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心绪萌动

推荐阅读: 天官赐福重生之似水流年替嫁后病弱世子被气得活蹦乱跳房客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穿成年代文男主前妻高岭之花表妹万福招惹交换一世之尊重生之最强剑神好莱坞之王傅爷夫人又惊艳全球了污名[重生]非凡人生可爱过敏原PUBG世纪网恋情终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太近了。

乐知时来不及回答宋煜的问题,心虚和慌张的情绪拉着他的身体后退,整个人直接被后面更高的台阶绊倒,身体向后倾去。

但宋煜更快一步拽住了他的手臂往前扯,乐知时就像一个失去自由意志的不倒翁,歪来倒去,最后一头栽进宋煜的怀里。

“你怎么了?”宋煜皱眉问他,可乐知时却十分不领情地挣脱出来,后退了几步站在更高的台阶上,说话都有些不稳,“我没事。”

宋煜站在原地凝视着他,似乎在考察他这句话的真假。

乐知时的状态很不对劲,他无法向哥哥解释他现在的异样,干脆自暴自弃地蹲下来,把头埋进膝盖里,用其他事掩盖过去,“我刚刚不小心喝了别人一口啤酒,现在有点难受。”

听罢,宋煜心里的疑虑打消些许,也蹲了下来,握住他手腕翻开去查看手臂内侧,暂时没有出疹。他说是不小心,宋煜是不会怀疑的。

“喝了多少?”

乐知时摇头,但头还是埋着,“不多,一小口。”

被宋煜握住的那一截手臂很烫,温度像蛇一样向上攀爬,一直到心口。他背后起了薄薄一层汗,有点想挣脱,又有点想维持原状,想被这样继续牵着,甚至像刚才那样被抱着。

这种矛盾的心理太奇怪了。联想到刚才在ktv里看到的,乐知时甚至有些潜意识的恐慌。

他亲眼看到从自己身上延伸出某种从未想过的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他不合时宜地想到刚刚其他的几个男生看到两个男人的动图之后的反应,都是不约而同地嘲笑和讥讽,丝毫没有掩饰。

只有他是不同的。

为什么他笑不出来?

“回家吧。”宋煜松开了他的手腕,又拍了拍他的手,“回去吃一颗氯雷他定片。”

乐知时把头抬起来,脸因为憋闷变得更红了,“你也回去吗?”

宋煜对着他点头,“挺无聊的。”

“那你为什么来?”

宋煜的表情变了变,面对乐知时这种毫无顾忌的直接问法,他早就学会了转移话题,自顾自站了起来,“你走不走?”

“走。”乐知时毫无犹豫地跟着宋煜站起来,可下一秒又想起来自己的周边还在ktv的桌子上,于是告诉宋煜自己要回去拿。

宋煜虽然不说话,但也默默跟在他后面。初三生订的集体大包厢在一楼最里面,他们高三毕业班的则是二楼,宋煜本来不想进去,一想到他刚刚不小心喝到啤酒,猜到里面应该有不太守规矩的人,所以还是跟进去了。

果然,乐知时带着自家哥哥再次进去,更是吸引眼球。ktv的氛围和在学校明显不同,大家起哄的劲儿更足了。

“哟乐乐,哥哥接你回家啦。”

“你们家管得好严啊。”

宋煜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乐知时发现之前那几个拉着他看片的同学又回到这个包间了,他们正在唱歌,有点怕被缠上,乐知时飞快跑到自己之前坐的角落。

蒋宇凡还坐在那儿跟别人打游戏,一抬头正好看见他,“哎,你回来了?他们说你上厕所去了。”

“我要回家了,我哥来了。”乐知时拿起桌子上的周边,“你也早点回家。”

蒋宇凡连连点头,“打完这盘我也要走了,明天出来打球啊。”

“好!”乐知时一溜烟就跑了,生怕宋煜在这里面待得不自在,又生怕那几个男生再拉住他干一些奇怪的事。

宋煜早他几步出来,手机震了震。

[秦彦:帅哥你还回来吗?]

宋煜低头打字。

[火日立:我回家了。]

[秦彦:??你可太逗了,之前让来你不来,突然又改变主意要来了,来了没一会儿又跑了,歌一首没唱,人家是k歌之王你是鸽子王。]

这个笑话实在不算有趣,宋煜没有笑出来,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复。

他也觉得自己的保护欲过于强烈了。

乐知时拿着他心爱的周边出来,和宋煜往公交站走去。他发现很多事就和失眠后躺在床上数羊一样,越念越睡不着。他现在越是告诫自己不要去回想那个画面,可那个广告动图就是不停在眼前晃,让他很是难堪。

公交车晚上的发车间隔变很长,他们并肩站着,谁也不说话,马路上车来车往,没吃晚饭,乐知时肚子叫了一声,气氛变得更尴尬。

但宋煜没觉得怎么样,他让乐知时坐在这里等,没过太久,他就拿着红豆抹茶大福和一盒冰淇淋出来,递给了乐知时。

车子也来了。他们上了车,公交车上只有一个戴着耳机睡觉的年轻男人,坐在最前面。两人刷卡进去,坐在最后一排双人座上。乐知时拆开大福,两口就吞了,冰淇淋撕开盖子慢慢享用。

吃东西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就会不自觉转移。

宋煜帮他拿着手办,盯了一会儿,“你就是为这个去参加聚会的”

“对。”乐知时毫不掩饰,并说这是他最想要的周边,“其实还有火影的那个,但是已经售空了,我准备在闲鱼蹲一蹲,碰碰运气。”

宋煜无声叹口气,他觉得哪天乐知时因为一个动漫周边跟人跑了也不是不可能。

冰淇淋也是抹茶味的,乐知时觉得宋煜会喜欢吃,舀了一勺递到他嘴边,但宋煜还是拒绝了。乐知时只好自己吃完,把盒子放进便利店的塑料袋里,心满意足。吃下去的冰淇淋让乐知时身体的热度降了下来,可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异样的情绪。

他发现自己不敢细想和深究,仿佛害怕知道什么似的。

青春期的萌动就像蠢蠢欲动的智齿,藏在最深处。那种存在感充其量只能算作隐隐可见,可就是让你无法忽视,总想着用舌尖去舔一舔,碰一下,但又得不到什么明确的回馈。

忧虑、好奇、恐慌、畏惧,这些情绪统统都埋伏在暧昧的软肉里,你无法做出正确预期。

期盼它萌出,又害怕随时可能到来的隐隐作痛。

宋煜就坐在他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耳机。车子摇晃着向前开去,反光的玻璃映射出他英俊的侧脸,和一闪而过的霓虹一起,有种虚幻的美感。

乐知时看着玻璃窗,心中产生出一种年幼者对年长者的好奇。

“宋煜哥哥。”他侧过头。

宋煜摘下一只耳机,和他对视。

“你有没有看过那种视频?”乐知时的表情和语气都展露出显而易见的羞赧,可他好像怕宋煜听不懂似的,又特意补充了一句,“少儿不宜的那种。”

宋煜眉头皱了皱,“问这个干什么?”

乐知时这次没有被他的反问带跑,坚持问:“你看过吗?”

宋煜沉默了一两秒,抬手就要戴上耳机,似乎不准备回答他的问题了。乐知时慌忙把他戴耳机的手摁住,“我就是好奇。”

“为什么好奇?”宋煜盯着他,眼神锐利。

乐知时没有避开宋煜的眼神,但顿了两秒才开口,“刚刚有几个男生带着我看了。”

本来是有点害怕的,可宋煜的反应比他想象中淡定太多,“然后呢?”

他挑了挑眉,脸上依旧没有太多表情,“好看吗?”

乐知时垂下眼,咕哝一声,“就那样吧。”他不敢说自己后来看到了什么,只说了前半部分,“我其实没怎么看清,他们都挤在一起,手机屏幕就那么小,而且还很大声地笑。他们说那个女生身材很好,我看不出来好不好,反正很白,是个外国人,那个男的……”

“长得不好看,胡子拉碴。”乐知时抬了抬眼皮,望了一眼宋煜,像只犯错缩在墙角的小狗,但说出来的话又直接到让人发笑,“没你好看。”

宋煜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为什么要拿我来比?你觉得你说我长得比色·情片男演员好看我会很开心吗?”

乐知时也疑惑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找到理由,“因为你就在这儿啊。而且你长得很好看。”

宋煜被他弄得无话可说,公交车里的广播报了站,乐知时如梦初醒般推了推他肩膀,两人这才下车。

“以后不要跟那些人混在一起,只会学坏。”宋煜告诫他,语气严厉。

但哪怕他不说,乐知时心里也是知道的。他从小受到的家教虽然不算铁腕,但一直都是引导着往好的方向去的,就连乐知时自己也不喜欢刚刚那群人的感觉。

而且他总下意识觉得,如果他学坏了,可能会被宋煜讨厌。

走在街上,夏天的风迎面扑过来,路边还有很多生意正旺的烧烤店,桌子摆在外面,一张挨着一张,大家坐在外面吃宵夜聊天。宋煜的声音在嘈杂环境里显得有些模糊,不那么严厉了,“有性意识萌发是很正常的事,你长大了。”

乐知时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话,所以干脆没吭声。他们走过大排档的区域,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夜里的蝉鸣,昏黄的路灯拉长他们的影子,黏到了一起。

低着头的乐知时又听见宋煜问,“你看完就只有这些感想?”

他不知道为什么宋煜的话锋又变了,嘴硬说,“嗯。”

宋煜也没有逼问下去,两人就这样沉默地走到自家楼下的电梯,他抬手按了上行。等待中,宋煜又一次低声开口,“其实你不需要为这种事产生羞愧心理,哪怕在看到的时候真的产生一些感觉或者反应都是很正常的,人类有生殖欲是本能。你可以好奇,可以去主动了解,但不要因好奇做出不该做的事。”

事实上宋煜并不想充当这方面的引导者,他强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去处理这样的状况,只是不想让乐知时因为这件事而难堪。

但实际上,他不太愿意去想象乐知时看到那些画面的样子。

“性也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只有正视它,才能正确地对待它。”

宋煜一方面希望自己的弟弟可以正确对待性意识的萌发,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好像也没什么资格去教导他。毕竟他所持有的念头才是大众意义上的“不正确”。这种违背常理的矛盾感让宋煜困顿,深陷其中,却还要学着去履行作为兄长的责任。

“都很正常,不用紧张。”

想到乐知时可以这么毫无负担地把这些事说给他听,宋煜就愈发觉得,自己就应该安分守己地做一个好哥哥。

乐知时反复咀嚼着宋煜的话,心里的负担感好像小了一些。但他难以启齿的和宋煜所说的仿佛是两件事,程度不同,方向也不同。

但这或许这也是一样的道理,他说服自己。

但如果宋煜真的知道,他看到男生和男生的画面反应更大,还能心平气和地对他说出这一番话吗?

乐知时拿不准。

电梯门开了,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运输过什么,开门的瞬间有少许粉尘掉落下来,站在前面的乐知时吸了进去,忍不住咳嗽起来。

“你没事吧。”宋煜摁了楼层,他对气味没有乐知时敏感,没感觉到电梯里有什么异样,所以下意识低头检查自己身上是不是还有烟味。看到这一动作,乐知时摇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对宋煜说:“不是你身上的,刚刚上面掉灰了。”

被乐知时发现动机,宋煜的语气转变得不太自然,“我只是不想沾上烟味,很难闻”

“是有一点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乐知时背靠在电梯壁上喘气,咳嗽过后,苍白的脸泛了红,眼睛湿朦朦的,语气和眼神一样真诚。

“在你身上就变得很好闻。”!

本文网址:http://keaiguominyuan.quwenyi.com/3377615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