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心想事成

推荐阅读: PUBG世纪网恋穿成年代文男主前妻房客傅爷夫人又惊艳全球了非凡人生天官赐福重生之似水流年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茅山捉鬼人全职艺术家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我的姐姐是大明星嫁给豪门老男人德萨罗人鱼云边有个小卖部散落星河的记忆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一世之尊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好莱坞之王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许其琛的事也传到了培雅,相较于风暴中心的静俭,培雅的学生也没淡定多少,八卦不分受众。传闻很夸张,出现了各种奇版本,一个比一个猎奇、狗血。

流言肆无忌惮地篡改着许其琛的性格和为人,作为传播者的他们从未见过本人,却仿佛是最了解他的人。“听说”、“据说”、“一看这个长相”、“都传遍了”……在这些毫无逻辑的虚渺言辞里,当事人已然面目全非。

集训结束的第二天宋煜就返校上课,食堂里,同桌吃饭的男生聊起这个话题。

“那个静俭的,你们听说了吧,一个男生跟男老师有一腿。”对方仗着与大部分人的性向一致,言辞尽显优越感,“好恶心,男的居然喜欢男的,幸好不在我们学校,不然我都不敢来上学了。”剩下几人听到这话,纷纷大笑起来。

秦彦夹了筷子菜,又甩回盘子里,吊儿郎当道:“得了吧。喜欢男的的女生还满大街都是呢,也不是见着个男的就喜欢吧?换成喜欢同性的男生也一样。”

对方被他这一句刺着了,脸上挂不住,“那怎么了,喜欢男的还不兴人说了?难不成你也喜欢男的啊。”

秦彦放下筷子,“讲真的,我喜欢黑长直漂亮妹妹,可我要哪天真突然弯了,也看不上清朝人。”

话音刚落,一直低气压的宋煜端着没吃几口的餐盘起了身,直接甩脸色走人。秦彦见状,也端着盘子跟着他走了。

从集训回来之后的第四天,他终于收到了夏知许的微信回复。

[夏知许:我没事。]

宋煜并不这么觉得,周围人很吵,同桌趁着课间补觉,他编辑了一句。

[宋煜:要陪打球的话,周末可以找我。]

他平时很难关心别人,但对于夏知许,宋煜又做不到完全冷眼旁观,或许是因为自己刚好见证,又或许是他真的把夏知许当做他的一面镜子。

镜子碎了,他在里面的倒影也是碎的。

天灰蒙蒙的,飘了雨,是这座城市不太常见的细雨,针一样洒下来。宋煜望着窗外,走了神,那天他集训回来,在培雅校门口的画面又一次浮现。

他很难描述在见证过一个血淋淋的失败案例后,被乐知时拥抱住的感受。

一定要形容,大概是饮鸩止渴。

那天乐知时什么都没问,只是安抚,说回家吧,我们一起看纪录片好吗?

仿佛他才是个小孩子,乐知时其实是很成熟的大人。

他们头一次沿着街从学校走回家,路很长,一路上乐知时都紧紧挨着他,说了很多在学校的开心事,又说蓉姨朋友家的边牧生了崽崽,他去看了,特别可爱。

在努力为宋煜传输温暖这一点上,乐知时永远不会累。

但宋煜没有给太多回应。

第一时间看到那个帖子的时候,宋煜产生过退缩的念头。他想着,算了吧,这太危险了,连老天都在想方设法给他警示。但真正面对乐知时的时候,他又无法做出那么坚决果断的撤退。

他果然一点也不成熟。

宋煜最后也没有把手工制作的画册送给乐知时,一直放在书包里,有时候拿教辅就会看到,他又装作没有看到。再后来,就被他塞进抽屉,压在许多书下面。

下课后他趴在桌子上闭眼休息,手机震动了一下。

[夏知许:不能耽误你复习,考完再打吧。]

没来得及回复,对话框里出现新的。

[夏知许:我刚刚好不容易见到他,但他好像不太想见我。他说他不是同性恋,也不想再和我做朋友了。]

[夏知许:你说让我试一下,好像没机会了。]

停电的晚上,蹩脚的鸽子比喻,还有夏知许那些保守的想象,这一切仿佛早有预兆。宋煜想,在发生这件事之前,但凡夏知许再退缩一次,他都可以推着他肩膀,告诉他,“我不这么觉得。”

但现在,他也说不出那句话了。

一个更有可能成功的例子,在宋煜面前血淋淋地收尾。他以为他够成熟,甚至可以给另一个和自己相似的人打一针强心剂,想催化出期望中的结果。要说他伟大到想成全别人的爱情吗?并不是。

宋煜知道,他只不过在找一个近在咫尺的成功案例,好让自己受点鼓舞。

说到底还是太年轻。

永远猜不到明天会发生什么。

乐知时偶尔会想起宋煜集训返校当天的样子。

他的疲累好像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回到家后,宋煜没有要和他一起看纪录片,而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再出来,又变回以前那个冷静的宋煜。

虽然他说话言行都和去集训前没有太大的区别,可乐知时总隐隐觉得,宋煜有点变了。他的话比以前更少,更拒绝表达了。

月假放完去上学,乐知时也听说了关于许其琛的流言,每一个企图在他面前恶意评价许其琛的人,乐知时都面对面直接发表了反对意见。

他在心里坚定地认为许其琛不是他们说的那种人,但这些事在乐知时的心里终究留下一个暗影。

原来也是有喜欢男生的男孩子的。

从儿童时期开始,他们受到的教育就是异性相吸,鲜少会出现其他可能,从一开始,就为他们建立了相同的预设,意识萌发和觉醒也只能从怀疑开始。

乐知时不禁回想到和他们初遇的那个雨天,想到许其琛和夏知许之间微妙的某种联系,感觉好像发现了什么,又觉得不够明确。

本来已经要入睡的他,翻了个身打开手机,在搜索引擎里寻找答案。

早上乐知时差点睡过,听见林蓉敲门才惊醒,手边的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他火速洗漱下去,看见站在客厅的宋煜正在脱他身上的校服衬衫,后背精瘦的肌肉覆盖在骨骼上,随动作牵引着。

乐知时突然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停在原地。

林蓉取来另一件校服衬衫,“这个应该干透了,刚刚拿错了,怪不得有点湿湿的,给。”她把衬衫递给宋煜,一抬头看见愣在原地的乐知时,催促说:“乐乐你怎么还愣着,快吃点东西去上课,我今天可以开车送你们哦。”

宋煜把新的衬衫披在身上,也回过头,和乐知时有了一个短暂的对视。

手指尖像过了电,乐知时垂下眼,抓紧时间下楼收拾。

林蓉开的是辆空间较小的a级车,乐知时跟着宋煜钻进车里,贴着车窗车门坐。两人隔了不少的距离。

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林蓉打趣,“乐乐你长大了。”

乐知时有些不理解,“嗯?”

“你以前恨不得贴在你哥身上。”她笑得很好看,耳垂上的珍珠耳坠都在摇晃,“像个小挂件。”

听到这句话,宋煜和乐知时两人都转头看了一眼他们之间的距离,两秒后,宋煜偏过头看风景,乐知时盯着自己膝盖上的书包。

“贴着有点热。”乐知时没底气地解释。

高考前的两周,乐知时一直生病,肠胃不舒服,还发了一次烧。

他怕家里人担心,自己悄悄去了间附近的门诊。坐在里面的老医生只看了他一眼,就说最近有很多学生来看病,和他差不多,都是考前过度紧张导致的应激反应。

“不要紧张,越紧张就越不舒服。”医生大致做了个检查,坐下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病历本,看了一眼日历,“哦,今天都二号了,那高考确实没几天了。”

他那笔飞快写着,头也没抬,“叫什么名字,多大?”

乐知时报了姓名,“十五。”他坐到对面的椅子上,老实交代,“不是我高考。”

“十五?”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眼,“啊?我说呢,你长得也挺小的,不像高考的。那你这是因为中考紧张?”

“好像不是。”乐知时说,“不过我确实有点紧张,晚上也睡不好觉。”他补充了一句,“我哥哥要高考了。”

“你替他担心啊。”医生似乎觉得很好笑,“你还是替你自己紧张紧张吧,傻孩子。”

乐知时最后拿了一堆药回家,吃了两天,症状舒缓不少。

学校通知初中部过几天要腾出来作为高考考场,大家相继开始一点点把书往家里搬,清空之后等待考场布置,从看考场到高考结束,初中部的学生都放假在家,乐知时也只能在家复习。

看书看到饿,他下楼想找点吃的,正好林蓉正在和好友视频聊天。林蓉招呼他过去打招呼,乐知时拿着布丁就坐过去,很懂礼貌地叫了声阿姨。

“真乖,又变帅了。哎小蓉,你家俩儿子都要考试了吧。”

“是啊。”林蓉一秒变脸,捂住心口,“希望他们最近都健健康康,考完试我们就去旅游。”

“你可真是,人家父母都担心考不好,操心志愿,你就知道玩。哎你知道那个陈小美吗,当医生的那个,她前天还跑去归元寺给她女儿烧高香呢。”

林蓉笑起来,“管用吗?”

“她也是听别人介绍的,之前有人说贼灵,搞得我都想去烧一炷香了。”

“我可懒得去,太麻烦了。我家那个老大也不会领情的。”

乐知时在旁边听了一耳朵,吃完布丁自己上了楼,打开电脑搜索归元寺,没想到竟然都是好评。从小到大都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但乐知时看到有一句评论,感觉十分有道理——信则有,心诚则灵。

何况,他只要一想到同在一个考场,有人烧过香求过神,身上带着护身符,可宋煜什么都没有,就觉得不开心。

别人有的,哥哥也必须得有。

乐知时是个行动派,第二天一早就带好需要的钱,借口和同学去肯德基复习跑了出去。归元寺离家很远,他坐地铁倒公交,还骑了好久的共享单车,才抵达目的地。

临近考试,寺院里简直人山人海,乐知时一个小孩进去,发现里面也没有导游,只能跟着其他的香客。归元寺比他想象中还要大,建筑大多类似,他一个人迷迷糊糊兜了许多圈子,一路都在问路打听。这里的菩萨佛像也很多,光是那五百罗汉就把乐知时看晕了,折腾一上午才求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烧香的时候,他仔细观察了其他人,轮到自己上去,就特别认真地行礼和参拜。

拜托了,一定要保佑哥哥一切顺利。他对着菩萨,诚恳默念。

临走前,乐知时抽了个签,一旁另一个香客逗他,“这么小就来烧香,看得懂吗?”

签上写的是那种类似古诗的句子,乐知时很诚实地说看不懂,请他帮忙解释。

“你给你自己抽的吗?求什么啊?”

“不是的,我给我哥求的。”乐知时怕自己忘记解签的话,拿出手机说要记录一下。

对方推了推眼镜,“这样啊。”对方说完了把签递给他,“你不给你自己也求个签吗?大老远跑一趟多不容易啊。”

说得有道理,所以乐知时又抽了一枚签,请这个高人帮忙解了,一起带回家。

坐在公交车上,乐知时累得睡着,结果一不小心坐过了站,在一个陌生的站下了车,又往反方向倒车,饿着肚子挤地铁,心神俱疲,好像经历了一次西天取经。

在地铁里,他把那两枚签拿出来,又对应着去看解签的文字,起初为宋煜求到的是五百罗汉里的169号观身尊者,后来为自己求的这是015号的佛陀密多尊者。相比较而言,他觉得给自己求的那枚签寓意更好。

晚上,宋煜从学校回来,这是考前最后一天,放学早很多。

集训结束后进入冲刺期,宋煜就再也没有和乐知时一起上下学,即便是回到家,宋煜也会在自己的房间复习,不会出来。

乐知时也处在备考的关键期,又因为萌生出一些解释不了的感觉,最近也不太会主动找宋煜。

明明是同一个屋檐下,两人却微妙地错开。

天又开始下起雨,这里每年高考几乎都要下雨,乐知时忍不住为此担心,他总觉得下雨不是什么好事。听到楼下传来动静,他开了门,确认是宋煜回来,就站在他卧室门口等。

宋煜上到楼梯最后一级,侧头看了看,眼神亮了些许,垂下的眼睫又把这光压下去。

“有事吗?”他走过来。

乐知时两手背在身后,走廊柔和的光线衬得他眼神单纯,让宋煜想到了他曾经发过的那条短信。看来他的确是有误会,乐知时不会因为这样的话而生气。

“哥哥,我有一个东西想给你。”乐知时走近一些。

可宋煜似乎没有打开房门的意愿,他只是原地站着,“什么?”

乐知时不想让林蓉知道,他觉得自己跑去寺庙有点丢脸,所以再一次试探,“我可以进去吗?只耽误你一会儿时间。”

“就在这吧。”宋煜站着没动,将猜到的答案直接说出来,“如果是你做了什么手工品或者其他东西,直接给我就可以。”

楼下,林蓉正巧抬眼望向楼上,“你们俩站在走廊干嘛?乐乐,喝不喝果汁?”

乐知时连忙摇头,“我不喝。”他又转过脸,对宋煜露出一副可怜的表情,但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只是这次没有伸手牵他手腕。他那双大而通透的浅色瞳孔满是无辜,传递着需要怜悯的情绪。

宋煜有时候会怀疑,乐知时其实是知道自己拒绝不了他的,因为他的分寸总是拿捏得刚刚好,抬一抬脚,正好比自己设置的门槛高一点点。

他转身,默认一样打开房间门,先走进去,打开灯,而后又自顾自推翻自己刚刚阴谋般的猜想。

其实不对。

其实他对乐知时根本就没有门槛。

已经是夏天,卧室里白色的羊毛地毯被撤掉,又变回那个冷冰冰、没有人情味的空间。乐知时关上门,直入主题,将手里的护身符交给宋煜。

“这是我去归元寺求的符,他们说很灵。”乐知时生怕他不要,像个保险推销员一样加快语速介绍,“你知道吗?去那儿上香的人特别多,很多都是求这个符的,据说是开过光。那里好大,还很乱,我转了一上午才找到。而且别人烧香的时候都拜三下,磕头嗑三次,我每次都比别人多一次。菩萨肯定看得到我的诚意。”

宋煜低头打量手里所谓开过光的符,听着他一口气说不完的话,脑子里已经能看到这个傻子满寺院跑的画面。

他说多拜一次,一定不止一次。

“谢谢。”宋煜将符放到桌子上,没有了下文。

他们之间的默契告诉乐知时,哥哥的意思就是他可以离开了。他很明显开始难过起来,觉得哥哥的确和蓉姨说得一样,并不相信这种东西。

“不用谢。”乐知时吸了吸鼻子,下一句变得很跳跃,“今晚的雨要下到明天早上。”

宋煜看着他站在原地不想走的样子,有点动摇。他们彼此对峙,沉默了大概五秒钟,就在乐知时先选择放弃,要转身离开的瞬间,宋煜还是开口了。

“你拜的是哪个菩萨?”他拿起桌子上的护身符,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显然,乐知时被问住了。他愣愣地抬头看宋煜,脑子里思考着答案。

进了归元寺,他一心只想着找符,绕了大半圈终于找到一个,人又多,就跟在后面排队等着拜。具体是哪个菩萨……

有点想不起来,乐知时皱眉,煞有介事地怪罪他,“菩萨都是神仙,你怎么还能挑菩萨呢?”

宋煜无声叹了口气。

他现在怀疑乐知时其实真的是林蓉亲儿子,自己才是抱来的那个。

没过多久,乐知时又开口,“哦我想起来了,我拜的是双面观音。”他说完眼睛都亮了,那表情就像是在说,是不是很厉害,观音,还是双面的。

宋煜点点头,当着他的面将签放进他明天要带走的考试袋里,和文具证件放在一起。

趁哥哥低头拉拉链的功夫,乐知时又赶紧拿出他离开寺庙前求得的两枚签,将写有佛陀密多尊者的那一支递给了宋煜,并非常郑重地告诉他,这是给他求的。

“我的?”宋煜低头看着签上的文字。

[西方有此快乐佛,推向人间尽欢笑。康壮前程任君行,万事可成无烦恼。]

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他的。

乐知时点头,“对,我抽签的时候,旁边有一个对这个很有研究的高人,他告诉我这是上上签,特别吉利。他还说这个签文的意思是,抽到这个签的人慈悲善良,会一直无忧无虑,前程美好,一切顺利。无论想要求什么,都会心想事成。”

心想事成。

这么一解释就更不像了。

宋煜瞥了一眼,见他手里还握着另外一个,还没开口说什么,乐知时立刻敏感地捏住,解释说:“这是我的。”

宋煜伸手,“给我看一下。”

从他手里拿过另一支签,其实比宋煜想象中要好一点,是观身尊者。他还以为是什么可怕的下下签。

[察见渊鱼乃不祥,智料隐匿必有殃。且抛烦忧天地阔,顺其自然渊源长。]

“这个不是上上签,但是也不是很差。”乐知时想拿回去,但宋煜不打算给他,并且要他解释。乐知时只好简单说,“就是顺其自然。”

为了证实这些东西真的很灵,他又补充道:“好准,我最近复习好像进入瓶颈期了,很紧张,看来这个菩萨是告诉我,让我不要为这个发愁,要听天由命。”

被他这么一解释,宋煜竟然勾了勾嘴角,像是笑了。他把手里的签还给乐知时,顺势让他听天由命回去睡觉。

乐知时这次没有强行留下了,他知道不能再打扰,也怕自己露馅,回去得很快。

门被关上,宋煜一个人坐回到桌子前,瞥了眼透明考试袋里那个红色的护身符,又注视手里的签。上面的文字像是某种提示,在敲打和预示着什么。

能看清深渊的游鱼是不祥之事,窥见他人私隐的人会招致灾祸,越聪明,越容易深陷泥沼。只有暂且放过自己,放下这些庸人自扰,顺其自然,才能长久。

宋煜忽然发现,去古寺的人是乐知时,信这些玄妙教理的是自己,抽签的人是乐知时,在意签文偈解的还是自己。

因为乐知时不迷茫,不烦恼,他不是那些困于苦海亟待点化的信徒,他只在乎是不是能抽到可以送给宋煜的上上签。

哪怕只有一支,乐知时都会开心地把最好的替换给他。

看清这一点,宋煜就觉得自己更加无药可救。!

本文网址:http://keaiguominyuan.quwenyi.com/3377614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