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翼骑兵远征

推荐阅读: 北方之王民国投机者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明朝败家子神雕后传德意志的荣耀重生之北洋新军阀红楼春明朝那些事儿小白杨北国谍影武极天下辛亥大军阀如意小郎君武炼巅峰北雄大时代里的小军阀本王在此老婆请安分绝世唐门

一番激烈的讨论之后,大明军队依旧未能定下合适的计划。

说到底就是激进和保守,前者选择直接进攻,阻拦敌军的撤退。后者则是留守,避免遭遇到埋伏。

越是安全的时候,就越是应该小心翼翼,不能轻易放松警惕。

这就是一些将领的想法。

谨慎,避免士兵出现损伤,还是很多人的想法。

冒险,固然是有机会能获取到更大的利益。

但是,巨大利益的同时,还存在有极大的风险。

明明援军即将抵达,他们完全可以选择跟随大军一起反攻。

就算是敌军撤退回去,一样不会影响到大军进攻。

相反,他们万一遭遇到埋伏,那就是完全不必要的损失。

“就这样吧,你们应该明白,陛下最为看重战损。士兵的性命也是性命,进攻的事情,还是有些冒险。而我们已经占据优势,不是冒险的时候,稳扎稳打才是保持优势的策略。”

会议最后以这样一番话语结束。

明军没有继续跟随帖木儿帝国军队,开始在原地安营扎寨,等候援军赶过来。

没有大军追随,却还是派遣有很多的探马。

就算是不进攻,了解他们的东西,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

明军的动向,同样是被帖木儿军队密切关注,安营扎寨的消息立刻就送到元帅的手上。

元帅收到消息后,眼神之中露出一抹惋惜。

“事情跟预想一样啊!早就说那些家伙异常谨慎,不会轻易就跌入到陷阱中。不过,本帅早就预料到他们会这样。”

同时,距离帖木儿帝国军队有些距离的七河地区,一支大军正在朝着东方行进。

他们是从里海的北面绕行过来。

这些军队士兵,与一般的帖木儿帝国存在很大的差距。

首先,士兵都没有多少穿戴铁甲,多数是皮甲,或者就是简单轻便的布料衣服。

同时,跟随大军行动的牲畜数量庞大。

明明整个军队没有多少骑兵,却携带有大量的马匹。

这么一些马匹,全部都被用来拖拉着各式各样的火炮,以及诸多的辎重。

在中军位置,有一批骑兵队伍倒是跟其他士兵截然不同。

他们穿戴有轻甲,后背有巨大的修饰羽翼,腰间悬挂有钉头锤,以及较短的火枪。

就单单是他们背后的羽翼,基本就能确定他们的身份。

大名鼎鼎的翼骑兵。

在翼骑兵的保护中央,有一名骑士打扮的将军,一身金边甲胄,看上去显得格外华贵。

“恩佐将军,我们不日就会进入到大明的地界。按照约定,我们将会前往这个叫做怛罗斯的地方等候。”

被称呼为恩佐的将军,就是那个穿戴金边甲胄的骑士。

他出身立陶宛的贵族家庭,从小就跟其他贵族一样接受骑士训练。

后来,波兰王国和立陶宛公国合并成为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他就成为王国的将军。

在平定王国内部的叛乱中,恩佐逐渐脱颖而出,靠着国王陛下的赏识逐渐就成为王国内小有名气的新生代将领。

如今,王国支援帖木儿帝国的二十万大军,在他的带领之下一步步赶往神秘的东方。

恩佐听着手下的汇报,微微点头。

“加快行军,早日赶往怛罗斯。”

行军路上,恩佐身边的扈从还是有些疑惑,好奇的询问。

“大人,我们这样千里迢迢去支援帖木儿帝国,倒是为什么呢?明明我们距离大明很远,他们也不会成为我们的威胁。为何还要去联合帖木儿帝国进攻大明?”

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自建立之后就开始不断扩张,首要方向就是克里米亚地区,富饶且肥沃的克里米亚被王国多次进攻。

他们王国很多次战斗,基本都是在东征克里米亚。

诚然,西边的波罗的海能攫取更多的财富。

但是,波罗的海的沿岸国家,势力丝毫不弱。

无论是卡尔玛联盟,还是汉萨同盟,或者是远在海外的英格兰王国。

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都不足以参合进去。

海军实力匮乏,且参与的势力纷杂,想要从中攫取利益,就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因此,王国不断东征,击败那些落后的游牧,就能获取到更多的土地和人口,绝对是非常划算的事情。

王国内部的底层贵族,基本都向往在东征的道路上,获取到功劳,然后有机会获封到一块足以传承的肥沃领地。

土地分封,依旧是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的主流激励方式。

贵族把控着军队和人口,坐拥庞大的财富,国王一样需要让利给他们,保证王国不出现内乱,且能够顺从国王的命令对外进行征伐。

一些大贵族可能还想要安稳,他们开始发展商业,自身的土地产生的财富,远远比不上贸易产生的财富。

但是,底层的贵族和骑士才是主体。

拉拢到他们,大贵族就算是心里不情愿,也只能随波逐流。

并且,也希望从对外战争中,谋取到一些好处,避免自身的势力受到新生贵族的威胁。

正是这么一些原因,让扈从无论如何都不能明白,国王为什么会选择远征大明,进行这样一种看起来没有任何收益的战争。

不是为信仰而战,更不是为土地战斗,并且战友还是邪恶的异教徒。

如此,心中生出来不能接受的心思,自然说不上多么奇怪。

恩佐的骑士扈从,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去当,乃是他下属贵族的长子,被送到他身边效命。

王太子的身边,一样会有一些大贵族的长子跟随,作为骑士扈从或者是其他的职位。

这就是一种提前的上下培养,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质子关系。

并且,长期都在恩佐身边进行教导,对恩佐的忠诚度自然是不用多说。

大概在扈从的心中,恩佐就好像是他们的老父亲一样。

从小开始的骑士训练,都是在恩佐家中进行。

骑士的培养,以及礼仪的学习,与恩佐一起生活,出征的时候,就会成为骑士扈从,跟随恩佐一起战斗。

如此紧密的关系,绝对是亲信中的亲信,能极大避免背叛的可能性。

若是其他人询问,恩佐大概不想要去理会。

但是询问的人不一样,他不能简单的敷衍过去,或者是什么都不说。

恩佐想了想,缓缓开口说道。

“你应该知道,王国目前需要缺少人口和财富,维持帝国庞大的军队,以应对南面的神圣罗马帝国与西面的卡尔玛联盟。而最近,王国不断征战,王室的财库被不断消耗,早就已经是入不敷出。帖木儿帝国给出来国王陛下无法拒绝的价格。而且,巴尔干的奥斯曼帝国不断壮大,对王国是不小的威胁。提前与帖木儿帝国搞好关系,对我们有很大的好处。”

一番解释后,扈从心中就已经明白。

说到底都是利益驱动,导致这一次的远征。

缺钱,还能不断朝着其他贵族借钱。

可需要强有力的外部盟友,就不是内部的贵族能解决问题。

恩佐看了一眼扈从,继续说道。

“而且,大明的情况有些不一样,他们的扩张势头非常猛烈。你应该知道金帐汗国?昔日就是从东方过来的帝国,一举进攻到多瑙河流域。若不是瘟疫爆发,战争有可能还会继续下去。国王陛下,不愿意东方再出现一个庞大的帝国。能遏制一下他们,也是避免未来出现强大的敌人。”

扈从作为骑士,识字的时候,就读过一些杂书。

针对较为远的历史,多少是有那么一点了解。

况且,蒙古帝国的存在距离他们还非常近,算起来就是一代人的距离。

这他们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被鞑靼人压迫的事情,在他们的父辈身上,有时候还是稀疏平常的小事。

就好像隔壁,不可一世的莫斯科公国,先前不就是鞑靼人的奴仆,鞑靼人轻轻挥动马鞭,这些家伙就会乖乖将贡金奉上。

不然,就是一番无比残忍的杀戮。

已经经历过的苦难,没有人会愿意再经历一次。

“我们确实不应该让东方的帝国做大,他们一旦强大起来,必然就会像几十年前一样,再一次挥舞着长鞭朝着我们杀来。”

扈从坚定信念,后续再没有其他的问题。

至于说,鞑靼人和当今的东方帝国是什么关系,以及波兰人和立陶宛人对鞑靼人的仇恨。

说到底,都是当权者的操控。

一方王国的国王,他非常清楚想要对外进行合理的战争,保证贵族和百姓能积极的参与到战争动员中,就需要对战争进行美化。

这是人性的优点,却也是人性的缺点。

人善良的本性,告诉自我不应该主动发起侵略的战争,没有任何缘由的进攻同族,内心的善意绝对会过不去。

但是,将战争进行美化,赋予其独特的意义,就能让士兵悍不畏死。

就好像西方基督教世界开始规模最大的远征侵略战争一样。

以神之名,就能免除诸多的解释,并且让无数人为之疯狂,将牺牲视作是伟大的奉献。

如此,国王选择用民族仇恨的名义,就不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

毕竟,宗教信仰的战争,到今天已然是有些不好使。谁让神圣罗马帝国内部,诸多贵族为反抗皇帝的权威,竟然开始公开组织新的宗教人士,对圣经新约进行重新解释翻译。同样一句话,不同的解释,往往是能带来截然不同的后果。!

本文网址:http://chuanyuedamingchidaojingchengdam.quwenyi.com/5724898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