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树莓暗喻

推荐阅读: 农女福妃别太甜可爱过敏原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银河坠落嫁给豪门老男人惊悚练习生重生之贵妇身份号019大撞阴阳路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表妹万福重生之官道梦幻香江重生之最强剑神春枝秋雨茅山捉鬼人好莱坞之王招惹高岭之花我真没想重生啊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画送出去之后,乐知时才感觉自己画得非常烂,他有点后悔,想要回来,结果显而易见。

宋煜甚至不会给他润色加工的机会。

但宋煜画的地形图真好看,有种规整、严肃的科学美感,乐知时甚至想把它裱起来,挂在床头。

这么久以来,他久违地睡了个好觉,在梦里他梦到自己和宋煜一起喂小猫,听到背后传来一声熟悉的猫叫声,乐知时一回头,愤怒的橘子就在他身后,当场抓获。

喵——

真是个噩梦。

好不容易熬到放假,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乐知时一大清早又被橘子踩醒,正好林蓉叫他下来吃早饭,他抱着橘子迷迷糊糊起床下楼,见宋煜已经在玄关换鞋了。乐知时瞬间清醒,趿着拖鞋过去,“哥哥,这么早就要出门吗?”

宋煜点头,系好鞋带,“嗯,有点事。”

“我可以一起吗?”

宋煜没正面回答,只是说:“你留在家里复习。”

乐知时太了解宋煜的话术,没说不可以就是可以,只要他够努力,“我想去,可以带上我吗?回来之后我效率会更高的,真的。”

乐知时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可怜,宋煜抬起头,和他对视了一会儿。乐知时又委屈开口,“哥哥,求你了,我都把我画的画送给你了。”

宋煜没辙了。

“给你十分钟换衣服。”

“好!”

等待期间,宋煜坐在玄关玩手机,看见夏知许发来的微信消息,顺手回复了。

清晨,气温正好,空气也新鲜,不用上课又可以和宋煜一起出门,乐知时的心情非常好。等公交的时候,乐知时坐在椅子上,宋煜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粉色的棒棒糖,递给他。

“你放我书包里的吧,太甜了,自己吃。”

偷偷放到他书包里的糖居然现在都没有吃。

想想也是,宋煜讨厌甜食。

乐知时接过糖,没怎么细想就拆开了包装,刚把糖球塞嘴里,车就来了,他立刻跟上宋煜,一起上了公交车。车子开得飞快,乐知时睡着的也飞快,摇摇晃晃靠在了宋煜肩头,直到被他叫醒下车。站在站台的乐知时伸了个懒腰,公交车开走,对面接道一个漂亮高挑的女生冲这边挥手,乐知时伸长的手臂慢慢收回来,看了一眼身边的宋煜,见他也朝对面点了下头。

这是什么情况?

好不容易放假,一大清早就跑出门,结果居然是来见一个漂亮姐姐。乐知时觉得这太不对劲了,特别不符合宋煜以往的行为逻辑。

人行红灯转绿,宋煜走向街对面。乐知时突然间情绪不佳,两手揣在兜里叼着棒棒糖,跟在他后面。

哥哥从来没有跟女生私底下来往过。

女孩儿的性格看起来很好,年纪像是比他们大一些,十分热络地和宋煜打招呼,“过早了吧,真巧,我刚过来就看到你了。”说完她瞥了眼乐知时,又看向宋煜,“这是你弟弟吧。”

宋煜点了下头。被点到,乐知时也礼貌地跟他打招呼,做了自我介绍。

“你好你好,我是冯玥。”她抬眼看了下表,“车马上就来。”

要去哪儿吗?乐知时特别留意了一下她的穿着,很舒适的休闲装,长袖长裤,平底球鞋。

难道是去欢乐谷之类的地方?还是户外游?

他又想到一开始宋煜怎么都不愿意带他去的样子了。

冯玥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说了声抱歉,转头走了几步去接电话,“嗯,对我们现在就在……”

看见她人走远了,乐知时碰了碰宋煜手臂,和他站得很近,等到宋煜偏过头,他突然问,“你要和她约会吗?”

只有乐知时会这么直接地问出这种话。

不过问出口的瞬间,乐知时自己都觉得怪怪的,心情也并没有好转的趋势。

宋煜挑了挑眉,“我要约会,为什么会带上你?”

这句话一下子就把乐知时敲醒了。

对啊。

没有拒绝他跟过来,应该就不是和女孩子约会吧,况且谁约会会带一个这么大号的电灯泡啊,还是那种方便到回去就可以爸妈告密的电灯泡。

如果是真的约会,乐知时说不定真的要告密,因为他有点不开心。

他正要继续问宋煜此行真正的目的,谁知冯玥正好已经打完电话走回来,她所谓的那辆车也在半分钟后过来了,车很大,白色,空间不小,他们一起上了车,车上还有两个年轻男人,路上很顺,乐知时好奇会开去哪儿,没想到路越来越熟悉,最后竟然停在了培雅的侧门。

来学校干什么?

人有点多,乐知时没说太多话。宋煜下了车,独自一人走过去和保安交涉,出示了一些证件和学校领导的批准书,保安这才放行。

他回来之后,车子直接开进了学校,从侧门家属楼的路开到食堂后面,在快要拆迁的旧校舍边停下。

“干活咯。”戴帽子的年轻男人先下了车,撸袖子。乐知时有点慌,想到了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视频,是捕杀流浪动物的,他没有多思考,抓住宋煜的手臂,“他们要干什么?要把这些猫都杀掉吗?”

“不是,”宋煜轻轻拍了下他的手背,然后对其他人说,“这些我都已经找人做过绝育了。”

冯玥戴好手套,“你自费的吗?花了不少钱吧。而且同时弄这么多只的绝育不太可能,你肯定也费了不少时间。”

另外一个男生接着说,“如果都做了绝育,其实就已经可以了。”

宋煜摇头,拿着从后勤取来的钥匙开了铁栏杆门,“我快毕业了。”

“这样啊。”冯玥点头,和其他人一起开始行动,“希望今天可以顺利一点。”

“是要把它们带走是吗?”乐知时问完就跟着往前走,“我也来帮你们。”

宋煜抓住他的手腕,“不要跟来。”

显然,乐知时没有听他的话,“我动物缘很好的,真的。”他又说了许多理由,宋煜不想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拒绝乐知时,这会让他情绪低落,所以答应了。他给乐知时找来手套,让他戴上。

抓猫是一件很费功夫和时间的事。好在宋煜在,这些猫对他相对熟悉,也稍稍配合一点。不过他们都没想到,乐知时说得竟然很准,他的确有天然的动物缘,也不知是不是基于好奇,有些小猫不自觉就向他靠近,其他工作人员从后面下手,很快就能抓住。

乐知时就像个天然的猫薄荷,一个绝好的引子。

但只要他想下手去摸或者去抓,就会被宋煜制止。

折腾了差不多两小时,他们才把这个地方的流浪猫全部转移到笼子里,一一放在车上,不习惯的猫在叫着,宋煜给了它们日常习惯吃的食物,才安定一点。

有一只小猫幼崽特别的小,和另一只母猫在一个大笼子里,乐知时蹲下来看他,他也软乎乎地盯着乐知时。

“我点了一下一共八只,和你描述的基本也一致。”冯玥递过来一份文件,“那你签个字,我们就带回去给它们洗澡了。”

乐知时听见他们谈话,才知道原来冯玥在当地最大的流浪动物救助中心工作,专门负责流浪动物的转移和领养,是宋煜专程请他们跑了一趟。

“幸亏有你,这算是有史以来最轻松的一次救助工作了,之前我们都被挠得浑身血印子,特别崩溃。”冯玥回头看了看那些笼子里的猫,笑着看向宋煜,“它们挺听你话的,看来平时没少花时间在他们身上。”

“我没做什么。”宋煜看了一眼那些猫,沉默片刻后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本子,“这里面写了些他们的性格和习惯,也许对你们的后续工作会有帮助。”

救助中心的人又一次向他表示,但宋煜一直否认自己有过付出,也婉拒了他们顺路送回家的提议,和乐知时站在培雅侧门目送救助车离开。

看着那些猫咪远去,乐知时忍不住去观察宋煜的侧脸。

果然是无法展示情感的人。

嘴里说着什么都没做,说不定从高一的时候就开始照顾了。

“你不会舍不得吗?”乐知时问。

宋煜低头打开app叫车,“有什么舍不得的,这是最好的选择。”

叫好的车停在他们面前,两人坐上去,乐知时给宋煜绘声绘色描述了昨晚一起喂猫,不过去掉了被橘子抓包的结尾,然后抱怨说,“我还一次都没有喂过呢,没想到昨晚的梦是个flag。”

“单纯喂流浪猫其实只不过善意泛滥而已。”宋煜说出来的话有些残忍,但很现实,“如果只是喂食,不管其他,可能会周围的生态造成更大的破坏。对这些猫来说,从出生到死亡,你能喂他几次呢。”

说完,他看向车窗外,“能有机会有个家,才更好吧。”

乐知时想到宋煜以前说过的,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哪怕是出于善意。

他开始明白为什么宋煜会不声不响地去做这些事,一旦被人知道,或许会传播开来,加上宋煜本人的追求者众多,大家说不定都会跟着来投喂,事情就更难处理。

乐知时知道自己不够深思熟虑,但他比谁都希望宋煜的愿望可以实现。

“那些小猫都可以被好心人收养的。”他笑着说完,又非常天真、甚至没心没肺地补充一句,“像我一样,我可以把我的经验值和好运气给它们。”

宋煜并不喜欢听到他说这样的话,甚至有点难受。

他似有不满地瞥了一眼乐知时,又皱起眉,往前看去,语气有点冷酷,“你的经验值没有参考价值,也没有什么运气。”

“谁说的。”乐知时很不满,他觉得自己非常好运。

宋煜继续,“它们在领养中心等着,不一定能被挑上,就算被选中,领养的也不一定是负责的家人。这种等待很漫长,而且随机。的确靠运气。”

这番话听起来原本挺伤感,可宋煜的语气却变了变,“你不一样。”用很平静的表情说出十分荒唐的话,“你是突然砸下来的。”

乐知时皱眉,“我是馅饼吗?”

宋煜转过脸,和他对视,乐知时从他沉黑的瞳孔里看到亮亮的光点,还有自己的脸孔。

“苹果也会砸到人。”

宋煜引用了一个隐晦又老旧的暗喻,甚至企图再用另一个更广为人知的科学家故事去遮掩这份私心。

乐知时哦了一声,满脑子只想到牛顿画像中的大波浪假发,没有再考虑太多。

不管宋煜怎么说,他在心里还是自作主张地把自己的好运转送给那些流浪猫,希望它们每一只都可以拥有安稳的未来。

回到家里,林蓉问他们去了哪儿,宋煜说书店,乐知时理所当然地配合。但他出门的时候穿的是黑衣服,上面粘了很多猫毛,十分明显。

“我好热,我要洗个澡。”乐知时说完跑上楼。

林蓉炫耀着给儿子买的东西,替他打包了整整一个登山包,里面塞得满满当当,不知道的以为她在参加收纳比赛。

“你看,这些都很有用的,哦对了还有一些药,要带上。”

“这么多,我要去开荒吗。”

“小煜!你怎么能讽刺伟大的母爱?”

“……”

乐知时回到房间,换衣服的时候摸了摸口袋,摸出来一张皱巴巴的糖纸,是早上宋煜还他他的棒棒糖包装。

丢掉之前,乐知时随意地翻过来看了一眼,无意中发现什么,皱起眉。

“草莓牛奶?”

奇怪。

他买的明明是树莓牛奶味。!

本文网址:http://keaiguominyuan.quwenyi.com/3377614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