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不期而遇

推荐阅读: 天潢贵胄房客嫁给豪门老男人高岭之花春枝秋雨德萨罗人鱼王妃日日想和离可爱过敏原穿成年代文男主前妻表妹万福重生之贵妇云边有个小卖部夜色深处茅山捉鬼人一世之尊身份号019招惹替嫁后病弱世子被气得活蹦乱跳非凡人生我真没想重生啊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发消息的时候,乐知时还在教室里,他得知提前放月假的消息,心情激动,第一次在老师还在讲台上就偷偷使用了手机。

以至于他完全没有听到提前到上午放月假的原因。

教室里,同学们为提前放假而激动,班主任又一次强调,“这次的暴雨预警是红色级别的,今年目前为止最大降雨量,住宿生尽量不要离开学校,安全第一……”

乐知时一颗心扑在微信上,他以为会等很久,可宋煜的回复比他想象中还要快。

[小煜哥哥:今天有雨,别来。]

乐知时皱了皱眉,不太满意他的回复。

[乐知时:那不行,活儿我昨晚就揽下来了,你不来见我,我就去你们实验室的楼找你。]

回复完之后,乐知时抬起头,见大家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于是把手机塞口袋里,也抓紧时间收拾书包。手机调的是静音,等到从教室出来,上了公交车,乐知时才想起来,打开一看,果然有回复了,在自己发出最后一条的两分钟后。

[小煜哥哥:几点]

下面还有一条,距离这一条又隔了一分钟。

[小煜哥哥:我现在要去实验室,有一批新采集的数据需要处理,还要建模。你快到的时候先提前告诉我,我出来接你,记得带伞,路上小心。]

宋煜平时话虽然少,但有时候又交代得很清楚,哪怕乐知时完全不了解这些工作具体是什么。

乐知时默读了一遍他发来的话,感觉硬邦邦的,所以他给宋煜回了一个小狗点头的表情包,显得他们之间的对话柔软许多。

[乐知时:我下午六点到。]

他不想告诉宋煜自己提前放假,想给他一个惊喜。就算宋煜要学习,也没关系,他也可以坐在他旁边,不打扰他。

提前见到就很好。

回到家,林蓉正把煲好的汤转到保温桶里,听说培雅提前放月假,她嘴里说着学校还算有良心的话,但又有点不放心让乐知时去w大了。

等到乐知时换完衣服下来,林蓉又说,“你下午过去,路上下暴雨怎么办?坐车很不安全的。”

乐知时换了件雾霾蓝的短袖,下面是黑色牛仔裤,整个人显得手长脚长、白得发光。他手里拿了顶黑色棒球帽,坐到餐桌前,用叉子叉起一小块哈密瓜塞进嘴里,“那我坐地铁,反正也是直达,只是慢一点。”

“要不还是我去吧,”林蓉始终不放心,“我先开车过去再从w大去高铁站。”

“别,太麻烦了,你就是飞机取消航班才换高铁的,如果高铁也耽误了怎么办?”乐知时叉起一块大的,伸长手臂喂到林蓉的嘴边,“蓉姨,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乐知时又补充道,“而且我准备提前过去,现在才十点,我过去正好在哥哥那儿吃午饭,我还没吃过w大的食堂呢。”

林蓉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把手里的保温桶套进袋子里,“你跟你哥商量好了?”

乐知时点头,但没有把惊喜的事告诉林蓉,“他说会去门口接我。”

“你哥也是,回趟家多好。”林蓉蹲下,拉开烤箱的门,语气里带了些埋怨的意味,“去年还三个月回一次,放完寒假开学,到现在也没回过一次家。”蛋黄酥和鲜花饼也烤好了,是林蓉特意给宋煜的室友准备的。

“可能是太忙了,他们说有的专业上了大学之后,比高三还可怕。”乐知时帮她打包装进盒子里,放进书包。两种点心都是无麸粉做的,他装的时候尝了一块,很好吃,蛋黄酥还有热热的流心,特别香。

分好点心收拾好厨房,林蓉把扎起来的卷发散下来,“我看不一定,没准儿这小子交女朋友了,忙着在学校陪女朋友,就不想回家了。”

乐知时正把书包背起来,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

林蓉喜欢开孩子的玩笑,但从来不放在心上,说过就立马忘了,话题转换得比谁都快,“去学校吃饭可以,但是千万要注意,不要吃不能吃的东西。”她把一些营养品也放进乐知时的书包,“沉不沉?要不还是少带点吧。”

“不重。”乐知时抬头看了看钟,时间不早了,他转身催促林蓉赶紧去高铁站。

两人最后是一起出的门。林蓉把乐知时送到了地铁站,把伞放在他手上,不停交代,仿佛他还是个小孩儿似的,乐知时笑着说,“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别去找叔叔了,咱俩一起w大双人游。”

林蓉这才放下心,笑了起来,“那你叔叔太可怜了。好了,你快去坐地铁吧。”

“嗯,到了给我打视频啊。”乐知时坐上下行的扶手电梯,回头冲林蓉摆手。

地铁站里人很多,大多都是放假的学生,还有周末出来玩的人,乐知时上了车,运气很好地找到了一个边缘的空位,坐了下来。他的前面站着一对年轻的情侣,男生个子比较高,右手拉着拉环,左搂着女友的腰。女孩儿站不稳,手臂环抱住男友的腰身,埋在他胸口,十分依恋的姿态。

距离过近,乐知时觉得自己这么睁着眼看着他们俩有点不礼貌,何况这个女孩儿还有意无意在瞟他,于是乐知时压了压帽檐,闭上眼装睡。

跟自己的脑子说好了是装睡,可乐知时竟然真的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情侣已经不在,车厢的人一点没少,车厢停下来,正好是报站,好巧不巧就是他要下车的那一站。

人很多,乐知时立刻站起来,背着包提着保温桶,从沙丁鱼罐头一样的车厢里往外挤,赶在关门前的最后一刻出来,乐知时如获新生,简直是从鱼罐头里游回海洋的程度。

他坐上电梯,在心里感叹自己今天的运气好到不像话,刚好有个空位,还刚刚好在到站的时候醒过来。可等他走到地铁站口,看到瀑布一样的雨,愣了一秒。

地铁口摆摊的老奶奶仰着头,看着这个模样漂亮的大男孩,像是被小偷偷过之后那样摸遍自己全身,然后懊恼地转过身,走了没两步又转回来,然后原地对着暴雨发愣。

她试探性地问了句:“小帅哥,买伞吗?十五块一把,很便宜的,最后一把了。”

然后她就心愿得偿了。

乐知时买下这最后一柄不能折叠的透明伞,撑开之后,刚准备离开,又看见老奶奶低着头,整理了一下被淋湿的摊布,上面是新鲜的栀子花和玉兰花,摆得十分整齐,所剩不多。

瞟了一眼大雨,乐知时停下脚步,蹲了下来,轻声询问:“奶奶,这个花怎么卖?”

“你买花呀?”老奶奶先是少许讶异,但很快就开始为乐知时介绍起价格来,她的耳垂上戴着的也是新鲜的玉兰花耳环,说话的时候会轻轻摇晃,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地铁站的门口人潮拥挤,大家都很忙碌,步伐匆匆,没有太多人关心这微不可闻的花香。

“我全都要了。”

老奶奶笑得合不拢嘴,替他把花都小心串起来,“是要送给女朋友吧,我给你串起来,可以挂着,很香的。”

乐知时付了款,很诚实地笑着说:“我没有女朋友。”

“哎呀,不可能的,这么好看怎么会没有女朋友。”老奶奶把花又用透明的袋子装起来,递给乐知时,“我每天在这里坐着,你是我见过最帅的小伙子。”

乐知时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帮她把摊位收拾了,并一再催促,说暴雨会下很久,让她赶紧回家。

看着老奶奶打着一把格子花纹的旧伞走很远了,乐知时才离开地铁站,撑着他本可以不用买的透明雨伞,往w大去。

上了高中,乐知时时不时会在放假的时候提出要来找宋煜,但基本上都是被拒绝,他也知道宋煜很忙,没时间陪他玩,所以后来也就不主动打扰了。只是有一次林蓉来看宋煜,带上了乐知时,但连宿舍都没有进。

再后来,他也越来越忙,假期越来越少,更没有合适的理由来w大。

滂沱大雨下个不停,雨滴打在透明的伞面上,声音不小,地面已经淹了一层水,乐知时的帆布鞋没一会儿就湿透了。w大实在是太大,一进去就晕头转向,乐知时按照地图app往里找,中途还拦住一个女生问路,最后总算是找到了那栋非常隐蔽的教学楼。

时间刚过中午十二点,天黑压压的,被乌云遮了大半天光。来的这么早,说不定可以赶上宋煜吃饭,乐知时很清楚,宋煜对吃饭很不讲究,忙起来就忘记吃,这个时间点如果没有人催,他吃过饭的可能性也不大。

他开始幻想宋煜见到自己的模样,一定会先怪他不提前通知,打乱计划,然后会摆出一副不太情愿的表情,告诉他下次不可以这样,然后带他去吃东西。

快走到楼前,乐知时脚步停了停,换了手提保温桶,用另一只手撑伞,手腕有点酸,他交换的时候正好起了阵风,伞差点吹翻,乐知时抬手去稳住伞柄,帽子就被掀走,落在地面,快速地被雨水浸透了。

乐知时想弯腰把帽子捡起来,可手里的伞柄和袋子怎么倒腾都不方便,太累了,他站在原地,仰头叹了口气,忽然看见那栋教学楼下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宋煜。

再没有比这更巧的了,乐知时正要喊他名字,又看见他身边走出来一个个子娇小的女孩儿。两人靠得挺近,宋煜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折叠伞,女生说话的时候一直抬头望着他,还轻微踮了踮脚,说个不停,宋煜偶尔会点一下头,简短地回答两句。

说不上为什么,看见他点头的时候,乐知时心口突然产生了一点无端的低落感和焦虑,潜意识冒出来,催促着他离开这里。雨下得好大,落在伞面、地上,无处不在,没有任何东西躲得过。

前一秒还为帽子操心的乐知时此时顾不上太多,转过身,用伞挡住了自己半个背影,步伐很快地离开了这里,到后来甚至跑了起来。

他能感觉地面的雨水增多,裤腿已经泡在雨里,虽然他的上半身还没有淋到雨,但这种从下而上的湿冷的水仿佛把他缠住了,令乐知时感到不适。慌不择路下,他从一条小径穿了出去,试图找一个方便躲雨,又可以让他坐一坐的地方。因为他的确有点累了。

逃跑时,脚步溅起的水花发出了些许声响,但很快就隐没在躁动的大雨中。教学楼的屋檐下聚了越来越多的学生,讨论着中午去哪个食堂吃饭的话题。

“宋煜?你还在听吗?”

宋煜的目光收回来,但眉头还皱着,有些敷衍地为自己的走神道歉,“抱歉。”

“没事,”女生笑得很明朗,并不十分在意,“剩下的我们下午再讨论吧,先去吃饭。”她自觉自己这样的邀约已经十分自然,不太可能会遭到拒绝。

可没想到宋煜拿出了手机,低头拨出了一个电话,然后有些心不在焉地对她说,“我有点事,不吃了。”

“啊?不吃了吗?”女生错愕了一下,又靠近一些,看向宋煜,发现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不在自己身上,甚至拉开了一点距离。

她试图换个说法,脸上流露出请求的神情,声音很轻,“那你可不可以送我回一下宿舍?我没带伞。很近的,就在那边。”

雨实在太大,周围的学生有不少都是一个带一个,分享同一把伞快速离开这里。她注视着宋煜,见他第二次拨那个没人接的电话,以为没有听见自己的询问,准备再次开口。

“借给你了。”宋煜把伞递给了那个女生,冲进雨里。

女生拿着伞愣在原地,她不明白好端端的,宋煜怎么突然有了这么着急的事,急到把唯一一把伞丢给她,也不愿意先送她过去。

很显然,她也不会猜到,这一切只是因为一个相似的、有一点可能性的背影。

乐知时撑着伞,感觉自己像条旅途坎坷的流浪狗,被雨水拖着,步伐沉重。不知不觉间,他转到某间食堂,一层的大厅是很通透的落地窗,里面看起来也很干净。他走上台阶,收了伞进去。

等到找到靠窗的位子坐下来,乐知时终于把手里的东西都放下,手掌都勒地发红,他搓了搓,想找找有没有带纸巾,摸了摸,最后只拿出手机。

屏幕亮了亮,上面显示四通未接来电,都是宋煜的。

乐知时吓了一跳,突然想起自己因为上课的习惯,到现在也没开震动,完全没有提醒。他慌忙拿起来准备回电,谁知对方更快一步,打了过来。乐知时有些害怕,战战兢兢地点了接通。

“你现在在哪儿?为什么不接电话?”宋煜的语气不太好,和他平时很不一样,很急,好像在生气。

乐知时想回答他的问题,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他慌张地推出通话界面想看看地图,又担心拿开会错过宋煜说话,只好站起来随便问了一个周围的人,“你好,请问这是哪个食堂啊?”

宋煜在电话那头,听见路人很模糊地报了一个地点,他立刻说,“等着我。”

乐知时坐回了那个靠窗的位子上,低头看了看已挂断的界面,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过了两秒,他又拿起来,调成震动模式。

脑子钝钝的,乐知时垂着头,凝视着自己手心被勒红的地方,还有被雨淋湿的塑料袋。他拉开袋子,低头探了探,里面的花还好,还是很香。

这些场面和他来之前想的不太一样,狼狈许多。他开始觉得自己的好运又溜走了。

少倾,手机又一次震动起来,乐知时立刻接通,贴在耳边。

“你在几楼?”

乐知时知道他可能已经到了,扭转着身子去看门口,向宋煜解释自己的位置,“我在一楼,靠近大门的地方,你进来之后右转应该就能看到我,我穿的是……”

“蓝色上衣。”宋煜先说出口。

声音在电流声中变得沉郁,“找到你了。”

这么快?乐知时迷茫地四处张望,寻找宋煜的声音,谁知背后突然间传来敲击玻璃的声音。

咚咚——

一扭头,宋煜就在外面,握着手机,浑身湿透,和他之间只隔着一层被雨水模糊的透明玻璃。

他屈起的指节还靠在玻璃窗上,接触的那一点点面积,也洇着湿润的水渍。

鬼使神差的,乐知时把手掌贴了上去,盖住他指节。但下一秒,他又觉得自己的动作过分傻气,尴尬地想要收回。

可宋煜总是更快一步。

屈起的指节伸展开,手掌翻转,接着自然而然地贴上了乐知时的手心。

“跑什么?”

宋煜人站在他面前,声音却从电话里传来,语气也比之前松缓很多,让乐知时产生一种迷濛的感觉。但他问完问题,手垂到身侧,人也离开这里,往食堂走。

趁宋煜看不到自己的这段时间,乐知时皱了皱眉,想起自己刚刚落荒而逃的样子,没法解释。他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宋煜并没有看到他,只是猜测。

没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宋煜就来到了他的面前,把电话挂断了。他的脸上满是水珠,短发和眉毛都淋湿,连睫毛都挂着细小的水滴,明明应该很狼狈,却产生出一种奇怪的、迷人的气质。

这张脸应该没有人不喜欢,乐知时这么想,完全忘记了他为什么会淋湿,明明带了伞。

宋煜又问了一遍,“你刚刚为什么要跑?”

“我没跑。”乐知时下意识嘴硬起来,“你看我拿这么多东西,跑得动吗?”他最后小声嘟囔一句,“我刚来。”

“你觉得你很擅长说谎吗?”宋煜说话间挑了下眉。

尽管他的语气并不温柔,但乐知时能明显感觉到,看到自己之后,宋煜不像刚刚一接通电话时那样着急,慢了下来,也没那么生气了。

不过这种变化对宋煜这样不苟言笑的人来说,实在是太轻微了,换成其他人可能觉得毫无分别,更像是乐知时想太多。

他盯着宋煜深黑的瞳孔,内心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认输,“你看到我了?不应该啊,明明我转过去之前你都没有发现的。”这一点他很确定,他还用伞挡住了。

宋煜把他掉落的帽子放在桌上。

为了一个相似的背影,淋一场滂沱大雨。

这理由太荒谬了,所以他临时编了一个。

“你的伞是透明的。”!

本文网址:http://keaiguominyuan.quwenyi.com/3377615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