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其他类型 > 古言短篇合集 > 第 30 章 《夭夭》 完(BG+GL)

第 30 章 《夭夭》 完(BG+GL)

推荐阅读: 第九农学基地东家有喜小皇子七零之改嫁死对头穿成猎豹幼崽在原始种田洄天月出皎兮天才维修师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守寡后我重生了和御姐法医同居后我弯了穿成残疾反派香江神探[九零]我撩我老公怎么了?[重生]小皇子贪睡带着嫁妆穿六零广府爱情故事和秦始皇一起造反无人渡我

第30章(quwenyi)•(com)

夭夭没有骗薛沐,林妩的确一天天地好起来,生命力渐渐地回到了她的身体里。

▴袖侧提醒您《古言短篇合集》第一时间在[趣文艺小♀说]更新,记住[(quwenyi.com)]▴『来[趣文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quwenyi)•(com)

暑气渐渐消退,夜间开始有些凉了,有一天林妩从湖边回来,竹舍的地板上割开,新建了一个火塘。

“这样暖和。”夭夭说。

林妩点点头。

晚上火塘里点上火,果然就暖和很多。

但这样一间竹屋,是扛不住冬天的。夭夭不禁发愁。

得说服林妩回家去。

有了火塘,夭夭便喜欢在屋里里烤东西吃,比如地瓜、芋头等等。天气凉的时候这种东西就显得特别香。

这天晚上正铐着火,窗外又响起了独特的鸟鸣。

夭夭看了看窗外,叹了口气。

林妩看了她一眼:“叹什么气?”

夭夭不吭声。

林妩沉默了一会儿问:“是不是想回家了?”

夭夭闷闷地说:“我想他了。”

他是谁,不言而喻。

夭夭是真的想薛沐了。天气凉下来,她十分怀念薛沐热腾腾的身体。

夭夭想起什么,起身出去了,过了一会儿,抱了只坛子回来。拍开封,有酒香溢出来。

夭夭道:“天凉了,喝点酒热乎热乎。”

她把酒灌进铜壶里,在火塘上热了,给林妩斟满。

林妩喝了两盅,的确热了起来。

“你也想他了吧?”夭夭咬着酒杯,一双眼睛在火光中忽闪忽闪的。

林妩“嗯”了一声。

“他是个很傻的人。”她轻轻地道。

夭夭叹气:“赵世子那么好吗?”

她也问过薛沐类似的问题,薛沐没有回答她。

林妩也一样不回答她,她只是望着火塘,唇边浮起淡淡的笑意。

“这不公平。”夭夭说,“他再好,也已经不在人世了。而且他可能根本没你想的那么好,只不过因为他死了,那些美好就被无限放大了。你会忘了他的缺点,只记得他好的地方。”

“也许你说得对。”林妩叹息。

许久,她道:“你不知道当年,大家怎样赞美他。有多少闺中诗,都是为他而作。你也不知道,后来他死了,外面的人又是怎么往他身上泼脏水,说得有多腌臜。”

这个事,夭夭知道的,薛沐讲过。薛沐这个傻子好像从来都没主动去林妩跟前澄清过。

夭夭觉得得帮薛沐澄清一下,不能瞎背锅。

她解释道:“那些都是假的,薛沐从来没有羞辱过赵世子。”

哪知林妩却轻声道:“我知道。”

夭夭一呆。

夭夭一直觉得薛沐和林妩因为赵世子之死存在着误会。大概就是林妩以为薛沐亲手杀了赵世子,或者至少以为薛沐羞辱了赵世子逼得赵世子自尽了。

然而现在,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知道?”

林妩看着篝火出神,许久,她道:“当年,他班师回朝,我去看他入城,发现薛沐就是我家的马夫薛木头。既知道他是薛木头,后面起来的那些谣言,我便知道都是假的。其实是那些人不知道……”

起初,没有人知道“薛沐”是谁,只知道崛起了这么一号厉害的人物,好几次在关键战事上扭转了局势,天降的杀星转世,是辅佐帝星登位的将星。

如今的皇帝果然在他的辅佐之下登了大位,那个时候,“薛沐”这个名字已经名震天下。

终于等到了他凯旋,林妩披着一身素缟去看他。

“就是想看看这个杀死阿楠的人是什么样子。”她说,“我知道我拿他没有办法的。新帝已经登基了,天下大势已定,祖父都俯首臣称,阿楠……已经是乱臣贼子。我只是想看看这个‘薛沐’是什么样子。”

“结果看到那个人……骑着高头大马,身披银甲。我,我看到他,第一眼没有认出来他。”她坐在火塘旁边,缓缓道,“那个人,跟我认识的男子都不一样,跟阿楠也不一样。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男子,身上带着杀气,旁人看了都感到敬畏。真的好像,杀神临世。”

夭夭一直凝眸看着林妩。

她看到了什么?

在描述薛沐仿佛“杀神临世”的时候,林妩……林妩的唇边泛起淡淡的笑意。

那笑意一瞬而逝,若不是她直觉敏锐,盯着她看,就会错过。

夭夭怔住了。

“是我身边的人,”林妩接着回忆道,“我身边的人认出了他,说了出来,我才认出来。怪不得觉得眼熟,原来名震天下的杀将‘薛沐’,就是我从前的马夫薛木头。”

“后来他求娶我,京城开始有了很多不堪入耳的流言,这些人的心有多脏,就往阿楠身上泼多脏的水。”

“可薛沐就是薛木头,我知道他不可能去折辱阿楠。他对阿楠,是感激和尊敬的。”林妩的眼泪流了下来,“因为当年,当年……”

她说不下去,夭夭接口道:“当年,是赵世子指点了他的功夫。赵世子对他,有半师之谊。”

“原来你知道。”林妩拭去眼泪,可很快又流出来。

哭啊,尽情哭吧。

这都多久了,林妩终于能哭出来,夭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不止是功夫,排兵布阵,军法策略。”林妩道,“薛木头根本不识字的,也不可能摸得到兵书,全都是阿楠教他的。”

“大好的天气,我们出去冶游,他却拉着我的马夫给他讲行军布阵,你说气不气人。”

林妩笑着,又流下眼泪。

那时候天气多好啊,她的未婚夫不忙着陪伴她,却拉着她的马夫,两个人蹲在地上,用树枝在泥土里划拉,讲排兵布阵。

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可林大小姐并没有真的生气,也没有去打断他们。她坐在树荫下的毡毯上,带着笑看着那两个少年。

她喜欢阿楠不在乎身份差距地对待别人。

她也喜欢木头那么专注,求知若渴。

当丫鬟们把吃食摆好,她唤了一声,两个少年都抬头看过来。

她看到他们的眼睛里都有光。

“真好。”她道,“你知道吗,人的眼睛里有光的时候,特别美好。”

夭夭哑了。

她就说,薛沐就算是开挂,他多少也得先有输入啊。否则他光是会功夫,从一个小兵干起,哪能在十年时间里就崛起成这样呢?顶多成为一个厉害的老兵而已。

所以赵楠于薛沐,岂止是半师,根本是恩师。

只是命运跟他们开了个大玩笑。做题家遇到了实干家,无私相授的赵楠,在受了他大恩的薛沐手上败得一塌涂地。

夭夭仰天长叹。

但夭夭从来不是会轻易认输的人。

她凝视林妩片刻,直接诛心:“所以你,不敢承认自己爱薛沐。”

林妩抬起眸子。

夭夭直直迎视她。总得有人,讲真话,让她直面真相。

林妩的眼泪划过脸颊。

那一天,杀名在外的大将军薛沐班师回朝。

赵楠的未亡人林妩一身素缟,想去看看这个打败了未婚夫的男人。

那个男人眉间洗练,身上凝着杀气,一丝富贵靡靡之气都没有。

便是赵楠,生长在这个环境里,身上都不免浸染了浓重的富贵气。

那个男人和她见过的男子都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她第一眼看见他骑着高头大马,一身银甲的模样,便爱上了他。

这是背叛。

这是,对赵楠的背叛。

“可他死了!他早就死了啊!”夭夭道,“薛沐活着,你也活着。活着的人跟活着的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对呢?薛沐爱你,对你那么好,那你爱他又有什么不对呢?”

林妩却笑了。

“夭夭。”她笑着笑着,眼泪流出来,“你知道,什么事是最可笑的吗?”

夭夭怔住,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吗?

林妩捂住了脸,泪水自指缝间滑落。

“当年……”

风拂过竹林,发出一片簌簌声。白天还温热,夜间却是凉寒的。

薛沐在夜色已经站了很久。夭夭出来要了一坛酒,说今天必须好好跟林妩谈一谈。她进去之后,已经又过了很久,没再出来。

薛沐一直站在夜风里等。

终于,那间竹舍的门又打开了,泄露一线橙红的火光照亮了外面。

又关上。

夭夭站在台阶上,望着这边,没有像以前每次那样,扑进他的怀里。

夭夭有很多明白的小算计,她从来也不隐藏。

譬如她会担心,她和林妩都不在府中,他会被别人引诱。

她每次都会扑进他怀里,诱他和她欢好。替她自己和林妩固宠。

但她今天为什么站在那里看他?

薛沐从影子里走出来,走到了月光里,但他不确定林妩是否已经安歇,不敢走得太近。

夭夭也从台阶上走下来,一直走到薛沐面前。

她眯着眼看着月光里的男人,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打量他,仿佛从新认识他。

“怎么了?”薛沐问,“她怎么说?可愿意回去了?”

夭夭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反问:“所以赵世子,可以算是你的恩师了?”

薛沐沉默很久,承认:“除了没行过拜师礼,他是我的恩人和老师。”

这恩师败给他并自尽了。

夭夭摇摇头,叹息一声。

“她知道你爱她。”她抬起头,问薛沐,“那你,知道她爱你吗?”

林妩爱薛沐。

夭夭吃惊。

她以为,这个料爆出来,薛沐也会吃惊。

但薛沐并没有吃惊。

他在夜色里露出温柔的笑。

原来,他知道。

这一刻,夭夭才明白,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个人。

林妩和薛沐之间,其实根本没有误会。

“她只是不肯给我。”薛沐垂下头,苦笑,“这是她对自己的惩罚。”

为什么呢?

因为当年啊,学了功夫又学了兵法的少年马夫,不想再为奴为仆,他有了想投军的想法。

他跟别的马夫说起这念头的时候,别的马夫都笑,却被林大小姐听到了。

“为什么要笑呢?”她说,“木头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想要千里吴钩觅封侯,有什么不对?”

林大小姐从雪白纤细的手腕上褪下一只镶嵌着宝石的金镯,递到少年马夫的面前:“喏,这个给你做盘缠,想去就去吧。”

那笑靥如花,一生不会忘。

林大小姐和楠公子,是少年马夫这一生遇到的最美好的人物。

金童玉女,神仙眷侣。

少年马夫将金镯揣在怀里,带着对他们的祝福,离开了京城。

数年后,楠公子死在他手里,林大小姐成了他妻子。

“我不会给你生孩子,我也不能爱你。”新婚那夜,她说。

他说:“好。”

他解开她的衣裳,试着去吻她。

她给了他一耳光,让他明白他和她相处的界限。

薛沐接受了。

朝夕相处,枕边之人,有些最入微的东西,是藏不住也瞒不住的。

她其实爱他。

但她早就告诉了他,她不能爱他。

因为薛沐的一生,以他的视角来看,是向上走的一生。可从林妩的视角来看,又是怎样的呢?

竹舍里,林妩捂住了脸,泪水从指缝间滚落:“我后来常想,如果当年不多事,不去鼓励他,不给他盘缠,不叫管事削了他的奴籍……”

那会怎么样呢?

那些被生生扭转的战事还会扭转吗?

当今的皇帝还会登基吗?

赵楠还会大败身死吗?

一切都已经发生,改变不了,赵楠也活不过来。

林妩只能逼迫自己,至少,不去爱薛沐。

这样过一辈子,其实也可以。

谁知道,安国公府一夜覆亡。

她长在京城权贵人家,知道这不能怪薛沐见死不救。

她的祖父是什么人?旧党的党魁,他手握着权力,掣肘皇权。

这是皇帝隐忍了数年,一意要消灭的人。谁都救不了。

政治上的事就是这样,史书上难道还少了?

林妩并不怪薛沐。

但安国公府没了,姑姑自缢了,她忍不住又会想,如果当年……

如果世上没有绍毅侯薛沐,只有马夫薛木头,或许就没有这个皇帝。或许所有人的命运都会不一样。

但因为当年她的一个举动,所有人的命运都被她改变了。

渐渐地,她在绍毅侯府里萌生了死志。

可夭夭把她从绍毅侯府拖了出来。

夭夭这奇怪又独特的姑娘,用尽一切办法想让她活着。把她旺盛的生命力分了一些给她。

渐渐地,死志消散,林妩不想死了。

把所有这些,都告诉了夭夭,仿佛卸下了一个天大的包袱。

常常感到喘不过气起来的林妩,深深地吸了口气。她放下手,脸上全是泪痕。

“夭夭,薛沐来了吧?”她道,“叫他来见我。”

每隔五日,窗外便会有独特的鸟鸣。

为什么是五日呢?因为朝廷五日一休沐。

夭夭带她来的这个世外桃源,是专为她打造出来的。

夭夭其实从来不隐瞒。她的解释是那么明白的敷衍。

甚至后来,她说烧热水,开门,转身,回来,手里就有了热水。她说烧饭,开门,转身,回来,便端回了热饭菜。

她明明白白地让她知道,这一切都是为着她精心打造。

夭夭于是走出了竹舍,来到薛沐面前。

薛沐抬眸:“你现在明白了吧,我不能让她爱你。”

夭夭出现的时候,林妩的感情出现了偏移,移到了夭夭的身上。

被转移走的,其实不是她对赵楠的爱。

是她对薛沐的爱。

所以薛沐强势地拆开了她们。

夭夭抬头看看漫天的星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想见你。”她说,“好不容易她什么都说出来了,就这一次机会,你有什么要说的,再不说,以后不一定再有机会了。你看着办。”

薛沐正了正衣襟,大步地走向竹舍。

这个时候,正常来说,该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人。

然而夭夭可不是这么大公无私的人,她还得为她自己考虑。这两个人的身畔,必须得有她的位置才行。

夭夭跟在薛沐身后,一起走进了竹舍里。

薛沐推开门进去,看到林妩坐在火塘旁边,抱着腿,脸埋在膝盖了。

他轻轻过去,单膝蹲在她身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在她的长发上。

林妩抬起头。

两个人四目相视。

夭夭带上了门,走到火塘边,端起铜壶,斟了一杯烫过的酒。

她把酒杯塞进了林妩的手里:“外面特别冷。”

林妩把酒杯往前送,薛沐的大手连着酒杯一起,包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果然很凉,想来是在外面冻了很久。

夭夭道:“先喝一杯,暖暖身子。”

薛沐知道夭夭是在提醒他。

他接过那杯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他抬起眼,终于道:“我未曾折辱过楠公子。”

林妩点头:“我知道。”

“楠公子是自尽的。他觉得无颜见你。”薛沐道,“他死志太坚决,我……拦不住他。”

林妩眼泪落下:“他没法活的,唯有一死。”

薛沐道:“楠公子临去前,将你托给了我。”

这个,当年他便告诉过她。林妩默然。

但薛沐继续道:“当年,楠公子曾问我,为什么要苦练功夫。”

林妩抬眸。

薛沐看着她:“我说,因为我不想做马夫,我想当一个功夫高强的护院,护卫大小姐。”

“楠公子问我为什么。”

“我说,因为安国公府的贵人中,唯有大小姐,从不踩着我的背上车。”

赵楠在阳光里露出笑容:你喜欢她吧?

薛木头回答:我怎么敢喜欢她?

不必否认,赵楠笑道,喜欢阿妩,多正常啊。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阿妩。

“楠公子知我爱你,才放心把你托给我。”薛沐道,“阿妩,有些事我也无能为力,但至少,我能照顾你。”

“阿妩。”他去拉她的手,“跟我回家吧。”

“楠公子和我,都想你好好的。”

林妩的眼泪流下来。

“好。”她答应,“回家吧。”

“我已经,不是林家大小姐,也不再是阿楠的未婚妻,我如今,只是我了。”

“我之余生,托庇于你。”她问,“可否?”

薛沐感到自己这一生,在此圆满。

他猛地将林妩抱在怀中,感受到她的柔软,发出长长的喟叹。

夭夭坐在火塘便,抬眼看了看这两个人。

她给了他们足够长的时间,起身挪过去,递过去两杯烫过的热酒:“明天才回家,今天喝一杯,高兴一下。”

薛沐和林妩都接过了酒喝下。

夭夭贴到林妩背上,蹭她后颈:“回家了!”

林妩转头,亲了亲她。若没有夭夭,她挺不过来。

“我和夭夭不分开。”她对薛沐道。

林妩和薛沐之间与从前已经不同。她既放下了心结接受了他,薛沐便不会再强拆她们。

他答应:“好,不分开。”

林妩和夭夭高兴地亲了亲。

美人与美人。

竹舍里好像都热了起来。

夭夭眼含春水,又斟上了酒递给他们:“庆贺一下,多喝点。”

一朝心结尽去,的确值当浮一大白,薛沐和林妩都接了。

夭夭含笑给他们斟酒。

这天晚上,竹舍里的人都醉了。

第二天,薛沐骑着马,转头看了一眼林妩和夭夭坐的马车,回忆起前一晚,还有点恍惚。

林妩和夭夭都宿醉头痛,在马车里补眠,也都恍惚。

前一晚竹舍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其实连夭夭都有点记不清。

虽然是她起的头,刻意引导,可她也醉得厉害了。

只记得她扒着薛沐的肩膀想亲林妩,可林妩颠得厉害,怎么也亲不准。气得她咬了薛沐。

后来她把林妩压在地板上亲,却又差点被撞散架……

总之是一夜的荒唐。

荒唐这种事,常会反噬。

夭夭算计自己未来在这府里,在薛沐和林妩两个人中间的位置,却忘了算计一件事——她怀孕了。

夭夭和林妩,一起怀孕了。

这真是百密一疏。

老天爷如果是个人,大概这时候笑得满地打滚了。

夭夭要被气死了!

她对薛沐拳打脚踢。

林妩看不下去,拉住她,她抱着林妩大哭:“我,我还这么小……”

林妩已经二十多岁,身体非常成熟了。她生育的风险降低了很多。

夭夭觉得自己根本还没发育好呢!让她生孩子,是要她的命!

她上辈子就恐生育,这辈子落到这种医疗条件落后的地方,竟然要生孩子!

林妩没办法,把夭夭安置在上房一起照顾。

她们俩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起来,薛沐一天比一天快乐,夭夭一天比一天不快乐。

她整个孕期都不快乐!

很不快乐好嘛!

夭夭捶肚,啊不,捶床!

终于到了产期,林妩先发动了,疼了一天一夜,倒是平安顺产了。

夭夭含着一泡眼泪去看她,她握着夭夭的手道:“你看,这不是没事吗?别害怕。”

夭夭哇地一声哭了:“我吓死了……”

隔了几天,夭夭也终于发动了,疼得眼前发昏。

林妩也在产房里,握着夭夭的手给她鼓劲:“夭夭,使劲,使劲!”

但夭夭感觉自己要不行。

真的不行。

太早生孩子真的要人命!

这该死的古代!妈妈救命!我想回家!

恍惚中,听见稳婆说“不行了”。

听见林妩喊“夭夭!夭夭!”。

听见仆妇们喊“侯爷,不能进去,你不能进去!”。

夭夭陷入了黑暗中……

……

……

“幺幺!”

“夏幺幺!”

“坚持住!”

眼前模糊都是白光,好像是无影灯,她听见了林妩的声音。

她好像在喊:“活下来!”

当然得活,她夏幺幺可不能死!

在白光中,许多戴着口罩的人影晃动。其中有一个,的确是林妩。她认得她的眉眼。

夏幺幺失去了意识……

缓缓再睁开眼,是浅蓝色干净淡雅的房间。

记忆混乱,很是恍惚。

有人说:“她醒了,大夫,林大夫!”

林大夫很快来了,她戴着口罩,用一个小电筒照她的眼睛。

“没事了。”她说。

夏幺幺困惑:“阿妩?”

林大夫挑挑眉,摘下口罩:“你叫我什么?”

那张脸真美。

白大褂上的胸牌上,的确是“林妩”两个字。

夏幺幺呆呆地看着她。她现在脑子特别混乱。

林妩从眼前消失了,另两个人凑上来:“幺幺,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爸妈正在飞机上,今天晚上能赶回国内。”

一男一女,帅哥美女。

夏幺幺的记忆开始回笼。

对了,她不是夭夭,她是夏幺幺。

千金小姐,白富美,玩咖。

爹妈是集团董事长和董事。

这两个是她大姐和二哥。

霸道女总裁和腹黑政客。

她比他们小了超过十岁,是家里的老来女,含着金汤匙出生,有一对亲爹妈和这对副爹妈疼爱,这辈子不用努力,光玩就行了。

回来了!她回来了!

夏幺幺热泪盈眶:“姐~!哥~!”

你们可爱的小妹妹我在古代好几年吃不上肉,还要给人生孩子!委屈死了!

大姐抱臂:“别光顾着哭,绑匪的情况你还记得多少?跑掉了两个还没抓到。”

二哥说:“市局的薛队长来了,待会你跟他好好谈谈。”

夏幺幺想起来了,对了,她是被绑架了!

她自救逃跑失败,被捅了好几刀,才死到了古代去!

原来她没死,又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天命之女!

夏幺幺捶病床!

林妩就在病床边,被这对霸道的哥哥姐姐给挤开了,她没好气地说:“知道你们着急,但病人经历过大手术,精神上有创伤,你们得给她时间恢复。”

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别担心,我们已经掌握了线索,不会让绑匪有漏网之鱼。”

夏幺幺闻声望去。

哎哟我去!

“这是谁?”她问。

哥哥说:“这是市刑侦队的薛队长。”

那个人说:“夏小姐你好,我是薛沐。”

薛沐一头短发一身警服,太帅了卧槽!

好吧,夏幺幺决定原谅他害她生孩子这件事了。

她瞟了一眼林妩。

“请你们都出去。”林妩发威,“让病人好好休息!”

哥哥姐姐虽然气场很强,但是在病房里,都得听大夫的。

大家鱼贯而出。

夏幺幺却喊:“林大夫!”

林妩转身留下:“哪不舒服?”

“没有没有。”夏幺幺笑得妖娆,“那个薛队长可真帅!”

林妩失笑:“嗯,挺帅的。”

薛队长跟着夏家姐弟正走到门口,耳朵动了动,脚步顿了顿。

夏幺幺开始拉郎配,对林妩笑:“他跟你配一脸。林大夫,遇都遇到了,别浪费缘分。”

林妩把她按下去:“请你好好休息。”

夏幺幺喊:“真的,别浪费啊!”

林妩无语,走出病房,关上了门。

病房外面,夏家姐弟都在打电话。薛队长倚墙而立,见她出来,站直了身体。

“咳。”他拦住了她,“林大夫,能不能加个微信?嗯,方便沟通夏小姐的情况。”

他说得一本正经,可耳根是红的。

林妩忍住笑,掏出了手机。

夏幺幺好好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精神恢复。

爸爸妈妈也赶回来了,一家人围着她嘘寒问暖地心疼。

这时候有人带了花束来探病。

夏哥哥热情介绍:“爸,妈,这位就是救了幺幺的赵先生。也是赵先生给幺幺输的血。”

赵先生?

夏幺幺眯眼看去。

奈何爸妈哥姐把赵先生围了起来表达感谢。

好容易他们想起了还有她的存在,闪开了身:“幺幺,见一下赵先生。”

夏幺幺终于见到了赵先生。

赵先生这么年轻。

赵先生怎么这么好看?比她以前包养过的小男星还好看。

夏幺幺:“赵先生?”

赵先生露齿而笑,对她伸出手:“你好,我是赵楠。”

林妩和薛沐都曾说过--

【你没见过他。】

【你若亲眼见过他会才知道……】

那只手手指修长,骨节有力。

这个男人,好看到了手指尖。

他这次生在了一个不必打打杀杀的时代。

夏幺幺伸出手,钳住了那只手。

“赵楠啊……”她对他笑得魅惑,“久仰大名。”

【完】!

(quwenyi)•(com)

袖侧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古言短篇3》第 23 章《年代文炮灰原配幸福起来》第 143 章《重生在夫君登基前》第 205 章《古代杀手养家日常[古穿今]》第 143 章 全文完《夺娶》第 168 章 大结局《郎悔》第 168 章 大结局(相融)《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第 115 章 115、全文完《星际奶爸》第 123 章 平行世界大结局《攻略不下来的男人[快穿]》第136章 136《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第 193 章《囤积狂的异世生活[系统]》第 267 章(大结局)《如果你是菟丝花》第 79 章 终章《权宦心头朱砂痣》第 219 章《原配千金重生了》第 150 章,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guyanduanpianheji.quwenyi.com/2626382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