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推荐阅读: 不见上仙三百年判官我还能苟[星际]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老王不想凉[重生]台风眼针锋对决犯罪心理小崽崽找上来了高危职业二师姐营业悖论[娱乐圈]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私房医生八卦误我职业替身星际第一火葬场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职业替身,时薪十万

打人视频流出来之后,舆论开始一边倒,几乎所有人都站队灯光师,对秦一隅谴责、谩骂。

祸不单行。

就在这节骨眼上,无序角落的鼓手大成突然发了条微博,配图是无落某首歌的播放页截图,滚动光标正好落在这两句歌词上:

【你还是一样没半点分别】

【骄傲的细胞早晚会癌变】

吃瓜网友和无落粉蜂拥而至。

当初退队事件的导火索就是秦一隅和鼓手大成在livehouse爆发冲突、公然互殴。后来演出中断,两人都被带去了派出所。而这一次下场内涵,也牵扯出秦一隅和前乐队的瓜葛。

[前队友都忍不住下场锤他了。]

[他人缘是真差,三年前就没人替他说话,现在也是,B组三支乐队这么多人没一个站他的]

[别说B组了,恒刻都闭麦了,塑料队友情]

然而,就在参赛乐手集体沉默的时刻,第一个发声的人出现了。

任谁都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执生乐队的主唱倪迟。

他直接转发了灯光总监那条控诉的微博。

[@倪迟了吗:他不过是差点被激光照瞎了眼睛,你可是狠狠破了点皮啊!]

他还特意在最后加了一个比“嘘”的emoji。

这一举如同平地惊雷,微博直接炸了锅,没多久[倪迟内涵]就上了热搜。

[死都没想到居然是倪迟第一个下场……他不是S组的吗?没记错的话是B组的竞争对手吧]

[对手都发声了,这反倒有几分可信了,那他说的“他”是谁?秦一隅?]

[是南乙,路透拍到过好多次他戴眼罩,是眼睛受伤。他昨天也外出了,戴着墨镜,应该是去看眼睛的,信息对得上。]

[操,所以秦一隅是为南乙打的人???]

[虽然这个场景有点地狱……但是秦南自乙姐又捡到了!]

而倪迟的微博也迅速吸引了大批火力,不少网友嘲讽他博眼球,也有所谓粉丝跳出来指责他。

[我说你是不是疯了?这个时候趟浑水想是想把整个执生都拉下水是吧?他们B组都没吭声你急什么?你哥不能发就非得你下场?]

谁知倪迟还专门回复了。

[@倪迟了吗:谁允许你提我哥了?你猜他为什么不能发?去问问CB节目组啊?你们应该挺聊得来的,都喜欢捂乐手的嘴。]

那粉丝仍旧嘴硬。

[这样是为你们好!你情商低别拖累你队友……]

可打脸来得更快,几分钟后,执生乐队的贝斯手尼克就转发了倪迟的微博。

[@尼克迟早养金毛:如果我是小乙的队友,绝对不止打两拳哦。]

秦一隅的黑粉闻着味儿L跑来怼他。

[打人还自豪了?要是对方直接报警,qyy现在就在派出所了!]

[@执生芮游Ray:他不报警是因为他也动手了,这属于互殴,报警的话两个人都得受罚,或者调解,哪有直接在网上升堂来得痛快呢?]

鼓手芮游的突然出现,更是令一众执生粉都惊讶无比,因为她是出了名的高冷,很少上线,也不喜欢发表观点。

明明是对手,却在最紧要关头顶住炮火站了出来,发出声援,在任何一场比赛中都极为罕见。

而从他们这短短几句话中,乐迷拼凑出更多的真相。

[所以B组是被强行闭麦管了?太恶心了吧,南乙的眼伤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还要用激光?激光笔扫一下都有可能造成永久性视力损伤,更何况是舞台上的激光]

[怪不得qyy憋到现在还不出来说话,这要是换之前早就开大骂人了,原来是手机被收了()]

[别说了,qyy的微博号三年没上了,我怀疑他密码都忘了]

[是不是因为哥哥没办法说话,所以小迟才受不了发作的?就是想替哥哥所在的组发声?双子宝宝真的好好哭]

也正是因为倪迟这一举动,在单向的舆论场撕开了一个口子,让另一派声音能够有底气参与进来。

沉默的泥石开始松动。

刚结束复活赛的前C组乐队也都纷纷上线,点赞了倪迟的微博,碎蛇乐队用官号在灯光总监的微博下质问。

[@碎蛇乐队:我们和南乙相处过,他的眼睛很畏光,之前的舞台也避免使用激光,您为什么要用?]

程澄则直接发了一条微博。

[@吉他手程澄:我一直听错歌词了?还以为写的是“嫉妒的细胞早晚会癌变”。]

Uka则给他评论了一个微笑表情。

[程澄不是无落粉吗?这……]

[团粉转毒唯的回踩罢了hhh]

碎蛇乐队的评论很快被顶上该总监的热评,五分钟后,原博做出了回复。

[@舞美灯光师Kevin:所有舞台的灯光设计都是经过乐手们同意的,激光也是常用灯光。乐手眼睛出状况时,我作为总监第一时间上前关切,积极解决问题,却反被殴打,这应该吗?]

在他的二度回应之后,营销号和水军也纷纷出动,模糊事件焦点。

一篇所谓“业内人士”发表长文,标题是[幕后工作人员被明星“职场霸凌”的一生]。

文章以这次事件作为引子,又加入了许多曾经的真实案例:诸如场记被演员呼来喝去、合作方被言语侮辱等等,真与假掺在一起,又施以春秋笔法,将倪迟等一众声援的乐手扭曲成欺压幕后工作人员的霸凌者。

他在结尾处这样写到:

[台前的艺人天然拥有话语权,有万千拥趸为之冲锋陷阵,这种天然的不平等让幕后工作者的声量显得尤其弱小。

或许在此事件上,双方都有些许过失,但我相信一个灯光师绝不会赌上自己的职业生涯恶意布光,这得不偿失,同为打工人,我会无条件站在弱势方。]

这一篇长文极其精准地把握了人性。

将真正处在被动一方的参赛乐手和有钱有势的明星画上等号,利用了大众对“打工人”的天然共情,混淆视听,操控情绪。

所有人再次陷入泥沼。双方各执一词,各有立场,这场风波彻底变成了一场看不清真相的罗生门。

结束完采访,南乙重新戴回墨镜,走在前面,秦一隅独自走在最后。

他发现后,特意等了等,直到与他并排。没问为什么,也没说话,他只偏了偏头,看向垂着眼的秦一隅。

秦一隅收回注意力,也望向他。

在这个对视中,南乙露出笑容。他清楚现在的秦一隅压力有多大,因此不想再聊任何不愉快的话题,只想开开玩笑,让他开心。

“你该不会又高兴得要晕过去了吧?”

然而秦一隅不再像之前那样开玩笑装晕倒,只是默默盯住他,眼神中的光点摇晃、闪烁。

这副疯狂、尖锐、满不在乎的外壳明明撑了许多许多年,任凭受多大的伤、多少苦头,都不曾有一丝裂痕。

可现在,它却轻而易举地剥落了,落在南乙的脚边。

两秒后,秦一隅垂眼笑了出来。

他低下头,抬起手,敲了敲自己的头,又放下比了个圆圈、分开——这是南乙对他打的第一个手语。

南乙愣了一秒,也笑了。

他望着南乙露出的尖齿,有些出神,慢慢地垂下了手。

[笨蛋。]

[我喜欢你喜欢到昏了头。]

无论是他当初的胡乱猜测,还是真正的含义,在这一刻,似乎都恰如其分。

与此同时,尤引乐队的三人忽然跑了过来。

“小迟发微博了。”阿迅头一次表现得这么着急,喘了口气,继续道,“还不止,还有好多人。”

“好多人?”迟之阳不解,急匆匆抓住他手臂,“什么情况?”

李归替阿迅着急,接过话头说:“这都不是最要紧的,刚刚我偷偷看了一眼,有一个营销号发了录音!”

“录音?”

“对,就是南乙眼睛受伤中断彩排的那次,打起来的录音!很完整,有三分多钟呢!”

南乙拿过李归的手机。

发布者是一个粉丝量极大的娱乐营销号。录音被做成了黑背景视频,配以醒目的动态台词。灯光总监和秦一隅都被直接标注出来,一目了然。

视频开头甚至专门将重点对话剪进去,作为吸引人看下去的片头:

-之前开会的时候我们就一再强调过灯光的问题,当时你们也采纳了,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的激光扫过舞台?

-是这样没错,但是这个地方确实用激光表现会更好。

-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乐手眼睛的问题是我们灯光造成的,也有可能是他自己……

发布没多久,这条微博的转发和评论数就已然飞涨,热搜广场点开实时全都是录音视频。

在几重反转之后,这场舆论战终于有了真正的力证。

这则长视频也被分成好几个,飞速流传于短视频平台,传播越广,网友就从中找到越多蛛丝马迹,评论风向迅速逆转。

“不知道这是谁录的?”穗穗疑惑,“难不成是现场的工作人员?”

南乙陷入深思。

他第一时间想到了林逸青,他和秦一隅有交情,是这个节目组的投资方,现在也确实是控制舆论的时机。

但是他怎么可能刚好安排了人在现场,又仿佛能预知未来一样提前准备录音?

这是不可能的。

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

他忽然抬起头,看向身边,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发现秦一隅也在寻找某个人的身影。

“严雨齐呢?”秦一隅问。

迟之阳一扭头,刚刚还站在他身边的人突然就不见了。

“啊,他采完说要去洗手间,可能已经去了?”

南乙想到了事情刚发生不久时,严霁说家里有事,出去打了电话。

果然是借口。

原来这才是他瞒着的事。

录音发布之后,网友们发现,原来这十名乐手处在如此孤立无援的境地,即便一再强调,但仍被忽略,即使乐手受了伤,仍得不到肇事者的一句道歉,忍无可忍爆发冲突后,反被倒打一耙,被推入网暴旋涡。

那名总监之前的微博和回复都存在诸多不符合事实的地方。

[B组反复提灯光问题,灯光组一副我知道但我就不改因为激光效果好的态度,谁要效果啊人眼睛都要瞎了!]

[这个总监回复碎蛇乐队的话完全就是说谎!]

[他那个伤看着也假假的,淤青像是画的,而且刚发出来就yxh热搜一条龙,怎么感觉是有预谋的呢?]

[那个什么总监说话太欠打了,还想甩锅碰瓷,我听了都想给他两拳]

[质疑秦一隅,理解秦一隅,成为秦一隅。]

[555听到礼音说“我们贝斯手都受伤了”的时候我都要哭了,大家感情好好,面对这么大的危机都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哭了]

[听录音,刚开始爆发的是迟之阳吧?秦一隅是不是拦了他自己冲上去了,报名字也是想让那个总监找他别找其他人麻烦,他明明就是想一个人扛下所有啊。谁再骂秦一隅我真的会生气!你们真的没有心……]

[秦一隅和南乙好惨的一对xql]

[呵,说霸凌谁在霸凌?]

之前那一篇发长文站队的“业内”火速关了评论,转发里全是打卡嘲讽的网友。

与秦一隅相关的词条渐渐降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灯光师Kevin说谎]、[灯光总监蓄意伤人]、[录音反转]等等词条。

这次的讨论甚至逐渐破圈,一些眼科专家也纷纷发博,向大众科普了激光对于人眼黄斑区的伤害,举出了许多典型例子。很快,[激光扫眼可能致残]的热搜也光速攀升。

录音的出现显然打了灯光总监一个措手不及,他和他背后的推手都没料到,在当时那么紧急的情况下,竟然会有人留了后手。

为此,他们只能临时更换策略,安排大量水军下场,用差不多的话术洗脑路人,声称录音也有可能造假。

然而谁都没想到,不久后,一个刚注册的新账号发出更多铁证。

在微博发布之后,该账号改了名字——恒刻键盘手严霁。

[@恒刻键盘手严霁:以下是我整理的本次事件相关纸面证据:

P1-2是B组两次灯光设计会议的记录文档(附有会议现场照片为证);P3-4是B组交涉灯光问题的聊天记录;P5是节目组的反馈(同意不使用激光);P6是我本人与节目组配备的医生的聊天记录(医生明确表示南乙眼部受伤情况严重);P7为全事件时间线(每个节点都有对应证据)。

提前感谢网友费心阅读。]

这条微博没有一句废话,证据链严谨、充分,每张图片都有详尽的标注,时间线严丝合缝。

这一切都是B组乐手被辜负的铁证。

那几张会议照片,那名总监赫然坐在会议桌前,背景ppt上甚至还有[B组舞台0激光]的大字。

聊天记录则更是明确。

【B组灯光调整PPT已经发了,辛苦您查收一下】

【收到】

【我们贝斯手目前的眼睛状态很脆弱,一直在持续治疗,灯光方面请务必小心,千万不要有激光,B组一致认为乐手身体状况排第一,舞台效果第二】

【收到】

这条充分到无可辩驳的纸面证据也引发热议。

[打工人看到聊天记录和邮件回复血压蹭的一下就飙升了,怎么乐手比乙方还卑微啊?只会回收到,收到了怎么不改呢?这算不算故意伤害?]

[这哥一看就是上过班的,熟练得让人心疼()]

[雨齐老师之前是在投行工作的,他前同事出来说过,当时还被扒了一栋楼,履历很牛,业务能力也超棒,如果不离职继续干几年稳稳升管理层了。]

[妈呀投行金融男爆改摇滚乐手,爱了爱了……]

[这个瓜吃到最后给我最大的感想是——《论工作留痕的重要性》]

真相大白,大量网友和乐迷冲到该总监的微博下,爆了他的评论区,要求他向受伤的乐手道歉。

谁知对方竟直接销号跑路,让网友更加气愤不已,怒火逐渐蔓延到节目组。

洗手间里,严霁的手机震个没完,来电人是CB的副编导。

他慢条斯理地洗了手、烘干,然后靠在洗手台边,点击了接通。

如他所想的,副编导开门见山:“小严啊,你那个微博我们都看到了,是这样,现在舆论已经反转了,那个灯光总监他也已经销号,不可能继续翻出什么水花了,你这边也把微博删了吧,马上就比赛了,舆论需要尽早平静下来……”

严霁用肩膀和耳朵夹住手机,手则清理着黑色高领毛衣袖口上的几处小毛球,很是认真,直到对方的长篇大论结束。

他实在想笑,从称呼开始就差点没忍住。想不通,都辞职了,怎么还会遇到和他领导说话口气一模一样的人。

“梁老师,你记得我们之前签过的保密协议吗?”

对方忽然噤声,好几秒后才又开口:“小严,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严霁再度开口,仍旧是温和妥帖的语气:“我之所以没有将那份协议……哦不,除了那份,还有稍稍有一些漏洞和瑕疵的初始版,发布出去,就是为了维护节目组的口碑。”

“小严,你这……我们当初也是出于好心,怕事情闹大,所以才会想用这种方式约束双方,好方便公关……”

“是啊,您的好意我们都记得。”严霁声音里带着笑意,“这份协议是您拟的,据我了解,制作人都还不知情。现在网友愤怒到了极点,就像你说的,灯光师已经跑了,他们正缺一个新的攻击目标。”

说着,他笑了笑:“所以您放心,无论是您的声誉,还是您这份工作,我都考虑得很周全。”

电话那头的人顿了顿,再开口时,也彻底撕破了假面。

“所以打架现场的那个录音,也是你录的?你不怕因为你这样做B组所有人都被针对?不怕被穿小鞋?”

严霁也敛去笑意,左手拿过手机,放到耳边,转过身后,伸出右手,在洗手台的边缘弹了几下,仿佛在弹钢琴。

“梁老师,人是惯性动物。一个人如果从一种方法中获利,他就会继续贯彻下去。所以,你现在对着一个你认定的录音嫌疑人说这些话,不觉得很危险吗?”

对方闻之立刻噤声,屏息般安静,电话里只剩下电流杂音。

严霁又笑了,双眼如新月。

“开玩笑的,我没在录音。”!

本文网址:http://hengxingshike.quwenyi.com/5889671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