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都市言情 > 可爱过敏原 > 42、睡前逻辑【二更】

42、睡前逻辑【二更】

推荐阅读: 天潢贵胄银河坠落云边有个小卖部交换房客替嫁后病弱世子被气得活蹦乱跳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污名[重生]我真没想重生啊高岭之花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惊悚练习生散落星河的记忆茅山捉鬼人傅爷夫人又惊艳全球了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表妹万福农女福妃别太甜一世之尊我行让我上[电竞]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是二更,直接点最新更新可能会错过上一章的醋精小玉哦)

宋煜通过了乐知时的好友请求,并承诺乐知时,高考完之后会带他一起玩,两人组队。

他是上大一才开始玩游戏的。

起初,宋煜以为自己可以很好地适应离开家的生活,认为繁重的课业足够充实每天的生活,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哪怕白天真的很累,晚上躺在床上,闭上眼,他依旧很难入眠。

后来被室友拉着一起打游戏,发现可以暂时转移注意力,所以玩了一阵子。宋煜很擅长用狙,操作很稳,升段位很快,但打了没有太久,转移注意力的效果明显下降,他也不太玩了。

低头看着乐知时很开心地看着好友界面,又问宋煜可不可以收他为徒。但宋煜很快地拒绝了。

“为什么?”乐知时觉得游戏里的师徒关系很有意思,很多人都这么一带一,他同学一直诱惑他让他拜师,但乐知时从来没有动摇过。他只想和宋煜打游戏,当他知道宋煜也玩这款游戏之后。

“我们的关系还不够复杂吗?”宋煜看着文献,说。

也是。

乐知时觉得还是叫哥哥比较顺口。

结束了游戏话题,两人开始默契地坐在一排学习起来。乐知时觉得宋煜有种会让他安下心来的神奇力量,在他的身边,只要不打雷,自己就可以很专注地背书,记忆力都好了不少。

两人都是一学起来会忘记时间的人,乐知时背完书,又过了一遍文综选择题错题集,抬头一看,都七点半了。

“难怪我有点饿了。”乐知时仰靠在椅子上,“晚饭时间都过了。”

宋煜也才想起来,他吃饭总不是很规律,所以也忘记这件事。拿起手机,他问乐知时,“想吃什么,点外卖吧,外面的雨一直没停,楼下可能已经淹了。”

“外卖可以送进来吗?”乐知时表示怀疑,“我想吃螺蛳粉。”

宋煜对他的要求提出质疑,但乐知时的确很想吃泡面,“下雨的时候就是很适合吃螺蛳粉,还有火锅,汤汤水水的,吃了特别舒服。”

“歪理。”嘴上这么说,宋煜还是给室友陈方圆发了微信,问他有没有螺蛳粉。

[陈方圆:吃完了。不过我有酸辣粉,很好吃的,还有泡面,都在我桌子下面,你自己拿!还有火腿肠!]

“酸辣粉也可以的。”乐知时看到电脑屏幕上的聊天框,“泡面应该也挺好吃。”

“应该”两个字让宋煜觉得他很可怜,所以摸了一下他的头。

乐知时如愿以偿地吃了一顿非常不健康的饭——泡到软软乎乎的酸辣粉、薯片、麻辣味魔芋爽和一大叠波力海苔。已经很饱了,宋煜还是逼他吃了一颗苹果,乐知时撑到完全不想动,在桌子上趴了好一会儿。

感觉自己的胃在很努力地消化食物,乐知时的大眼睛四处乱瞄,他中午买的花已经有些蔫了,但还是很香,墙壁上贴了很多便签,上面写着乐知时看不懂的专业笔记,还有一些应该是天体图和地质图,桌上的书撑里摆着整齐的专业书和工具书,还有打印出来的论文。

没有他做的地球仪,这一点让乐知时有些失望,但很快就过去,他想,手工的地球仪不够准确,摆上来是不是显得他没有专业素养。

也不像手表,可以每天戴在手上。

眼睛继续瞄,乐知时看到一个手掌大的瓶子,就在保温杯旁边,包装是全英文的,上面写着什么什么软糖,前面那个单词他不认识。

正好宋煜洗完澡出来,乐知时转过来,拿起那个瓶子冲着他摇了摇,“这是吃的吗?”

“不是。”宋煜走过来,从他手里拿走瓶子,放回原处,“褪黑素,是激素。”

乐知时自动归类为保养品,“我可以吃吗?”

“不可以。”宋煜催促他洗澡,乐知时不得不行动起来。

每被催一次,乐知时都有一种正在和宋煜当室友的错觉。这种感觉很能刺激乐知时的愉悦感,仿佛他们其实并不是差三年的兄弟,而是同龄人。他们一起念书,一起上学,每天还可以一起起床和入眠。

他不必每天在家等着,每隔一周问林蓉宋煜会不会回家。

等到两人都相继洗完澡,接到了林蓉打来的视频电话,一家四口分隔两地,隔着屏幕聊了很久。上海似乎也下了大雨,宋谨的工作也暂时取消,两人只能呆在酒店看看江景。宋谨戏称这是老天安排的蜜月之雨,被林蓉一下子推出画面外。

乐知时也觉得这雨很巧,不然他现在可能就已经回到家里,一人一猫一狗,无比凄凉。

他看了一眼宋煜,觉得他更凄凉,毕竟他连猫和狗都没有。

电话挂断后,宋煜又开始催促他睡觉。

“你不是一直说自己平时睡不够,今天可以当做补觉。”

他们的宿舍也是典型的上床下桌四人间,宋煜让乐知时上去,睡他的床,毕竟他用的床品和家里的是一个品牌,应该不会出现过敏的情况。

乐知时乖乖躺上去了,手机也被宋煜拿走。空调开着,他钻进被子里,一瞬间被熟悉的、宋煜的气味包裹,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柔软得可以陷下去,可以无限坠落进去的幻觉。他有一瞬间希望自己可以永远在里面埋着,除了宋煜谁也找不到就好了。

高考很辛苦,学习很累,他想在宋煜的被子里躲一躲。

“我熄灯了。”宋煜说完,宿舍里的灯就灭了。黑暗像张更大的被子,用极快的速度一下子扑下来罩住了他。乐知时很自觉地往里靠了靠,给宋煜留出了空。

但他等了很久,宋煜也没有上来。他又耐心等了一会儿,觉得已经过去很久了,这才忍不住扒着床的栏杆往下望,看见宋煜安静地坐在下面看书。

“你不睡觉吗?”乐知时问,“已经十点了。”

“我不困。”宋煜说,“你先睡吧。”说完他又补充道,“我和室友商量过了,我睡他的床。”

乐知时失望无比,他紧紧贴靠着墙壁,给宋煜留出来的空位瞬间没了意义。

他没有回应。

两人都沉默了一阵子,乐知时最后妥协似的,转了过去,面对着墙壁,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但他听见了宋煜关台灯的声音,也听见宋煜爬上另一张床。

他在心里宽慰自己,这张床的确太小了,可能宋煜只是在洁癖和狭窄中选了一个更容易忍受的。

黑暗的空间格外沉默,乐知时劝着劝着,倒也迷迷糊糊入眠了,可就在半梦半醒的时候,窗外闪过一道白光,整个空间亮了一下,少时,一个大雷劈下来,把乐知时惊醒了。

他醒来的动静很大。宋煜直接翻身起来,还以为他掉下去了,“乐知时?”

“嗯……”乐知时的声音很虚,像是生病出了冷汗的感觉,但他没有掉下来,只是把被子蒙住了头,闷声闷气又含含糊糊,“我没事……”

他其实也一直觉得,自己都十八岁了还怕打雷,说出去都很丢人,该锻炼锻炼,再加上刚刚都睡着了,哪怕被吓出冷汗,乐知时也想再试试入睡。

但这雷声根本不是说停就能停,最可怕之处在于你能感应这频率,知道很快又会出现,于是惴惴不安,这口气根本松不下来。

再劈了三次之后,乐知时还是想求宋煜陪一下他,他把一只手伸出被子外,想扶住栏杆起来。

但没想到的是,他伸出的手竟然被握住了。

乐知时疑惑地掀开被子一角,露出眼睛往下望,看见宋煜已经站在床下。

“没事吧。”宋煜很轻地捏了一下他的指尖,“你手很凉。”

乐知时摇了摇头,但一道雷劈下来,他的手就忍不住往回缩。都已经怂成这样了,宋煜连他被吓哭都司空见惯,乐知时觉得自己也没必要逞强。

“我有点睡不着。”他没说怕,“你可以先上来陪一下我吗?”

黑暗中,他仿佛听到宋煜很轻地叹了口气,也可能是他听错了,反正宋煜最后上来了。乐知时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他拼命往墙壁那边缩,期望宋煜躺下来的时候会有一种“其实他也不占空”的错觉。

但事实证明,这张床对于两个男生来说还是太小了,何况宋煜是个一米八六的大高个。

“我是不是挤到你了?”乐知时语气有些不好意思,整个人都不敢挨着宋煜,生怕他觉得挤。

宋煜说没有,又说“你很瘦。”

乐知时这才放心,伸手把宋煜拽进被窝里,空间很小,两个人平躺基本放不开,只能侧着睡。宋煜背对着他侧过去,一言不发。乐知时也和他同方向转过去,背靠墙面,面对着宋煜宽阔的后背。这块给他空出来的空间被挤得满满当当,他背后的体温散发出某种疗愈的物质,看不见摸不着,但会让乐知时安心。

他们像一个密封袋里仅剩的两个牛角包,失去宋煜,乐知时会感觉岌岌可危。

越长大,他越知道这种焦虑感是不太对的,不正确的,他被教育做一个独立的人,他也努力过了。

但宋煜如果就在身边,他还是忍不住靠近,才能稍稍缓解这种难熬的焦虑。

雨声和雷声混杂在一起,都是乐知时熟悉的记忆要素。他被唤醒小时候黏着宋煜睡觉的记忆,那时候他也是这样,但始终不被允许抱住。

所以乐知时就像小时候那样,把自己的额头贴在宋煜后背。

他们很久没有这么近的接触过,乐知时仿佛可以感应到宋煜的心跳,一下一下,很沉闷地击打着肌肉和骨骼。情绪得到稳定,但乐知时的思绪还在胡乱飘着,没来由想到宋煜高考完的那天晚上,想到宋煜睡着后抱住他的感觉。

那种感受好像被寄存在身体里,是隐藏的,只有和他这么近的接触下才会不小心触发,重现,然后催生出某种期待。

这些都是他无法控制的。

宋煜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仿佛真的只是来陪陪乐知时。一想到他有可能会在自己睡着之后就消失,乐知时就睡意全无。

雷声一下一下地击打着,乐知时渐渐又缩进被子里。宋煜忍不住提醒,“被子不要盖过头,对呼吸不好。”

乐知时这才乖乖地往上,还是把额头靠在宋煜身上。

“你会掉下去吗?”他问宋煜。

宋煜很快回答,“不会。”

乐知时又说,“你要是困就睡吧,不用管我。”

宋煜沉默一会儿,说:“我不管你就不会上来了。”

说得有道理。

“你是不是睡不着了。”宋煜半晌又说了一句,语气听起来有几分别扭,“害怕的话,可以靠在我身上。”

“嗯。”乐知时很听话地靠在他身上,下巴贴着他肩膀的部分,他觉得这样很舒服,所以鼻子很惬意地呼出一口气。

然后宋煜的头偏了一下,往前躲了躲。

乐知时其实很想让自己睡着,但他一闭眼,闪电的光就会把房间照亮,这一瞬间会唤醒他很多的记忆,比如宋煜想把他送去酒店的样子,还有他在食堂和自己手贴手的画面。

还有他和那个女孩子说话的场景。

这看起来比他要求宋煜陪自己睡觉还要任性,但乐知时真的不喜欢他和别人说话。

雷声始终停不下来,同莫名的失落感、脆弱的意志力切磋,大雨中的拉锯战。

就在宋煜望着室友对面的床帘花纹发呆的时候,他听见乐知时开口,很突然。

“蓉姨说,你不回家,可能是因为你有女朋友了。”

宋煜的心往下沉了沉,然后否认,“没有,我只是有点忙。”

他又听见乐知时说,“我今天会转身跑掉,也是因为想到这句话。我以为你在谈恋爱,不想打扰你。”他又补充一句,“我那个时候出现会有点多余。”

乐知时的直接宋煜已经很习惯了,他只是觉得有些好笑,当时自己不过是应了两句话,充其量点了点头,竟然可以被理解成这样。

“你觉得我和她隔了二十厘米站着说话就是谈恋爱吗?”

“那你说谈恋爱应该是什么样?”

宋煜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重复自己之前的声明,“反正我没有恋爱。”

乐知时很轻地说了句好吧,可他忍不住又说:“我们班恋爱的男生和女生,每天有聊不完的天,网上聊,见面了也说说笑笑的。”

宋煜觉得乐知时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话,但聊个天就被误解成恋爱实在太荒谬,“如果你是看到我和另外一个人抱在一起,然后觉得我恋爱了,这都稍微合乎逻辑一点。”

乐知时闷声说是吗。

宋煜正要说是,又听见乐知时说,“这逻辑也不可靠,你抱过我。”

听到这句,宋煜差点笑了,觉得有时候乐知时的胜负心也很奇怪,“小时候的事拿出来举例就是诡辩。”

“不是小时候。”乐知时很快反驳了他,他似乎觉得这样背对着说没有震慑力,所以把宋煜拽了过来,让他和自己面对面躺着。

黑暗中,宋煜可以看见他的眼睛,窗外的一点微光照进来,把他的眼睛照得亮亮的,那张倔强的脸也格外好看。

“你高考完我去你房间看纪录片睡着的那天,你把铭牌送给我的那天,半夜的时候,你翻身把我抱住了。”

单纯为了示范,乐知时拉开宋煜的胳膊,钻进他怀里,把头埋在他胸口。

“就是这样。”!

本文网址:http://keaiguominyuan.quwenyi.com/3377615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