀,笑得很阳光,“再办七十年怎么够,七百年吧。”

在视频里,乐知时没有直接甩开他,反而还被逗笑了,“七百年也太久了。”

那个男生仍旧以这个亲密的姿态揽着他,还伸出手对着镜头比了半个爱心,乐知时一开始没有get到,被他用肩膀撞了撞,意识到之后乐知时傻笑着把他的手拍开,“好奇怪啊你。”

“这有什么奇怪的,培雅生日快乐!”

很快,镜头切换,视频里的人变成其他的学生。王承之还在感叹,“你弟的颜值在这个视频里简直鹤立鸡群。虽然刚刚他那个同学长得也有点小帅,但还是比你弟差了一截。”

正说着,他感觉宋煜没有回应,有些奇怪。低头看了一眼,他的脸色似乎变差了。

错觉吗?

宋煜没有再看那个视频,直接点击了关闭,打开了王承之的对话框,找到那个表格。

“这就是你说的申请表吧?”

王承之反应了一下,“啊,对……你填好给我就行。”

怎么回事,感觉突然换了个人。

一晚上,宋煜都显得格外地沉默,而且和平时不一样的是,他很早就上了床,似乎打算休息。睡在对面的陈方圆觉得不太对劲,发了个消息问王承之。

[陈方圆:送鱼今天咋了?这么早就上床睡觉了,不会是病了吧。]

[王承之:不知道,晚上填申请表的时候就有点不正常,好像是看了个视频突然不高兴的。]

[陈方圆:视频?草,我鱼哥不是被绿了吧!]

[王承之:……怎么可能,他连对象都没有,没谈就绿啊。]

[陈方圆:我觉得他有,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宋煜在谈恋爱。]

躺在床上的宋煜对两个室友的聊天完全不知情,他只是单纯想早点睡觉,但事与愿违,越是想早点睡着,越是睡不着。

他再一次打开手机,光亮打在墙壁上,他犹豫着点开和林蓉的聊天记录,盯着那条链接,正要点进去,微信弹出新的消息提示,是乐知时的。

[乐知时:哥哥,我这次周测数学考很高,你看。]

乐知时把他拍下的试卷照片发了过去,然后非常愉快地,又把自己的试卷拿起来看了一眼。没一会儿,他收到了宋煜发过来的消息。

[哥哥:嗯。]

只有一个嗯吗?乐知时对这个回复感到有些失望,但他观察到对话框的最上面,看见那里显示着正在输入中,于是他非常耐心地等了等,等到那行提示消失,对话框里也没有出现新的消息,过一会儿,又开始显示正在输入中……

乐知时着急地直接发过去一条。

[乐知时:你在写论文吗哥哥]

一分钟后,他终于得到了宋煜的消息。

他先是甩了张乐知时接受校庆采访时的截图,不是别的画面,就是那个未果的比心。

[哥哥:这就是拉着你打游戏的家伙?]!

本文网址:http://keaiguominyuan.quwenyi.com/3377616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