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死里逃生的埃米尔

推荐阅读: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穿越魔皇武尊夜色小阁老抗日之特战兵王穿越清末当土匪辛亥大军阀北雄韶光慢民国投机者终极科技帝国重生之极限进化末世之三妻四妾吕布的人生模拟器大清第一太子本王在此神雕后传我是军阀武动江湖明朝败家子

“该死的家伙,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卑鄙小人,我就应该今早将你给杀掉。”

接连挨上几剑后,埃米尔伤口不断变多,流血导致身体越发虚弱,到最后已经没有多少反抗的能力,无力蹲在地上静静等候死亡的到来,口中还在虚弱的大喊。

魏忠冷眼盯着阿埃米尔,不由得就回想起来,埃米尔对待他的场景。那可不是什么好的对待,埃米尔对待诸多权势不足,背景不深厚的将领,无不是非常的苛责。

就算是魏忠,也好几次被克扣奖赏,辛辛苦苦忙活一场,最后却得不到丁点的赏赐。就这样的埃米尔,这样的上司,早点干掉那才是大好事。

“你就给我安心的去死吧!”

说着,魏忠没有多少迟疑,选择直接动手,准备就将埃米尔当场斩杀啊。

到这个时候,就算是埃米尔,也不觉得会有什么人来拯救他,闭上眼睛就静静等待死亡到来。

然而,不等魏忠的长剑落下,一道身影就从屋外窜了进来,抬手一剑拨开魏忠的挥砍。

埃米尔竟然被救下来?这让魏忠感觉到非常的气愤,带着凶狠的目光,就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这么大胆,竟然敢不怕死阻拦他的行动。

然而,等到抬头的时候,魏忠瞬间就愣住。出手阻拦他的人,不是其他什么人,就是西厂主事。前不久,才刚刚照面过,说是去城门位置接应明军进城。

“大人,您怎么过来了?”魏忠恭敬行礼,跟着就想到了身边的埃米尔,赶紧用剑指着埃米尔说道。

“大人,他就是拉合尔的埃米尔。此人对唐国忠心耿耿,刚见面就想要假装投降离开,重新组织军队来反抗我大明天军进城。我这刚将人制服,准备就地处决。”

魏忠很快就给自己的行为,做出来还非常合适的辩解。

西厂主事面对魏忠的解释,并没有任何的回应,似乎是没有听到一样。

作为西厂,做事最要紧的就是谨慎。将所有信任都灌注在魏忠的身上,那是不可能。魏忠就是导火索,在魏忠的身边,西厂还安插有不少的探子。

一些人隐藏的很深,只要魏忠有任何反抗的心思,那就会被立刻给处理掉。

宁肯计划失败,也不能用将士的性命去冒险。

因此,刚才具体发生什么事情,西厂主事非常清楚,自然就不会被魏忠的一面之词轻松蒙蔽。

埃米尔也不是傻子,都已经到这个时候,眼下指不定就是唯一活命的机会。跟着,埃米尔就急匆匆解释,“大人,我愿意归顺大明,我非常愿意。绝对不是假意投降。”

流血导致有几分虚弱的埃米尔,在生死关头,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就增大起来。

魏忠当然是非常不愿意埃米尔投降过来,这不就是在排挤他的位置吗?而且,刚才的行为,二人已经算是彻底结下死仇。真要是让埃米尔活着,对魏忠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合适的事情。

魏忠听到埃米尔的话语,赶紧就说:“大人,他一心忠诚唐国,这一次一定就是假意投降,万万不能相信。”

既然双方已经是死仇关系,魏忠肯定是不会愿意让埃米尔活着。

毕竟,对方活着,他就会非常的不安稳。

“大人,他这是报私仇。我真心投靠大明。”

埃米尔何曾不知道,这就是唯一活命的机会,根本就不会愿意轻易放过,直接凑上前一点底线都没有,抱住西厂主事的大腿就开始大喊大叫。

此等姿态,任谁看到都不免会感觉作呕。

作为一方埃米尔,按照伊斯兰世界制定的规则,埃米尔都能算是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

魏忠也是对此嗤之以鼻,心中更是看不起这不断堕落的埃米尔。到这个时候,魏忠心底最后一丝对唐国的愧疚,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跟随这样的埃米尔,就算是能暂时获取到一些好处,也必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好了,起来吧!”

西厂主事摆摆手,就让埃米尔起来。

魏忠见此,面色有一些难看,埃米尔不死的话,岂不是说会影响到他的地位吗?

可西厂主事当面,魏忠就算是心中非常不情愿,一样只能选择接受。

然而,西厂主事在跟埃米尔说完后,就扭头对魏忠说道:“如今,明军已经进城。不管他是真的投降,还是假意投降都不会影响什么。”

“你的人脉在军中,还是相当的广。城门驻守的底层军官,他们在看到你的信物之后,也都愿意听从你的命令。”

西厂主事带着笑容,专门解释一番后,也不吝啬赞赏。

几句漂亮话,就有机会换取到新投将军的忠诚,这是非常划算的买卖。

然而,最后一句话落在埃米尔的耳朵,就听出来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看到信物,就选择遵从?该死。这小子,竟然在军营中大肆培植亲信。看样子,就算是没有大明,作乱也是必然。”

埃米尔心中愤恨,手底下竟然会冒出来这样一个脑后反骨的家伙。瞬间,埃米尔就感觉到一丝紧张。刚才羞耻的行为,肯定是在自污。

傻人有傻福,有时候显得太过聪明不是什么好事。同样的,装傻充愣,自我卑贱,也能让敌人放松警惕。就好像是卧薪尝胆一样,不会有人一直在巅峰。但是,却有人一直朝着巅峰攀爬。

但若是魏忠的心思这般深沉,做事定然会非常谨慎。

“或许,他已经在心中谋划,该怎么样除掉我。”

想到这里,埃米尔就是一阵金帐。

最重要的是,明军已经进城,他的存在似乎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没有利用价值,还是新投降的人,怎么看都没有多少继续留下的必要。

担忧的情绪,瞬间就将埃米尔覆盖。就算是魏忠和西厂主事的一些对话,埃米尔都没有再去关注。

双方几句恭维的话语,西厂主事也说了一些,事后必然不会亏待之类的话。

最后,西厂主事还是将问题给抛出来。

“明军刚刚把控住城门,但是城内还是有很多贼军。你接下来就跟随明军队伍,去清缴那些贼军。定然是要在最短的时间,让大明掌握拉合尔。”

一直忧心自身安危的埃米尔,在听闻这样一句话的时候,瞬间就好像是抓住救命稻草。

“大人,我可以,我可以让大明不费一兵一卒,就彻底拿下拉合尔。”埃米尔急忙凑过来,顾不得虚弱的身子,用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的大喊。

魏忠偏头瞥了一眼,刚才沉浸在西厂主事的赞赏中,几乎都快忘记身边还存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威胁。

“不费一兵一卒解决城内的贼军?哼,真就以为你还是唐国没有来的时候,那权势滔天的埃米尔吗?”

魏忠不认为埃米尔能做到这样一件事情。

自从拉合尔被唐国纳入统治之后,诸多手段早就让城内的势力出现极大地分化。

或许,原先的时候,埃米尔还能勉强做到一言堂。可到如今,山头林立,除开几个死忠埃米尔的家伙,其他人估计是根本就不在乎埃米尔。

手上掌握军队,后勤被唐国掌握。那么名义上的主子,早就不是什么埃米尔。谁给粮食,谁就是老大。以前掌握地方财政的埃米尔,掌握粮草和武器后勤。

但是,局势已经彻底改变。

西厂主事一直留着埃米尔,就是打着借助埃米尔的名头,尽早占据拉合尔的想法。不然,也不至于铺垫这么长时间,最后给魏忠来这样一条建议。

毕竟,魏忠是刚刚投降过来,还立下不小的功劳。对待功臣,和没有任何功劳的埃米尔,应该偏袒哪一方自然是不难抉择。

可不巧埃米尔,还是有一些利用价值。所以,西厂主事才会选择一番赞赏,最后才引出来问题。

到此,西厂主事也是期待许久。

“好,希望你不会让大明失望。”

接着,西厂主事对着身后招招手,几个西厂人员就开始给埃米尔进行包扎,用灵液清洗和修复伤口。

刚才看起来还狰狞可怖的伤口,就一小会的功夫,就恢复许多,埃米尔整个人的气色都好了很多。

“大人,这是……”魏忠看得真切,那是一阵眼热。

作为武将,魏忠清楚在战场上,那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安全。

这东西明显就有强大的治疗效果,在战场上,那就是第二条命。

就算是不上战场,人在军中,难免就会有一些创伤。而且,谁知道这液体是不是只有治疗的效果呢?

西厂主事面对魏忠的询问,倒是并不奇怪。

“将军客气,不必再称呼我大人。如今,你也是大明驻拉合尔的龙虎将军,我们以官职相称就好。我添为大明驻旁遮普西厂主事,你直接称呼我为主事即可。”西厂主事担心对救治埃米尔,魏忠会有其他的心思,说话还是给了不少的面子。

“岂敢,岂敢。大人于我有提携之恩,我自然是永生难忘。”魏忠可不敢得到一些颜色,就大肆开染坊。

得罪任何人,都不能得罪厂卫。也就是称呼上的问题,魏忠自问是能屈能伸,为光明前程跪地认爹都不是不行,更不要说现在就是简单称呼几句敬语。

西厂主事没有过多与魏忠讨论称呼上的问题,转头就将灵液解释一番。

“这液体乃是大明军中使用的疗伤灵药,在大明军中非常普遍,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等到将军1彻底编入明军后,一样能得到这些物资的配给。”

魏忠闻言,也是瞪大眼睛。

这样神奇的东西,竟然就是大明军队中普遍的疗伤用品?

不只是魏忠感觉到惊讶,就连埃米尔和周遭的一些士兵,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实在是难以置信。

“这东西,日后我们也能有?”!

本文网址:http://chuanyuedamingchidaojingchengdam.quwenyi.com/5769688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